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悬疑>仍然是梦>第一章 梦
请选择颜色:
绿
选择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章 梦

小说:仍然是梦 作者:皋浅 更新时间:2014/6/25 23:01:29

“有什么事吗?”一位青年对着眼先的女孩说。

“让我住一晚可以吗。”她面无表情的看着邓嗣。

说起来也奇怪,不知来路的女孩敲门说让她借住一晚?这种荒唐的事情谁都会惊讶与不解。

“进来吧。”邓嗣脱口而出。

“谢谢。”她仍然面不改色。

“我到底什么了?怎么会答应让她进来呢!”邓嗣心理疑惑的问。

 她缓慢走进客厅,邓嗣随即将门关上,跟在她后面走入了客厅。

客厅里有三套沙发,两短一长,沙发围绕着中间的玻璃桌面向电视平台。

她在沙发上坐下,而邓嗣就坐在对面的沙发上,观察她。

女孩黑发齐耳、眉清目秀、五官端正外加有点阴沉,总体来说长相算是很精致的女孩子;年纪大概在15岁左右。

“说吧,你是谁,怎么会来我家?”邓嗣理所当然的问。

她几乎就像没听到的他话,直接说:“房间在哪,我要去睡觉了。”

这种不可理喻的事情谁会如她所愿,这又不是她家,邓嗣起身就要赶她出去,但言行与想法相违。 “我带你去吧。”

室内设置是“品”字布局,左边是我的卧室,而右边就是客房了,后面自然是客厅与厨房、厕所。

打开房门对她说:“进去吧。”随即邓嗣又嘱咐她现在是夏天热的话就开电风扇别开空调耗电。

“这样不过分吧,节约是我们中国人的优良传统。”其实是最近经济紧张,房租费都成问题了,这个月又要被房东大妈讨钱了,能省就省。

她淡淡的回了一句:“知道了。”

他关上了门,看向挂在客厅墙上的钟,晚上11点35分了。

记得本来是要去冲凉的(洗澡),但因为她的造访耽误了。回卧室拿换洗的衣服去浴室......

冲完凉已经快要到十二点了,进卧室之前邓嗣想看看她睡了没,但是这样不太好吧,进去打扰她睡觉,诶,奇怪了,这是我家啊,进去天经地义吧。

不过还是贴在门上听听有什么动静没,很安静,很有可能是已经睡熟了吧,咳~还是别打扰她了。

刚要转身走,“不对啊!”这么安静证明她没开电风扇,这么热的天不开怎么睡的着?

难道她开了空调?这可不行!

何为“节约?”

不单单要一点一点的节省,更要一滴一滴的俭约。

这种事不能容忍,邓嗣推门而进。

她已经睡熟了,发现空调也没开,难道她不热吗?

他走到床尾把台架式电风扇开到二档,风力刚好,开的太小就怕不解热、开的太大又怕着了凉。

邓嗣望向了睡在床上的她,从刚才进门开始就觉得她的脸白皙的可怕,阴森的感觉令他全身有点发麻......

邓嗣出了客房回到卧室总是感到哪里不合逻辑,怎么会自己让一个陌生人住在家里?还要侍候她?

关在门外不就行了吗?又或者报警找警察啊,怎么好像自己有好多难言之隐啊。

有屁放不通、有话说不出就是现在问题的困惑。

越想越乱,索性不想了,上床准备睡觉,拿起手机看某某恐怖系列小说续集。

邓嗣一直有睡前看小说的习惯,“习惯成自然,”要是不看的话很难入睡。

小说看的眼睛越发疲惫,渐渐地入睡......

在某知名高校高三A班喧哗的教室里,邓嗣还是像往常一样坐在教室角落里,沉默寡言、无精打采。

看着一群骚年吹牛怎样上天;听着一群脑残少女谈论哪个明星比较顺眼。他随即把头转向窗外。

叹了一口气,咳~今天依旧是无聊的日子啊,要是生活来点刺激的话多好啊......

望向天空入迷回过神来老师已经进了教室。

“今天呢我们来讲解一下雄性生殖器的构成。”生物老师在讲台上面悠然自得的讲解着......

