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玄幻>大漠风云录>第90章自家兄弟
请选择颜色:
绿
选择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90章自家兄弟

小说:大漠风云录 作者:奥玛乃康 更新时间:2014/7/26 8:39:59

雷鹏对他讲了当年的遭遇,而后说道:“在下曾经发誓,要给予仇敌百倍的报复,将仇人的妻子、姐妹,统统送入勾栏为娼。阁下适才所见,便是在下的复仇行动。”

“他们真是龙虎门下?”花子骇然惊问。

“千真万确!”

“以何为证?”

“此物为证!”雷鹏取出玉牌,交给花子:“此乃龙虎门下玉牌使身份信物,请过目。”

花子接过玉牌凑近灯光翻看,突然一跃而起,将玉牌掷还,沉声道:“久闻贵门崛起江湖,威逼利诱,大肆扩张,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不择手段,今日一见,贵门的手段,果然是骇人听闻!”

“什么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你这混蛋简直是胡说八道!”雷鹏拍案而起,忽然叹口气落座:“我知道,在下的行为的确有些过分,但非如此难解我心头之恨!”

“阁下的解释漏洞百出,令人难以置信!”花子冷笑。

“信不信由你!何兄,送客!”雷鹏烦躁地叫,下逐客令了。

何永靖应声而出,说道:“老兄,休要自以为是胡说八道,我们若是龙虎门下,你老兄今夜休想活着离开。请!”

“原来还有埋伏!”花子自以为是地叫。

“对付你这种浑球,何须埋伏!”何永靖轻蔑地说:“我家公子只消一根手指头,便可将你如捻臭虫般捻死,你走不走?”

花子浑无惧色不肯走:“阁下曾言,在崆峒山茅屋之中,被三名二三流的角色制了穴道,无力反抗,而阁下适才随意显露的几手,已经证明阁下的一身所学,已至炉火纯青之境,只此一端,便可知阁下一派谎言!”

“你这家伙,简直是胡搅蛮缠不可理喻!你走不走!”何永靖怒气冲冲要动手。

“何兄,不可鲁莽!”雷鹏拦住同伴,道:“阁下适才显露的一手,也说明阁下亦非普通乞丐。若我的眼力不差,你的身手,已足以跻身一流境界,缘何混迹风尘,与乞丐为伍?”

“这是我的事,与你无干!”花子脸色微变。

“你的口音亦非本地人氏,你是何人?”雷鹏沉喝。

“与你何干!”花子步步后退。

何永靖看到雷鹏变了脸色,飞身拦住了去路,笑嘻嘻道:“你这浑球,叫你走,你偏不走,此时想走也由不得你了,留下!”

花子一声沉叱,拔出匕首,蓦然扑向雷鹏,一刀刺出。不是鱼死,便是网破。

“何兄,退后!”雷鹏喝住同伴,身形幻化如电,倏然到了花子身后,一把扣住他的肩井穴,沉喝:“何兄,搜他身!”

何永靖走上前来,摇头晃脑道:“老兄,你太不自量了。”

一边说话,一边在花子怀中乱掏乱摸。花子肩井穴被扣,浑身软麻无力,挣扎不得,七窍生烟。

花子怀中别无他物,只掏出几文铜钱,一块风干的锅盔馍。

忽然,何永靖从他怀中掏出一枚白色玉佩,脸色微变,托在掌心请雷鹏过目。

雷鹏微微一怔,松开手,接过玉佩,说道:“唔,质地尚佳,值几文钱。以兄台这种身份,何以会有这等物事?偷来的?”

“放屁!还我!”花子怒叫,飞身来抢。

何永靖一把扣住他的腕脉,喝道:“说清楚了自会还你,说!从何得来?”

“捡来的!”

雷鹏道:“此物形质不错,我喜欢!何兄,给他十两银子,放他走!”

“还我!”花子怒吼如雷。

“五十两!”

“休想!”

“一百两!”

