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大周女宰相>十三章 玄宗激杀武三思 一代才女香消玉殒(全书完)
请选择颜色:
绿
选择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十三章 玄宗激杀武三思 一代才女香消玉殒(全书完)

小说:大周女宰相 作者:曲径 更新时间:2014/6/17 10:13:52

御书房。唐玄宗也正在跟左丞相章柬之议论武三思的事。

章柬之:“圣上。您也太过仁慈啦。连武三思的亲信都认为他这回是在劫难逃了。可是您——”。

玄宗一抬手:“章大人。您当宰相多少年了”?

章柬之:“十八年许”。

玄宗:“陪伴君王多少年了”?

“要是都算上也有二十五六个年头了”。

“奥——”。李隆基心里说:这么多年的宦海沉浮,这么多年的大宰相。如何跟朕的先生比呀!

“您什么意思”?

“随便问问。哪儿那麽多的意思?卿也太过敏感了吧”?

“您是说臣愚钝吗”?

“你还——”李隆基差点把到了嘴边的话吐露出去。再咋说,眼下他是自己唯一可以倚重的高官了。“怎麽会呢?朕的丞相要是愚钝,百官还要得了吗”?还甭说,玄宗皇帝这句话还真是肺腑之言。论聪明智慧,除了自己的先生他还真没一个打心眼儿里敬重的臣子——包括这两位大宰相。

“微臣晓得陛下一心为了朝堂祥和。可是,树欲静而风不止啊。他武三思——”。

“还有别的事吗”?

“陛下。臣有句话骨鲠在喉,又不敢冒昧出口”。

“说罢。这儿就咱们俩”。

“陛下。您没发现上官大人有些变化吗”?

“你是说。。。。。。”?

“凭老臣的经验,上官大人怕是怀有身孕了——”。

“住口!你敢信口雌黄诋毁朕的老师。不要命啦?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请”!

“陛下息怒。老臣这样说是有根据的。陛下讲的没错,武大人给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触摸上官大人一下。可是,据老臣观察,上官大人的身孕怕是已经三个月多了。仔细算起来,很有可能是先帝的。。。。。。”。

“啊!对对。那时节先帝几乎三天两头跑上官府。。。。。。”。

正在这个时候,宫廷内侍进来报告:“武丞相求见”。

“奥?快宣”。

武三思:“微臣拜见陛下。正好张大人也在”。

章柬之:“大丞相最近可够忙的呀”?

“你什么意思”?

“随便问问。哪有那么多的意思嘛”。

玄宗见他俩一见面就掐,只得让张柬之走了。

玄宗:“爱卿终于想通了”?

武三思“咕咚”伏在地平。双手捧着大红请柬:“臣与上官婉儿决定五天后的十二月十二日举办盛大婚礼。请陛下驾临,赏光”。

“什么!”皇上“呼”地站起来,一手抄过《请柬》,看都没看,撕了个粉碎。手点着武三思吼道,“你!你们竟敢无视朕的存在——”。

武三思也站起身来:“您错了。臣和婉儿苦苦相求,是您无视我们的存在。逼迫我们不得不绕道而行”。

“你们是绕不过朕的。明天朕将在朝堂上口谕全朝百官,任何人不得出席你们的婚礼”!

“您是想让您的先生蒙羞吗”?

“武,武三思。你,你欺朕太甚”。

“陛下。臣哪有这大的胆子”?

“你。你们。。。。。。”

御书房的空气突然之间无比的沉重。压得李隆基喘不过气儿来。半晌,皇上猛地转过身去。问道:“没人主婚,这个婚姻不算数”!

