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滇狼>第三十一章 打狗沟二次伏击,皇协军全都尿地(上)
请选择颜色:
绿
选择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十一章 打狗沟二次伏击,皇协军全都尿地(上)

小说:滇狼 作者:滇南3号 更新时间:2014/7/26 7:53:56

“哼,这些个狗汉奸,当了亡国奴,过得还挺欢,唱起了《十八摸》,就让他们的欢乐,到此终结吧……”

张震州冷哼一声,生气地道。他想想,这些皇协军也真不是人,自己从几千里之外,艰苦跋涉来抗日,而这些“当地人”,却在这里帮小鬼子做坏事还乐不思蜀。

“对呀,这些狗汉奸,帮着日军人,欺负我们华夏人,确实该死……”

王定国也生气地道。

“呵呵,王大哥,清点好人数,一个也不能放过,我要让城里面的小鬼子,干着急……”

张震州调皮地道,因为这几个人,还不够滇狼敢死队和一连塞牙缝呢。

“好,小鬼子只来这点人马,应该是不知道我们滇军已经到了,兄弟,那小鬼子的班长,就交给我了……”

日军和伪军已经出现在山口,张震州小声地道:“大家隐蔽好……”

很快,命令传递了下去,一连的勇士们再一检查自己的伪装,并打开他枪栓,做好战斗的准备。

五十二个日军和伪军组成的征粮小队,就像一群流氓,军容不整,唱着下流的歌曲,摇头晃脑地走来,他们还不知道,自己的末日,已经到了。

“打……啪啪……哒哒……轰轰……”

张震州一声命令,手枪、步枪、机枪、手榴弹,一齐向日军和伪军开火。

王定国早已经瞄准了日军的班长,听到张震州说打之后,他扣动板机,那个日军班长就被爆头。

程兴也没有闲着,他听王定国要打日军小队长之后,不爱说话的他也悄悄瞄准了伪军的排长,张震州一声令下,他也给那个伪军排长爆了头。

一排二排的战士们,按照张震州训练的那样,纷纷向自己射击范围内的敌人开火,只见右面的敌人给给倒下。

伪军听到枪响,知道遭到伏击了,便只想着夺路而逃,而日军却不一样,受到攻击后,急忙趴下,立即向滇军反击。

在滇军强大的火力之下,十多个日军士兵分分钟就被打死,活着的伪军急忙往左边逃跑。

可是,他们刚跑了十多步,只听到前面又响起了枪声,他们还没有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就已经去阎王那里报到了。

“弟兄们,打扫战场,报告伤亡……”

只用了一分多钟,五十二名敌人就全部被歼灭,虽然一连没有滇狼敢死队厉害,但在同级的部队中,已经是佼佼者了。

很快,战报上来,一排死两个,伤四个,二排死三个,伤一个,三排只有一个人受伤。

“弟兄们,今天没有滇狼敢死队参加,大家也干得漂亮,希望大家以后,继续努力,阵亡比,我们越低越好……”

张震州开心地道,他知道,自己训练的新战法,是很有作用的。

“好……好……好……”

滇军勇士们,高高地举起了枪,大声地道。

“弟兄们,把这些人的衣服扒下来,留着备用,尸体抬到后面隐蔽的地方埋起来,不要露出痕迹,这个战场,也要清理好……”

“是……”

大家急忙去做后继工作。

高家堡的人们听说日军要来之后,便扶老携幼,拖儿带女,赶着牛羊往山里面跑,他们不想再被小鬼子祸害了,找到了非常隐蔽的地方,他们才安下心来。

一连消灭日伪军的枪声,他们也听到了,就是不知道谁输谁赢。

过了几个小时,高家堡里面都没有动静,镇长高发兴才派两个胆大的小伙子高宝和高贵出来看看情况。

高宝和高贵回到镇里,只见房屋都好好的,没有烧杀抢掠的痕迹,才大着胆子,来到镇政府旁边的军营门口。

张震州知道高家堡的人一定会先派人来看情况,便站在门口等着,见到高宝和高贵探头探脑的样子,便笑着道:“高家兄弟,过来吧,小鬼子和伪军,已经被我们宰掉了……”