“那位同学请站起来回答一下。”老师突然指着又走神的邓嗣。

“你是不是全明白了?又或者你是天才不听就懂?”老师用嘲讽的语气对他说。

“哈哈哈哈哈哈哈......”班里的男生女生们不约而同的大笑起来。

这让邓嗣脸羞的通红,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说:“对不起,老师。”

这位老师本来就是个老古板,对那些不遵守课堂的纪律学生是非常厌恶,他显然是还不想放过邓嗣,更是要借此机会告诫其他学生以后上他的课要专心。

他对着邓嗣说:“人的海绵体在哪部位,或者狭义一点请问你的海绵体在哪里?”

其实说实话邓嗣平时是个品学兼优听话的好学生,只不过总觉得今天心慌的厉害,偶尔走神。这也是让那个老师生气的缘由之一。

“是...是我的生殖器。”邓嗣当然没有指着下面说出来,只是站着望着老师在心里答出来。

班里的学生们正等着有好戏看来解解无聊的课程。

突然!老师的头爆炸开来!血肉飞溅!整个头都成血浆了,躯体倒下去,血流不止!

此时教室异常的安静,这种震惊与骇然的事情学生们都还未反应过来,事情来得太突然,一个个眼睁睁的看向倒在地上的无头老师,一群整天过着无忧无虑的学生哪亲眼见过这般地狱画面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震耳的惊叫声传来,大家都非常惊慌失措,都怀疑可能是恐怖袭击,觉得老师的头是被炮弹炸的没错。

这个班级一共有52个人,在这不大的教室里横冲直撞受伤是难免的,看到这场景论谁不怕?这说不定下一个目标就是自己了,谁都想逃离教室,慌乱的学生中也早已顾不上地上老师的尸体了,直接踩下往门口方向跑去。

邓嗣被惊呆了,这要是路过的人看到他的样子会认为他被吓得尿裤子了。

学生们冲撞中掺杂着悲鸣。抱怨声也连绵不断。

男生A:“快点出去啊!你想让我死在这里吗?!”

女生A:“别挤了!我快呼吸不过来了!”

男生B:“门打不开!出不去啊!”

女生B:“别拉我衣服了!胸罩快掉了!”

你可别看邓嗣好像被吓傻了,其实他是在思考,这样离奇的事件已不能用现今科学解答了,他咧嘴一笑:“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接下来所有想逃的学生都会死!”

果然!全部的学生都发生了与生物老师相同的悲剧!头一个接着一个爆碎开来!血花飞溅!犹如下一场血雨!鲜血飞溅在邓嗣全身。

“哼哼哼哼哼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人渣们愚蠢就应该死!死!”邓嗣本来还算清秀的脸狂笑到狰狞......

邓嗣猛地睁开眼!邓嗣满头大汗,踹着粗气。

“原来是梦。”

梦中那笑声仿佛依然在耳边回响着。

“嘻嘻嘻嘻嘻嘻。”笑声很尖冷,听着极其不舒服。

嗯?

“哼哼哼哼哼哼。”

怎么是女声啊?听着有点熟悉。

打开床头灯看向床头柜子上的闹钟才凌晨2点半。

邓嗣感到一股恶寒,这时间怎么会有女声在房间回荡着。

自然反应的拉着薄被盖过头。

“难道是幻听?不可能。”

猛然他想起是昨晚那女孩的声音!

他揭开被子,看到眼前惊悚的画面。

女孩嘴巴裂到耳边,一只眼珠子悬吊着,全裸的身体满身腐烂,嬉笑着,恶臭的味道扑鼻而来,她右手高举着一把菜刀,用力挥刀向邓嗣的头砍下去......

