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中短篇集>缤纷爱情故事合集>第084章养痈遗患
请选择颜色:
绿
选择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084章养痈遗患

小说:缤纷爱情故事合集 作者:文苑一员 更新时间:2014/7/26 11:16:19

第084章 养痈遗患

(36)

因劳乏过度,佟付伦校长旧病复发再次住进医院。屈指算来,从上次为跑骆淇昌调动事勉强出院,到这次二度住院,前后不到两月时间。明知他这病是劳累所致,所以,一直陪护身边的老伴余老师咀上虽没说什么,但内心里却早已积满了埋怨情绪。这从余老师那隐忍不发的眼神中便可看出来。

“老伴呀,俺知道,别看您脸上挂着不满,其实内心里是在心疼俺哩!”在佟校长身体稍感轻松些的时侯,亲眼看着为自已忙前忙后煎药、提水、洗洗涮涮的老伴,很是理解的说,“可咱们结婚几十年来,您应了解俺的脾气禀性:自已肩上的事不干好,咋能放得下心呢?其实,俺也并不是爱同自已的这把老骨头过不去。可又有啥办法哩?眼瞅着学校那一大摊子事,不操心不过问能行吗?一所上千人的重点高中,能完全放心地交给杜凡那样私心严重的人去管吗?哼!我去市里开会仅两天不在学校,他竟敢把我唯一抓教学的岳主任推出去。还自当巴家把学校体育器材室腾出来,让他老家的建筑队住。若我长期不在校呢?他还不把学校给卖吃了?您说俺这心里能不急吗?说老实话,俺夜里睡觉做梦都在急切盼望着能把骆淇昌赶快调来哩。老实说,只要小骆一调来,俺就能放放心心在这疗养了。”

“还说哩,那您咋不抓紧催着县领导把小骆给调来哩?”余老师也心急地催促说。尔后又轻叹一声:“唉,我看哪,就您这身体还是早一天卸挑子的好啊。”

“咱在这里干着急有啥用?您不清楚,现如今由乡下调城个干部有多难。何况又是往众所瞩目的县高调呢!既要提上县常委研究,还要办一溜溜手续。唉,看来只能耐心的等啦。反正这事县委严书记已原则上同意了,总不致于再发生什么变故吧?”正当佟校长夫妇耐心而无奈地焦急

(71)

等待的时侯,想不到事情说解决就解决了!原来听说县里的教育专家,全县最高学府的正当家人佟校长,因劳累过度,再次旧病复发住进医院的消息后,县”四大家”领导都分外重视。于是乎,几天中,不是领导亲自前来,便是委派专人前来医院探视慰问。这天上午,医护人员刚查过房,内科值班护士便前来报告说:县委办打来电话说,9点钟县委严书记要前来看望佟校长。佟校长夫妇俩听后顿时一激灵,并互相传递了一下眼神。

“怎么样老伴?我说人家当领导的绝不会食言吧?这不,说来便来了。”佟校长向老伴挤挤眼高兴地说,“嗨,我敢说,严书记此来,看视俺的身体是次要的,主要是给俺送好消息来了。看来骆淇昌调县高的事有眉目了。”果不其然,当严书记走进病房,先简单询问了一下佟校长病情变化,及用药治疗情况后,随即便将目光转向余老师诚恳地说:

“谢谢您哪老嫂子!您为咱县教育出了大力,将咱们的教育专家佟校长护理得这么好。”

“看您严书记说的!话说反了吧?老佟他是俺的正当家人,照护他不是俺份内的事吗?”余老师虽不好意思却还是客客气气地说;”实际上是俺应感谢严书记和其他县领导,在百忙中一次次来看老佟呢。”

“嫂子,说句实在话,佟老为咱县教育事业操劳半生,现今都这么大年纪了,身体又这么差,还要继续为县高的事业发展和工作操心劳神;县里领导看着真是于心不忍哪!可又有什么办法哩?像县高这么重要而特殊的单位,不是随便那个人都可当头儿的。所以说从实际出发,无论咱全县教育和县高,也的确是离不开佟老哩。”严书记十分诚恳地说。又激动地望一眼佟校长说:“佟老啊,看您现在的状况,我不能不多说一句话:要抓紧培养接班人哪!不然您老还不能歇担呢。”

“严书记说的对,没有好接班人,别说县领导不放心,就是我老佟也不能放心地甩手不干呀。”佟校长深表赞同地说;稍一顿,又颇为认真地解释:“其实,我们也早在认真落实县领导指示,一直在精心培养着接班人哩。严书记,您应记得,县高上次向县委送审的申请报告上就明确写着:要求调进的骆淇昌,配为抓教学副校长;这也正是我们多年精心培养的接班人嘛!”

“什么,骆淇昌是你们培养的接班人?”严书记摇着头表示疑问,“但据我了解,骆淇昌从打当民师,以后转正直到调任初中副校长,可一直是在乡下工作呀?这咋又算是你县高培养的呢?”

“骆淇昌一直在乡下工作是事实。可书记您忘了,他小出身可是县高’老三届’毕业生呢。”佟校长认真地解释说,“如果没有当年我校认真培养他,做一个优秀学生干部的基础,参加工作后,也不可能有较快的进步和顺利发展呢!更何况,自他在祁阳中学任副校长后,我们仍没放松对其帮助指导哩。”

“噢一!这么一说俺也不能不信啦。哈,哈。好你个佟大校长啊!照您这么说,现时咱源东籍在省、市当领导的几位,大概也算您佟老培养的了?”

“纠正您书记一句话:不光是现今在省市领导岗位上的几位,原县高毕业生,即便这身边的骆淇昌,也不能说是我或前任那个校长培养的。准确说是源东教育和源高打的基础。”佟校长似很认真地解释说。严书记认可地连连点头说:

“是啊,是啊!不然咋会把曾毕业的学校叫作‘母校’哩?看来人不管有多大本事,多大成就,多高地位,是都不应该忘本哩。我这里有个小建议,先存到这里:就是到源高‘老三届’学生毕业30年的时侯,不管我俩当时还在不在现在的岗位上,都要建议现当家人,将全部毕业生请回母校,举办一次大型的老校友聚会!”佟校长听后,当即像年轻人似的连连鼓掌,并激动地说:

“我这里首先举双手赞成!屈指算来,到‘老三届’学生毕业30年,也不过三五年之后。那时俺也不算老;当然亦不在位了,可只要还活着,就还能说上话。现就当场表态:一定建议现职校长,落实书记提前的指示。”佟付伦校长满怀信心地表态说。

“看,你俩一谈起工作连自已都忘了。说了这半天话早该口渴了吧?快喝口水润润嗓子。”余老师慌忙将两杯开水,恭敬地送到严书记和丈夫手上说。

“对呀,佟老,咱还是书归正传吧!”严书记挺认真地说,“依你老说,这个骆淇昌真能胜任

(72)

手机阅读:m.junshishu.com/3G/Book23954/

全屏阅读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