高宝和高贵听到张震州叫他们,才大着胆子走了过来,担心地道:“长官,你说的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了,你们来看看,这些就是我们缴获的军用物资。”

张震州认真地道,把高宝和高贵带到了大门边上的一个屋子里面。

高宝和高贵认真地观察之后,发现这些东西确实是日伪军的东西,才激动地道:“长官,谢谢你们……”

“呵呵,不用谢,我们就是来打小鬼子的,你们就安心地过日子吧……”

张震州开心地道。

“长官,我们给你磕头了,前两星期,有一个小队的鬼子来到我们镇上,烧杀抢掠,糟蹋妇女,我们就希望有军队来管管这些畜生,现在你们来了,我们就放心了……”

高宝说着,眼泪就流了下来,他的老婆,也是那次被日军糟蹋之后,跳井而死,只留下一个两岁的女儿,整天哭着找妈妈。

“咚咚……”

两兄弟说不了话来,只是一个劲地磕头。

“两位兄弟,不要这样,都是华夏人,哪有华夏人不保护华夏人的道理,我们来这里,就是要宰小鬼子,为乡亲们报仇的,你们快去告诉镇长他们,就说小鬼子和伪军被我们宰掉来,放心地回来住吧……”

张震州也有点激动地道,在华夏国,还有人知道滇军是为大家好的。

“好好好……”

高宝和高贵急忙站起来,去向镇长报信。

晚上,日军一个小队长急匆匆地来到了燎原县警备司令部酒井健雄的办公室:“报告酒井大佐,今天我的一个班和一个排的皇协军出去征粮,现在也没有归队,怕是凶多吉少了。”

“什么,我军占领燎原县近一个月以来,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快去给我查清楚,再来汇报……”

酒井健雄生气地道,他的心里,隐约感觉老对手来了。

“嗨……”

小队长灰溜溜地走了。自己的事,还是要自己办。

第二天中午,张震州他们训练回来,只见军营门口站了几百乡亲,每个人的前面,放着一个小兜或箩筐,里面有的装着鸡蛋,有的装着麦子,有的装着热气腾腾的包子……

“高镇长,你们这是……”

张震州奇怪地道,因为滇军有纪律,不能拿老百姓的东西。

“张连长,这些是我们高家堡人的一点心意,你们收下吧,不要嫌少……”

镇长高发兴感激地道,被日军人抢劫之后,高家堡一贫如洗,他没有别的什么东西可以给的了。

“呵呵,高镇长,你太客气了,我们从云南来打小鬼子,是为国争气,是保卫国家,不是为了要你们的报答,这些东西,你们拿回去吧……”

张震州看到这些村民真的很穷了,心疼地道。

“不,张震州,这是我们的一点心意,你一定要收下……”

高发兴认真地道,那样子,你们不收下,我们就不走了。

“呵呵,乡亲们的心意,我张震州领了,不过,你们的这些东西,还真的要拿回去,因为我们部队有纪律,不能拿乡亲们的东西,如果拿了,是要受军法处置的……”

张震州认真地道,他也清楚,滇军从千里之外而来,如果得不到老百姓的支持,站不住脚,那是很危险的。

“扑通……扑通……扑通……”

忽然,乡亲们自发地跪了下来,高发兴大声地道:“张连长,如果你不收我们的东西,我们就跪在这里了……”

“啊……”张震州也呆了一下,他想不到,乡亲们会这样固执,他眼珠一转,已经想到了办法,便认真地道:“好吧,乡亲们,请起来,东西我收下了,麻烦你们把东西提到后勤组,让后勤组的弟兄们接收。”

“程大哥,你去后勤组,拿一袋钱出来,只要是进去的人,每人发一块大洋……”

