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穿越之民国的天空>第零拾肆章 外蒙的枪声
请选择颜色:
绿
选择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零拾肆章 外蒙的枪声

小说:穿越之民国的天空 作者:革命群众 更新时间:2014/7/23 11:59:51

在伍云龙个人的预计中,外蒙的伪政府南下抢夺草场的时间,应该是在1922年年初快要开春的时候。没想到仅仅在1921年10月份,外蒙的南部就率先的响起了枪声。

伍云龙扬了扬手上的电报纸,颇为感慨的对郭云彪说到:“学过的历史,不可为凭啊!”

“老三,通车典礼我就不去了,你和云飞去吧!……北洋来的那些人,能聊就聊一聊,不能聊就让晋商的几位大老板出面。要是……他们问起我,你们就说我还在北边的草原上呢!”

见老大再次慎重的看了看电报,郭云彪也知道多说无益,便在点头应下差事,转身去找沈云飞了。

伍云龙怎么也想不明白,现在与历史怎么就会有这样大的偏差呢?他们三只小蝴蝶还没有开始在国内兴风作浪,浪头怎么就三尺高了呢?

他不知道,虽说自己只派出了一个团的兵力。可是,对于国内和外蒙的局势来说:这一个团的影响力不亚于平日里一个军。

且不说,直系政府凭此挽回了舆论一边倒的不利局面。对于内蒙外蒙的影响,也是相当的巨大。

内蒙的王公们,知道自己的权利有了保障,固然安了心神。外蒙的王公们得到消息后,可就不太容易安分了,他们蠢蠢欲动,想要先借北洋的势力把苏俄给逼走。

伪政府和红色国际的太上皇,面对封建王公的私下串联,越来越感到不安。他们一边加强了对王公的监视和控制,一边加快了分地、分草场的步伐。

历史上,他们一开始只分掉了那些无主的土地,然后再用钝刀子割肉,一点一点的从其他王公手里挤出草场和土地。直至与苏俄正式建交后,他们才有了勇气,对王公们举起血腥的屠刀。

现在,为了让底层的蒙古牧民,尽快团结到伪政府周围。伪政府在太上皇的直接授意下,他们抢夺土地草场手段,比历史上激烈了十倍不止。

伪政府真实面貌的提前暴露,让外蒙王公们迅速的团结到了一起。他们再也不分什么温和派和强硬派,全都并肩子和伪政府拼上了。结果,双方在北方草原上刀对刀,枪对枪的火拼了三个多月。

三个多月下来,外蒙王公固然一次性拼光了老本,伪政府也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危机之中。三个月的交锋,整个外蒙古死亡了一万七千多人,占外蒙当时成年青壮人口的三分之一。

伤亡比例如此之大,原因就在于伪政府成立的时间太短了,在外蒙的普通民众中几乎没有什么号召力。

普通民众的内心,还在遵守传统与获取利益之间挣扎。突然之间,双方就撕破了脸皮大打出手。民众中绝大多数人只好习惯性的随了传统,站在了外蒙王公一边。

伪政府人数虽少,但有三个团,近万名苏联骑兵助战。

要说起马背上面拼刀子,蒙古骑兵是哥萨克骑兵的祖宗,可惜1921年可不是冷兵器当道的时代。蒙古王公集结起来的人马,虽然比伪政权多了三倍。可是,也架不住死亡与利诱的双重威胁。最终,外蒙王公的领民大军,在一次次兵败中溃散或倒戈。红色国际树立的伪政权,终于成了外蒙唯一的主人。

但是,青壮年男子的大量死亡,让无边的草原更显空旷。是解散伪蒙有限的军队修养生息,还是继续保有军队防范北洋;这道选择题让伪政府十分为难。

苏军可以用‘剿灭白俄残余’的借口,帮助伪政府‘平叛’;但是,目前还不能亲自出面,为伪政府勘界戍边。于是,太上皇们建议外蒙的伪政府,先派出少量巡边的部队,先把南边的边界确定了再说。

