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丫的,这是清朝>第二章——丫的,这是清朝
请选择颜色:
绿
选择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章——丫的,这是清朝

小说:丫的,这是清朝 作者:木子奇子 更新时间:2014/6/12 21:11:58

听天由命吧,木已成舟,这贼船也算是逃票了,以后肯定是要补的,这方面我是有经验教训的。

累了,真心的累了,不知道是由于刚才的剧烈运动还是什么其他的特殊原因,我突然觉得很是疲惫,依稀能感觉到皮肤之间的摩挲和女人的亲吻,但我也已力不从心了。我很快的便没有了知觉,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昏迷了,现在我也搞不太懂了,我还在蒙圈中,就这样蒙圈着。

迷迷糊糊的不知道又过了多久,是睡了还是昏迷我弄不明白,但是我知道,我是被叫醒的。被那个无私奉献的女人那个我觉得有点二的女人。

“皇上皇上······。”她伏在我的前面对我低语。

刚刚清醒的我只觉一股香气袭面而来,加上某种接触,我不禁的来了兴奋,简直是亢奋了,你们懂得!

“搞什么,你到底想怎样啊。”我犯愁,都快愁死我了。

“皇上您该起床了,寇公公在外面候着呢。”她撅着个嘴。这是在卖萌吗?愁死我了。

“行行,你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既来之则安之吧,事实已经有了,鞋都湿了,顺便就洗个澡吧。

我愈发的纳闷,上班,玩笑,车祸,女人,睡觉······这是啥玩意啊,我到底是死了还是没死啊,死了?不像啊,这感觉很真实啊,而且······我看了眼这二女人,我坚定,我是活着的。可没死?车祸,那赶脚也是十分真切的啊,眼看都撞成那样了还不挂?不挂也得是大残血啊,可这?我还?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我搞不懂啊。

难不成这是我的下辈子?下辈子我成了皇帝?哎呀,这兴许是对的啊,下辈子老子投胎做了皇帝,也成了上流人士了,啊,真的这样子吗?我聚光的小眼睛咣叽咣叽的飞速旋转,扫描着身边的一切。不仅仅是官二代富二代的事了,这这这,我我我,太太太,哦么么哒。我在瞎想幻想着所有和美好相关的东西。

这个对我来说有点发二的女人开始起身为我穿衣服,说实话,裸睡还是很舒服的,这是我的总结。这些衣服实在是奇怪,与时尚二字一点都不沾边,看起来像是清朝的,这都是从哪淘换来的啊。我的直觉有点迷乱了,这是啥样的组织啊,如此精细,堪比好莱坞了,我有些凌乱了,难不成,这真是下辈子?

我问她:“今年是什么年。”

“嗯?皇上,今年是癸未年呀。”

“我是说见今年是什么年,不是你说的那个什么癸未。我是说现在是二零零几年,你明白吗?”我想解释清楚些,可似乎越来越乱。

“皇上,我不明白你说的,今天你怎么怪怪的啊,而且······”她低下了头,脸蛋泛红。

干嘛啊,疯了都。如果排除人类的愚蠢本性的话,难道这真是穿越不成?不不不,是下辈子。

看起来天已经亮了,屋子变得很通透了,屋里的一切对我来说非常陌生,这不是我所熟悉时代的元素,古朴,富有浓重的中国气息。木头,屋里的一切几乎全是木头制作的,虽然对于这方面我不懂,但是很明显,这里的一切很是奢华,因为那些木制家具看起来都很是扎眼,我分析,只有土豪才用得起啊,如果真的是下辈子,嘿嘿,那可真算是上辈子修来的福了,如此一来,我这现在的身分没准是官宦亦或是富甲一方的商贾嘿嘿哈哈······诶,对了这女人管我叫皇上,没准真就是皇上呢,秦皇汉武,要不是成吉思汗?横扫亚欧啊,那是何等的威风,何等的霸气啊。哪怕是唐宋皇朝,也让我在生活中奢靡一把,在作风上摇摆一下下啊,呵呵,真是这样吗?