“滴答、滴答”秒针迈着轻快地步伐走着,早上七点整“铃铃铃铃…”刺耳的声音响起,邓嗣不耐烦的伸手关掉闹钟。

睡眠不足的揉着眼睛,起床摇摇晃晃的走去浴室洗漱……

冷水泼向脸颊,总算精神了一点。

看向镜子中的自己,一天比一天消弱,脸色煞白、目光呆滞。

换好衣服,拿起课本就往门外而出……

邓嗣今年18岁,就读于广州某知名私立学校。

由于不喜欢住宿而在学校附近的一栋公寓内租了一套房,房东是位单身中年妇女,有两个女儿。早年守寡,老公好像是位飞行员由于飞机事故导致死亡。

房东为人和善,但有房客拖欠房租绝不留情面,精打细算。

广州六月中旬相当炎热,不过早上的阳光较微弱,在华丽的道路两旁树木整齐划一,绿树成荫、微风飘过~身心舒坦。咳~真希望时间能多停留一下。不过现实是残酷的。

走在路上,看着前面一位美女,优雅的向干净的地面吐了一口痰,明明路旁垃圾回收箱就在眼前,她却干净利落的整理着校服若无其事的走着,不过倒也挺符合我国国情的。

公寓距离学校并不太远,最多也就1公里,走路十几分钟就到达校门口,学生越来越多……

“啊哈,我昨晚又猎到一位学弟,我跟你们说哦,他还是处男哦。”穿着裙装校服,身材火辣的女生炫耀着对同行的几位同样穿着校服的女生说。

“喂!肥仔你没忘了今天的保护费吧,在这学校大哥我说了算!”几个染着发身材彪悍的无良学生向戴眼镜的肥胖男孩勒索。

……邓嗣一直沿着教室的方向走去,真吵啊,人渣无处不在。

走进教室在前排坐下,上课时间到了,那位优雅吐痰的美女与那几个无良学生相续而入,随后老师也抱着教科书走入课室。

优雅吐痰的美女名叫程磬,也是我们班的班长、黑发齐腰、长相甜美、身材高挑、是个飞机场。

今天上课的历史老师是年迈60岁的老教师了,多年在国外深造,在学校里声望不输校长,听说这私立学校他投资的股份最多,是董事会成员之一。

满头白发、锋芒毕露,给人一种博大精深的学者风范。

“大家请打开课本58页,今天要剖解一下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内幕。”

“我们历史书所说的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的标志是:‘德国闪击波兰’然后第二次世界就爆发了?”他对这些教科书上的内容表以不屑。

“我个人倒有不同的见解,1939年8月德国与苏联秘密签订互不侵犯条约,兵分三路突然袭击波兰,而波兰北部接壤苏联,当时是苏联与德国一起出兵进攻波兰,两军最后相遇军官还友好捂手,你说谁是‘更恶?’这要说啊历史上苏联与波兰的关系就像我们与岛国的关系,历史恩怨、深仇大恨!”

“多走十年路胜读十年书啊。”他意味深长的道……

“聪明人不会留在原地,就像我们人类祖先从非洲大陆向亚洲乃至世界各地迁移,只有愚笨的人才会留在原地。”

“人的高贵性总是令人尊敬崇拜,想当年我中华令世界向往,在这片神州大地,西洋人进贡、周围附属国纳税、岛国人坚持模仿我国。”

“文化、食品、富饶、聪慧,无不让人敬佩!”

“如今,中国又再一次站在世界的舞台!西方的学者专家经常会提及二十一世纪是亚洲世纪,仿佛又看到了一头巨龙的苏醒,要说的更详细一点我可大胆的说二十一世纪毫无疑问是中国的世纪!才怪!”他突然地咆哮令在座的学生有点讶异。

媒体每次面对富人提问,你觉得作为中华儿女自豪吗?富人都会积极的回答非常好,再批评‘米’帝国主义何等罪恶,身后却叫人忙活外国移民签证……

你要是这样的话就没资格上午批判‘米’帝国,下午再繁忙

办理离开本国,因为你没资格!

“所以这又让我们看到国人的劣根性。”

……

铃声响起,一天的课程上完了,邓嗣要起身离开教室,却被人叫住,叫他的人正是班长程磬,她手里拿着沉重的资料,想是被老师交代处理文件。

“同学,能帮我一下吗?”

“……帮什么?”邓嗣一向讨厌麻烦的事,但还是帮她一起把资料一起搬向办公室,两人一起肩并肩的走着。

办公室在另外一栋楼,两人很安静,沉默的走着,终于还是程磬开口询问:“你…是走读生吧。”

“嗯。”邓嗣只是点头应了一声。

这时学校里大多数人已不在了,很安静,两人来到四楼,脚步身在走栏里回响着,天渐渐黑下来,怎么回事?陈磬走在邓嗣的左边,他转头却没看见程磬!仿佛人凭空消失了,不!是人本来就消失了,手里之前帮程磬分拿着的资料也没有了。