只要确定了边界,等将来苏俄情况好转了,苏军将来协防友邦边界,也就有了依据。

红色国际的盘算是好的,路子也是对的,唯独算掉了伍云龙,这个不按规矩出牌的人。北洋要他保护草原南部内蒙爱国王公的土地草场,结果他把部队开进了外蒙王公的地盘。

本来伪蒙的巡边部队,只是按照传统的王公草场边界接收地盘,没想到南部几个草场居然被伍云龙给圈占了。性烈如火的蒙古汉子不干了,拿起苏军援助的步枪就和伍云龙的三号据点,玩起了跑马射击的游戏。

结果,马匹跑不过汽车轮子,莫甘辛步枪也干不过LC-1921半自动步枪和轻机枪,整整一个骑兵排加向导和勘界人员,全都被三号据点武力拿下了。

伍云龙放弃出席京鹿铁路通车典礼,只是想避开北洋来的官僚,也好多出几天时间,亲自整编第102团和第103团。

通车典礼虽然隆重,剪个彩露个面也无需三个小时。难就难在,需要与随列车一起开来的北洋官僚打交道。这一相处下来,愉不愉快且不说,光是用在应酬上的时间,少说也得需要三五七天。

人家大老远座一天的火车来了,你总不能不招待一番,当晚就让人家滚蛋吧?有这三五七天的功夫,苏军南下的部队,足以从库伦出发,开到眼皮子底下叫阵了。

其实,伍云龙多虑了!

苏军肯定不会来。伪蒙军要来,也不是十天半月的功夫。人家的勘界巡边人员一下子全被消灭了,他们又没有电台及时通讯,等伪蒙政府发现不对时,已经是其他巡边队完成勘界任务以后了。

有感于历史的不确定性,伍云龙只能将一切的准备工作往前赶,有准备总比无准备强。

随着伍云龙一声令下,大批拉着军官的卡车,从防线的总据点里开出,日夜兼程的往南边的鹿城开来。鹿城军营里,各位训练班长开始组织部队,打扫卫生和整理内务,等待委任军官的到任。

“欢迎、欢迎!欢迎各位先达莅临鹿城!欢迎、欢迎!……欢迎、欢迎!”

“这是三云集团的沈云飞总经理、郭云彪副总经理……!”

“这是政府的秘书处的吴显达副秘书长,这是政府铁路建设处的帮办刘子仁刘帮办、张先云张副帮办……”

“久仰、久仰……”

“欢迎,欢迎!……欢迎吴秘书长大驾光临啊!呵呵……欢迎、欢迎……”

“怎么不见董事长呢?”陪同各位大员一起从北京出发的姚大勇,一边为大家穿针引线,一边偷偷的问了一句郭云彪。

“忙呗!别问了,这几天都不会露面了!……哈哈,欢迎!欢迎!”

郭云彪一边跟着沈云飞与人握手,一边抽空,郁闷的回了一句。郭云彪心想:还是老大有先见之明啊!这迎来送往的活计,没有一点天赋还真干不了。哥哥我的脸都笑僵了!

郭云彪好不容易接待完两轮到访,忍不住悄悄地对姚大勇问道:“大勇?还有没有?”

姚大勇笑了笑道:“政府的就这些了,还有就是京津地区和我们晋商圈子里的商界代表……,有两百多人吧!”

听完郭云彪的报备,郭云彪当场就有了想要口吐白沫的冲动。郭云彪人是粗了一点,但他一点都不傻,他知道典礼过后,沈云飞一定是要和政府来的几十位接触的。那么,这两百多工商界人士,自然就要由他来出面周旋了。

在三人组忙得天昏地暗时,外蒙草原上也是忙得不可开交。

追杀王公后裔,草场重新勘界,整训新军等等,全都压在了残破的伪政府身上。外蒙贫苦牧民识字率几乎为零,在将封建贵族一次性血洗后,伪政府里连个家奴文书,都成了高端人才、抢手货。

很多行政、管理、协调工作,苏俄兵团也能帮忙。可惜,伪政府里能够用俄语交流的人才实在是太少。这样一来,导致一时间,伪政府有外力也借不上。

这种事关两国国民、经济、政治交往翻译人员,可不是会几句简单外语的人就能担任的。至少,他们要对双方的民族语言和文字乃至技术,都要有很好的功底。这样的翻译才能真正成为沟通的桥梁。现在,外蒙连通晓蒙古文字的人员都少得可怜,又哪里能够选送足够的人员去俄国进修呢?

