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烽烟古战场>第十五章(4)
请选择颜色:
绿
选择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五章(4)

小说:烽烟古战场 作者:樛木 更新时间:2014/7/26 9:13:13

张朝宗和张继昌父子虽说很不待见刘成基,特别是这次他的队伍里还夹带了燕窝顶的土匪李天福。再看看刘成基一行那种狼狈相,这才过了半天,前后的状态也差得实在太大了。他们父子有点幸灾乐祸,可见到队伍里有几个人的伤着实不轻,如不及时救治,恐怕是挺不到回城的。张朝宗再怎么样仗着儿子的势不怕得罪刘成基,但好歹此人和儿子也算是同僚,过于凉薄了也不见得有好处,于是就派人去找来了郎中。

郎中在给这些伤兵医治,张朝宗就问起了这是怎么回事?刘成基虽然不大愿意提起这件丢脸的事,但也知道这事没法瞒过张家父子,他们离开麻虎峪这么近,早晚是会知道详情的。又看到张朝宗请了郎中救治自己的手下,他就将事情大致地对他们父子说了说。

张朝宗父子听了心中怵惕,他们没有想到这个鲁大山居然胆子这么大,竟敢为了一个女人,就进城到鬼子窝里去杀鬼子,而且还一下子就杀了三个。他们也想不到麻虎峪名不虚传,一百来人带着枪,还有两挺机枪,居然被这些“麻虎”们弄得这么惨。两父子不禁暗暗心惊,都告诫自己今后怎么着都别去招惹山神爷祖孙,更别沾麻虎峪的边。

张静芝在一边作陪,听了这些,心中不觉得对这个鲁大山有一种好奇。她想到了这次自己回来的任务,再看看面前的这个刘成基,忽然想到自己的大哥现在和他们是一党。他对自己的大哥还是了解的,她心中明白,大哥在本质上和这个刘成基没多大的区别,无论是为人还是胆略,两人都差不太多。她想到这次回来,就是要做大哥的工作,把大哥拉到她上司这边来,禁不住又看了看刘成基,心中发出一声长叹——

就在白起龙强娶了赵迎春,白家和赵家闹出了人命以后不久,白起元提起了他和张静芝的婚约,托人捎话给张家,说是想要挑个好日子将她娶过去。张静芝在外面上过中学,见识过各种人物,她越来越看不上这个白家的小儿子,对爹直说自己不愿意嫁到白家。

白家得到这个消息,觉得刚和赵家闹了一场风波,被人笑话,现在又被张家悔婚,脸实在丢得太大。白家放出话来:白起元和张静芝的婚约是双方老人同意的,所以白家决不答应退婚。

张朝宗也逼着女儿答应出嫁,张静芝什么都不说,神不知鬼不觉的就离家出走了。张家派人到处出去打听,愣是没有打听到她的去处,谁知道她在家里人已经对她出走之事心灰意冷之时,却突然回到了家里。

张静芝回想着自己这两年的经历,再看看和当年自己离家时并没多少变化的这个家,真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她当年离家之后,先是去了天津一个同学家,在那里住了两个多月。后来她觉得这个同学的家二哥知道,怕爹和哥哥找到天津来,于是就去了北平。她在北平也是住在同学家,那个同学介绍她出去工作,是到二十九军的一个机关当打字员。她觉得能够替二十九军做点事很值得,工作很认真,她基础好,人又聪明,还漂亮,很快就得到了上司的青睐。

有一天,她的上司把她找去,问她愿不愿意为抗日多做点事情?她当然答应了。于是离开机关,被送到河北保定的一个训练班里,接受全新的训练。在这个训练班里,同学之间用的都是化名,互相之间不允许打探底细,也不允许对被人说自己的家事。她们接受的训练是高强度的,而且内容庞杂,什么侦察、爆破、收发报、密写、体能、跟踪、格斗、射击、化装、收集情报等等,都要求在短时间里学会。

训练班里的人到后来陆续被淘汰了一半,她却以惊人的毅力坚持了下来,并且学业成绩优秀。抗战爆发之后,她们毕了业,到了毕业宣誓的时候,她才知道自己已经成了军统的一员。

后来她被派去过不少地方,有杂牌部队,也有中央军,还到敌占区去执行过任务。她每次任务都完成得很好,就算有一两次任务没完成彻底,但是都没有留下什么后遗症,上司对她非常满意。

半个多月前,她的上司又一次找她,向她布置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任务——要她以普通人的身份回自己的家,寻找机会在他大哥张继业的皇协军里混个差事。上司要求她先潜伏到她大哥身边,伺机了解这支部队官兵的动态,以后是搜集情报还是设法策反她大哥,就等待上级给她的命令。

