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将军泪>将军泪第九章七
请选择颜色:
绿
选择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将军泪第九章七

小说:将军泪 作者:愤怒的玫瑰 更新时间:2014/7/7 8:42:26

在吴冠桥设下伏兵的是范甲良,他亲自指挥一个师和一个保安旅,目的当然是逼使二三四团接受投降。到达这里看过地形后,为了减少部队损失,他决定采取围困三面,围而不打的战术。在他看来,吴冠桥虽然是个县,但是地势平坦,面积狭窄,不适合以步兵为主的兵团作战,倒是适合于围困。至于放开的那一路,他是留给涂凤成的。在他看来,涂凤成的部队吃掉一团当然不费吹灰之力,然后他的部队顺大路而来,这时候再派人对齐俊武下通牒令,四面被围的齐俊武不投降还能做什么?

愚蠢的人做事,总是按照对自己有利的一方去设想,所以在行动之前,他的脑子里会灌满了美好,这种阿Q似的自娱自乐,像迷幻剂似的,控制着很多平庸人的大脑。

只是当李易凡跌跌撞撞的出现在范甲良面前,他才知道原来的设想是幻觉,从一开始,熊峰的部队就没有上当,他们只不过是摆出了上当的架势在诱骗他,熊峰的部队早就和共产党的部队成了一家,而他设计计策的时候,是把共军军队排除在外的。

那么李易凡是怎么逃了出来的?这件事说来有点可笑。涂凤成给他的任务是看守A城,当他看见熊峰的机械化部队向西城冲来,立刻明白当初的预感变成了现实。而守卫A城的三团几乎全部是由新兵组建的,他们连一次真正的战斗都没有经历过,部队的成分也极复杂,多数士兵是由地皮,盲流充当的。这些人平时欺负老百姓当然不在话下,说到打仗,那是擀面杖吹火——一窍不通。他清楚,靠这样的部队守城,用这样的士兵和熊峰的虎狼之师对抗,无疑是以卵击石,因此他就来了个三十六计走为上。要了一辆吉普,快速的从后门溜了,以最快的速度逃往吴冠桥,因为他知道范甲良的大军在那里设伏。

范甲良听完他的述说,感到眼前发黑,大脑发涨,差一点晕眩了。熊峰的203师不但反了,A城也可能落在共产党手里。如果不能收复A城,消灭熊峰的203师,蒋介石肯定会要他的命。真急了,立刻发布了全面进攻命令,顿时,平静的吴冠桥开始炮火连天,枪声大作。

齐俊武按照熊峰的部署,稍稍做了抵抗之后,就延着公路撤退了。在范甲良看来,他们是败退,因为他们手中没有重型武器,又没有后援和粮草,只能逃跑。范甲良就亲自指挥先锋部队进行追击,双方像是在进行百米赛跑。跑了一个多小时,齐俊武的部队下道了,来到一个叫平山的地方不走了,摆出一副死守的架势。范甲良顿时大喜过望,心说齐俊武是在找死,这个地方一共没有几户人家,他们吃什么,喝什么,只要围上一天一夜,不用说打,就是饿也把对方饿扁了,因此下令包围平山,不给齐俊武一条出路。在他看来,只要消灭了这些部队,熊峰就没有作为了。然后再回头去救A城,A城还是他们的。为了怕共军的部队支援熊峰,他已经给战区司令打了电报,说明了情况,两个整编师最迟明天会赶到,到那时,劣势的他们就会变成了优势。

范甲良不知道,他的心思早就被熊峰算到了,所以在离吴冠桥几里路的时候,熊峰让部队停下来,吃饭休息,一是等候攻击A城的装甲部队前来汇合,二是等候油料的到达,三是等候赵保国的后援大军,所以不想过早的惊动对方。熊峰相信,只要齐俊武的部队像磁石一样的吸住范甲良,他们就逃脱不了覆灭命运,辽东的解放就在眼前了。

“熊师长,你已经料定范甲良会追击,追击到这里会停下来,采取围困战术?”汪海山说,到了这会,局势完全明朗,汪海山虽然不大懂军事,也已经看出端倪,因此这样说。

“范甲良根本不懂军事,草包一个。”熊峰蔑视的撇撇嘴说,眼里的目光是不屑一视的。他指指地面上的木箱,示意汪海山坐下,自己也随后坐了下来。“他坐到战区副司令的位置上,不是因为战功,这就是党国的悲哀。用外行来指挥内行,怎么能不败。在国民党里,这种现象比比皆是。”