苏黑托巴尔和乔巴山都是满腔民族激情的年轻人,一心只想早日清除草原上的封建势力,却忽视了当时的时代背景下,封建贵族也同样代表着草原上人数有限的知识阶层。

大清洗看似让他们快速稳固了外蒙的政权,实际上却严重的削弱了伪政府的实际管控能力。

至少,在培养出足够的俄语翻译之前,俄蒙双方的交流互动,只能局限在伪政府的高层。

历史上,外蒙的伪政权成立之初,即便有封建知识阶层相助,能够获得的苏俄直接帮助,也是少得可怜。现在,很多事情伪政府也只能是在苏俄的策划下,亲力亲为的自己干了,其效率和速度相当低下。

与历史上同一时期相比较,红色国际对外蒙的掌控程度,反而有所倒退。在培养出一批可用的翻译人才之前,外蒙根本无法完全领取苏俄的建设援助。

未来当翻译人才培养出来时,外蒙的本土干部估计已经全都成长起来,并切实的掌握了实际权力。性格使然,真正掌握了权力的蒙古人,可不会再轻易的交出权力。

三人组做梦都没想到,自己一个意外的出兵,会让外蒙伪政府与封建王公的过早决裂。而外蒙封建贵族被大批的清洗,反而会导致外蒙的赤化进程被严重削弱。

并非夸大翻译的作用,历史上太祖建国后,邀请苏俄来华夏培养飞行员。一名华夏翻译俄语一级棒,但不懂航空专业知识,将苏俄教官专业用词翻译错了,导致一班华夏飞行学员在返场降落时,都要驾着飞机在着陆跑道上跳三跳,这就是华夏翻译界,最著名的笑话“三点着陆”。

50年代苏联专家来华后,这样类似的笑话每个建设工地上都有,不仅浪费了时间而且有些还造成了损失。可见,人家帮不帮助你是一回事,你能否接受和消化这些帮助又是另一回事。

这也是为什么后世教育界脱裤子放屁,在全民普及英语的同时,又专门开设英语专业的原因。毕竟,会说、会看也不代表,你就是一个合格的翻译。

外蒙比历史上更早的消灭了‘剥削阶级’,但对抗北洋的实力和底气,也更变得加的微弱。三人组与外蒙之间,虽然响了枪,但是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不会较大的武装冲突。可是,三人组并不知道这些内情,反而因为交火事件,加快了自己的整军备战的步伐。

鹿城警备师是一个三团制的警备师,按照北洋的惯例,它是一个没有数字番号的三流编制,全师就算满编也不过五六千人。北洋的守备部队师、团两级都没有直属队编制,仅有一个师部和旗下警备一、二、三团。

但是,在实际的编成中,三人组根本不理所谓的编制规定,一个团就编入了五千多人,全师三个团加直属部队,编制足有两万出头。所以,鹿城警备师不但部队规模超标,连团级部队的番号都是违制命名。

好在,北洋陆军部也没把警备部队当做正规部队,一没有发响的说法,二也没有编制点验的传统。完全是把鹿城警备师当做了高级一点,有陆军部备案的民团武装,在政府眼里这样的部队,带有一点酬宾的性质。

别看‘守备部队’和‘警备部队’只是一字之差,北洋时期在性质上确是正规军与民团的差别。当时,守备部队是正规军为了驻守某一要地,而特意设置的正规守军。警备部队则是临时番号,带有维持地方秩序的性质,即可由正规部队充任,又可由地方民团充任。三人组搞清其中的道道以后,也不嫌弃部队性质,只要能让他们把队伍拉起来就成。

手机阅读:m.junshishu.com/3G/Book23976/

全屏阅读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