“好……”

程兴激动地走了,他也想不到,张震州会是这样的好人,对老百姓,就像对自己的亲人一样,心里更加坚定,要跟着张震州打小鬼子了。

下午,高家堡来了一个挑货郎的留着山羊胡子的中年男人,他挑着满匡的杂货,穿街过巷,大专地吆喝着:“走一走,站一站,你来看一看,擦丝儿的,切片儿的,样样都有呀……要来丝儿就来丝儿,要来片儿就来片儿,冬削苹果夏削梨,二八月削个萝卜、土豆皮,前不抬后不翘,轻轻一削它就掉;张飞买马张飞骑,关公不买干着急……卖货郎儿啰……”

前面,一个六十多岁的身体硬朗的老太太走了过来,卖货郎的中年男子放下货郎,大声地道:“卖货郎儿啰……卖货郎儿……”

老太太走近了,看了一眼货框里面的货物,心里想要,伸手摸了衣袋里面的那一块大洋,又有点舍不得。

“老太太,您老看上什么了,我便宜卖……”

卖货郎的中年男子招揽生意地道。

“嗯……”老太太又伸手摸了一下衣袋里面的大洋,摇头道:“嗯,没有……”

老太太说完,就要走开,那卖货郎的中年男子着急地道:“老太太,要不,你跟我说说话,我送你一颗顶针,怎么样……”

“呵呵,有这样的好事儿?”

老太太不相信地道。

“呵呵,当然有啦,不信,这颗顶针你拿着……” 那卖货郎的中年男子立即从框里面拿了一颗顶针,递给了老太太。

“老太太,我很奇怪,昨天小鬼子到处扫荡,很多村子遭了殃,你们这里还好好的,是不是小鬼子没有来呀……”

那卖货郎的中年男子奇怪地道。

“哼,来了,小鬼子是来了,可是,我们这里面来了从云南来的滇军,把小鬼子全宰了喂狼去了,我们就安全了……”

老太太得意地道。

“老太太,你们这儿的滇军,来了多少天了,我上次来没有看到呀……”

“呵呵,来了一个多星期了,一来的时候,我们还担心像中央军那样,会逼着我们交粮交税,可这些滇军,不拿老百姓的东西,真好呀……”

……

晚上,张震州把排以上的军官叫到了连长办公室,认真地道:“弟兄们,兵马未动,粮草先行,由于我军的补给线太长,粮食供应已经快跟不上了,而这里面的老百姓又太穷,就是拿钱跟他们买,他们也没有卖的,大家说说吧,怎么解决粮食问题。”

“呵呵,队长,你不是跟我们说过,游击队歌里面有这么样句,没有枪没有炮,敌人给我们造呀,现在我们没有粮食,就找小鬼子呀……”

杨帆一听,就把张震州想说的话说了出来。

“对对对,找小鬼子呀,反正我们向老百姓买又买不到,只有向小鬼子抢了……”

叶猛也开心地道,反正这是一种无本的买卖,伸手就能拿来,还不需要长时间的运输,担很大的风险。

“呵呵,你们呀,越来越像我了,总想去拿小鬼子的东西来用,既方便,又省事,不过,把人家的东西拿多了,小鬼子会生气地呀。”

张震州也开心地笑了起来。

“队长,说吧,怎么干,我们听你的……”

程兴也激动地道,强盗干的这种事,以前他可从来没有做过。

“呵呵,我得到一个消息,三天后,日军有一批军用物资从徐州运来燎原县储备,我想在半路上把它劫了,你们看怎么样……”

张震州终于把目的说了出来。

“哈哈……太好了,队长,我们听你的……”

大家一听,都开心地笑了起来。

“好,那我们就这样……”

……

燎原县城警备司令部内,一个皇协军连长站在酒井健雄的面前,得意地道:“太……太君,我看到在高家堡的军营里面,住着一个连的滇军,我听那个老太太说,那一个班的皇军和我的那一个排,就是被滇军杀死的……”

