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中短篇集>>第七章 光亮
请选择颜色:
绿
选择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七章 光亮

小说: 作者:夕河 更新时间:2014/7/8 9:13:45

十六

当鲁逸轩把一支腊梅送到素瑾面前时,已是那日的晌午,雪稍停,阳光清冷。素瑾是惊讶和不知所措的。也是害羞的。她的脑海里闪过玉成的模样,那是年轻时的玉成,手里捧着鲜红的野果。此刻的鲁逸轩,忧郁深情,像个需要怜悯的孩子。他的眼里有些许不安,但更多的是坚定。词不达意的几句交谈之后,散发着奇香的腊梅被插在一个水瓶里,然后他们背向对方,各自忙碌去了。素瑾是感激鲁逸轩的,他让她内心起了涟漪。但她想,他不过是在山里有点寂寞罢了,等到春来雪融,他终究是要回上海的。她边削土豆边顾自笑了笑。

这么多天来雪断续着一直下。清河开始异常地思念儿子。她会不由自主地哭泣。她想起他可爱的脸蛋,他洗澡时胖乎乎的身体。她想起很多随儿问过的无厘头的天马行空的问题。她甚至开始思考这些问题的答案,有时竟会被自己逗笑。

她做很多梦。

有时会梦见随儿。有时会梦见一个陌生男子躺在自己身边。有时梦见在一片混沌中她有如同男子射精一样的释放快感。她醒来后会被这样的梦吓一跳。她白天清净自洁,精神像雪一样白净,怎会有这样的梦境?如果性只与爱有关,那么此时的性欲呢?她并无爱的人。她清静无为已久。那么爱,只代表了人的不完整性的外现么?它是本能,而非情操么?或者它只是人在社会化进程中对本能的委婉美化的表达方式么?又或是为了掩盖兽性而做出的自我妥协么?没有人会否认自己是性交的产物。

那么爱是千百年来人们一直追寻的本能的虚晃的影子么?而所有的性都应该被尊重么?包括前夫和他的情人?

早春的阳光虽然依旧清冷异常,但是雪慢慢在融化。当鲁逸轩把第一束迎春花送给素瑾的时候,山路已开,所有人都兴奋不已。清河再次沿着香水河边上的公路散步。路上并无车辆,也无行人。她驻足在一大簇迎春花前,静静晒着太阳。她想起昨晚的梦。她梦见一座古老的房子,这房子坐落在一座无人烟的孤岛上,四面环山,听得见汩汩水淌。她梦见自己和一名男子相恋了,他俊朗温柔。光线半明半暗,有大大的美丽的床,华丽的壁纸。是心灵里爱的感觉,纯粹深刻,生死不离。

她想,她该回城里了。

“这是一张有灵魂的照片。”

清河听到有人说话,她循声而察 ,看见一名男子正举着照相机对着自己。

清河笑了。她笑起来真好看。

“如果他们采用了这张,我会给你一半的稿费。”

“他们不会采用的。”

男子看到清河脸上略带无奈但又分明是轻蔑的表情,没有争辩。

“你是被困山里的人之一?”

“我们的区别,不过是一个在山里,一个在山外罢了……你,不也是被困的么?”

“也是噢……我们答应景区拍四季不同的照片做宣传。只差冬季这一组了,没想今冬这样特别,大雪封山这么久。我只好赶在路开而雪未完全消融之前来补拍照片。”

“噢,你是摄影记者……”

“副业是摄影,正业是探寻,人生的意义……”

“这是个冷笑话么?”

“特冷是吧?”

“是啊,我都开始寒颤了。”

“穿上我的大衣吧……”他抬高了声音。

“你是开春以来我遇见的第一个男人。”

“不,是你想要遇见的第一个男人。那些看见你的男人,你却没有看见他们…….而这一刻,我好像已经等了一个世纪。”

“我是理智到无趣的人。”

“应该是无趣至极,因为物极必反.”

“你爱上我了。”

“是的。你也是。”

“如果我告诉你,我不过是个抛夫弃子、遭人耻笑、苛求完美的疯子呢?”

“那我就是爱这疯子的疯男人。”

“我宁愿在它未成形之前就撤掉……就像我看见盛开的花儿,却不想久留,因为我不想看到它们终将死亡的样子。”

“你是你自己的囚徒。”

“谁又不是呢?”