武三思笑了:“这就不劳您费心了。天后陛下在世时曾亲口赐婚臣和婉儿。婉儿精心画了圣神大帝的全身御容。就供奉在我们婚礼的大堂中央。她老人家没走,永远在我们身边”。

“上,上官她亲自画的?走。带朕去看看”。

“皇上。难道您敢像撕碎《请柬》一般,羞辱天后陛下吗?三思郑重地告诉您:天后陛下在群臣心中永远是神圣的,伟大的。不允许任何人亵渎的!再说,您也撕不了。那是画在薄(羊)皮上的”。

这时候的玄宗皇帝,第一次感到在先生面前,自己是何等的无力,渺小。这一招,真是弄得自己一筹莫展。御书房静了足有十五分钟。突然,玄宗扬长大笑:“武大人。如果你们的婚礼全朝百官一个都不去,朕的先生会和你完成婚礼吗”?

“哈哈哈哈。我的皇上,您太高看自己了。我可以清楚地告诉你:天底下没人敢拟这道圣旨。更没人敢传这道无理的圣旨。倒不是臣的威胁,而是他们不愿当今皇帝陛下遗笑万年。哈哈哈哈——”。

武三思这一笑,彻底把李隆基激怒了。他暗下决心:今天就让你有来无回。你们来世再完婚去吧。

“大人执意要朕成全你和婉儿的婚事,除非一种情况”。

“陛下明示”。

“除非上官大人已经成了实际意义上的尊夫人”。

“陛下英明。臣不敢再隐瞒圣上。上官大人已经——”。话到唇边,武三思突然停住了,犹豫了。一向口齿伶俐的武三思这一迟疑,让李隆基大吃一惊:莫非真的如章大人所说?“已经什么”?

“已经怀有身孕——”。

“你放屁!”看来至高无上的皇上真急了,嘴也没把门儿的了,“朕的先生绝对不会做出如此苟且之事。你再敢信口雌黄,污秽上官,朕现在就宰了你”!

“就凭你?现在?哈哈哈哈。咱俩还不一定谁宰了谁呐”?

武三思说着,一个箭步蹿到御案的后墙边。“唰——”地一下抽出了架在那里的镇宫龙泉宝剑。剑锋直指李隆基胸口。厉声命令道:“李隆基。你以为你是谁?我杀你犹如碾一蝼蚁。下旨。赐婚——”。武三思一语未了,“噗。噗”两声,两柄利刃刺进了武三思的后腰和后背。他惊恐转身的同时,又有两口宝剑插进他的前胸。八名早在屏风后面严阵以待的禁卫军将士一拥而上。“皇上受惊了”。“快。将他拉出去。把这里弄干净”。说完,径自走出了御书房。

金銮殿上。百官山呼完毕。玄宗:“众位爱卿。今日朝会非比寻常。有一个人必须到殿,上将军武悠牧。你立即去请上官婉儿来见朕”。武将军半个小时回来了:“臣启陛下。上官大人身体微恙。正在昏睡中。臣被女官挡在了门外”。皇上:“章大人。有劳你替朕走一趟,务请上官大人来出席朝会”。章柬之半个小时之后回来了:“陛下。上官大人的确还在昏睡中。而且面色十分的疲惫”。