熊峰说到这叹了口气,虽然他已经投降了共产党,但是心中对国民党的情结并没有消失。到目前为止,他并不恨蒋介石,只是恨那些贪官污吏,他认为是他们的贪婪葬送了党国。

两个人正说着话,远处出现了耀眼的灯光,熊峰知道归高山指挥的装甲部队到了,心里完全踏实了。只要进行了补充,他们就会以极快的速度杀向范甲良的中军,撕破他的包围网后,再来个迂回反包围,到那时候,赵保国的援军也该到了,范甲良就成了瓮中之鳖,除了投降不会有另外的出路。

按说范甲良的计划也没有错,如果战区支援的两个整编师到达,熊峰不但吃不掉对方,还可能被对方吃掉。只是他没有想到,两个师并不是因为抗命和我们的电视剧中常说的那样,为了保存实力而没有准时到达。事情说来可笑,可气。这两个师,一个师是机械化师,他们走得是大路,离开住地不久,天空就下起了瓢泼大雨。等到雨停之后他们上路了,这时令他们愤怒而又无奈的事情出现了,这条一级国道是去年修的,结果此刻是四处翻浆,到处塌陷,使车辆走走停停,比牛车快不了多少。尤其是路过的涵洞,居然水势滔天,根本不能行走,原因是涵洞内的排水设施完全失灵,很明显,这是一条腐败公路。当时的城市公共设施建设,统一由省建设厅负责招标,而中标的公司无一例外是靠贿赂。揽到工程的公司都是关系硬的,好多路段自己并不直接施工,层层转包,到最后施工的单位进行修路时,“油水”几乎被刮光,他们想赚钱,唯一的办法是偷工减料,这样的公路修出来会是什么样的就可想而知了。国家的钱没少花,只是进入了贪官的兜子,经过一年多的碾压之后,一场大雨就原形毕露了。另外一个师是普通的步兵师,属于地方部队,他们走到半路士兵不走了,起因也很可笑,原来是以师长为首的领导集团挪用了军饷,拿着这笔钱去买期货,结果被套牢了,发不出军饷。中下级军官就鼓动士兵闹饷,这样的部队别说来不了,就是来了有什么战斗力?一切都是腐败造成的,当腐败侵入国民党的每一个肌体,他们不失败就没有天理了。

范甲良当然不会知道这种情况,还是按部就班的进行追击。因为后路有保证,没有后顾之忧,他的胆子当然大。在他看来,即使不能全歼203师,自己的部队也不会有什么危险,这是稳赚不赔的买卖。

熊峰看见新的部队已经到达,就把全部装甲部队重新进行了编队,战车为一队,冲在前面,坦克车队为第二队,在跟进的同时掩护战车冲锋。后面是一个团的机械化步兵——熊峰集中了所有的车辆,让这些步兵乘车跟进。他们的任务是冲到范甲良部队的后方,担任阻击。此时熊峰的目的只有一个:吃掉范甲良统帅的那个师和保安旅。

他刚刚安排完,赵保国亲自率领的后援部队赶到了,这让他大大松了一口气。因为他刚才还在担心兵力不足,这一下完全放心了。 “赵司令,你的位置不是前线,这样做是违反军事条例的。”熊峰半真半假的说,他不希望赵保国出现在前线,毕竟子弹不长眼睛。

赵保国并没有回答熊峰的批评,却把询问的目光放在了身后的曹哲身上。曹哲在完成协调的任务之后,因为对打仗的渴望,就不顾一切的跟着赵保国来到了前线。此刻见赵保国让他说话,就点点头说:“熊师长深得现代战争的精髓,集中优势火力,冲破敌人围堵,然后进行反包围,这样会把敌人的部队拦腰斩断,造成对方的极大混乱。德国人在战争初期之所以取得压倒性的胜利,就是使用了这种新战术,把坦克装甲车作为一支独立的突击力量。只是在我们的战场上,国民党军队中,并没有什么人这样做,所以机械化部队的功效打了很多折扣。熊师长不愧为战神,领悟新战术的能力超强。”

“曹师长过奖了,我这是在照猫画虎。”熊峰虽然对赵保国没有回答他的关切有些诧异,但是见到曹哲对自己的战术持支持态度,心理还是十分舒服。同时也明白了,曹哲在赵保国心里的分量。

见曹哲对熊峰的战术完全赞同,赵保国的心落地了,因为这种打法他没有实施过。而最懂新战术的曹哲同意,那就说明是可行的,因此他用肯定的语气支持了熊峰的指挥,然后才笑笑说:“熊师长的批评很对,我接受。我的指挥就由曹师长代理,你们两个合作,把这台大戏唱完吧!”

