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刺刀:一个兵王的回忆录>第四十四章
请选择颜色:
绿
选择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十四章

小说:刺刀:一个兵王的回忆录 作者:木禾刺刀 更新时间:2014/7/26 9:13:13

一切准备妥当,等待我们的将是什么样的战斗,这次任务甚至代号都不允许叫每个人只有数字编号,四号我的编号大队长说了在任务中不许有过多的语言交流,更不允许有暴露自己或战友身份的低级错误出现,一切简单明了总归一句话从现在开始我们不在属于任何国家任何军队,我们只需要记得任务必需完成无论代价再大也要阻止敌对势力对DT的武器支援,坚决在境外予以歼灭不允许一颗子弹流入进来。

出发了,坐着运输直升机奔向目标区,一路上每个人都在不停的检查武器弹药,武器不是新的,可配件全都换过调试过,子弹每个人五个基数,手雷两个基数,这次唯一没有的就是避弹衣,而防弹头盔也是国际通用常见的,效果估计不怎么好别指望它能为你挡住任何一颗飞向你的子弹,而你能做的就是尽可能躲避所有子弹,大队长的话。

可想我们所佩戴的头盔质量可见一般的很呢,唯一多的两个防护,一个是在衣领加装了防切割钢板,说白了就是预防被割喉的特制钢板,还有就是一块四方形直径十厘米高度十厘米的加厚特制钢板放在左胸前的战术弹夹袋的后侧,这个不用过多解释各位都知道它是干吗的吧。总之一句话从头到脚没有任何物品是中国陆军的制式装备,不对不对袜子和小内内是,不过这些又证明不了什么,此次任务代号为“屠狼”不过我们认为是打狗。

“黑鹰小组,已到达指定地点请准备速降”,耳麦里传来机长的声音,我们则解开束缚已久的安全带整理下随身物品,戴好防风镜准备速降,机舱门缓缓打开气流灌入机舱,绳索已经放下,“准备速降”,1号说完第一个抓起绳索快速的滑落下去,依次到我,回头冲面带微笑的机长竖直大拇指握紧右手,这个手势只有我们懂得,我们是最强的等我们回家,机长同样做出相应的手势微笑中我抓起绳索越出机舱,呼呼的风声再耳边吹过那感觉真爽,平稳落地迅速组成战斗队形警戒这周围,战友们一个个落下后,直升机在我们头顶盘旋一圈飞向了来时得路,而我们距离目的地还有三十公里得直线穿插距离,目前我们的位置在我国386边界,1号整顿好队形后做出向目的地突进得手势我们则按照战术队形保持好安全距离轮换交替前行,身上得迷彩脸上的油彩让我们在行动中变得有些神秘。

“停止前进”,鹰眼打出停止的收拾,迅速跪姿警戒做好战斗准备,“兄弟们,都回头看一下,我们就要踏入它国的领土了”,听完这话,每个人都扭头看向了身后,祖国,等我们回来,当时突然有种预感不好的预感说不出什么感觉,“9号”,“到”,“将卫星电话找个隐蔽处藏好,做上记号”,1号下达了这样的命令,当时我很费解不过这也不是我该问的,扭头打量着各位兄弟只有3还是那么嬉皮笑脸的一副恶心样其余的兄弟神色都很凝重,“1号,搞定了”,9号整理着物品走向我们,“嗯,归队,前方3公里左右就是我们此次拦截狙杀的地点,先在我命令跑步前进”,靠,还以为要说点别的什么谁知,不过真的能感觉到1号心事重重的,丫的跑吧。三公里多点对我们来说不算什么困难,还好这边不是丛林,偶尔有些低矮的灌木一跃而过到达指定地点首先进行的战场观察找寻有利的攻击阻拦位置,两位狙击手最先脱离小组潜伏在观察好的狙击点,“4号”,“到”,“你带领5号6号7号为第二战斗小组,负责8点钟方向”,“是”,带着567号在八点钟方向找寻好伏击位,“6号”,“到”,“等下战斗开始你负责清除对我们小组构成威胁的人员,你的枪法比我们好”,6号确实枪法比我们好,也是狙击手预备员,“5号,你负责抽楞子给对手两个手雷,免得人家说咱不热情”,“好的”,“我和七号负责帮你们压制火力你们俩尽量多给于对方杀伤”,“放心吧木头咱们黑鹰是谁定叫他有来无回”,妈的怎么直呼代号了,“七号注意作战纪律,妈的从现在开始给我闭嘴”,纪律一个部队的灵魂,“各自找寻攻击点间隔3米”,是,是,明白,一阵悉唰过后各自都在自己选择的最佳攻击点隐蔽起来,此时的一切仿佛都静止下来能感受到的只有风吹过脸颊,能听到只有鸟鸣,看到的是石头与树木,这次行动没有耳麦一切都是按照手势进行,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时刻注意着眼前的一切,紧张中带出一丝不安究竟要发生什么让我有这样的不安。