她回到家里已经十来天了,还没有和大哥见过面。现在大哥的部队驻地离家并不很远,但是她没有去找她大哥。她要在家等大哥回家,不给大哥留下她有点猴急的印象。而且她还打算好了,大哥即使近日回来,她也准备和大哥只叙亲情,不提要在大哥手下谋差事这个茬,她要让一切都显得水到渠成顺理成章。

她的上司对她的这次任务非常重视,替她编好了这几年的经历,并且告诉她这些“经历”都是做过功课的,经得起一般的调查。她这次回来以后,见到自己的二哥和爹爹,就已经进入了上司替她安排好的角色。

她告诉爹和二哥,她这几年到过北平等地,在卢沟桥事变之前,她受到北平同学的影响,也参加过二十九军的抗日救亡行动。卢沟桥事变,二十九军和日本人打了起来,她也跟随他们一起到过战场,所以她也跟着大家学过打枪等一些简单的军事技术——只有这样,她在今后才可以稍微露一点手段,可以保护自己又不至于太惹人怀疑。

刘成基等人等到休息好了,伤兵也得到了救治,太阳却已经落到山后面去了。他们今天肯定是来不及赶回城里去了,只好在张官庄住了下来。刘成基和李天福、钱来等几个人住在了张家大院,其余的弟兄们就都是自己在庄上号房子宿营的。刘成基还特意关照手下,在庄上不可胡来,不可扰民,百姓做的饭菜也不要太挑剔,总之一句话,要给张家面子,诸事迁就一点。

晚饭的时候,张朝宗设了家宴招待刘成基等人,刘成基他们此时已经从惊吓中缓了过来。酒席上大家渐渐有说有笑起来,张静芝更是和刘成基谈得很投机,惹得刘成基一口一个“大妹子”地叫着,拍着胸脯向她保证,以后她进城有事找他,他一定全力以赴替她办好。

张朝宗和张继昌都有点意外,他们记忆中的小妹,是个不愿意和刘成基这样的人打交道的。可是现在小妹居然和刘成基打得火热,这就不能不让他们吃惊了。

刘成基在日本人来之前就认识张静芝,那时候他就垂涎她的美色。只不过当年张静芝还小,而且他凡是和这个小丫头相遇,她对他从来不稍假辞色,他也只好过过眼瘾。

现在这个丫头长大了,而且几年不见,身上有了一股成熟女人的味道,在他的眼里她比几年前更加撩人。更让他想不到的是这么个天生尤物,居然和他有说有笑,这让他有了受宠若惊之感。他起劲的巴结着她,差不多就忘了身边还有她的父兄在场。至于他和手下刚在麻虎峪里遭受的危险和狼狈,以及那些没有逃出来的和受了伤的弟兄,他就更加记不起来了。

张静芝自如的应付着这个讨厌的男人,以她在军统训练班里所接受的训练,对付起这么个没见过大世面的人,那是游刃有余了。刘成基被她弄得魂不守舍忘乎所以,她却强行压制着越来越强烈的厌恶之心。想到她今后所要面对的,都将是像这个人一样的一群男人,她只能在心中暗暗祈祷:但愿自己大哥身边的人,不要都是如此猥琐之辈。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刘成基就带着手下回城去了。他们走后,张朝宗和张继昌、张静芝笑着说起了刘成基其人其事,很是讥笑嘲讽了一番。

讥讽嘲笑过后,张继昌忽然问张静芝:“小妹,这几年你到底是怎么过的?就看你昨天对付刘成基,那一套本事就不一般。小妹,你跟我说实话,这几年你就真的跟同学宣传宣传抗日,教教书打打杂混口饭吃?就这么简单?”

张静芝一脸的无邪,认认真真回答:“是啊,二哥你怎么这么问?你以为我还能做什么别的事?”

张继昌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但还是摇着头说:“反正我看着你和在家的那些日子完全不一样,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

张静芝白了他一眼,说道:“什么一样不一样的,这几年我一个人在外漂泊,举目无亲,没人能帮我,什么事都要靠我自己。这种日子你是没有过过,要说变的话就对了,一个人挣扎了几年,不变才怪呢!”

