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抗日飞虎>楔子
请选择颜色:
绿
选择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楔子

小说:抗日飞虎 作者:狂仁 更新时间:2014/6/19 18:21:34

《抗日飞虎》百姓英雄抗日故事。停笔一年,沉淀自我后,2014年狂仁最新抗日大作。

楔子

山东南边靠边界处有一座高山,名为豹子山,此山不但高大林密,而且一到下雨季节,豹子山上定会笼罩着一层雾气。烟雾缭绕的豹子山,着实给人一种神秘之感。据说豹子山上住着三百位神秘的人,任谁也不知道这三百个人的庐山真面目。不过,附近十里八乡有个传言,说豹子山上领头的人是豹子头林冲转世,使一杆好枪法,舞起长枪出神入化,人称豹子头林大豹。林大豹现在带领着三百个绿林好汉在豹子山上占山为王,乃是一群好汉。

每每附近村子有打家劫舍消息传出,八成是地主老财家遭了秧。林大豹和他这帮兄弟都戴着黑色面具,肩上一色红缨长枪,胯下骑的是高头大马。随着马蹄扬起尘烟,夹杂着震天吆喝声远去,乡亲们都会收到这伙神秘绿林好汉的一些恩惠。

抢劫地主老财,劫富济贫,正是豹子山绿林好汉的一贯作风,被百姓们奉为豹子山活菩萨们。

最近一两天又传来一个惊人消息,说是豹子头林大豹上县城喝花酒,居然被鬼子给抓去了,此事传的有声有色,百姓们几乎都相信了。

豹子头林大豹乃是林冲转世,枪法了得,能耐了得,纵横附近十里八乡百里数载从无失手,只是到县城去喝个花酒就被鬼子给抓去了,这会是真的吗?

绿林好汉是男人,英雄也是男人,是男人都有需要女人的时候,豹子头林大豹喝个花酒又管他娘的日本鬼子狗屁事,再说了鬼子无缘无故为什么要抓豹子山的活菩萨林大豹?

县城离豹子山约莫六十里路,豹子山上的兄弟都知道,大家从没得罪过日本人,可是老大居然被日本人抓了去,此事万难善罢甘休。县城有一千多鬼子,都配备了重武器,凭这豹子山上的三百杆红缨枪明目张胆去救人那是飞蛾扑火找死去。

豹子山上的兄弟们为了搭救老大,一边派人去县城摸底,一边发出重金悬赏令,邀请附近三十六寨和江湖各路豪杰相聚豹子山,谁若能从鬼子手里救出老大,可得银元一千。

豹子山乃是附近山寨当中最大的一座山一个山寨,实力也最强,如今豹子山有重金诱惑,于是乎三十六寨山头的大当家都来了,有能耐没能耐的,都是冲一千块银元来的,就算得不到银元,瞅瞅也开心。

来的人不光有三十六寨山头老大,还有十里八乡的猎户、屠夫和二流子地痞小混混。

阳光不错,豹子山丛林中的半山腰上就是议事堂,三十六寨来的人直接把议事堂给占满了,猎户、屠夫和二流子小混混都围在门口向内张望。

议事堂中间空地上陈放着一口镶铜边木箱子,盖子大开,成卷的银元用红纸卷着,直接漫出箱子口。一双双眼睛都盯在箱子口内的银元上,有人在吞口水,有人在搓手,有人直接就看傻了眼。

来的人不少,什么鬼头蛤蟆眼都有,椅子不够,有人站着,有人坐着。豹子山的人全都戴着面具,模样比这些鬼头蛤蟆眼三十六寨山头的寨主还要令人毛骨悚然。

第一章 在下郝飞虎

尽管豹子山实力雄厚,面具吓人,可如今三十六寨主等人都是来帮忙的,就算豹子山的人个个是小鬼活阎罗,哪怕脖子上都缠着大花蛇,大家也都丝毫不含糊。平日里,三十六寨和豹子山井水不犯河水,少有往来,山下的猎户和屠夫更不敢到这豹子山里来。