我在畅想着······

恩?我的身材怎么小了许多啊,这个子,这手,这脚,这?还好,雄风还在!我头脑一转。嘿嘿,难不成真是穿越了,看来真是穿越了,身子都变小了,这房子,这女人——我深情地对视,恩··(贝儿了一下)。这环境,幸亏我是搞工程的适应能力强,这要是换别人此情此景的要不是吓死要不就是惊讶死反正是活不了的啊,逮住是我这样的杰出青年啊,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嘻嘻嘻······

“哦,现在到底是哪年了?”我又问她,现在我有些飘。

“皇上,现在是癸未,羊年啊?”她看起来确实是很认真的样子,这让我没头绪,我纠结着。

“恩,对,不过我问的是年号”我深呼吸。

“哦,现在是光绪九年。”她,还那样。

听到这话,我不觉得浑身一激灵,我猛力的一挥手往后面一摸,我勒个去,这辫子真是他娘的够长的啊,光绪九年,光绪九年,这是光绪九年?擦,丫的,这是清朝,真他娘的是清朝。

苍天啊,你这不是赐予我的福啊,你这是坑爹啊。清朝,清朝,你玩死我吧。怎么是清朝呢,有那么多牛掰的朝代你不让我去居然把我送到了清朝您怎么这么看得起我啊。清朝,光绪,九年,我擦······

“我多大了”我问那姑娘。我的历史也不是很好啊,我也不知道光绪九年是什么年啊,况且现在,我真的是有点手足无措了啊。

“皇上,今年你十三岁了。”她看起来已经是也有点蒙圈了,应该是我的缘故,是我把她搞糊涂了。

十三岁,我去······十三岁就搞啊,看起来光绪也不是什么善茬子啊,合着当皇帝的这权利大的真是让我哼哼,心里美滋滋的啊,在这一点上还是可以宽慰一下我的毕竟食色性也嘛有这样的好处我还是满意的。

清朝,丫的这是清朝。我这么一个有志青年,不说帅气逼人吧可也是英俊洒脱啊,咱长的没上房揭瓦的那也是脚踏实地的长相啊,自问长相没有背离自然法则和生物进化,作风没有偏离大的方向,一直是在党的英明领导下活动没啥出格。呜呜,上辈子没做啥亏心事啊,老子积极入党,一心一意的为人民服务,为祖国的现代化建设也算是鞠躬尽瘁,没嫌苦没嫌累啊。这他娘的都说好人有好报,我这不偷不抢不坑不骗的新时代模范青年咋就摊上这样的事了呢。清朝,光绪,这眼看着就要玩完的朝代啊,这入党时候的考验也没带这么艰巨的啊,这是天将降大任与我?开玩笑嘛,我要有毛主席那才能也行啊。

“皇上······”

“没事,每个月我都有那么几天,不舒服”我解释着什么,却不知道因为什么解释,也不知道解释明白了没有。

她瞪着大眼睛呆了。

“我饿了”我是真的饿了,体力消耗巨大,脑力消耗也不小,理所当然的饿了。

“皇上,等您给老佛爷请了安就可以吃饭了。”

“老佛爷,什么老佛爷,哪里来的老佛爷?”我一时还没有缓过神来。

“呀,可不敢这么说啊,要是让老佛爷知道了可不得了啊。“姑娘压低了声音,提醒我。她那夸张的表情和富有乐趣的举止又一次打动了我,我的小心脏经不住的一阵颤动,心花怒放的,用人类的生理反应来解释应该是:我喜欢,这是我的菜,我早本已躁动的心变得更狂躁了,嘻嘻······

她轻轻的拍醒了我,这我也很喜欢,嘻嘻,我是不是犯贱了?哦,好吧。

”你说的老佛爷是谁啊?是慈禧吗”我打算和她开个玩笑,可我猛然回过神来,对,慈禧,这他妈还有慈禧的事呢。我的天啊,我怎么把这么一个千年的妖精给忘了啊,完了完了完了,这辈子算是别想好了,这个老妖婆那道行可了不得啊,玩转清朝半个世纪啊,那些个八旗的龟孙瘪犊子们都崇拜这么个婆娘啊,不仅中国被她害惨了啊,连光绪也是她手中的玩物啊,光绪的命运就够可怜的了,而且最后还是被这个老妖婆用砒霜毒死的。哦不,呃呃呃呃呃呃······不是光绪被毒死的,是他吗我会被毒死啊,这个老妖精。可怜我这么一个优秀的中国好男人,黄金级位的撸撸ADC,优秀的共产党员,共青团员,少先队员,就这样的被她个老女人老妖婆老东西给祸祸了,可悲可叹啊,我一回想起我这辈子将要经历的一切,那个泪珠儿啊就情不禁的在眼眶里翻滚了,稀里哗啦的,我这是招谁惹谁了啊呜哇······