张继昌半信半疑,但是不再问下去了。张朝宗一直在一边冷眼旁观,他的眼光自然要比张继昌厉害得多,对张静芝的这个回答,他是一点都不信。他没有说话,自顾喝着茶,抽着旱烟,心里却在盘算着这个不省心的女儿,担心她以后还会给自己和家里带来什么意外。

张继昌想到了另一件事,说道:“你回家的消息已经捎信给大哥了,怎么到今天都没见大哥回家,连信都没有一封。小妹,你是没见过大哥,现在他当了团长,神气得很。你没看到以前刘成基这个小人对咱爹吆五喝六的,现在呢,乖得像猫。有大哥在附近驻扎着,我看谁还敢小看咱张家。”

张静芝不想再和他说下去,找了个借口离开了。张继昌无所事事,在家里呆着腻烦,就在庄上闲逛了一圈,不知不觉中离晌午不远了。他正想回家去,远处有人大声喊着:“二少爷,二少爷。”

张继昌回头看去,只见一个自家的团丁正快步赶来,边跑边挥着手。在这个团丁的后面,跟着十几个人,也都穿着保安团的服装,其中有两个似曾相识,好像是魏岗镇白家的手下。

他不知道白家的人找到这儿来会有什么事,就停下来等着。那些人到了跟前,听了他们的介绍,这才知道他们带来的两个半死人一般的人,是刘成基的手下,刚从麻虎峪逃了出来。

白家的人听说刘成基已经走了,就让张家照顾一下这两个人,让他们休息好了以后自己回城里去。张继昌本想拒绝,但是转念一想两个人也费不了多少事,他还想听这两人说说他们在麻虎峪里的遭遇呢,于是答应了下来。

那两个人看来着实吓得不轻,精力体力都到了崩溃的边缘。张家让他们吃了点东西,看他们困得不行,就找了一间空房让他们睡一觉。这两个家伙倒头便睡,吃晚饭的时候都没有醒,被张家的人叫醒以后,一人吃了两大碗饭。吃饱以后,他们的精神恢复了许多,能够顺畅地回答张家人的问话了,张继昌这才从他们嘴里知道了他们两个的经历——

他们一共三个人动作快,各自爬到了树上,当时是躲过了狼的尖牙利爪。但是很快所有的同伴要么在他们眼前活生生喂了狼,要么都逃走了,他们陷入了孤立无援的绝境。开始的时候还算好,他们虽说恐惧,但好歹还是白天,他们三个互相之间还能看到彼此。

狼驱赶走了侵入的人群,将目标转移到了他们三人身上,而随着天色向晚,他们渐渐陷入了绝望之中。

他们三个人当中,有一个上树的时候枪没丢,绝望之中他就朝树下的狼开了枪。狼被他打死了两只,但是它们接着就学聪明了,不断有狼向他所在的树下猛扑,一扑就跑。他再也没有打中一头狼,子弹却很快就消耗光了。那些狼似乎知道他没了子弹,明目张胆的围住了他所在的那棵树。那些狼似乎要替同伴报仇,暂时丢开另外两个人,专门对付他一个。

这人上的树并不粗大,也就大海碗口粗细,这些狼开始轮流啃咬他这棵树的树干,一头啃累了就换上一头继续。另两棵树上的人天黑后就看不到那边的情景了,但是凭声音还能估摸出那边发生的事。他们能听到那边树上的同伴不停嘶喊,直到后来声音哑了叫不出声来。再后来又听到那个同伴最后发出了两声惨叫,伴随着狼群撕咬争抢的动静。再后来那些狼又到了他们两人的树下,好在他们两人的树比那同伴的粗得多,狼群似乎也明白这一点,并没有啃咬树干,只是在四周转悠着。

他们好不容易挨到天亮,能看到同伴的那颗树并没有倒下,看来同伴是被吓得手脚无力,自己掉到了树下。树下看不到同伴的尸体,草丛中是不是还有残骸就不知道了。他们的体力也快消耗尽了,两人都已经绝望,就等着自己什么时候抓不住树枝了,就掉下去喂了狼。

就在他们不再存有活下去的希望的时候,有人来到了树下。奇怪的是原先还围着树不肯离去的狼群,在此人出现的时候,居然都不知道怎么全消失了。

那人好不容易把他们两人弄到了地上,喂他们喝了点水,让他们两人恢复了一点体力,然后就把他们两人带到了麻虎峪的出口。他们挣扎着走到了魏岗镇,白家的人听说昨天夜里刘成基和他的人马是在张官庄过的夜,就派人把两人送了过来。

那两个弟兄说他们问过那个救了他们的人是谁,可是那人没有回答。不过也用不到费心去猜,谁都心知肚明,此人除了鲁大山以外,绝不会有第二人。

那两个人在张官庄上又过了一夜,第二天上午自己回城里去了。这件事不知道怎么会传了出去,如此一来,麻虎峪还有山神爷祖孙三个,在当地百姓的口中,甚至是在保安团官兵的口中,更显得神秘莫测了。

手机阅读:m.junshishu.com/3G/Book24034/

全屏阅读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