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中短篇集>捡爹记>第十节 悲苦自知
请选择颜色:
绿
选择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节 悲苦自知

小说:捡爹记 作者:康桥 更新时间:2014/6/20 11:04:56

第十节 悲苦自知

大头继续摇摇晃晃在街上茫无目标地的走着。

上班时候到了,刚才还是清冷的街道慢慢变得人流熙攘、车水马龙,大头避开人流高峰,从大街拐进胡同,走着走着,突然发现自己梦游般地又回到老人的木板房,也好,除了这里,他也真的没有别的地方可去。犹豫了一下,他推开板门走进里面。板门没锁,里面东西一样没少,陈老爷子的骨灰盒依然摆在地中心三条腿的饭桌上。灵堂前昨日香烛已经燃尽,大头找出新的重新点燃,烛光摇曳、香烟缭绕,他的心灵感到平静许多。

忽然想起教导员刚才的提醒,从板房出来绕到隔壁车棚,看车棚的老韩正用电磁炉熬粥,猛然看见大头出现脱口说道,咦,你咋出来了呢?警察又把你放回来了?大头含羞带愧地把事情如实说了一遍,然后诚心诚意地向老韩深鞠一躬,说了一箩筐的好话,感谢他的救命之恩。老韩听后慌忙起身摆手谢绝他的感谢,哈哈,原来是这么一码事!不敢当不敢当,我可不是想救你,还以为你挖洞要干啥坏事呢,所以马上向110打了举报电话,没想到歪打正着。大头说,不管咋地是你救了我的命,感谢还是应该的,哪天请韩大哥喝酒。老韩感到这家伙是在送空头人情,心里不快,不过脸上倒没表现出来,还乐呵呵说好,以后咱就是邻居,远亲不如近邻,哥们相处长着呢。

重新回到自己的板房之后,大头好像灵魂归窍,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平整被他昨晚挖开的菜窖。就在昨天夜里,这个黑洞还是他的阿里巴巴,他就是那个呼唤芝麻开门的人,而现在它就像张开大嘴随时把他吃掉的巨兽,看一眼都叫他脊梁骨丝丝冒凉气。先把水泥预制板挪回原来的地方,盖好洞口再回填上面的沙土,用脚踩实之后上面依然放回老人的床铺。工程不算大,可也费了半天力气,出了一身臭汗,骨头隐隐作痛。接着擦了擦汗,环顾屋里的一切,又把目光落在碗橱上——这个用肥皂箱改制的碗橱里面那块像石头一样坚硬的半拉馒头,走过去拿在手里想把它扔掉,想了想不知为什么又放回原处。他要这里的一切都保持原样,原来在哪的东西还回到哪里。忙完这些,日上三竿,大头突然产生离开这里的感觉,而且是越快越好,彻底同这里的一切告别,从此再不相见。教导员也是好意,提醒他老人遗留的一切都是他的,他有权做出任何处理,别人无权干涉与侵犯,可是,这些破烂对他来说既不能吃也不能用,还有什么用呢?他掏出藏在怀里的纸条和小本本扔在地上,狠狠跺一脚,他妈地,谁看好谁要,从现在起与老子无关。

就在大头准备迈步出门的时候,冥冥之中似乎有一种奇怪的力量绊住他,一双大腿好像灌了铅,重似千斤,动了好几次也迈不动步。咦,这是咋回事?忽然一阵困意强烈袭来,眼睛睁不开,大脑有点晕,身子把持不住,一下子倒在老人的床铺上面。不过心里还明白,就在两天前,老人在这张床上闭上了眼睛,此刻大头躺在上面,很想体会一下老人的感受。床铺很硬,凸凹不平,一点也不舒服,破旧的被褥撒发一股霉味,可他还是体会到了闭上眼睛的惬意。多么!世界哪儿去了?那些个欢乐与烦恼哪儿去了?呵呵,一下子在他眼前滚蛋了!真想永远永远这么躺下去,永远永远不再睁开眼睛,永远永远不再为人世间的事烦恼……

恍惚间,远处走来一个小伙子,细高个子,大脑袋小细脖,带着一脸滑稽的微笑,东游游西逛逛,招猫逗狗,游手好闲,好不自由自在。他是哪个?好像在哪里见过,仔细一看,原来是他自己。那喒他还年少,爹娘手心里疼爱有加的一块宝。

岁月如刀!在自由中欢快成长的大头终于发现,这个世界上不但他有自由,别人也有。爹娘自由地离他而去,媳妇自由地投入别人怀抱,单位自由地叫他下岗......从此他无师自通地悟出一个道理:没有的东西看着眼馋,一旦有了也未必都是好事。好东西也有害,好火费炭,好菜费饭,好马费鞍,好女费汉,随遇而安才是天长地久。大头像和尚入定一样盘在炕上想了三天三夜,突然脑袋灵光一闪,口中念念有词:

填饱肚,即不饿,粗茶淡饭百年过。

明天未到昨日过,今日有食今得活。

天堂地狱随业造,四大非我求什么?

“妙妙妙!”秀才恰巧一脚门里一脚门外,拍着巴掌说,“二哥已入佛界,自此恐怕天目开喽!”大头说你别往我脸上贴金,不过是胡说八道罢了,什么鬼啊佛啊,三天不吃饭看你还说着话不?

