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狼嗥>第一章 3
请选择颜色:
绿
选择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章 3

小说:狼嗥 作者:侍晓禹 更新时间:2014/7/2 9:32:29

再说被劫的“罗斯福”总统号上,杨文航怒目圆睁地盯着其中一名武装分子手中的枪,心中忽然萌发出了一种想法。他凑到方伟耳边轻轻地嘀咕了几声后,方伟便抱拳道:“兄弟,对不住了啊。”

话音未落,他伸出攥紧了的如同碗口粗的拳头,照着杨文航的胸口就是一下,打完后转身就跑。挨了一拳后的杨文航龇了龇牙,脸上沉浸出恼羞成怒的面色,他捂住胸口缓了缓气息之后便追了上去,边追边骂:“我弄死你个犊子玩意儿的……”

他很快便抓到了故意放慢脚步的方伟,抱住方伟的大腿便扑倒在地,爬起来就一顿猛揍。方伟也不甘示弱,拼命地蹬着两条腿不让杨文航接近。他的眼睛一边瞅着杨文航一边回骂着:“我早就忍不了你了你知道吗?你别他妈逼我……”

客轮上立刻打乱,所有人的焦点全部转移到了杨文航和方伟的身上,看这儿俩人打架也不分什么场合,被恐怖分子绑架了还这么旁若无人地处理自己的恩怨,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

但游客们却万万没有想到,这正是杨文航的一个计策。

头子看见了这一状况,顿时感觉到哭笑不得,都被绑架了还敢当着自己的面儿打架?这两个人是不是脑子被烧坏了?但头子毕竟是头子,他很快便看出了些端倪来,招手吩咐手下去拉开他们,正当杨文航和方伟觉得时机成熟的时候,头子却低吼了一声:

“乔治,瓦西里,把枪放下,去抓他们两个。”

乔治和瓦西里虽然感到疑惑,但却不敢违背老大的命令。他们“噢”了一声后,便将手中的武器放在了甲板上,慢步走向了杨文航和方伟两人……

计划落空的杨文航瞠目结舌,他实在没有想到会有这一出。眼看着两个武装到牙齿的身材魁梧的武装分子慢慢逼近自己,方伟根本不想后果,而是怒骂着:“都怨你个废物,出什么破主意,被人家看穿了吧?”

“我出的主意是破,可我让你答应了吗?答应了还怨我干什么?”杨文航回击道。

还未说完,乔治就一手摁住了杨文航的后背,刚要一个大背摔将他俩拆开,却被杨文航一个并不纯熟的格挡给拦住了。乔治一愣,这家伙居然还敢反抗!他急了,和瓦西里一起用力分别抓住了杨文航和方伟二人,拼命地要把他们两人拉开。

谁知杨文航却并不领情,他甩开抓着自己胳膊的乔治的右手,一记鞭腿踢到了乔治的侧腰,虽然被动作敏捷的乔治给挡住了,但乔治的右手还是被踹得红紫一片。

瓦西里火了,他趁杨文航不注意,一脚便将他踹倒在了甲板上。杨文航趴在甲板上一通呻吟,他揉了揉估计是踹肿了的屁股,龇牙咧嘴地不知如何是好。

方伟见状,扑过去抱住瓦西里的小腿肚便咬了一口,瓦西里惨叫了一声后便一拳捣在了方伟的脊背上。可方伟就像是定住了似的,死死咬住瓦西里的小腿肚后就不肯不松口了。

瓦西里的脸部表情被气得铁青,他抓住一个闪失,抱住方伟就甩了出去。方伟重重地摔在了甲板上,右眼也被自己飞起的胳膊给碰肿了。

瓦西里卷起自己的裤脚看了看自己被咬烂了的伤口,不禁有些恼羞成怒。他骂了一句脏话后便冲了过去,一脚便踢到了方伟的胸口。

费了半天劲儿才踉跄起身的方伟挨了这一脚后,再次倒在了甲板上。他一直处心积虑要保护好的后脑勺也碰在了用钢板制成的甲板上。他顿时感到一阵说不出的晕眩,揉了揉疼痛难忍的后脑勺后便奋起反击……

杨文航也趁乔治在观看方伟和瓦西里厮打时,一个扫堂腿扫倒了乔治。乔治还悬在半空中没有摔在甲板上的那一瞬间,杨文航便模模糊糊地爬了起来。他坐在乔治的肚子上,照着他的脸庞都是一顿猛捶,碗口粗的拳头把乔治白皙的皮肤打得变了色,一时间红的、紫的、青的到处都是。乔治的鼻梁被打得冒血,他呼哈呼哈地喘着粗气,有气无力地朝着甲板边上站着的几个武装分子,狠狠地抓了一把:“快……快救我,把这个混蛋……拉……快拉开他。”

三个武装分子见状,赶忙把手中抱着的冲锋枪跨在背后,冲上去对着杨文航的屁股就是一脚。一个名叫布莱的武装分子一手抓住杨文航的头发,一手扯住杨文航身上穿的西装衣服,一个大背摔便将他扔了出去。

杨文航吃了亏还没搞明白怎么回事儿时,头部就挨了重重的一击,他立刻感到了一阵晕眩,前所未有的疲惫和黑暗如同海啸般涌了上来。他没有坚持住,直接倒在了甲板上,晕睡了过去。

待他醒来后才发现,自己和方伟已经被吊在海缆绳上了。刚有些清醒便长长地吸了一口凉气。他吃惊地发现,自己身上穿着的西装衣服已经被打得破烂不堪了,而自己刚刚却一点儿都没感觉到疼。杨文航傻傻地笑了一下,胸前就又挨了一鞭子。

打他的那个人正是被杨文航打破了相的乔治。

乔治捂着已经止住了血的鼻子,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乔治挥舞着鞭子,虚晃了几下后骂道:“你这个下黑手的混蛋,我今天非打死你不可!”话语间透露着一股子不可饶恕的意味。不等杨文航说话,乔治的鞭子就抽了上来……

那只鞭子狠狠地抽在了杨文航的脸上,这是一把用蛇皮编制的皮鞭,杨文航痛苦地喊了一声后便拼命地挣脱着那绑着自己双手的海缆绳,但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杨文航的脸部肌肉抽搐着;被抽打得涌出鲜血的身子也在不自然地抽搐着,好似被电击了一样。咸咸的汗水浸入脸上的那道血痕中,又有了些清凉的感觉,浑身上下一会儿凉一会儿又变热,虚汗不停地从额头上渗了出来,原先留好的西式分头也变了形,从细细的皮肤毛孔中渗透出来的汗水一滴一滴地掉落在了甲板上。

方伟那里也不好受,他的浑身上下已经湿透了,全是被瓦里西用海水给灌的。方伟摇了摇湿透了的头发,甩干净涩涩的海水之后便开始大口大口地呼吸新鲜空气。瓦西里冷笑了一声:“你敢跟我玩花招?再练十几年吧……”

说完,他的攥紧了缆绳的右手一下子松开了,方伟可怜兮兮地刚要张嘴求饶却又连身子带脑袋地摔进了水中。既咸且涩的海水一股脑地涌进了方伟的口腔内,恨不得将他的每一个细胞都堵满了海水,方伟一下子失去了知觉,嘴唇也慢慢地停止了颤动,眼睛也微微地眨了几下之后,便闭上了……

手机阅读:m.junshishu.com/3G/Book24291/

全屏阅读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