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决战中国>第二十章 第一次交锋
请选择颜色:
绿
选择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章 第一次交锋

小说:决战中国 作者:浪飞天 更新时间:2014/6/21 8:43:23

身处上海的张文俊,现在早也开始深入的研究起日月教的各种经典著作起来。与此同时,作为张士诚教授手下第一个狂热的日月教事业的崇拜者,李伯涛现在则聚积起了一批狂热的热血青年,他们在鼓吹着要在中国用革命实际行动、用自己的青春与热血去实现神圣的日月教事业。

    在李伯涛的强烈建议下,张士诚教授也开始着手进行建教的准备。

    同时,张士诚教授同他手下狂热的青年们,也同时注意到,身处中国内陆的长沙,他们从前所喜爱看的《湘江杂淡》上,近斯也出现了大量详细介绍日月教事业的文章,而作者的署名却是二十七画先生。

    而令人称奇的是,这位二十七画先生,对于日月教事业,却并不是采取完全照搬国外经典性著作的条条款款,而是有其在中国如何实现的相应建议。

    “这位二十七画先生,根本就不是一个懂日月教事业的人,他对日月教的经典性著作却是胡乱的加以更改,这完全背离了老祖宗了宗旨!”热血青年周佛海大声地说道。

    “不过,我个人认为,这个二十七画先生,对于日月教事业也还是了解的,只是他不太认同而也,他认为,日月教事业脱离了中国实际,因为,中国现在还是一个农业国,而且这个国家的经济底子薄弱,第二产业还处于起步阶段,先进生产力并未完全发展起来,因此,作为日月教事业领导者的阶级基础还十分弱小,在这样的情况下,能承担起这次革命的领导者就只能是知识分子以及少数的第二产业工人。站在我们现在的角度看,这位二十七画先生,他对中国并不了解,因为,他所处的地方是在中国中部长沙,而不是东部的上海,他无法了解了,在上海,我们现在是一个拥有四百多万人口的大城市,只要我们能发动群众,能将我们的工人、学生和知识分子发动起来,我们的力量将是无穷大的。拜月教上海大起义的能量就充分体现了这一点!”李伯涛笑着说道。

    “伯涛兄,你说得太对了,只要我们在上海,发动一个类似上海大起义的战役,那么,我们何愁中国日月教事业不能实现?”周佛海也是淡淡一笑。

    “说得对,在我看来,长沙的这位二十七画先生,还不能算是一个忠实和真正的日月教事业者,如果非要说他算,那么,他也许也只能算是半个吧!”张士诚教授笑着说道。

    “说实在的,我也是这位二十七画先生的忠实读者,他的观点,尽管有些奇怪,但并非完全无可取之处,他细想来,还是挺有道理的,我想我有机会,我一定会去长沙拜会他的。”一位风度翩翩的佳公子,大帅哥,名叫周伯温的青年笑笑着说道。

    “非常欢迎,我想来二十七画先生也非常愿意见到你!如果周兄不嫌弃,到时我到是可以陪同一同前往!”张文俊自告奋勇道。

    “如此说来,长沙半位,再加上你位,那可就是整整一位了,你们尽管是两位代着一个名额,但只要你们往日月教事业方面靠拢,你们可就是人多力量大了。”张士诚教授笑着说道。

    “文俊兄,听到没有?张教授也承认长沙二十七画先生是半个日月教事业者,再加上你这半个,那么,整个湖南现在可就有一个日月教事业代表了,可喜可贺呀!”周佛海轻蔑地笑着说道。

    “佛海兄,的确是可喜可贺,湖南终于有一个人是日月教事业的追随者,但我相信,只要我们坚定我们的信念,日月教事业,一定会在中国取得最终胜利的。你也知道,我之所以是半个日月教事业追随者,那只是因为我们对如何实现其终旨的看法不完全一样吧。但其最终宗旨,我们却是完全一样的。”张文俊一直座在教室的角落里,在这个天之骄子所高谈阔论的地方,他知道,尽管他的人生阅历比他们丰富得多,然而,这里依然不会有他太多的说话的地方。

     “好啦,我看呀,既然文俊也是来自于湖南,不如就让他作湖南的代表,参加我们建教的相关筹建工作,从此以后,凡是在这里的人,一律不分贵贱,人人平等,大家精诚合作,为在中国实现日月教事业而全身心的投入奋斗,争取日月教事业在中国早日实现!从而为全中国老百姓谋福利,不知大家可否有意见?”张士诚教授说道。

     “他?张文俊?代表湖南?我建议还是邀请二七画先生可能更现实一些。”周佛海对张文俊表示怀疑道。

     “佛海兄,不错,我只是一个图书管理员,我原来根本代表不了湖南,这我有自知之明。我也相信你是担心我一直在这里担任图书管理员,从而完成不了我们的神圣事业,会对湖南的革命进程有所影响,不过这一点我想请你放心,我昨天与教授探讨过,我将很快返回长沙,去找那二十七画先生,一起共谋长沙局面,不知佛海兄可还有何高见?”张文俊笑着说道。