秀才匆匆离去,大头不留也不送,依然躺在那里闭目遐想。

改革春风吹满地,开放大潮连天起,一批批手眼通天的人物富得流油发的冒泡,唯有大头一干人等在社会底层挣扎。当初不是说好了么,先富带后富,大家一块富?到头来才知道,那是梦。大头已不再做梦,现在唯一的希望是从黑心老板那里讨回他的工钱。那是他的血汗钱,也是他和一双儿女的活命钱。老板不给。不是没钱,就是不给!操他妈地还讲不讲理了?问题是当今这个世界,很多情况下是不能讲道理的。你跟恋人讲道理,那是不想谈了;你跟老婆讲道理,那是不想过了;你跟上级讲道理,那是不想干了;你跟老师讲道理,那是不想学了;你跟记者讲道理,那是不想混了;你跟政府讲道理,那是不想活了。有理走遍天下的时代结束了。

从此大头开始堕落,其实就是心灰意冷,几乎每天都在混日子。唉,走一站算一站,就跟农村那句俗语说的,哪里打铧哪里住犁吧。第二任妻子进门,曾经燃起大头心中的死灰,只是这期待瞬间就被打碎,他糊里糊涂下岗,媳妇莫名其妙出走,自此,大头又关闭了阳光照耀的门窗。他像一个长途跋涉的旅人,走了很远很远,可寻找的目标也越来越渺茫,似乎永远没有尽头。有时候他真想停下脚步,就像现在这样闭上眼睛,永远不再睁开。可是俩孩子咋办?他不是一个人,还有孩子,两个孩子,一个是他亲生骨肉,另一个是随娘带来的,手心手背都是肉。他们已经没了娘,难道还要没了爹?没爹没娘的孩子......隐隐约约中耳边传来孩子的哭声:“呜呜呜——”开始以为是做梦,后来真的听到了孩子的哭声,而且声音越来越大,就在板房外面,不是一个,是一群孩子,呜呜滔滔地哭,男女声混合,像浪涛一样翻翻滚滚。大头睁开了眼睛,一翻身爬了起来。推开木板门,立刻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一群戴着红领巾的孩子齐刷刷跪在当院,口里喊着陈爷爷,哭得昏天黑地。

领队的老师告诉他,这些孩子里面,有些是受过老人资助的,有些是感动老人人品的,他们从报上得来消息,自发来给老人送别。大头连忙把老人的骨灰盒捧出来摆放在当院,大声说孩子们,我的干爹、你们的陈爷爷昨天晚上走了,不过没有走远,在这盒子里呢。孩子们扑过来抱住老人的骨灰盒哭得更加悲切,感动得一旁的大头也哭了,好像有生以来第一次觉得,人世间还有真情,而且比啥都珍贵。

送走孩子,又来一拨市民,也是来给陈老爷子送行的。他们焚香燃烛,或诉或泣,以各种方式表达对这位老人的无尽哀悼。同时夸奖大头高风亮节、侠义心肠,这使大头既高兴又愧疚。

凭吊的人渐渐少了,终于可以松口气了,估计一时半会儿不回来人,大头浑身像散架子似的躺下,刚要闭眼睛,外面跑进来一个八九岁的孩子,进门就喊:“爷爷!我饿了。”然后直奔碗橱,从里面翻出半个馒头放进嘴里就咬。一口下去,只听咯蹦一声,孩子立刻跳脚大叫。

那半个馒头就是大头想要扔掉的“石头”,孩子满嘴是血。

他叫小核桃,当他知道疼他爱他的爷爷已经去到另一个世界以后,抱住停放在饭桌上的骨灰盒嚎啕大哭。

“爷爷!爷爷呀!你咋走了呢?呜呜呜呜……”

在孩子的泣诉中,大头知道小核桃父亲几年前故去,母亲改嫁弃他而去,小核桃和祖母相依为命。到了该上学的年龄,小核桃还在街上流浪。一天小核桃经过一家饭馆,从玻璃窗外看去,里面大鱼大肉诱惑的小核桃直流口水。正在要离开时,有人揪住他的头发,是街上经常打架斗殴的几个无赖。无赖想拉小核桃入伙,给他买了大鱼大肉。正待吃喝的时候陈爷爷发疯似地闯进来,拉起小核桃就走,把他领到另一家饭馆要了一碗红烧肉,看着小核桃狼吞虎咽,抚摸他的小脑瓜嘱咐此后不要和不学好的孩子来往,想吃好的就来找爷爷。是陈爷爷把他送进了学校,给他交学费,买书本,讲故事……

如今,爷爷再也不会抚摸他的小脑瓜了。心爱的爷爷走了。,小核桃的大山倒了。他哭得那样伤心,撕心裂肺,地动山摇。大头把小核桃搂在怀里,如同搂着自己那一双儿女。

“孩子别哭,别哭……”

可是孩子还是不停地哭,先是嚎啕大哭,后来饮泣。看着孩子稚气的脸蛋,单薄的身子,破旧的衣服,裸露的脚趾头……也许是爱屋及乌,或者同病相怜,忽然间大头觉得小核桃就是自己的孩子,和自己的孩子一般大小,一般可怜,他抚摸着小核桃的脑袋瓜,不知道怎么样安慰才好,一着急说道:

“好孩子,陈爷爷临走的时候,把照顾你的事情交给叔叔了,以后,叔叔就是你的大山,供你念书,给你讲故事,看小人书,也给你买好吃的。可是你要好好学习,做一个有出息的好孩子,叫陈爷爷九泉之下也放心。听到没?”小核桃好像听懂了大头的话,连连点头。

小核桃离开后,大头想起自己刚才说过的话,又犯愁了,眼下连自己的孩子都养不活,拿什么照顾小核桃?后悔刚才不该说大话。

手机阅读:m.junshishu.com/3G/Book23982/

全屏阅读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