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我们永远是战士>第十六章 聚会(中)
请选择颜色:
绿
选择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六章 聚会(中)

小说:我们永远是战士 作者:兄弟联盟 更新时间:2014/7/23 12:05:31

我衷心的希望,这次聚会会使我们的战友情更深,会使我们的军旅梦得以延续,会让我们每个人都永远记得,我们都曾经是个兵,我们都曾经将自己的青春挥洒在绿色的军营里!回到了家乡,离开了部队,我们军人的豪情壮志没有变!今天晚上,我们来个一醉方休!今天晚上,咱们尽情地畅谈!”

  “好——”一阵雷鸣般的掌声伴随着众人的欢呼,大家纷纷端起了手里的酒杯,在王海鸣的带领下,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喝完酒,再次将酒杯倒满,老兵们开始互相敬酒,整个大厅被欢呼声和祝酒声充满。大家一连喝了几大杯,这才重新坐下来。聚会的组织者王海鸣按程序继续进行着聚会的内容。又端起酒杯来想敬大家酒,这时候挨着他坐的一个老兵站起来喊道:“大家安静一下!安静一下!我有个提议:大家都知道,咱们市的这些退伍兵里面,数他老王混得最好了对不对?我想啊,咱们来也不能白来,咱们得请老王给咱们讲讲他的成功经验,咱们兄弟们也好有个榜样不是?”

  他这么一喊,下面立刻响起了掌声,这次连魏大鹏都动心了,刚才他在旁边听见赵猛悄悄跟凯文说这个王海鸣现在资产三个亿,他一下子对这个老兵佩服起来,这时候也想听听王海鸣的创业经历,大鹏想着,也许自己能从中得到成功的经验,对自己的发展有利呢!其实参加聚会的人和大鹏想法差不多的人有的是,这时候也全都喝彩起来。王海鸣一开始红着脸推辞,后来拗不过大伙,只好又重新上了讲台。放下酒杯,他的脸上没有丝毫的兴奋,却异常的平静,随着他的讲述,全场安静了许多——

  “大家非要我讲,我就讲讲——不过,我讲的不是什么成功史,或者应该换个名字,我讲的是一部奋斗史——1996年我从黑龙江某边防团退伍,那时候供我妹妹上大学,家里欠了一屁股的债,手里的复员费我一个子儿没留,全都给了我父亲,我几乎是空着手来到了市区。我一开始想,咱是退伍军人,要身体有身体,要激情有激情,找个工作应该不难吧?可到了人才市场我才知道,咱手里那复员证一分钱都不值啊!好一点的工作,人家要学历,我高中毕业当的兵,哪有什么高学历?即使是一般的公司单位,人家要有工作经验的,我一去人家就问我,你会干什么?会不会电脑?我说我会使枪,会打擒敌拳,人家笑着说,那你干脆去应聘黑社会保镖吧,你的技能我们不需要——”

  王海鸣说到这里,全场发出了一阵的轰笑,可是这轰笑里却饱含着辛酸,在场的老兵们大多数都受过这样的“刺激”,现在听起来深有感触。

  “但是受部队教育培养这么多年,我们能去干违法犯罪的事情吗?我的心,兵心告诉我,不能。我一定要靠自己的双手打拼出一番属于自己的事业来。让周围的人知道,我不是弱者,我们当过兵的人绝对不比任何人差。”

  “啪啪啪……”全场响起了一片发自内心热烈的掌声。

  “后来我发现,整个人才市场,适合我的工作就两种:一种是卖苦力的搬运工,一种是工厂、企业里的保安。我那时候雄心勃勃的,不想做什么苦力,也不甘心,无奈之下,好歹保安工作还算‘对口儿’,于是就专们往这方面上去应聘。还真不错,不到两天我就找到了工作,在一家工厂里面做门卫,工资不高,但是管吃管住,可是我万没有想到,不光是这个工作,后来我又应聘了好几个这样的工作,都没有干长,为什么?想想那时候我太傻了,太不懂得人情世故了,我没有想到,这社会跟咱们部队不一样,咱们刚回到地方确实很不适应,也需要时间去适应。

  我到了工厂里,那是一家生产精密电子产品的工厂,厂子有规定,工人上岗必须要带胸卡,而且没有特殊情况上班时间不能随意进出工厂大门,我一想这个工作咱擅长啊!咱在部队的时候是边防军人……你们不要笑,是不是这个道理?结果,第一天我就拦住了六个没戴胸卡的,还有几个上班时间跑出去想买菜的女工,也全都被我堵了回去,我想咱们这算是尽职尽责了吧?没想到下班以后老板把我叫过去臭骂了一顿,说我挡了工人,结果生产忙不过来,耽误了好多产量,我不服气,既然这样你还整那么个规定干什么?后来我才知道,那几个没戴胸卡的里面,有一个是老板的小姨子,还有那买菜的里面,都是厂子里有‘势力’的工人,她们一起到老板那里把我告了一状。我这个冤啊!心想这老板可真不是东西,分不清好坏人啊!更让我不理解的事情还在后面,第二天,我们那保安队长就把我叫到办公室里,明目张胆的要好处,说不给他点儿孝敬钱,我就干不长,我受不了那个气,当时就辞职了。后来的几次经历,也都跟这方面的事情有关。说心理话兄弟们,我那时候真搞不懂:是我当兵当惯了不适应社会,还是这社会太让我们失望了呢?

  后来,我又干过好多的工作,终归是不行。我不服气呀!咱们当兵的,在部队里是优秀士兵,班长连长拿咱们当宝贝,怎么到了社会上咱就成没用的垃圾了呢?我暗下决心,一定得混出个名目来不可。在部队里咱们什么苦没受过,还怕这点儿挫折?我在市场上观察了几天,那时候装修挺火的,有装修技术的工人又少,我看这机会不错,就往这方面用心,一开始咱不会技术,我就干体力工,什么搬瓷砖、扛沙袋、运水泥——这也是苦力活,可是我却干了,不为别的,我就为了跟那些技术工学技术。很快,我学会了刷涂料、抹墙、镶砖、改水电,学会了这些东西,我还不满足,又跟着老师傅们学瓦工、学木工,总之,只要是能学到的,我就拼了命的学,一天学不会我就学两天学三天学几个月,白天学不会我晚上睡觉都琢磨,琢磨好了从床上蹦下来就比画,我当时就想,这学东西就好比咱们部队上越障碍,一次越不过咱们就几百次几千次地练,一直到练会为止,练会了咱们不满足,还要追求质量和速度……

手机阅读:m.junshishu.com/3G/Book24358/

全屏阅读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