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涅盘崖山>第十五章 鏖战
请选择颜色:
绿
选择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五章 鏖战

小说:涅盘崖山 作者:杨沪生 更新时间:2014/5/15 19:36:25

这场海战,在本来的历史书上可能是不会被记载的。原因是规模会太小。宋军这边上千艘船,元军上百艘船。虽然宋军主要是运输船之类的民用船。元军是战船。但是这个时代军用民用的船只差别还没那么大。无论元军主帅指挥多么出彩,两边硬拼的话。蚁多咬死象的道理李恒也是知道的。大海无边无际,又无险可守。假如被宋军包围群殴的话,一定会全军覆没。但又不能看着宋军的规模庞大,就调头跑了。要知道蒙元的军队,可不会都是李恒的人。什么民族,什么派系都有。不战而逃,光是被人告一个“畏战”的罪名,就够李恒吃不完兜着走了。作为一名西夏降将,在蒙元的朝廷里,可没有多少大树可靠的。不能不战,被治畏战之罪就惨了。硬拼还不行,妥妥的全军覆没。所以李恒的策略会是,派少数船冲前锋。与宋军舰队缠斗在一起,如果战斗顺利,就大部队押上去。这种以少胜多的概率很低,堪称奇迹。多半会被宋军围殴打败,这时候李恒会再被少数船只留下断后做掩护,大部队撤退。这样李恒回去也好向上面交代。蒙宋交战几十年,双方对敌人的了解,可能都超过对自己的了解了。南宋军民抵抗的决心不小,钓鱼城,被欧洲人称为上帝折鞭处都打出来了。还能怎样再坚决呢?钓鱼城可是在崖山之后无中华后投降的。双方大战小战无数,没死成千上万人也许都不会上史书。后世小鬼子津津乐道的日本战国时代,日本史书记录了一场两个大名之间的决战,一边有七十人,一边有八十人。

还没开战,在舰桥上张世杰就在旗舰的舰桥上看到元军船队这边的规模了。这种遭遇战他经历无数了。他甚至都猜的出接下来战役的走势,元军少数船队退后被全歼。大部队逃到港口,宋军也不敢追大部队太远,最后不了了之。

一场可能不会被记录在历史书上海战,因为赵昰的原因被改变了。一艘原来命运已经注定去做敢死冲锋的破船,因为赵昰意外出现在船上,现在被宋军船队重重保护起来。李恒和将领判断,这艘船上可能有大人物,因此全线压上。不惜全军覆没的代价也要打沉这艘船。只要打死大人物,全军覆没也是值得的。只要能游回大陆,一定加官进爵。

两边的船队非常的近了,前锋已经缠斗在一起。船上的官兵甚至都能看清对方船上敌人的五官。两边的官兵都在各自军官的呵斥下,不停的发射各种射击武器。

  一声巨响,一个震天雷落在了郭宇翔身边。正在他耳边呵斥不停的蒙古百夫长,一下子就把郭宇翔扑倒在甲板上。震天炸后飞溅的钢珠打在木板上肉里噗噗作响。身边的战友倒在甲板上血肉模糊,哀嚎不断。把百夫长推开,郭宇翔发现百夫长出的气多,吸得气少,钢珠打进了百夫长的后脑勺。血冉冉的流个不停。眼见是活不成了,而郭宇翔几乎没受伤。郭宇翔知道,自己活下来是因为长官救了自己。郭宇翔大哭,用手掌堵着百夫长脑后的血洞。百夫长嘴唇动了动,声音微弱的说着什么。郭宇翔把耳朵贴在百夫长嘴边。百夫长说,告诉我未婚妻阿花,不必等我了,她在大都……话没说完,脑袋一歪,死在了郭宇翔怀里。

  悲愤之中的郭宇翔想起了曾经和百夫长在一起的一幕又一幕。刚当兵的时候,就在百夫长手下。百夫长教会他骑马,射箭,操帆。在他的手下可受了不少折磨,他教什么,教了之后让你操练,初学的时候,怎么可能会太好。他二话不说就是毒打。平时也是,只要在他眼皮底下哪怕什么都没做,什么错都没犯,也是一顿无理由的咒骂。被呼来喝去的给他端洗脚水,洗衣服,铺床更是常事。所以他手下的新兵,平时都躲着他。他和一起来的汉人新兵悄悄商量,蒙古鞑子蛮不讲理,哪天哥几个弄死他,家是回不去了,就去落草吧,大称分金,大碗吃肉。但是他们中没有人肯出来当头,所以也就不了了之。

  后来技能逐渐熟了,打骂也少了。和百夫长的关系也逐渐缓和。他手下新兵中的百夫长也没那么糟了,出营区回来后,他会拿出自己的军饷买来熟牛肉和酒让新兵们分着吃。平时半夜还会醒来清点人数,看见蹬被子的还会给他盖上。新兵们说,我们不会跑的。你不用那么麻烦。百夫长说,跑?麻烦?我是怕你们做傻事。知道不?这门外全是机关暗哨,再远一些事游骑。你们想跑,给我说,我告诉你们怎么避开游骑,暗哨,机关。人各有志,我不强迫你们。最怕你们半夜做傻事寻短见,我的兄弟要死也死战场上。不能死的不明不白。死战场上,你们父母会有抚恤。知道吗?