“八格,高家堡,竟敢杀我帝国的军人,我要你付出代价……”

酒井健雄声嘶力竭地吼了起来,一副要吃人的样子。

那个连长被吓得站在那里,两股颤抖个不停。

酒井健雄发泄完心中的怒火,走到那个连长的面前,轻轻拍打着他的肩膀,微笑着道:“高福君,你干非常漂亮,继续努力,皇军大大地有赏……”

“嗨……为皇军效命,我肝脑涂地,也在所不辞……”

第二天拂晓,一个中队的日军和一个连的伪军悄悄出了燎原县城,往高家堡方向而去。

滇狼敢死队和一连,照旧到山坡上训练,到了八点钟左右,奇袭队员吴强忽然跑到张震州的面前,着急地道:“队长,有大约一个中队的日军和一个连的伪军向高家堡方向奔来。”

“呵呵,来就来吧,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兄弟,你去继续观察敌情,有什么意外情况,及时来报。”

“是……”

吴强敬礼,又飞快地跑了。

“停止训练,全体集合……”

张震州大吼一声,滇狼敢死队和一连的弟兄们急忙跑到他的面前,各排长、小组长,整理好队形,向张震州报告。

“弟兄们,今天是个好天气,一大早,小鬼子们就送枪送炮,送粮食来给我们,你们高兴不高兴……”

张震州开心地道,一般的日军和伪军对于滇狼敢死队来说,那就是菜鸟。

“高兴……”

大家看到张震州这么乐观,也开心地道,小日军的红烧牛肉罐头,味道还是不错的。

“那好,十五分钟后,滇狼敢死队上前,一连在后,组成战斗队行,向打狗沟出发,解散……”

“是……”

十五分钟后,滇狼敢死队和一连的战士们都带好了各自己的武器,踏上了通往打狗沟的征程。

到了打狗沟,张震州认真地道:“一连埋伏在右边的山坡上,战线两百米,第一到十战斗小组埋伏在左边的山坡上,战线两百米,十到二十战斗小组,跟着我埋伏在正面,炮组分成两队,分别埋伏在左右两边,一队开炮时,另一队移动地方,每个队派一门炮,专门打击敌人的炮阵。以我的枪响为号,大家一齐开火,听明白了吗?”

“听明白了……”

大家大声地道,由于是打伏击战,大家都有点兴奋。

“行动……”

张震州一挥手,大家都去找自己的最佳伏击点去了。

两个小时后,一队日伪军浩浩荡荡地出现在打狗沟的沟口处,走在前头的中五匹马忽然停了下来。

骑在马上的日军中队长一看地形,就知道这是设伏的好地方,生怕中了埋伏,便对着站在路上的伪军连长道:“高福君,这里的地形对我们不利,你带着你的连先过去,皇军在后面掩护你们……”

“嗨……”

高福鞠躬之后,转身对着自己的手下道:“弟兄们,跟我走……”

走了三十多米,高福发现在日军没有跟着来,他也紧张了起来,对着一排长道:“你带着你的排,先走一百米,第二排再走,在沟口等我们……”

“大哥,我不敢……”

谁知,那排长也害怕,脚都有点软了。

“他奶奶的,信不信老子毙了你,去……”

高福忽然拔出枪对着那排长,生气地道。

那排长看到老大生气了,只得硬着头皮对着手下道:“走,都给我机灵点……”

那个排的伪军,手里紧握着三八步枪,左顾右看,心惊胆战地向前走着。

高福看到第一排走了一百米后没事,又派出了第二排,当第三排走了一百米时,第一排已经到了沟口。

“弟兄们,没事,快走……”

高福看到第一排走到沟口都没事,便把自动手枪插入了腰间的枪套里面,大摇大摆地走了过去。

手机阅读:m.junshishu.com/3G/Book24265/

全屏阅读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