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红灯笼酒店>024 大扫把
请选择颜色:
绿
选择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024 大扫把

小说:红灯笼酒店 作者:扬子江 更新时间:2014/6/5 20:06:37

邓老板问余老摆:“你一辈子,就打算活这么个模样?”

这话如果其他人说来,或者余老摆还要做出个光棍的模样,不过是邓老板说出来,她就把“装”的架势全去掉了,叹口气:“人总不能十全十美,我不是完人,还能怎么样?”

邓老板挥挥手:“我不听你这拣来高尚!我知道你这个婆娘,就是想癞子打伞——无法无天!”

余老摆就一块脸笑得稀烂。

邓老板就骂道:“还真是一匹叶子就有一滴露水,老天不收你,就得让人生存!看看,你这个婆娘,一块脸笑成了一朵烂菊花,也香气喷喷的,像了秋天的天气一样好看!”

余老摆眼睛就红得一红,邓老板的话就是这么实在,直言不讳,却说入人的心坎,挠到人的心底。

不过,余老摆是好面子的,无论被人看得多么的烂,总是保持自己的形象。她深吸一口气,把笑容装到脸上去。

邓老板就骂起人来:“个婆娘,你说句话嘛!就是想自由自在,不是一根经地要离了那老癞蛤瘼!”

余老摆面色变得一变,她太要面子,因为罗权宜是她靠的男人,即便是堆狗粪,她也自己在夜里恶心,而不要别人来说,把自己的颜面扫完!

邓老板却不看她面色,一下子站了起来:“我忙得两个脚板不沾地,你有话就说,装什么大鼻子蒜!”

余老摆也是江湖人,这才想起,自己那装啊,那什么高傲之类,在邓老板面前就是河水就是沙子,立刻叹口气:“我是个山野的麻雀,做个金丝鸟,只怕是一分钟就憋死夭台!”

邓老板呵呵一笑:“什么金丝鸟,顶多是个土财主的酸菜坛!”她一屁股坐下来:“给你明说,我就是来管你和罗权宜的闲事的!你要做野麻雀就做野麻雀,只是不要遇到打枪的就好!”

余老摆和罗权宜事后都对邓老板感谢不已,甚至过年的时候,两人还相约着要给邓老板拜个年。

不过,邓老板为这事情,当着蒲天星老辈子打了自己一耳光:“我这臭嘴,只苦了罗老婆子!”

罗老婆子就是罗权宜的正宗老婆罗黄氏,那年过年,邓老板亲自去乡下给罗老婆子拜年,罗老婆子却不怪罪她:“怪只怪我从年轻就不正经的老头子,怪只怪那没脸没皮靠二指那么宽一个东西吃饭的骚麻B!老头子从年轻就专找这样的女人,不找他都活不下去,有什么办法呢?”

也就是说,是邓老板这一番管闲事,让余老摆彻底地在大木桥立住了脚,成就大扫把的诨号。

这大扫把的诨号很响亮很贴切,意思很直观。

大扫把是干什么的?

大扫把是连阶沿都不能扫的,只能拿去扫坝坝扫大街。

这顺口溜里,大扫把扫通场,也就是扫整个大木桥镇的霸霸和大街。

这至少表达了这样几个意思,一是说明余老摆这个大扫把厉害,,二是说明余老摆这个大扫把的泛滥!最要说明的恐怕是一种暧昧的意思,很暧昧的那种。

这会儿,邓老板来找大扫把余老摆。

余老摆正好回来,茶馆里的老头子们都聚集了过来。

却又正好被余老摆一顿臭骂,连桌子也掀了。

余老摆发脾气了。

每个人都有自己发脾气的天地,这些老头在这个茶楼就是她翻一次天,第二天还是照常要来的。

余老摆发脾气当然还是因为孩子,她有一个孩子,这是她与罗权宜在一起的时候才生的。罗权宜欢喜得不行,虽然有人说,不是罗权宜生的,但是,正因为如此,余老摆才真的控制了罗家的整个在大木桥镇的家。

但是,这至少是余老摆亲生的。

按照余老摆的脾气,她是要亲自去找的,但是,因为是邓老板发话了。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像她这样的脾气,竟然也听了邓老板的话回来等消息。

可是回到她的春风茶馆,她的脾气就得以肆无忌惮地爆发了。

她的脾气爆发自然遭殃的是跑路的老头子们,传出去却招引得东正街的女人们都向这里来了。

东正街是土豪云集的地方,这些女人对余老摆有这样几个方面。

一是不屑一顾,这也是全体都有的,包括其他的也是小老婆性质的。她们无一例外地都瞧不起余老摆这个大扫把,而且把她的丑事,传得有言有味,说得比大粪还要脏!正因为如此,她们总是有一搭没一搭地来茶楼闲逛,开始大约是来收集余老摆的肮脏事情,以作为他们谈话的料子!

二是,这样一来二去的,就觉得临着水波荡漾阳光明媚河风习习的五马河,热闹的春风茶馆比她们在家里在街上嚼舌根舒服得太多太多了,而余老摆只要有钱赚,立刻就接待了她们,于是她们喜欢上这里了,虽然她们还是自称是去收集这女人的肮脏事情。

三是,余老摆是做生意的人,自然要把生意扩大,而余老摆和她们的接触,显然让她们有些犯晕。她那独特的她们从来没有的见识,她那山野风尘的话语,她那肆无忌惮地表达女人心声的意思,甚至是她那明明是坏的却听起舒服的谬论!最后,不听她说还不安逸。

四是,因为第三,她们就愿意把自己平日里忍气吞声的事情悄悄地给她说,虽然大多不干把她出的主意付诸实施,但是心里也因此发泄了出去,而安逸很多!

于是,不知不觉间,她们或者总是以公开的借口或者悄悄地靠近,来以余老摆为中心说些疑难问题。

今天,有小孩失踪,鬼事连连,那失了小孩的纯粹好奇的,都来围余老摆了。

往往一个人被抬高了就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更何况余老摆这样本生就是个二百五,一下子就激动起来。

激动起来,她潜伏在心中的愤怒就爆发了:“走!信人不如信自己!自卫队是二百五,男人们太粗心!我们自己去找!”

邓老板就来了。

邓老板站在茶馆的门口:“去不得!”

余老摆道:“邓老板,我们自己做的事情,一人做事一人当,与你没有关系!”

邓老板站在门口,面上一片平静,格外的平静:“一个镇就是个家庭,一个家庭就有家庭的规矩!你们不能再添乱!”

余老摆那高大身体就靠上一步,高大的个子把邓老板配得更加的小了。

只是邓老板却没有丝毫的退让,眼睛一一地盯向其他的女人。

其他的女人虽然像被躁动了的麻雀一样乱叫,却没有与邓老板对视的勇气。

余老摆就愤怒了起来,一张脸冷得要开裂,嘴里道:“邓老板,你娃儿没丢,我们娃儿丢了!”

邓老板平静地道:“大木桥的哪个娃儿丢了我都着急!”

余老摆又走上一步。

突然,像一双掌推击出去,大力地击中了邓老板的腰部一样,邓老板飞了出去。

邓老板显然没有防备,被打得飞了起来,直直地撞向黄角树,挂在了黄角树上。

手机阅读:m.junshishu.com/3G/Book24015/

全屏阅读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