熊峰见赵保国真的接受了他的批评,孩子般的笑了。

范甲良见熊峰的部队躲进狭小的镇子里负隅顽抗,立刻松了一口气,心说这是他们找死。就接受了李易凡的意见,命令一部分部队监视他们,其余的就地休息,吃饭,等酒足饭饱之后再进行攻击,一举全歼二三四团,这样会给南京一个交代。虽然丢了A城,损失了203师,处分挨骂是免不了的,但是不至于丢了乌纱。

很快,浓烈的烟火在漆黑的夜里升起,范甲良却没有心情进食。仗打成这样,他是绝对没有想到的,尤其是熊峰的反水。当初,在看到那些照片的时候,他从心底里还是不大相信熊峰会投降共军,只是在涂凤成等人的游说下,采取了预防性的措施,现在想来深深后悔。就算熊峰有这个想法,如果他们不是逼迫太甚,熊峰也不一定会立刻造反,他们是有时间处理熊峰问题的。为什么那么操切?是他们把一个最能打仗的师,一个最出色的将帅,送到了共产党怀里,才使这场战斗一败涂地,等于在为渊驱鱼。

临时的军帐里,电报员在滴答滴答的传送着信息,他必须知道那两个师走到哪了,为什么这样久还没有消息。因为那两支部队归总司令部直接指挥,他只有通过总司令部才能得到消息,对这种繁琐的指挥体系,范甲良过去并没有什么不良的感觉,现在却深深体会到了。他一边抽着无味的香烟,一边在心里埋怨。就在这时他听见了隆隆炮弹声,脸上立刻大变,急忙走出了临时军帐。空旷的田野上,有如大年三十在放鞭炮,赤色的火焰像是火山在喷发,映红了整个天空。“轰隆隆,”巨雷般的炸响在他的军营里爆炸,很多帐篷已经起火,四处逃串的军队仿佛成了兔子。喊叫声,咒骂声连成一片。这时一个参谋满脸带血的跑来,磕磕巴巴的报告说:共军来了。

范甲良差一点给那个参谋一个耳光,因为他清楚,共军没有这样的炮火。在如此远的距离内射击,只能是美式大炮,共军从哪里搞到这样多的美式大炮?

“混蛋,命令部队,不要惊慌,各自进入阵地。”

“司令,是装甲部队。”副官从火光里跑了过来,脸色惊慌的像是遇见了鬼。

范甲良没有理他,冒着炮火的袭击登上了高处,这一下子看的清楚了。公路上,野地里,一排排雪亮的灯光把旷野照得如同白昼,装甲车,坦克正如风驰电掣般的飞来,他才明白是熊峰的装甲部队。

“快,命令炮兵射击。”

“是!”副官答应一声跑下了高岗,命令传令兵立刻传令。

传令兵没有耽误,把命令飞快传了过去。刚刚放下饭盒的炮兵已经来到了阵地,正在准备开炮,只是他们不知道敌人离他们有多远,具体在什么位置,只好乱打一通。

这一下子就更热闹了,坦克的炮火,大炮的炮弹交织在一起,天空仿佛下起了雷雨,脚下的土地发出剧烈抖动,各种炮火交织在一起,激烈的程度就像宇宙要颠覆似的。如果范甲良是个出色的将帅,在他的炮火反击的时候,安排好他的士兵,把重型武器放在前沿,对装甲车和坦克进行阻击,让步兵后撤,会减少很多损失,也会让慌乱的队伍稳定下来,因为面对强大的钢铁巨流,步兵在前面只能被屠杀。但是他并没有这样做,甚至不知道熊峰要干什么。或许他以为熊峰的装甲兵只是在掩护步兵冲锋,根本就没有想到装甲兵本身就是独立的攻击力量,更没有想到熊峰把装甲兵当成了一把快刀,要把他的部队切成两半,然后兜屁股揍他们。这就用得上一句老话,将帅无能,累死三军。