其实,李隆基何尝不知道上官婉儿是绝对不会来的。他所以让全殿大臣跟他一起苦等了婉儿一个小时。

其用意那是典型的项庄舞剑——他要让百官都看到自己的光明磊落;都知道上官婉儿在自己心中任何人不可替代的重要性。为接下来的表演做足了铺垫。

李隆基站起身,走下御阶。太监立刻搬来一把普通的椅子。李隆基:“今天的朝会叫‘乱纲朝会’。

列为大人不要把李隆基看做皇上。我就是你们中的一员。所以,今天在朝堂上诸君完全可以直抒胸怀。不必有任何顾忌。言者无罪。隆基说到做到。好了。请禁卫军八位护驾将军上殿”。八名将军见驾过后,玄宗命令总领道:“你要把昨晚在御书房发生的事讲给列为大人,一字不准妄言。请——”。总领就把武三思从见驾到被杀的经过如实,详细细地讲了一遍。顿时,大殿哗然。李隆基:“有哪位爱卿还没有听清楚”?大殿静得令人窒息。“好。既然都听清楚了。我来说几句。武大人请朕给他与婉儿赐婚。去武府做他的续弦——”。“啊”!整个金銮殿齐声的惊呼打断了皇上的话。玄宗故意问道:“诸位爱卿,怎么了”?章柬之出列:“上官大人乃陛下口谕的大唐太傅,百官之首。如何能做人续弦?这简直就是对陛下的大不敬,甚至可以说是侮辱。令人发指”。李隆基:“武将军,你说呐”?被这突如其来的巨变搅得魂不守舍的武悠牧慌忙出班应付道:“丞相大人说得在理”。李隆基站起身:“即便如此,朕理解武大人。只是武大人的要求朕是绝对不可能从命的呀。事情到了今天这个份儿上,隆基只有实话实说:恭请上官出相乃是天后陛下和恩师狄公共同的意愿。朕能不从吗。朕敢不从吗?于是我便求武大人‘体谅朕的苦衷’。请他把一己之私与国家社稷的轻与重做一个明智选择。不料,武大人一时冲动,居然抽出朕的镇宫宝剑直抵喉咙。还没容我讲话,禁卫军就。。。。。。”说着,抹了一下眼泪。厉声喝道,“杀死武大人者给朕站出来!朕来问你们,谁让你们对朕的武爱卿下此毒手的”?四个人同时跪地:“卑职只是履行一个皇上贴身侍卫的天职——”。“住口!没有朕的旨意——”。章柬之赶忙出班打断了皇上:“陛下。我大唐《禁卫典制》有明确规定:‘凡在后宫以凶器威胁帝、后者当即诛杀之’。禁卫将军无罪。望皇上开恩”。大臣们跪了一片:“陛下开恩”。李隆基“呼”地站起来:“不行。那要看是谁。他们杀的可是朕的右丞相武爱卿啊。别看他以剑相胁,朕相信武爱卿绝对不会对朕下手的”!章柬之据理力争:“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请陛下以祖制为重”。李隆基看了一眼武悠牧:“武将军。朕的右丞相就这样白白冤死了吗”?武悠牧心里正百爪挠心不知所措。皇上这一问,他只有又应付了一句:“章大人讲的不无道理”。“你。你们。。。。。。难道你们真的相信右丞相会弑君吗”?章柬之:“剑锋都指向了陛下的喉咙,难道还有什么值得怀疑的吗?诸位大人,武三思死有余辜。他多次触犯龙颜都被陛下一次次赦免。他非但不感恩戴德,反而变本加厉!禁卫军忠于职守,保卫皇上无恙。无罪有功。是不是啊”?朝堂上只有一个声音:“对。臣等附议章大人所讲”。李隆基只气得来回踱步。突然,他喊了声:“请右丞相——”。应声四个人抬着一幅停尸担架将武三思的遗体放在了文武两列官员的中间。玄宗:“请列为大人与武爱卿做最后的告别”。百官依次从武三思的遗体旁走过。尤其武党的人,看得十分的仔细——果然跟禁卫军大统领讲的丝毫不差——身前身后各中两剑。整个这一切,都是李隆基精心设计的。表面上是“遗体告别”,其真正的用意就正在于让在场的人——尤其是武三思的亲信一致确认事件经过是毋庸置疑的。大家看完了,玄宗走到那四位将领面前:“杀人偿命,天经地义。你你你你,立即自裁”。“仓朗朗朗——”。四个人同时抽出佩剑。说了句:“臣等遵旨”。说罢,刎颈而死,血溅金銮。“啊”!大殿又是一片惊呼。这时,其他四名禁卫将领一起跪地:“臣等死罪——”。李隆基:“起来起来”。说着,快速地挥了挥手。四位将军托起同伴的遗体下殿去了。一群太监立刻涌上来抬走武三思的担架。清理血迹。