“皇上,您怎么流泪了,您到底哪不舒服啊” 看她那样子是真心的关心我啊。

“没事,我只是太感动了,你很关心我”当然我这是在找借口来掩饰自己,也是为了讨她的欢心,毕竟,喜欢这姑娘啊,便宜还是不占白不占啊。一看见她的漂亮脸蛋和她那天然萌,我就又不由自主的止住了悲伤,对,是悲伤,是不由自主的止住的。

慈禧,慈禧,难道这辈子你就是我命中的克星了吗?老天爷唉,你可真得要开开眼了嗨,该放雷劈谁就劈谁啊省着也没有利息的啊不能大雷下小雷啊。

这姑娘伺候着我更衣,几番繁琐的折腾之后,电视剧中的清朝皇帝,现实版的就诞生了,这奇怪的装束我实在是不适应,这长的辫子,这半秃的脑袋,形象大大的受损啊,看我这原本玉树凌风的发型现在却成了四爷了,哼,可我命没人家好啊,人家有婀娜多姿的美女相伴,我却是世纪的妖魔,宁采臣倒还有小倩呢,我呢?哦对,还有那姑娘呢,勉强凑活吧。

在一个名叫寇什么的太监引领下,我去会了会那传说中的妖孽——慈禧。一副作威作福的样子,我第一眼看见她就不让我舒服,我盯着她看,我想看穿一个老谋深算,心狠手辣的老女人,一个为了个人淫欲而置国家,民族利益不顾的老女人,一个穷奢极欲的老女人,一个连亲侄子亲外甥都不放过的老女人,我看见因为她,中国遭受了无尽的屈辱,国家的主权遭到侵犯,人民饱受摧残,民族的希望几乎破灭。因为她,一个国家的未来几乎葬送。老王八蛋,这是一种仇恨,一种带有责任的仇恨,因为对于民族和国家深深地眷恋和热爱,仇恨她,仇恨她的爪牙,仇恨附庸着她的守旧,贪婪,恶毒······迷茫的爪牙。我愤恨,想到今后会发生的一切,我恨不能弄死她,齐车咔嚓把她撕扒了。现在她如此的逍遥自在,在我面前高高在上淫威四射的,我就像宠物一样的被她指挥,玩弄。对,弄死她,我真想弄死他,老妖婆。

对于原来的事,我的记忆还如此的清晰,应该说,上辈子在我脑子里的的东西没有忘记,哦不,应该说是没有被抹去,是奈何桥上,孟婆汤没有起到作用还是什么,本不属于这个空间的记忆还依然清晰,这算是什么?悟空的救命毫毛吗?我想没人能够告诉我了。我感到了孤独,一种跨世纪的孤独。

初次见面,我想我没有给老妖婆什么好印象,因为看她的面色十分的不好。我想我也知道原因。光绪应该给慈禧下跪请安,并且称她亲爸爸。我没有那么做,兄弟初来乍到,刚一见面就行如此大礼,谁能受得起?活了这么多年,我连亲生父母都还没有如此跪拜,慈禧怎么了?更何况我对她没有好感,丫的权贵就牛掰啊官二代富二代的见多了,没想到清朝也能见到装叉分子。我不是光绪,我不愿做傀儡。老子不惯着这老娘们。既然上天要玩弄我,把我安排在如此错综复杂的世界,又是弱肉强食法则中的最底层的角色,那就来吧,早死晚死也是死,看看是这世界玩弄了我还是我强奸了这个世界。生命诚可贵,自由价更高啊,妖孽道行深,我辈武艺高啊。

不过眼下摆在我面前的还不是享受,我得先去除我的阴影,只要有她的存在我不会好过,这里真像后世所说的那样,吃的不好,得不到很好的照顾,都是妖婆杰作。床上的姑娘也不是什么妃子,是一个宫女,一个被我,哦不,是光绪那啥的姑娘。我见到了慈禧将来要为我选的妃子,见了一次,这辈子我都不想再见到她们了,这里的缘由我也不便在解释了,都是男人,说起来全是泪啊,这也是我下定决心除掉她的原因,终身性福怎能如此被她个妖婆破坏,人的追求是自由的。

所以我决心:除掉慈禧,追求性福。

手机阅读:m.junshishu.com/3G/Book24009/

全屏阅读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