     “如此说来,那还尚妥!实现此日月教事业,必须要在座各位同志多努力,不计个人荣辱得失,更不惜个人的生与死,革命方能实现!如果这里多了一些贪生怕死之辈,那么,一旦我辈掀起革命风暴,而彼处却不能及时响应,那么,我们的势力就将会被残酷的敌人各个击破,从而对革命力量造成不可挽回的重大损失!如是出现那种局面,那对我们这些建教元老来说,那可是一个致命的打击!”周佛海大声地说道。

     “实现日月教革命,是我们在座的各位精英这毕生所必须完成的伟大事业,就算是为此丢了脑袋,我们也绝不放弃!只要我们还有一口气存在,我们就要宣传我们的主张!唤醒千千万万的中国人!共同奋斗!”张士诚教授举起右手,在空中尽情地挥舞!

     “我愿用我此生的心血,全身心的投入到日月神教的事业中来,就算是付出生命,我也再所不惜!伯涛之心,苍天日月可见!今生今世,不实现日月教事业永不罢休!”李伯涛在张士诚教授之后,举起了他的右手,向着苍天和日月发誓道。

     “唤醒中国大众,参加中国日月教革命,为中国人民、全世界人民谋福利,是我周佛海这一生坚定不移的目标,就算是牺牲,我也永不更改!”周佛海在李伯涛之后,也举起了右手,宣誓道。

     13个人,一个只有13个人,参加了中国日月教建教仪式,这代表着从现在起,中国一共有13个日月教事业者,他们无疑成了日月教事业的开拓者。

     在这13人中,有12人出至于上海南开大学,这包括教主张士诚,而张文俊,是以上海南开大学图书馆管理员的身份参加的,而他在其中,只能算是半个日月教事业者,而远在长沙的二十七画先生,一个他们未曾谋过面的人,却也算是半个。

     在这次大会上,李伯涛当选为日月教副书记,协助教主张士诚指挥全教工作,周佛海任宣传部部长,周伯温就此出任执行部部长,负责执行日月教所传达的相关指令,并监督各地小组的执行情况,并向教主直接负责,顾小章出任组织部部长,罗章华出任后勤处处长,李小月出任筹款处处长。

     参加这次会议的13人中,除了张文俊外,其余均是有官衔的,只有他,他的名衔就只有一个执行委员。

     他是这次大会中的唯一一个委员。

     而他这个委员,却是其中最坚定的两成员之一,直到日月教革命在中国取得胜利之时,张文俊与周伯温,是硕果仅存的两位。

     就在大会快结束时,窗外报童叫卖的吆喝声,引起了大家的注意。

     俄国!俄国!

日月教所领导的十一月革月取得了伟大胜利,日月教革命者,占领了彼得堡,推翻了以沙皇为首的老一代王朝,从而揭开了俄国历史的新篇章,也掀起了日月教革命的新篇章。

     “成功了!我们的国外同志取得成功了!”张士诚教授泪流满面。

     “谁说日月教事业是空想?谁说日月教革命不能取得胜利?”周伯温现在帅气的脸庞上,掩饰不住他内心的喜悦与担忧。 

     “日月教教众的力量是无穷尽的,百万彼得堡教众一声怒吼,强大无比的沙皇也给推下了北冰洋,只要中国有如彼得堡的力量,我们何愁革命成功?”李伯涛大声激呼道。

     “我们要庆祝,我们要到街上去庆祝,我们要立即发动群众,我们要声援俄国日月革命的胜利,这是俄国的胜利,也是日月教事业的胜利!”宣传部长周佛海大声激呼道。 

     13个精英,盲目的跟在了张士诚和周佛海、李伯涛之后,他们一边叫喊着口号,一边向校外走去。

     在他们的身后,很快便聚积了一群学生,但多数只是为了看看热闹,在走了一程后,看看其实也没有什么热闹可看,于是,他们也就各自去办各自的事去了。

     人们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这是中国最新成立的一个团体,他们的目标是要为全中国人民谋福利,他们理想是为实现日月事业而奋斗终生。

     无疑,他们的思想、他们的目标是高尚的。

     只可惜,人们对他们的这一行为,却是并不了解。

     街道上卖报纸的孩童很多,他们撕声力竭地叫喊着有关俄国发生大革命的新闻,在他们的眼里,如此卖力的叫喊,只不过是为了多卖几份报纸而也。

     而从南开大学里涌出来的这一群人,他们的叫喊声,却是连路边的报童也不禁自叹不如,在他们的眼神,他们分明是疑惑,他们根本不明白,这群人为什么要如此声撕力竭的叫喊? 

     难道他们也是卖报纸的?

手机阅读:m.junshishu.com/3G/Book24101/

全屏阅读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