他叫徐然。他看着她。她有着并不惊艳的五官,却流溢着动人的气质——顽强的、柔韧的、鲜美的,如青翠欲滴的新叶。

昏黄的床灯下,两人紧紧相拥。他激情难掩,狂吻她的脖颈,肩头,乳房,他的唇和齿咬着她的乳头,使她嗯呀不已……

当他环抱着她,吻去她脸上每一滴泪水的时候,清河害怕了。徐然略带沧桑的有两个小疤痕的脸颊,越看越好看。 等他入睡,她起身穿衣走出屋外。

月光清凉,万籁俱静。她点燃一支烟。

“以为你被抢走了。”徐然走过来。

“是的,被月色。”

“月色确实比我更有魅力。”

“请你,在我离不开你之前离开我。”清河低声说道。

“难道你现在可以离开我吗?”徐然沉默片刻后低声回应。

“爱是泥潭,让人身不由己,欲罢不能的泥潭……而我们,是软弱的人类。我不会再踏进这个泥潭。”

“也许你已经慢慢踏进泥潭了。只是,你不想承认罢了。这样确切无疑的爱……”

“无可避免地会带来伤害。况且,我都不知道,我这个离不开药物的病人,离开药物时活都不想活,而在药物作用下的情欲是否与爱情相关呢?”

“人生苦短。你能不能敷衍一下自己的内心先?你不过敷衍一下或许就能取悦到自己,可你都断然不肯么?”

“又如果,我不过是个又丑又脏的跛子,你……”

“爱就在此刻,没有如果……难道你要用不爱来爱么?你爱的方式就是不爱么?”徐然伤感地问道。

“如果我足够坚强足够完整,就不需要爱。”

“你是么?”

“必须是。”

“女汉子。”

空气像被冻结了一般。

“我有个问题,为什么那天你那样肯定地说他们不会采用那张照片?”他问道。

“那天为什么不问?”

“留给现在问。”

“城里不是流行半裸行为艺术的么?而大家,又几乎都是从众的。你这个,不合时宜。”

“哈哈……”徐然笑起来。他去抱她。

“清河,没有比爱更能让人充盈生命感的东西了。我们无法定义爱,我们总是被爱定义。”

“……”清河哭了,“我以为,我已经可以傲视所有男子。”

“这世上没有一事一物可以永保无虞。 你可以,但这并不妨碍你去爱。让我带你出山吧。”

“本就计划明天回城的。你带不带我,我都会走。”

“那你带上我吧。我已迷失在你幽暗的森林里。”

十七

鲁逸轩远远看着坐在玉成坟旁的素瑾。素瑾静静坐在那里,看着满山的红豆杉苗。他慢慢走近她,然后缓缓跪在玉成坟前,磕了三个头。

“谢谢你救了素瑾。也让我远离了爱的末日,心的末日。我想,我和你一样,不仅爱她美丽外表,更爱她虽历经苦楚却没有恩怨的灵魂……”

“或许,你们觉得我可能是个城里来的花花公子……可那一派繁华与我的心,有什么关系呢?走过偌大的世界,当我来到这里,才发现自己原本属于这里。我属于这山野,这里的一切让我安心…..你们的孩子就是我的孩子。如果他愿意,我会让他得到世界上最好的教育。”

素瑾看着这个高大的男子,想起清河的话, “接受他吧,这世上没有比真正的诗人有更善意和纯洁的心灵。”

这个初春,下白云的人们开始着手重建那座高铁大脚下的神龙庙。余大娘捐出了所有的积蓄。她在一个春暖花开的夜里,安然去世。

谢肇东走在去车站的路上。他很快就会见到凤梅和孩子了。正值天晴时刻,天地之间,座座峰脉,奇光异彩,大美无言。肇东含泪向前。

而此刻,清河坐在急速奔驰的高铁上,景色无法看清楚。车里所有人都是欣然的,看手机的,玩电脑的,打电话的,听歌的,说笑的,喝饮料的,打牌的……清河想起玉成来。她哭起来。她望着窗外哭起来。在这车厢里,有谁会记得那个曾顶风冒雨,或在烈日炎炎下挥汗如雨的玉成呢?

“清河,怎么了?”徐然端给她泡好的茶,她呷了一口。

“记得我跟你说过的玉成么?”

“嗯……他是你的英雄。”

“他是所有女子心中的英雄。”

“你回城后做什么?”

“见我儿子。然后,工作。我已经弹尽粮绝,不过,我会两种外语。”

“噢,基本可以糊口。”

“暂时找不到工作的话,我可以先去方素洁那里。她已经开了三家分店。”

“噢,又一个女汉子。”

“你呢?”

“我出版一本摄影集先。”

“什么名字?”

“《深谷幽兰》。”

手机阅读:m.junshishu.com/3G/Book24326/

全屏阅读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