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复仇的火>第三十三章  难割难舍
请选择颜色:
绿
选择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十三章  难割难舍

小说:复仇的火 作者:何一刀 更新时间:2014/6/12 17:30:09

赵铁柱一时无语,心里已经相信了好兄弟的话,确实,他没有卖国求荣的理由。

“当然,我有许多次机会杀了野田,也就是杀咱们两家的罪魁祸首,但我想不急,留着他还有用处,我要在这慢慢对鬼子下手,最后再杀他。”何望说出心里长远计划。

“好兄弟,为难你了。”两双大手紧紧握在一起。

“我回去了,回去向队伍上汇报你的事……对了我问你,如果区小队让你上山参加区小队,你去不去?”不久,赵铁柱眼含希望问,心里当然想得到肯定答案。对他牵肠挂肚这么久,现在只想和他一起并驾齐驱,并肩作战,再不分开。

“我当然……”何望激动之下几乎毫不犹豫就要答应,但想了想,还是委婉拒绝,“我想先不急,我在这里好不容易得到鬼子信任,杀他们机会很多,实在不想失去这个机会,当然,若区小队实在让我去,我就去,但最好等再杀几个鬼子后再走,不然,我白费这么多心思了。”

“知道了,保重。”赵铁柱和他握了握手,点点头离开了。

“什么时候还能再见到你?“何望在后面有些舍不得的问。

“很快的,我想回去汇报后,就会回来给你回音的。”赵铁柱回身应道。

何望站在那,一直看着赵铁柱离去,直到看不见他的影子,才转身离去了。

赵铁柱回去后如实向队长铁林做了汇报,没想到,队长听了很高兴,大手一拍桌子:“太好了!”

“什么这就太好了。”赵铁柱有些不明所以,嘴上没言语,心里产生疑问。

“你幸亏没带他回来,呵呵,这里可不需要他。”铁林笑呵呵说道。

赵铁柱可就如坠百里雾中了,不需要他?难道咱们的枪杆子够多了吗,难道我们的队伍够壮大了吗,好像,不尽然。

“噢,是这样,”看赵铁柱一头雾水样子,铁林耐心解释,“柱子,我们一直在为搞不到鬼子情报而挠头,这回好了,有他在,有他在鬼子肚子里,我们会及时得知鬼子动向的。”

赵铁柱可就心花怒放,原来我的好兄弟有这么大用处,太为他高兴了!

“对,他就是我们的眼睛,随时观察着鬼子的动向,他就是插在鬼子心脏里的一根针,随时会致鬼子于死命!”铁林一拍桌子道。

完成任务,赵铁柱敬个礼,转身往门口走去。

铁林笑眯眯在后看着他,心里突然一动,想了想,有些不放心的问,“柱子,我知道不该这样问,你确定他是身在曹营心在汉?”

“报告队长,以我对他所知,应当不会错。”赵铁柱闻言站住,转过身应道。

“这样,”铁队长沉吟着,“不可不信也不可不防,要相信他首先得让他知道咱们交通站情况,这事太重要了……这样吧,咱先试探他一次,过关后再展开工作,对此还请小赵同志理解。”

“没问题。”赵铁柱痛快应道。

“你如此如此……”铁林和他耳语起来。

赵铁柱带着队长嘱咐离开了。

几天后,赵铁柱到城里又找到何望,然后将他拉到一处偏僻的地方,说了队长的意思:今后你的工作主要是搞情报,杀鬼子的事轻易不要再干了,免得暴露。

何望一听就不愿意了,不让杀鬼子我留在这干嘛,马上就走,和你一起上山参加八路军。要和赵铁柱并肩战斗了,想到此,他心潮澎湃,激动万分,内心再也不能平静下来。

“不,你留在这有更重要作用,”却没想到,赵铁柱给他浇了冷水,严肃的说道,“队长让你先不要离开伪军,是让你在里面当内线,随时观察鬼子动静,一有风吹草动马上报告,也就是给我们区小队搞情报。”

“那有什么用,哪有上山打鬼子痛快?”何望颇想不通,还是想走。

赵铁柱笑嘻嘻阻止了,来的时候,队长已想到这点,告诉了他劝慰方法;按铁林教的,赵铁柱和他说了许多情报工作重要性,要以大业为主云云;末了又提到,就像上次在吴店村,若不是他和何望无意间破坏了鬼子计划,区小队恐怕得遭受灭顶之灾,原因就是他们不知鬼子动向,不知鬼子何时进山?如此看来,情报工作多么重要!