时间在战争中,很多时候都起到决定性的作用。就在范甲良迟疑不决的时候,熊峰的装甲部队已经躲过了对方炮火,像一把利剑似的,穿过了层层火网,逼近了范甲良的大军。到了这个时候,战场的优势就完全落到了熊峰手里。面对由轻武器组成的步兵,装甲车如果是快刀,坦克就是碾压车。负责阻击的部队连半个回合都没有支持住就纷纷抱头鼠窜,闪开了巨大缺口,让熊峰的装甲部队毫不费力的通过了。

范甲良此刻已经听到了部下报告,还是不甚明了熊峰的用意,以为熊峰的部队放过他,是去攻击省城了,大大松了一口气。心说省城有重兵把守,熊峰不可能得逞,就算熊峰拿下了省城,跟他范甲良有什么关系,他在前线呢?

“快,命令部队把后面的路封死,不允许熊峰的部队返回来。”

“是,一个团长答应着跑了过去,只是他不明白,用什么方法去阻止熊峰的装甲兵,后面的阵地并没有任何工事,也没有器材,就算有,时间也来不及。但是他没有问,因为不想找挨骂。

熊峰亲自率领的装甲部队穿过范甲良的中军,绕到了范甲良的大军身后,胜利已经在囊中了,因此他命令跟进的机械化步兵立刻下车,构筑简单工事,准备阻击逃跑的败兵,然后对装甲兵进行了新的部署,他要最大限度的发挥火力优势。这一次布置在前面的是坦克,因为范甲良手中有炮兵,它们对装甲车的杀伤力大于坦克。而且这一次部队不再是单刀式的进攻,变成了扇面形突击,他要让装甲部队尽最大的可能打乱敌人的队形,摧毁对方的意志,使他们不敢后撤,这样曹哲率领的大军,组成的包围网就可以顺利的歼灭敌人。如果对方没有被装甲部队的气势镇住,进行反扑,凭他手中的这点部队,只能消灭部分敌人,全歼是不可能的,所以熊峰决定冒险,宁可让他的攻击部队厚度不够,也要全面出击,给对方以最大的震慑,让他们只能往前面逃跑。

第二次攻击就这样开始了,因为攻击部队呈扇面形,声势自然显得很大,熊峰没有保留,投入了全部的装甲部队。为了产生震慑作用,坦克,装甲车行进的同时,炮火不断的轰鸣,装甲车上的重机枪不断的射击。熊峰感到这样的打仗,很有点像赵子龙百万军中夺阿斗,杀了个七进七出。范甲良做梦也没有想到,他这边的部署刚刚开始,熊峰的部队又杀回来了,声势比刚才更大,顿时被打蒙了。清醒过来才知道,熊峰的装甲部队不是奔省城去的,是在兜他的屁股,立刻有了大厦将倾的恐惧。李易凡站在一边不住的说:“副司令,走吧,再迟就走不出去了。”

范甲良长叹了一声,知道回天乏术了,就匆匆的换上便衣,带着几个贴身警卫,悄悄溜了。本来部队已经混乱,主帅又临阵脱逃,部队就更没有战斗力了。当熊峰的装甲部队冲过来的时候,他们像是被驱赶的鸭子,拼命的向前面逃跑。熊峰的目的就是让对方丧失战斗力,向前面逃跑。见对方中了圈套,并不让装甲部队快速攻击,而是采取了挤压式的方法,慢慢的推进,很有点捞干了水再打鱼的感觉。

前面的战场在赵保国走了之后,曹哲在代替指挥。现在的他已经拥有了极高的威信,所以尽管指挥的部队中,比他官大的有,平级的,资格老的更多,但是对他的命令却没有打折扣的,这就是战争的公平,只要你强你就是当然主宰。

曹哲对熊峰的作战意图最清楚,所以他把一个军的部队分成了若干分队,以团营为单位,层层包抄,层层截杀。这个战术很像当年韩信打垮西楚霸王的战术。因为在他看来,如果熊峰的反包围凑效,范甲良的部队必然混乱,逃跑的时候很难组成大部队顽抗,摊子会铺开,各自为战的可能性极大。他们相应的,也应该织成一张散网,大面积的捕捞,才可能不使一条鱼漏网。只是有一点他和熊峰不同,他把战术布置完了,自己躲在一边看结果,不是像熊峰那样去冲锋陷阵。他不喜欢看见战场的血腥,也没有好多军人都有的,亲自厮杀的快感。从这一点上来说,他并不适合做一个纯粹的军人。他更喜欢的是运筹帷幄,是智慧较量。