“今儿个可都来齐了,承蒙各位寨主和父老乡亲赏光,此番邀请大家前来豹子山的目的,相信大家也都知道了,”黑披风黑面具的人坐在正北面那张高出地面的高椅子上,说着就站了起来,继续发出浑厚嗓音:“我身为豹子山二当家的,今日所说出的话绝不食言,各位谁若是能从县城鬼子手里救出我们大当家的,可得银元一千。”

说话的正是豹子山二当家的,江湖人称大刀王孟彪。

孟彪体型彪悍,为人憨厚,重义气,使用一柄三十斤开山刀,劈死过不少野猪和野狗,也曾杀过人。

孟彪一手托着刀柄把开山刀扛在肩头上,一步踏出,用另一只手抓起地上箱子中的一卷银元,随手一捏一撒,银元就落了一地。

白花花的银元飘雪花一般落在三十六寨主脚下,看的门外那伙屠夫和猎户地痞小混混们的眼都直了。包括三十六寨主在内的所有人都打起了精神,有几位寨主赶忙捡起脚下银元放在嘴里咬了咬,软绵绵的,是真银子。

豹子山二当家的眼珠子扫视了一番这些人的表情,然后坐回去,义正言辞道:“银元假不了,就看各位有多少能耐能拿这一箱子的银元。”

三十六寨的人有人在叨叨。

“这一箱银元可以够我们天狼山一年的开销。”

“简直就是嘴边的肉儿,我们天蛇山没有理由不吃。”

“天蛇山算个屁啊,这一箱银元八成是我们天鹅山的。”

“我看都是懒蛤蟆想吃天鹅肉,都想的美,这箱银元是我们金龟山的。”

“乌龟山也不成,要救豹子头林大当家的,非得我们大娘山不成。”

“大娘山就一群娘们儿,舞不动枪,拿不起棒,我看就是陪爷们暖炕的能耐,算了吧你们。”

“我们大娘山个个都是花木兰、穆桂英,你们这些只会趴在娘怀抱里吃奶的孩童一边歇着去吧。”

“我呸!一群biao子而已,还真当自己花木兰了,biao子们,有本事陪大爷们到床上去比划比划,大爷一定搞的你们哭爹喊娘。”

三十六寨的人互不相让,越吵越凶,吵着吵着连家伙什都掏了出来。

有人掏刀子,有人脱裤子,也有几个寨主拉架,但都不管用。

大娘山的龙大娘二十七八岁,风姿犹存,火辣脾气,她把火红的披风一甩,就把那乌龟山的小弟给罩住了。龙大娘的两名女手下窜上去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那小子被打,惨叫声响起:“哎哟!我的妈呀!疼死我了!”仿似宰猪。

豹子山二当家摔了一只茶杯,喊住手:“都停手!”

三十六寨的人只好作罢。

龙大娘收了红披风,金龟山那小弟从披风里爬出来时已是鼻青脸肿。

金龟山的大当家看见龙大娘一脸得意表情,简直怒发冲冠要动手驳回脸面。

这时门外有人出声喊叫:“都别狗咬狗了,银元不是你们的,我全要了。”

进来的是个后生,毛头小子一身土布衣裳,身高得有八尺,体型倒是硬朗魁梧。

这小子一脸憨厚表情,浓眉大眼,小圆脸,很普通的一个人。

要说这小子身上有什么特别的,也就他那一双眼珠子了,他眼珠子里好像透着丝丝诡异,贼一般的眼珠子,骨碌碌跳动着,使人一看见这双眼睛就知道这小子有一肚子的花花肠子。

一个毛头小子,顶多二十郎当岁,就想和三十六寨争夺一箱银元,简直玩笑开大了,谁也没把此子放在心上,只等着看看笑话。

豹子山二当家孟彪更感有趣,问:“小子!你是何人?”