邓嗣越发感觉事不寻常,就转身往后走,耳朵隐约能听到身后不远处传来嬉笑声,邓嗣加快了脚步,走到楼梯处往楼下走去,几乎是用跑的方式,邓嗣不敢回头,因为他觉得身后的笑声越来越近,心悸感传来,五米、四米、三米……

他已经下到二楼,转弯处突然看到程磬挡在前面,背对着邓嗣,他知道肯定不会发生什么好事,想要越过继续往楼下走去,在走近程磬身旁擦身而过向她瞥了一眼触目惊心,她…没有脸。

邓嗣没有停下脚步,飞快的向楼梯口跑去,可是感觉怎样的跑都到达不了楼梯口,明明只有六米左右,而身后的笑声已经近在咫尺!

突然后面一双手死死的掐住邓嗣的脖子,力气非常大,呼气不过来了,邓嗣用手想要掰开掐住脖子的手,可是却丝毫没效果,看向地面的影子看到有一张脸向身后的人影合二为一,原来之前在后面追着自己的是张人脸,而这张人脸就是程磬没错。

谁来…谁来…救救我……

“同学、同学”感觉身体被人摇晃了一下,声音也越来越清晰…

邓嗣突然睁开眼!在一旁的是班长程磬,原来已经下课了。

“你没事吧。”程磬向刚睡醒的邓嗣发问。

“啊…没…事。”邓嗣看见教室除了他们两人已经空无一人了。

“对不住哦,看你好像晚上没睡好一样,但是我要锁门了,能麻烦你跟我一起出教室吗。”

“啊,对不起。”说着邓嗣拿起课本与程磬走出教室……

邓嗣与程磬一起往回家的方向走着……

两人并没有什么共同语言,邓嗣在班里是毫无存在感的人,就连班长程磬最多也只不过认识他名字而已,由于性格孤僻、独来独往,班里甚至很多人根本就不认识他。

“为什么要随地吐痰?”邓嗣眼睛直往前开口说。并没有面向着程磬。

“你不随地吐痰过吗?”

程磬突然听到这样的提问令她很尴尬,于是反问道。

“经常随地吐。”

邓嗣的回答显然让程磬惊讶。

“那你为什么还要问?”程磬越发感觉莫名其妙。

“为什么不可以问?”邓嗣冷冷的回复着。

“因为你是王八蛋。”程磬还是没忍住这种赤~裸~裸的讽刺。

对啊,就算是正常人被这样质问令谁都觉得不愉快。

“说‘为什么’令人心烦意乱的话,那么‘非红即绿’的思想更令人厌恶。”

“不是红就是绿;不是黑就是白。”这是阻止人类的思想拓展。从这点上可以看出邓嗣完全否定了历史老师的定论。

“我正在改,怎样做一个有素养的国人,文明大国不是文盲大国。”

等到中国人做到不随地吐痰了、不随地大小便了、不随地扔垃圾了,那么我就可以挺直我的腰杆,自豪的说:“我是中国人!”

“现在我的想法依然没有改变……”

邓嗣回到公寓已经下午六点了,他住在公寓三楼,掏出钥匙打开房门,按开灯,把书放下,走向浴室,这么热的天真希望时时刻刻泡在冷水中。

冲完凉已经晚上七点了,走向客厅在沙发上坐下,拿起遥控器打开电视,调到中央电视台CCTV1,两位主播木讷的念着稿。

男:“各位观众朋友晚上好。”

女:“这里是新闻直播间。”

男:“接下来的主要内容有……”好冷。

真的好冷,邓嗣关掉电视,走向开着的窗户,想伸手关上,就在手伸出的一瞬间,一个满脸是血,面目全非、血肉模糊的头颅从楼上掉下正好让邓嗣接住。头颅已经分不出是男是女了,黏糊糊的。恶心至极!

呃~“啊!”邓嗣一声惊叫把人头扔掉,他冲向浴室,打开输水开关,倒上洗手液,疯狂的冲洗着手上沾到的腐臭血液,洗了大概十分钟之久,用鼻子一闻,恶臭依然!邓嗣本身有厌血症,只要看到血就会反胃,更不用说血沾到自己身上了,再加上他有较重的洁癖。

所以在第一反应是洗手,诶,我好像忘记了什么,报警!对一定要报警,搞不好楼上是有个杀人狂魔,那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啊,这种优惠的公寓还会有第二个吗,本身自己的家境就不富裕,能找到这样住着舒服、设备齐全,房租又不太贵的租房已经不易,在广州这种高消费的城市算是百难一见了。

跑向客厅拿起放在不透钢玻璃桌面上的手机,拨打110……

“#你好,你所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邓嗣惊慌失措。怎么可能?!