寂静无声的等待眼睛每时每刻都在紧盯前方,由于没有通讯系统所以没有设置警戒手,对于纵横国际的雇佣兵警戒哨反而会事的齐反,“嘎吱”一声响动让我瞬间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这种声音只有人踩在树枝或者枯木上所发出的特有声音,来了我们的猎物来了听声音在十一点方向,手指拨开保险,右手无名指轻轻搭在扳机上眼睛紧盯板花瞄准具和缺口注识着视线内可以看到的任何目标,这个时候忘却所有一切杂念抛开与手中的枪融为一体,此刻我就是枪枪就是我,这也是在这次任务中收益最大的升华心境的升华,或者叫做顿悟。一切都是静止的对我来说,能感受到的是自己的心跳和枪的沟通。

一个身材不算高大的身影成尖兵侦查战术身形出现在我的视线内,从他的出现我想他已经被我们十三个兄弟的枪口锁定,他很小心,或者是军人对枪或死亡的直觉是他更加小心,不停的打量周围,并且半跪着举枪搜索着什么看来专业的果然厉害,能感觉到危险的存在一定经历过不少的腥风血雨,大概一分钟的时间他发出安全的手势继续向前探路,好小子吓得我一身汗真怕被狗日的发现,尖兵向前探进大概有五十米左右后面陆续出现身穿法国外籍军团作战服的黑人和白人,奶奶的黑人怎么这么高目测有一米九多,12345678很好加上尖兵九个人到齐,不对怎么没见到资料中提到的武器弹药?疑问大大的疑问出现在脑海,还有残狼也没有出现,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情报错误?就在我暗自猜测的时候一声清脆的枪声响起敌尖兵如断了线的风筝向后飞来,或者说是没了头颅的尸体向后翻滚着倒下。

战斗瞬间开始,人家的军事素质真的不错,当枪声还回荡在耳边人家已经开始寻找好了掩体与我们开始交火,可想我们在暗人家再明被我们打个措手不及还能快速反应可见战斗力是多么牛逼啊,哒哒哒,瞄准早已锁定的目标扣动手中的扳机枪口喷射出夺命的子弹飞向目标,靠没打中,继续哒哒哒哒的枪声四面八方的响起,轰轰的爆炸声伴随着硝烟升起阵阵蘑菇云,敌明我暗加上我们早有准备按照事先的部署配合到位狙击手不停的清除暴露的目标很快战场中只有我们零星的枪声,什么狗屁残狼还自称雇佣兵的神话,遇到我们不还是分分钟就被灭了。

突击,1号打出全体突击的手势,跃身而起端起枪和567做好突击保护队形向目标突击前进,砰砰瞄准可疑没死的外籍军人补上两枪免费的不收钱的,等我们全体包围八名外籍军团的雇佣兵的时候就算是见管了死亡的我们也不由的皱起眉头,妈呀钢芯子弹的威力真强悍可以说尸无完尸啊,检查每具尸体对照相片可就是没有残狼的尸首,“1号会不会残狼根本就没来”3号郁闷的问道,“不会的,情报不会错的”,1号肯定的回答,“不对吧,为什么没有见到他们运送的武器弹药”?我也狐疑的问道,就在我们猜测的时候,砰,一声大口径狙击器材的声音响起,“狙击手,隐蔽”,耳边传来飞机大喊的声音。

伴随着飞机的喊声,十二号犹如受到巨大的撞击一般向后倒去,如煮熟后卷缩的大虾一样的形状,“12”,“12”,而看到的是十二号胸前冒起的血花,“4号回来,回来”,我匍匐着爬向十二号耳边传来1号的吼叫,近了马上就能摸到了,砰,又是一声枪响,我下意识的低头抱紧脑袋,妈啊子弹是顺着我头顶飞过,我的手能感觉到子弹磨檫空气的炙热一身冷汗啊,如果不是下意识低头估计哥就报销了,“五点钟方向,无差别火力覆盖”,1号反应够快,趁着战友们火力掩护我迅速靠近12号,在他的身子下面的土地已被鲜血染红我的兄弟一动不动的躺在哪里,子弹穿透了他的胸膛,心脏的位置,眼泪涌出了双眼,“报告,12牺牲”,我扭过头不知是喊还是在吼。

看着战友们不停的在搜索可疑的地点我怒了,妈的老子不活了端起枪半跪着寻找着狗日的身影,檫干眼泪,我已不是当初刚进特战队的小兵了,已经懂得该怎么去控制感情和冲动了,扭头看一下轮子,兄弟我会为你报仇的,“找到目标,四点一刻方向”,那你到是干掉他啊3号,顺着四点钟方向望去隐约一个身影在做着战术规避向后退去,妈的狗日的想跑,砰砰,两声狙击枪声几乎同时响起,我们的两位狙击手终于发威了,“操,没打中,对方要逃”,想跑,可能吗?