  过了几天,一个不堪凌虐的汉人新兵半夜逃跑出去被暗哨发现射成了刺猬。杀鸡儆猴,所有将士都被叫去参观。郭宇翔知道了百夫长所说非虚。

  郭宇翔给其他汉人新兵说百夫长不错的时候,有人就会说,他是刘备摔孩,收买人心。郭宇翔说,他会玩这些虚的么。有恩报恩,有仇也不会记仇,当场就报了。

  南征前的某一天,郭宇翔的同乡告诉郭宇翔,他爹去世了。郭宇翔就去请假,主官说,不知道要大战了,不能请假了吗。大战后给你放长假,慢慢的去拜祭。

  那天郭宇翔心情很坏,郭宇翔训练老出错。百夫长就打他,一打他,他就哭了。百夫长停了手问怎么回事呀。郭宇翔还是哭,不说话。百夫长拔出了刀说,再不说,就杀了你。郭宇翔抽抽噎噎的说,我爹死了。

  百夫长听了,又踹了他两脚,说,你们汉人不是最讲孝道么,爹死了,就请假回去尽孝呀。郭宇翔说,请假不批。百夫长说,你回营房收拾行李吧。我去给你说说,别哭了,你回得去的。我们蒙古人说话算话。

  郭宇翔见到百夫长黑着脸回到营房,就知道自己的事黄了。

  半夜,郭宇翔睡不着躲被子偷哭。百夫长把他叫了起来。说,别哭了,回家吧。还把一个包裹塞给他,郭宇翔掀开布一看都是散粹银子。郭宇翔连忙说,使不得,要推给百夫长。百夫长说,你当兵不长没啥钱吧,这是我的军饷和兄弟们的一些心意。回家把爹的丧事好好办一场。想什么时候就什么时候回来。不会来也没关系,好好生活就是,不要再被抓着来当兵了。

  郭宇翔跪了下去,百夫长马上扶他起来。说,都是兄弟,别来这套。郭宇翔哽咽着说,那我走了。

  百夫长说,走,想死就先把钱还我。我还要交代一下呢。好好记清了。大门你一会儿大摇大摆出去,是我带着几个自己人站岗。出了大门你要如此这般的避开陷阱机关,暗哨,游骑……

  郭宇翔说,我走了,你怎么办?百夫长哈哈大笑说,成吉思汗骑兵的时候,我爷爷就在大汗身边。我家随历代大汗出征,别看我职位低。就凭那个色目人庸官也治得了我。

  最后,百夫长语重心长的对他说,我平时打你们,恨我不?我不会道歉,打你们,不是因为你们是汉人,而是因为你们是新兵。蒙古人在我手下,我打得更惨。

  百夫长把郭宇翔送出了大门,微笑着目送他走进了黑暗……

  第二天,色目主官发现郭宇翔当了逃兵,而且暗哨游骑都没发现,就问百夫长是怎么回事。百夫长说,是我教他怎么跑的。怎么避开的。色目主官大发雷霆,叫来军法官就要执行死刑。百夫长平时为人正直,处事公道,人缘颇不错。上上下下都给他说情。因此死罪免了,活罪难逃。被一百军棍打的半死。

  郭宇翔回来后,发现趴在床上哼哼的百夫长感动的说不出话。百夫长家里的背景的确大,不过那是曾经,政治斗争站错队后。百夫长家里就是一般蒙古百姓了。百夫长拼死帮他,让郭宇翔下定决心,只要在部队,他就一定誓死追随百夫长。

郭宇翔想:百夫长是蒙古人,能干,人缘好。相信资历够了,前途不可限量。震天雷爆炸那一刻,他本来可以抓郭宇翔当盾牌的,可他没有。还救了他。

郭宇翔把怀里的百夫长身子轻轻放在甲板上,手轻轻的抹下了百夫长大大睁着的眼睛。脱下外套,盖在百夫长脸上。身边有几个人嘤嘤的哭着,他们都是百夫长带过的兵。

郭宇翔恭敬的磕了头,站起身对身边的人说,嚎个屁呀。百夫长手下的兵没孬种,杀光南蛮报仇!

  说着抽出了腰刀。所谓哀兵必胜吧。刚才不论怎么规避,箭矢都从身边穿过,炸弹不远的地方爆炸。这会儿无所畏惧了,枪林弹雨好像也故意避开郭宇翔一般。

  一艘宋军的船靠近了,郭宇翔把前面有钩子的缆绳在手上甩成圆圈,狠狠往对方船上一扔。勾住了对方船帮,其他几个人迅速转动绞盘。两艘船更近了,郭宇翔在甲板上快速助跑,纵深一跃,跳到了对方的船头。趁他立足未稳,宋军一个脸庞赤黑,身体精瘦的汉子,一刀迎头劈来。郭宇翔快速身子一挪躲刀,但还是被削掉手臂一块肉。郭宇翔也是狠狠的砍下了那汉子。汉子回刀抵挡,刀刃相击,“哐”的一声,火花四射……

  郭宇翔身后蒙军士兵也纷纷跳船过来增援,与跑过来的宋军兵刃相接,砍成一团。

手机阅读:m.junshishu.com/3G/Book24024/

全屏阅读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