随后他告诉通信营,在可能的条件下,安装喇叭,把军区宣传队用上了。这是一幅奇异的画面:在战火纷飞的旷野上,刚才还炮声隆隆,现在变成了是缴枪不杀,是共产党优待俘虏的喊话。这种政治攻势是共产党发明的,熊峰当然不会用,而曹哲喜欢用,因为攻心为上是孙子兵法的精髓。

范甲良的败兵一路奔逃,不时的会受到阻击,开始因为阻击的力度不够,并没有影响到逃命的信心,只是让他们难受的是,这些阻击随着战场的延伸,越来越强,仿佛共产党布下了层层罗网,士兵的信心动摇了,长官的招呼也不那么管用了。开始是小批量的投降,到了后来,当士兵们感觉越往前,共军的阻击越强烈,而后面的追兵显然也加快了速度,死亡离他们越来越近,他们的信心就崩溃了。这时候,他们的头上,旷野里,曹哲布置的喊话喇叭不住的炸响,那同样是炸弹——是攻击心灵的炸弹。在这种情况下,一般人的意志力都是薄弱的,怎么经受得了“软弹”和“硬弹”的联合攻击?此刻的军官再也约束不住士兵,雪崩开始了。先是一个排一个排的投降,后来就变成了整连,整营的投降,最后是所有人都扛不住了。

熊峰在战车上,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心说这就是不战而屈人之兵。曹哲用的这个方法,使双方少死了很多人,果然绝妙。他感觉这个计策和张子房的一支洞箫吹散八千楚军有异曲同工之妙。这个年轻的将军辛亏成了他的同志,否则在战场上相遇,谁胜谁败真就难说了。他原来所服务的政府不行,多半还是对方会赢,熊峰想。

一场大战就这样的曲终人散了,范甲良的部队,涂凤成的203师彻底覆灭,A城以东的广大土地归了解放区,国民党东北战区损失惨重,秋季攻势还没有开始,就遭到了毁灭性的失败。熊峰的203师起义,范甲良指挥的两个师,一个保安旅遭到歼灭,大批的武器弹药,军用物资落到了共产党手里,辽东全境解放,这为即将进行的辽沈战役奠定了基础。

范甲良虽然逃了出去,但是被蒋介石送上了军事法庭。因为蒋介石派出的调查组,对这次战争的失败进行调查的时候,查明了熊峰的投降是这次战役失败的关键因素。而此刻涂凤成已死,柴凤奇和徐树公,在A城攻破的时候被活捉,他们合伙罗织罪名,逼反熊峰的真相就掩盖不住了。蒋介石闻讯雷霆震怒,痛心疾首。他最欣赏的战将,全副美式装备的203师,就因为触犯了腐败分子,遭到陷害,从而逼反了对方。这些党国的高官,居然为了个人利益,把一个忠于他的大将送到了共产党手里,这是彻头彻尾的背叛,是可忍孰不可忍。毫无疑问,范甲良在这件事上是起重要作用的。官做到上将,是一方诸侯了,居然为了一点点个人私利,置党国命运前途于不顾,结党营私,黑白不分,这样的高官比敌人更可恨,更该杀。

范甲良虽然被杀了,但是蒋介石并不明白,大厦将倾,杀几个贪官对于国家振兴是无济于事的,因为更多的贪官会前赴后继的顶上来。没有一个有效的制度去监督和约束,就不可能阻止腐败的蔓延,最后失掉民心和政权是一定的。

在A城的市政厅里,赵保国和熊峰等人汇合了,大家的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一张地道的八仙桌旁,围坐了十几个人,大家都把目光对准了赵保国和方志勇,希望他们能说点什么。赵保国看看方志勇,示意他先开口。

“好,赵司令让我先说,我就说说。就这次战争而然,是熊师长的到来,让我们取得了胜利。但是我要说的是,就战争的全局来说,从一开始就注定了蒋介石政府的必然失败。一个单纯依靠军事力量,而不是政治上清明的政府,是不可能战胜共产党的。看看共产党的宗旨:为广大的人民谋幸福。而蒋介石的政府是在为谁谋幸福?大地主,大官僚,大买办,新贵族。当这些人掌握了国家命脉,必然是鱼肉百姓,欺压乡民,人民必然要起来造他们的反。大家想想,古往今来,哪个失去百姓支持的政府会长久?”