雷鹏一加再加,加到五百两,花子依旧抵死不从。

雷鹏忽然笑了,道:“何兄,放开这位兄台,请坐!”

“还我玉佩!”花子搓着腕脉怒叫。

雷鹏“哈哈”大笑,笑声倏止,低喝:“接夫人谕令!”

花子全身一颤,战兢兢垂首肃立,望着雷鹏呆若木鸡不知所措。

“海纳百川,能容则大!”

“披发左衽,无顺不复!”花子泪流满面,颤声回答。

“精卫填海,矢志不渝!”

“驱虏兴汉,英魂垂史!”

“出世信物!”

花子张口结舌,指指雷鹏掌中玉佩,苦笑不语。

雷鹏失声一笑,将玉佩交还,而后从怀中取出碧玉玦,伸到花子面前,道:“请过目!”

“属下不敢!”花子口说不敢,却在仔细打量雷鹏掌中玉玦。

雷鹏道:“何兄,将你的信物也亮出来请这位兄台过目。”

何永靖取出信物,待其验讫,拍着他的肩头说:“兄弟,这位云公子,便是……”

“何兄,休要乱说!”雷鹏喝住何永靖,道:“这位兄台,是令下弟兄?”

“是!”花子恭声回答:“属下达翰儒,奉命混迹风尘近三十年,盼回归令下,如大旱之盼云霓……”泪如雨下,泣不成声,真情流露,绝非伪装。

看年纪,三十年前,他大概也就十五六岁,三十年的风风雨雨,犹如一只失群的孤雁,混迹风尘,饱经沧桑,忽然回归令下,犹如孤儿见到了娘亲,百感交集,洒下一行英雄泪。

雷鹏亦甚恻然,安慰一番,问道:“达兄可有亲信兄弟?”

“还有六名兄弟。”达翰儒拘禁地说:“都是当年在西安分手的旧时兄弟,后来邂逅江湖,暗中往来。上次武林浩劫中,我等为躲避清廷鹰犬追杀,来到河西,混迹于丐帮,以乞讨为生,但我等从未忘记光复大业。”

“诸位可曾去过崆峒山、六盘山?”

“去过。”

“有何收获?”

“一无所获。”达翰儒摇头:“我等得讯迟了些,殆至赶去,已是时过境迁,空手而返。之后曾在城中看到过佩有信物的自家兄弟,但恪于令律,不敢相认,只在暗中时刻留意而已。”

“达兄看到了什么?”

达翰儒笑了,神情自然了许多:“道上朋友进了凉州,一举一动,都瞒不过丐帮的眼目。属下曾多次见到这些兄弟时常出没于一所废园之中,但我不敢犯禁前去相认,只在周围徘徊,寻找机会。不久前,他们突然消失了。我找遍全城,也未能找到。”

雷鹏心中微动,问道:“达兄今夜前来,是有备而来?”

“正是!天黑以后,属下接到手下来报,称有人正在街头召集地痞无赖。属下赶去一看,认出这位召集者,正是曾在海藏寺前见过的那位兄弟,便心存侥幸,应召而来,以图相认。”

“殆至听了小弟那番混账言语,以为侯兄已经沦入左道旁门,便要路见不平了?”雷鹏笑问道。

“属下惭愧!”

雷鹏一边与他交谈,一边暗中忖度,此人既然早已识破了流浪汉等人的行藏,而流浪汉等人至今安然无恙,说明此人绝非叛徒。但事关重大,尚需进一步甄别。

“达兄,请用茶!”

“多谢!”达翰儒端起茶碗饮茶。

雷鹏冷丁问道:“达兄可知,八千儿郎中,出了叛徒?”

“什么!”达翰儒手中茶碗落地,惊跳而起,惊骇地叫:“真有此事?”

“不错!已有不少兄弟因此而遇害。”

“王八蛋!”达翰儒怒发冲冠,拍案怒吼,忽然一怔,躬身道:“属下失态了,请见谅!”