“在下郝飞虎,是豹子山下小郝庄猎户家的儿子。”

孟彪道:“猎户家的儿子,名字很响亮,那你来我豹子山有何贵干?”

郝飞虎道:“我听说你给我准备了一千银元,所以我就来了。”

三十六寨的人都哈哈大笑:“这小子莫非是吃了雄心豹子胆想银元想疯掉了?”

“乳臭味干的小子,赶紧滚蛋去吧,别在这里耽误大爷们办正事。”

“赶紧回家撒尿和泥玩去。”

|“哈哈哈!”

一时之间,嘲笑声不断,声声入耳。

郝飞虎面无表情,伸手从怀中一掏,掏出来一张黄色的布条,随手一丢,黄布在空中飘着,突然就传来一声炸雷般的巨响。黄布落地,大家都惊呆了。

黄布是豹子山的重金悬赏榜,在场的都认得。

悬赏榜中央有一个窟窿,郝飞虎的手中拿着一把枪。

枪是猎枪,只有一尺多长的一把短猎枪,这是经过改良后的便捷猎枪,不知他是从哪里掏出来的,当时大家只瞧见他掏出的是黄布条。

三十六寨的人虽然惊奇,可惊奇的不是郝飞虎有一把猎枪,而是他的枪法,他出枪时的速度简直太快了,没有人看见他拔枪。

郝飞虎神不知鬼不觉拔枪射击悬赏榜,堪称鬼神手法。

豹子山二当家孟彪感觉眼前一亮,甚至觉得此子有点本事。

于是乎孟彪出言:“小子枪法不错,悬赏榜你也揭了,莫非你真有把握接下此活?”

郝飞虎慢慢吞吞用袖口擦了擦枪口,说:“有。”

“你有个屁!我看你有去无回,”大娘山的龙大娘站了出来,三米外指着郝飞虎的脸,说道;“看你年纪轻轻,只知道吹牛说大话,我看你压根就不知道什么是怕,听大娘的一句劝,赶紧的下山去,你这小命可别糟蹋了。”

郝飞虎响当当一个热血男儿,英雄不让须眉:“我说龙大娘,你又不是我娘,我做什么我说了算,你压根就管不到,常言道,有志不在年高,无志瞎长万年。”

天蛇山的人开始起哄:“千年王八万年龟,龙大娘要是能活万年,那不就成万年龟了。”

王八和龟都与金龟山有渊源。

金龟山的人不乐意了:“娘得屁!天蛇山简直就是毒蛇过街,人人喊打,和大娘山的一伙biao子一样都是贱命的货色。”

豹子山二当家赶紧出言制止局面:“各位都别吵,既然大家都来了,那么咱们就公平办事,谁的能耐最大,一千银元就是谁的,不知各位意下如何?”

“好!就这么办,公平比试,能耐大者胜出,”大家不约而同赞成。

郝飞虎狡猾的很,他索性找个地儿坐在那儿看戏,让别人先比试,等大家伙儿都干累了,最好是都山穷水尽的时候,最后他再出来收拾残局,最好是不费吹灰之力收拾残局。

第二章 胜者可得一千银元

今日在坐的三十六山头当家的绝非庸手,他们都能拉杆子上山做老大,想必个个身上都带着绝活,一千银元就在嘴边,任谁想顺顺当当拿了去都不太可能。现场火药味十分浓厚,如果谁想得到一千银元又不想留下几滴鲜红的血,恐怕有点说不过去了。

刚才郝飞虎开了一枪已经引起各位当家的注意,现在要比试,胜者得银元,在各位当家的眼里郝飞虎这小子恐怕必须得第一个出场,看看这小子除了会打猎枪之外还能有什么乾坤能耐,最好是让这小子知难而退马上滚蛋。