十个人几乎是同时冲了过去,两名狙击手也从隐身地冲了出来,队长打出左右出击的手势我们迅速分成三组有左右负责阻拦中间负责射杀的战术队形向前突击,残狼你必需用死来赔偿我兄弟的命,就这样我们每组间隔三十米的距离向敌逃跑的方向追去,不时的枪声提示着目标逃跑的路线与方向,大概追逐有近两百米的时候一种莫大的危机感在我心里升起,不对怎么越来越感觉到事情不对,迅速打出停止前进的手势我们四个停止不动。

“1号停止前进”,我大喊到,听到我的声音所有人都停下了脚步望了过来,就在这时枪声四面八方响妈的圈套,我们上当了,脑袋里突然出现了这个恐怖的想法,事实证明确实如此,“退后,寻找掩体快”,一号大声的命令到,一边射击一边向后退去,“我中弹了四号你们快撤”,六号我看到的是他因为疼痛而有些扭曲的脸,他的右腿膝盖处血肉模糊,“一号你们向我处集合快”,我急忙喊到,同时也发现我处在的位置适合反击,“六号,你丫的坚持住”一边注视着四周潜在的危险,妈的半天一个人影都没看到,真他妈憋屈。

听到我的呼喊,所有人向我所在的位置靠拢过来,不停的枪声在四周响起,“四号快帮八号止血”,9号放下背上背着的八号,八号两腿不自然的扭曲鲜 血不停的流下,两腿中弹妈的狗日的要干嘛,赶紧扯出绷带在伤口附近扎紧好阻止血液流淌的速度,可这也不是长久的办法啊,八号已经昏厥如果在长时间得不到治疗后果可想而知,打开八号的背包找出止血药可是伤口太大根本不可能止血,脑子一片混乱怎么办啊!

“妈的,我中弹了”,3号抱着右腿侧躺在地下喊到,怎么都是腿部中弹啊,隐约中我感觉到了什么,“一号,一号”,急忙呼喊一号过来他不仅是我们的队长更是一名老兵一名经历过无数次任务的老兵,“一号明显我们是被包围了,只是暂时不清楚敌人的目的是什么,还有我们的伤员必需马上救治要不然……”,我急忙对刚赶到我身边的一号阐明我的想法和判断,“5号,把3号搞过来”,一号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而是让五号把三号拖过来,“4号,现在我命令你突围向鹰巢汇报我们被包围的消息”,“不行,换别人去”,没等一号说完我直接拒绝他的命令,“这是命令,你必需执行,如果你想让我们黑鹰全体阵亡的话你可以不去”,日,用着个来压我,“一号我……”,“我什么我,准备突围,所有人配合四号突围”,一号不容拒绝的下达了让我突围的命令。

“是”我有些委屈的回答了一号的命令,操起枪找寻突围的地点与下个掩体,枪声手榴弹爆炸的声音快速的响起,我知道那是兄弟们在配合我的突围进行的盲目射击,四周都有敌人但是我们却看不到敌人的影子,我们所面对的绝不是一般的武装组织我开始怀疑残狼带过来的绝对不会是刚开始我们干掉的那几个猪一般的外籍武装份子,很有可能我们现在才是被真正的雇佣兵所包围,并且绝对不会是只有九个人的小分队最少有近五十人武装力量将我们包围,一切都是圈套绝对的圈套。

找好下个掩体以及路线,抱起枪滚动起来虽然滚的姿势不好看可是有什么能比不被子弹咬到重要呢?子弹嗖嗖的打在身后我能做的只有加速滚动用来躲避子弹,子弹打在身后的土壤石块上带来的不仅是子弹出膛的温度更有死亡的味道,“四号小心”,牛哥熟悉的声音传来,在我还没反应过来要小心什么的时候牛哥高大的身躯向我奔跑过来,“不要过来”,我嘶声裂肺的喊到,因为我看到无数的血花在牛哥的身上绽放,子弹的冲击力让他失去平衡跌倒在地,跌倒在距离我不足两米远的位置,“牛哥,牛哥”,我哭喊着准备爬向他,可牛哥颤抖的手指向前方的树林目光透出的是不舍是绝决,轰,牛哥的身下一声沉闷的爆炸响起,牛哥的身躯被抛起落下,天空飘起一阵血雨牛哥用他的身体阻挡了袭击我的手雷,冲击波的轰鸣让我头晕眼花眼前只有红茫茫的一片。

“牛哥”,我敢说当时我真的用尽所有的力气在喊可是我却什么也听不到,包括枪声我什么也听不到,用力的甩甩头似乎想要赶走这眩晕和耳鸣可是都是徒劳的,扭头看向一号在哪里大喊大叫从口型看出他在重复一个字,“走,快走”,在看看地上残缺不全的牛哥愤怒让我失去理智,端起枪半跪在哪里搜寻敌人的身影。

手机阅读:m.junshishu.com/3G/Book24328/

全屏阅读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