邓嗣连续拨打110依然打不通,他在客厅左右急走着,嘴里着急的祈祷着:“快点给我接啊老祖宗!”

“嘭嘭嘭嘭…”

突然!他的房门传来了敲门声。

他最害怕的事情发生了,看来这杀人疯子已经要来灭口了。

震惊!绝对震惊!邓嗣脑里已经想着他会被怎样杀死的行形了。

他跑进厨房,拿起菜刀要正当防卫,缓慢的走向房门口。

敲门声停了下来,邓嗣不解的想难道他放弃了?

也对,只要我不开门,他是进不来的,这门可是高端铁门,难道他还想用炸弹炸开房门?又或者他会爬‘窗户’进来不可,邓嗣心理稍微有了一点底气。

他猛想起来:“窗户!”对啊,这要是……

他还未反应过来,转头看向客厅的窗户,有一条粗大的绳子

从楼上垂直放下,窗户已经全开了。

邓嗣知道最糟糕的事情即将发生,因为这个杀人魔已经进入了房内,邓嗣手里握着的菜刀抖个不停,眼睛四处扫视,在客厅没有,邓嗣脚步缓慢的寻找着,手里的菜刀也处于最高警戒状态。

只要有人一出现,他会毫不犹豫的砍~下去,因为求生的本能难以阻挡,这样想一想邓嗣这种恐惧状态气势可不输杀人狂啊。

邓嗣走向卧室门前,右手抓着门把打开卧室房门,左手的菜刀正处于戒严之势,接着右手按开卧室里面的灯,没有人!

邓嗣精神已经快要崩溃,因为他现在非常想找出那个令他惊恐的杀人魔给杀掉,一定要先下手为强,他联想到那个杀人魔不会是在厨房吧,他越发紧张起来,缓慢轻声的又走向厨房……

没有?浴室也找过了也没有,那只剩客房了吧。

打开客房,手里的菜刀夹紧力度,开灯!

还是没有?!难道他躲在床下,邓嗣俯下身向床下望去,一样没有。

邓嗣在想可能是那个杀人魔已经走了,又或者从刚刚开始只不过是自己在吓自己罢了。

他看向客厅的窗户大开着,于是走向客厅将窗户关上,这下才真的松了一口气,他觉得还是去睡觉吧,今天被吓得用脑过度了,他刚一转身就被一把大斧头给砍~掉脑袋,邓嗣的头掉落在沙发一脚,眼睛睁的大大的,没错,邓嗣已经断气了,死了。

身首异处,满地是血……

他在转身的一瞬间,他,看到了!那个杀人狂魔就是为人和善的“房东”。

邓嗣不甘心的死去,不解房东与他到底有多么大的仇恨竟会下此毒手,邓嗣愤怒的死去……

“嘭嘭嘭嘭嘭…”又是敲门声,邓嗣被惊醒!看时间已经早上九点了,还好今天是周末,不上课,他起床走向门口,打开房门,看到一位穿着时尚,戴着墨镜的妇女眼神凶狠的瞪着他。

“这是第几个月了!”没错眼前这位就是房东大妈。

“再宽容我这个月吧,你看我一介穷书生也不容易啊”邓嗣使出一贯的伎俩。

“哎呀嘿,你不容易?我还容易呢!”

“我是个收钱的雇主,我这里可不是慈善收容中心!”

房东显然不吃这一套。

其实房东也了解邓嗣的状况,对邓嗣也比较纵容,显然是有目的而来的,

“好吧,竟然你实在交不出这个月的房租,我也不为难你,别跟我说我是个不讲人情面的人。”她悠然自得的道。

“我要去德国一趟,近期我的两个在美留学的女儿要归国了。”她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你不但要去接她们,还要帮她们处理好繁杂问题知道不?当然是无偿的!”她用命令的口语使唤着。

“遵命!”

手机阅读:m.junshishu.com/3G/Book24276/

全屏阅读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