雷鹏“哈哈”一笑,道:“达兄,你不是小弟的属下,我也不是你的主人,咱们是兄弟。达兄可知罗经武其人?”

“此人乃是凉州首富,著名的大善人与侠义道英雄,岂能不知?只是此人的某些所作所为令人难以捉摸。”

“哦?愿闻其详。”

达翰儒道:“半载前,属下曾在城中看到过几位佩有信物的自家兄弟,谁知跟踪了数日,这几位兄弟忽然失踪了。经多方打探,有消息说,这几位兄弟进了罗府。此后,属下便对罗府格外留心,但再也未见过那几位兄弟。”

“达兄是说,这几位兄弟出了意外?”

“人命关天,属下不敢妄测。不过,此人与官府过从甚密。清廷鹰犬与龙虎门多次恶斗之后,常有神秘人物出没,从衣着看,应该是清廷鹰犬。”

雷鹏听罢,对罗经武的怀疑又加重了几分。他沉思片刻,命达翰儒附耳过来,暗授机宜,达翰儒连连点头。

雷鹏说罢,又叮咛道:“滋事体大,望达兄小心在意。”

“公子放心,属下即刻去办!”

“小弟姓雷名鹏……”

“追魂雷霆!”达翰儒变色惊呼。

“不错!小弟暂住泰和客店,化名云中雷,弟兄们都叫我云公子。”

“属下知道了,若无其他事,属下告退了……”

* * * * *

张峰奇返回密室,感慨地说:“这小子心黑手辣,是个人物。”

“他在干什么?”霍天极问道。

张峰奇长吁一口气,道:“倘若有人当着二位的面,轮流强暴了二位的胞妹,请问二位将何以处之?”

“我会灭他满门!”霍天极说。

“孟捕头会做什么?”

“小人会追他到天涯海角,将仇人碎尸万段。”

“大人会如何做?”霍天极反问道。

“我?哈哈!我会灭他九族,鸡犬不留!”张峰奇杀气腾腾。

“大人是说,追魂雷霆……”

“不错!他正在做这件事。龙虎门倒行逆施,无论用什么手段收拾这群畜生,都不为过。孟捕头,事主也许会留下几具尸体,请你务必在天亮之前,将尸体送出城外,切不可惊扰地方。”

“小人明白!”

“大人,那位邋遢汉子,正是在崆峒山中袭击属下的逆贼,机不可失,何不趁此机会,将其一网打尽?”

“霍兄,有时候,忍耐也是一种美德。”张峰奇拍着霍天极的臂膀说:“请放心,我会给你机会一雪前耻。张某先走一步,告辞!”

张峰奇来到店外,招过两名大汉,耳语道:“马厩后有两副马鞍,马上送回货栈,速去!”

“遵命!”二大汉迅速隐没消失了。

三更末,追魂雷霆一行悄然离去,留下十一具尸体,孟捕头将尸体悄悄运出城外埋葬了。

第二天,怡红院中添丁进口,多了三名妓女,一名断了一条腿的龟奴,此人便是龙虎门新任肃州分坛副坛主郎欣。

雷鹏曾警告老鸨子,可以任意虐待折磨这混蛋,但要看紧他,倘若此人逃走了,或者半路夭折,他将加倍讨还付给她的二千两银子。

加倍讨还,便是四千两银子,是一座金山,老鸨子不敢怠慢,加倍小心。

郎欣一家沦落勾栏,终日被迫迎新送旧,苦不堪言。

郎欣武功被废断了一条腿,备受欺辱,猪狗不如,生不如死。他失了押送总坛的金银,犯了死罪,终身不敢踏出妓院一步,苟延残喘,直到三十年后,才得以解脱。

此人作恶多端,罪有应得,但雷鹏残忍的报复行为,在众弟兄中引起了微妙的变化。

众人看到他,多了几许敬畏,少了几许亲热。

手机阅读:m.junshishu.com/3G/Book23966/

全屏阅读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