一双双眼睛瞄了过来,还没等谁开口,郝飞虎伸个懒腰靠在门口上就睡着了,呼噜声阵阵发出,能震动天上的雷公和电母。有许多山寨的老大开始呼喊郝飞虎起来比试,只是没有把人给叫醒。豹子山二当家也喊了,也不管用。郝飞虎似乎是睡死过去了,任谁来叫喊也休想吵得醒人。

无奈之下,三十六寨头的老大开始互相切磋。先出场的是金龟山大当家金爷,金爷头上戴着一顶黑毡帽,乌黑的脸,金色八字胡,眼睛瞪着龙大娘,简直要吃了这娘们。

刚才龙大娘海扁了金爷的手下,现在金爷可要报仇了。

金爷会使剑,一柄乌黑汉剑,三尺七寸长,直接从后背剑鞘里抽出,嗡嗡的剑鸣声传入大伙耳朵里。有人喊了声:“好剑!”剑尖瞄向五米外对面座上的龙大娘。

金爷喊道:“龙娘们!金爷的剑你可敢接?”

龙大娘毫不示弱,快速站起身,把红袍子递给手下,向前走了两步,硬朗道:“你若输了怎么办?”

“哼!金爷我绝对不会输给你这个不带把的娘们。”

“老娘也不会输给你这个带把的杂种。”

金爷很怒,舞动着剑,憋红了脸:“你才杂种,我今天非让你输给我不可。”

“我看你是做梦。”

“你才做梦,爷今天就划烂你的浪货biao子脸,你信不信?”

龙大娘绝不是善茬,几米外指着金爷的裤裆位置,阴测测道:“放心,老娘一定会成全你,让你断子绝孙。”

金爷再也按耐不住,吼着,一步窜出,蹦起两米多高,双手举剑就劈了下去。

龙大娘手中毫无兵刃,赤手空拳,若是站着不动,十个龙大娘也不够金爷劈的。所有人都以为龙大娘年纪不小嫁不出去了,可能是自己活腻歪了要一死了之倒在金爷的黑剑之下,也不失为一种解脱。

倘若金爷的剑真能解脱了大娘山的龙大娘,至少大家伙儿算是少了一个强硬的竞争对手。

随着一声惨叫发出:“啊!”金爷居然倒在了地上。金爷的剑横飞出去,咄的一声钉在七八米外的门框上,把门口的人都给惊出一身冷汗。

所有眼睛又齐聚在金爷身上,金爷虽然倒在地上,人却没死,顶多就是右臂肩膀头上多了一样东西,大家看的清楚,是细竹竿插在了金爷的肩头上。

细竹竿有一尺多长,明白的人一下就明白了,龙大娘射出的这根细竹竿正是弩箭,弩已在龙大娘手中,很小的一个弩,的确方便携带,现出招现掏出来使用都不耽误伤人。

金爷的剑再快,也快不过弩箭,更何况金爷早已发了福,满身肥膘儿活像一头待宰的笨乌龟。三十六寨的人都听说过,大娘山的龙大娘使得一手好弩箭,但就是没有人见识过,今天算是开了眼界,倒霉的是他金龟山金老乌龟,其他当家的都挺幸灾乐祸的。

竹竿插进肉里,鲜血渗出来染红了衣裳,金爷实在太痛苦,整张脸扭曲成一团,实难再战下去。金爷被两名手下扶起,正巧触碰到肩头细竹竿,很是钻心的痛,于是大骂:“王八羔子!给老子轻一点。”

金爷一战而败,无脸久留,愤愤而去。

龙大娘胜出,心里偷着乐,收好弩箭,向各位当家的抱拳作揖:“刚才承蒙金爷承让,我龙大娘侥幸胜了几分,各位还有谁不服的尽管放马过来。”

那弩箭可快的很,能伤人于数米之外,谁上谁找死。没有人敢擅自迎战龙大娘。

豹子山的二当家言道:“比试要的是公平,如果每个人都和龙大娘比试,那么这就成车轮战了,所以,最好最公平的法子就是两个人一组,胜者进入下一轮,最后的胜者才是胜者。”