“方政委说的透彻,深刻,没有一个政府不以人民的意志为意志而能够长久。”赵保国赞赏的接过方志勇的话,似乎想起了刚刚进入东北时的困境,眼睛里有些潮湿。那时候的老百姓并不欢迎他们,误解他们,把他们看成是流寇,土匪。是国民政府的腐败,把他们重新推到了共产党的怀抱。“抗日战争结束了,人民盼望着过几天太平日子,像孙中山当时承诺过的,保障民生,民主和民权,但是他们是怎么做的?”

赵保国苦笑的摇摇头,不想往下说了,就拿起水杯喝了口水。

“劫收大员们,有权有势的豪强们,恨不得刮地三尺。房子车,女人,黄金美钞,只要权力够得着的,就往自己的兜子里揣,谁管百姓的死活。老百姓不管遇到多大困难,想找政府得拿钱,处处是卡拿卡要,否则就没有人理睬你,看着你去死。”汪海山见赵保国打住了,忍不住接过话去,说到也摇摇头。他同样搞不明白,这些官员怎么就那么爱钱,爱女人。一个小处长,就可以养好几个女人,贫苦人家的孩子,一个老婆都娶不起。谋个职位要送钱,做买卖要送钱,打官司更要送钱。只要属于政府管辖的,不送钱就办不成事,这样的政府简直成了抢钱政府,政府里的工作人员变成了大大小小的豺狼,老百姓怎么会不失望?

熊峰听到这眼泪都快下来了,难受的像有谁用刀子剜。过去他是热爱这个政府的,也曾为这个政府拼尽全力,希望由他们来建立新中国。他在A城的第一仗之所以那么顺利,就是得到了百姓的支持,那时百姓们把他们当成了唯一的合法政府。结果他们却鱼肉百姓,欺压良善。这些狼心狗肺的贪官,不是他们,国民党也不会落到这种地步。

“熊师长,你在想什么?”见熊峰不说话,赵保国问。

熊峰正要回答他的话,一个参谋兴冲冲的跑了进来。“好消息,刚刚得到的,范甲良押到南京被蒋介石毙了。”

众人都有些吃惊,不约而同的站了起来,目光转向了熊峰。蒋介石杀过贪官,也不只一个,但是杀范甲良这样的高官还是第一次,这不能不让大家想到,蒋介石之所以如此动怒,一定和熊峰有关。无论是熊峰,还是203师,都是蒋介石的心头肉,结果硬是被贪官逼反了。如果这次他不处理,下一个不知道会轮到谁。

“校长,你出手太晚了。”熊峰先是没有反应,随后触电般的站起来,大声喊道,泪水止不住的涌出眼眶,踉踉跄跄的走出市政府大厅。

曹哲正要跟出去,被赵保国阻止了。因为他明白,像熊峰这样的忠义之士,背叛信仰和主人是极为痛苦的。在他的心里,好女不嫁二夫的道德观是几十年培养出来的。不是范甲良等人逼得他无路可走,他是不可能背叛蒋介石的。如今蒋介石给他出了气,但是他已经没有办法回头了,所以异常的痛苦。只是熊峰到现在还不明白,真正的责任在蒋介石,是他没有能力治理政府官员的腐败。就算没有范甲良涂凤成,也会有别人来陷害他,因为他是清官。在一个贪官占有统治地位的政府里,清官是不会有好结果的。

此刻的熊峰站在大厅外的柱子旁,仰望着远处的天空,任凭泪水一个劲的流淌,他的心在流血,那个挥之不去念头在脑海里不住萦回:为什么像他这样的忠臣都会背叛国民党?

全书完——

手机阅读:m.junshishu.com/3G/Book24016/

全屏阅读

[置顶][精华]《将军泪》的警示

愤怒的玫瑰


军号:1483063

加好友发短信

写到这心里是沉重的,一个曾经是那么生机勃勃的政党,才几十年时间就完全变质,由强大走向了灭亡,成了历史的笑柄。这样的悲剧折射出的问题是深刻的,低素质的民众必然要产生低素质的政党,国家必然要糜烂,战火必然要燃起,最后受到余毒的,只能是普通百姓。我们现在看到的很多现实都在体现“商女不知亡国恨”这一景象。...  详细>

最后回复:2014-07-08 11:09点击:0回复:0
回复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