即这么重要,即肩负区小队如此重托,何望终于还是高兴的答应了,反正都是打鬼子,谁打,在哪打都一样;

“那,我有了情报怎么给你们,你天天在城里吗?”想了想,何望问道。

“不,完成这个任务,我就要走了。”赵铁柱回道。

听说赵铁柱要走,何望心里颇不是滋味,但没办法,为了打鬼子,只能暂且分离,什么时候将鬼子打跑了,才是中国人结束厄运,才是幸福的开始。

赵铁柱最后告诉他,以后有鬼子情报就送到“久久”杂货店对面那家废弃民房窗台上的一块砖头底下,到时有专人去取。

原来,现在虽然是拉锯战时期,鬼子轻易不出城,但有时也会出城去山里扫荡,区小队为避免和鬼子遭遇,常常要变换住地,以躲开鬼子。但即使这样也常有伤亡,有时鬼子进山,瞎转之下偶然就会遇见区小队,区小队里就会有战士为掩护大家而牺牲。

何望依旧站在原地恋恋不舍看赵铁柱走远,然后高兴的回去了,能为自己的部队做事,当然高兴,乐此不疲。他感觉自己有了新的生活,新的生命,过去是单纯的报仇,现在是融入大家庭,投入革命了。

不过,不能轻易杀鬼子了,何望的心多少还是有些失落。

但是,世上的事就是变化无常,有时你想办成一件事,想方设法,绞尽脑汁都难,等你不想他了,却又向你抛出橄榄枝。

就像现在,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栽柳柳成萌,何望以前想杀鬼子那个难啊,现在不想杀鬼子,却又没办法不杀,而且是成对往外蹦,让他一口气杀了两个。

在何望和地下党取得联系三天之后,晚上,他带着一个班伪军在街上巡逻,今天他们负责的是县城西南方向两个区共十多个街道;在走到城西普化街17号附近的时候,突然传出一声似女人的尖叫,而后很快又恢复平静。

“什么声音?”何望听了一愣,抬头向四下看去。

“好像谁家进贼了?”瘦高个子的伪军许子禄接言道,与众伪军一样,四下张望起来。

“有贼?可恨的家伙,中国本来已经水深火热,老百姓生活够苦的了,你们还要兴风作浪,趁火打劫,是可忍,孰不可忍!”何望气愤的想到。

声音只有一声,他们无法确定准确地点,但还是能大致推断出方位,便往南面方向一路巡视而去。

在经过一家单独农院的时候,突然从里面传出一声愤怒的声音,然后是一声“咕咚”声响,显是什么东西碰撞在一起发出的,而后再一次恢复平静。

声音清晰的传入何望耳中,他心里隐隐升起一种不祥的感觉,坏了,不会是……他跑了过去,不由分说上去一脚蹋开这家院门,带头冲了进去。

里面的屋门同样紧紧掩着,外面只看到屋里那昏暗的灯光,何望一个箭步冲过去,依旧是一脚踢开房门,闯了进去。

立时,让他看见了愤怒至极的场面。

昏暗的灯光下,两个鬼子兵正在无耻抢劫;一个鬼子兵用枪指着这家年轻的男主人,那瘦弱的男人被枪逼着,抱着头蹲在北面墙角瑟瑟发抖,他的媳妇则萎缩在炕角,不知所措;另一个鬼子兵正在翻箱倒柜,搜刮着,刚才的声音,想是他在翻东西时不慎发出的。

看有人进来,男主人先是目露喜色,待看到是一伙伪军,眼光很快暗淡下去,“唉,一丘之貉。”他失望道。鬼子兵也是一样,看有人冒失闯进,先警惕地端起枪,待看到是伪军,傲慢地只脱口说出一声:“滚!”

何望不出一言,带着伪军掉头灰溜溜走了。

他真会走吗?他果真见死不救吗?

手机阅读:m.junshishu.com/3G/Book24028/

全屏阅读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