“说的对,”大家伙十分赞同,如此各位当家的就避免了直接与龙大娘的弩箭对立,胜出的机会也就多了几分。

靠在门口睡觉的郝飞虎哪里是睡觉,他把刚才的一场比试尽数看在眼睛里,暗道:“这大娘山的龙大娘出招手法着实不慢,倒是和小爷拔枪的速度不相上下,我是枪,她是弩箭,都是远程射杀武器,看来这个龙大娘八成是我的强硬对手,不过也不怕她,先看戏。”眼睛又眯了起来。

半柱香功夫,这些当家的挨个出马,有人使棍,有人使刀,还有人掏出了三节棍,刀枪剑棍十八般武器样样都有。

你一招,我一棍,咋呼声不断,是你斗罢啊我再来,我斗罢啊你再上,你来我往,我进你退,谁也不相让,谁也不服谁,都想争夺一千银元,吵的郝飞龙耳朵都生出了老茧子。

三十六个当家的一番切磋下来,二十多人身上挂了彩,有掉牙齿的,有断胳膊和腿的。还好,终究是有两人挺到了最后。一位是大娘山的龙大娘,另一位则是光头寨的左寨主,这是二强赛,只有一位能得到豹子山的一千银元。

豹子山二当家在座上言语:“左寨主和龙大娘只能有一位获得银元去县城救人,两位可要加倍努力呀。”

接下来很宁静,没有人再说话。

光头寨的左寨主,现年三十来岁,功夫了得,听说多年以前是少林寺的入室弟子,曾经是少林寺十八铜人罗汉中的一位,后来因为种种原因离开了少林寺,如今做了山寨当家的,仍然还留着一个光头。

左寨主前面几个回合已经战的满身大汗,不脱衣服仿似鲁智深,现在把上身衣服全都脱成精光,露出一身黄酮色肌肉,肌肉线条深浅分明,十分优美,活像一蹲铜人到了眼前,仿佛真的刀枪不入。

龙大娘身上还剩下最后一只弩箭,她没有把握射穿左寨主的铜人身体,更何况这和尚手里还握着一根舞起来密不透风的齐眉棍。

彪悍的左寨主对一千银元势在必得,他拍了拍黄铜一般的胸膛,果真发出铮铮响声:“龙大娘!今日你我二人之中只有一个人能活。”

龙大娘抬脸瞅了瞅和尚的眼珠子,那眼珠子里居然充满了杀气,突然之间她感到从未有过的压力涌上心头,回应道:“我见你是和尚,曾经也出过家,修行过,出家人以慈悲为怀,而我也以慈悲为怀不想伤你,你走吧。”

靠在门口寂静了很久的郝飞龙终于耐不住了,打个哈哈站起身,说:“龙大娘你也太天真了,这和尚又不是三岁的孩童,他怎么会说走就走,我看该走的人应该是你才对。”

边上有人在嚷嚷:“你看这臭小子睡醒了又开始吹牛皮了。”

光头寨的左寨主站着一言不发。

龙大娘着实心里不自在:“你这臭小子到底会不会说话,你让老娘走,简直天真、幼稚、笑话,呵呵呵!呵呵呵!”她居然咯咯的笑起来。

郝飞虎不温不火道:“我让你走是为你好......。”

“为我好?”龙大娘打断了他的话:“我看你是为自己好才对吧,你把老娘给忽悠走了,一千银元不就成你的了吗?我说的是也不是?”

“当然不是,”这话是光头和尚左寨主说的。

龙大娘称奇,来回盯着两人揣测盘算,心中咯噔一下,仿佛突然之间悟出了什么哲理:“老娘算是终于看明白了,你这小子和大和尚是一伙的,一听就能听出来是一个鼻孔出气,想把老娘忽悠下山去,你们得银元,想得美。”

手机阅读:m.junshishu.com/3G/Book24257/

全屏阅读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