李隆基抱拳说道:“虽然伤吾股肱,朕痛心疾首。今天,朕毕竟忤逆了祖制。如果请众卿议决发落必

然无人出头。那么,朕就自行处罚:自今日起一百天内,朕就坐在这里与众位爱卿平起平坐,共理朝政。武悠牧将军。即日起,你出任左丞相。协助章柬之大人”。全殿大臣跪地山呼:“陛下英明”。这一招是够英明的:头脑简单的武悠牧一下子从二品上将军晋升为一品公爵。心里这个美呀。他哪里晓得,接踵而来的必然是交出兵权。武氏一党大旗倒了;兵权销了。从此一蹶不振。

上官婉儿书房。晚上。她正在提笔写着什么。程姐慌慌张张地跑进来:“大人。天塌啦”!婉儿抬

头凝视良久。方才问道:“是不是武大人出事了”?“正是”。她就把自己听到的和打听到的传言详细地讲述了一遍。婉儿十分平静地说:“知道了。下去吧”。“大人。您。。。。。。”?婉儿大吼一声:“下去”!程姐慌忙退出。婉儿摆手让屋里的人都退了出去。两行热泪涌出眼眶。她闭上眼睛,回忆着跟武三思的情爱镜头。嘴角露出了微微的笑容。然后,叹息一声。重新提起笔来,接着写完了刚才的一首诗。然后,将它叠起来拿走了。她穿过走廊,来到母亲的卧室。“婉儿给母亲大人请安”。已经老态龙钟的赵氏拉着女儿的手。平静地说:“听说三思没了”?婉儿点头。赵氏给女儿擦了下眼泪:“孩子。咱不哭。伴君之侧,难免不测。天堂娘跟你可以算是享尽了。也该去地狱看看了”。婉儿频频点头:“知儿者唯娘亲也”。说罢,拉着母亲有说有笑地走了出去。

同时。御书房。李隆基正在跟两位丞相商量着武三思的葬礼的事。突然,他站了起来。狠狠地拍

了一下自己的脑袋:“两位爱卿。快,快随朕去上官大人的府邸。快”。

上官府大门。四名门卫军士伏地高呼:“万岁万岁万万岁”。皇上和两位丞相鱼贯而入。陈、程二

位女官伏地高呼:“万岁万岁万万岁”。武悠牧:“上官大人在哪里”?“寝室”。

婉儿寝室。三个人破门而进。一下子全呆住了:上官婉儿母女二人已经悬梁自缢。脚下是一对蹬

倒了的凳子。皇上:“快。把她们抱下来。速去请太医。快”。这时,李隆基发现桌案上有一张纸。走过去,拿起来一看。婉儿遗作特写。上官婉儿的声音:“相约与君共白头,不期月老错鸾俦。莫怨今世缘分尽,苦苦相逼乃阳谋。借问阁老今安在?欲向天后说春秋。破堤之水静静下,滚滚东去复难收”。李隆基面部表情随着婉儿的声音变化着。从惋惜到仰天慨叹。当看到后四句时,渐渐愤愤作怒:“上官婉儿,你何以如此的刺痛朕啊·朕知道你是个大才,可是你也不该这般的目中无人吧?阁老举荐朕,你居然说他老人家错了;甚至还要跟天后一轮天下事!你怎么就看大唐帝国必然会在李隆基的手里犹如江河东去,每况愈下?你也太过狂傲了”!

章柬之问:“陛下。您看上官大人的后事。。。。。。”?玄宗随便说了句:“送回原籍。让那里的县令看着

埋了就是了”。皇上态度的突然巨变,一下子让章柬之懵了头。不禁问了句:“依照什么规格”?皇上不耐烦了:“她一个平民百姓,讲说什麽规格”?

所以,在2013年初于咸阳机场附近发掘的婉儿墓地,几无陪葬。十分寒酸。

书评:一代巾帼才俊上官婉儿香消玉殒。是年仅四十七岁。令人惊叹的是大唐帝国的命运正像她所预

言的那样,李隆基为了女色,居然从自己亲儿子怀里抢来了杨玉环,招致安史之乱,马嵬坡逼宫。“破堤之水静静下,滚滚东去复难收”。李唐江山果然从此走向衰微,直至灭亡。

手机阅读:m.junshishu.com/3G/Book24163/

全屏阅读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