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乱世浮沉之家国天下>第十二章 故人重逢暗咨嗟
请选择颜色:
绿
选择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二章 故人重逢暗咨嗟

小说:乱世浮沉之家国天下 作者:虎牙军刀 更新时间:2014/6/3 10:31:48

南辛庄 358团三营营部

诸朝阳和秦志彪二人气喘吁吁地站在孟庆昭面前。从早晨的20公里,到旅部操场上的30圈,诸朝阳胃里的早饭早就消耗得一干二净。

孟庆昭抬起手看了看腕上的手表,冷着脸说道:“9点零2分,你们迟到了两分钟!战场上军情如火,要知道你们耽误的这两分钟可能左右着一场小规模战斗的胜负!今天看在你们已经体力不支的份上我就不再追究,不过今后再让我看见你们迟到,可就不是跑步这么简单了,我一定会让你们后悔落在我手里!”伴随着话音落下,孟庆昭阴阴地笑了一声,从放置在办公桌上最上面的文件夹中抽出一张纸拍在诸朝阳胸口,喝道,“你的7连驻地在营部东侧,自己去吧,营部里所有人都忙着呢,没有人带你!”

诸朝阳发誓他绝对从这个孟阎王的眼中看见了轻蔑。不说已经在父亲面前立下了军令状,单凭着一股不服输的尽头,诸朝阳就发誓一定要做出一番成绩来,狠狠地打这个孟阎王的脸。如今,只得忍气吞声地接过委任状 ,带着秦志彪负气离开。

7连驻地的操场上,所有官兵正在一个中尉的带领下热火朝天的训练。一排长钱大友快跑几步,来到中尉身边,愤愤不平地说道:“连长,你怎么就这么认命了,论能力论资历,你那点不比那个毛头小子强,咱们连可是整个营的尖刀连,就是在整个团甚至是整个旅里都是数得着的。上面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派了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子来当连长,这不是耽误事嘛!那些少爷,仗着有些家世背景到部队来混资历,你把咱们连给带出来了,他过来摘桃子,倒是打得好算盘!”

中尉没理会一排长的喋喋不休,转头对着身后的一干士兵吆喝道:“都给我快点儿,早晨没吃饭哪!告诉你们,最后一名的班加罚5公里负重越野,不想被加罚的就给我动作麻利点儿!”

钱大友还要再说话,却被中尉打断了:“我只是个副连长,军中等级森严,不要随便称呼。还有,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上面怎么安排咱们怎么做就是了。”

钱大友不甘心地说道:“可是连——,副连长,咱不能拿公事开玩笑啊,你说这么个不到二十的小孩——”

中尉终于忍无可忍,气得抬腿踹了钱大友一脚道:“你是真傻还是假傻,你不会不知道咱们的新连长叫什么吧?”

“哪能不知道啊,咱们的新连长不就是那个诸朝——,额,不会吧?”

中尉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道:“听说前些日子大帅的三儿子找回来了,还是他的心腹秦志彪亲自去接的人,大帅对这个儿子可是喜爱非常啊,疼得跟眼珠子似的。”

钱大友听到这里,也知道这个副连长不肯出头了,只得讪讪离开。

此时,7连驻地的大门口,诸朝阳二人被门口守卫的士兵拦住了:“站住,干什么的?”

诸朝阳好整以暇地整理了一下衣服道:“进去通报,我是你们的连长!”

小兵根本不理会诸朝阳的话:“你说你是连长,有证件吗?就是一个小本本,我们副连长还有排长都有!”

诸朝阳有些好奇道:“你没看见我的这身衣服吗?”

小兵手中的枪并没有放下:“我们副连长说了,衣服可以偷,可以借,不能只认衣服不认人。”

听到这话,秦志彪再也忍不住了:“你认字吗?就算把证件给你,你也不知道证件是真是假!”

小兵听了一昂头:“就算不认字,上面总有你的照片吧?我对照一下不就知道是真是假了?”

秦志彪嗤笑:“你方才说衣服可以偷和借,难道证件就不可以造假了?你看证件也没什么用啊!”

小兵语塞。

诸朝阳也不为难他,冲他挥挥手道:“行了,进去通报吧,就说新连长来了!”

小兵不信任地盯着二人看了半晌才道:“那行,我进去通报,你们就在这好好呆着,不准进去!”

诸朝阳大度地笑了一下:“行,我就在门口等着,你进去通报吧!”

看着小兵的背影远去,秦志彪忍不住开腔了:“三少爷——”见诸朝阳瞪了他一眼,才改口道,“这个小兵开始看着还挺精明的,怎么后面这么愣,就他一个守门的,就这么大喇喇地把咱们放在这里自己进去了,不怕咱们借机闯进去啊?”

诸朝阳道:“傻的是你!你倒是闯一个试试!我保证你会被打成筛子!”

见秦志彪不明白,诸朝阳解释道:“你仔细看两边的草丛,发现什么没有?”

秦志彪依言向两侧看了看,还是没看出什么,诸朝阳这才说出了真相:“你没看见这两侧的草丛凸起得不正常吗?那是埋伏是暗哨,还有围墙那里留有射击孔,肯定假设着机枪,你要是敢强闯,保证会变成一堆碎肉!”

秦志彪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了诸朝阳说的暗哨,顿时倒吸一口凉气:“怪不得那个小兵敢把咱们单独撂在这,感情是有恃无恐啊!话说这个副连长可真不简单啊!”

诸朝阳冷哼:“他这是有意试探呢!你见过那个部队的驻地门口只放一个卫兵的?他这是给我下马威呢!”

与此同时,中尉也听见了小兵的汇报。吩咐士兵继续训练之后,这才跟身边的三个排长说道:“走吧,去迎接咱们的新连长!”

刚刚钱大友的挑拨并没有起效果,此时也不敢多说什么,倒是早听见二人对话的三排长李明福若有所思:也不知道这个王哲打的什么主意,之前明摆着是因为新连长的身份不愿得罪,如今又在门口来上这么一出。他敢保证要是这个新官上任的连长敢强闯驻地,王哲绝对敢开枪示警,甚至敢把人抓起来,他可不管人家什么身份。不说营长,就是团长也不惯着,要不然也不会到今日才是个副连长,眼见着要转正了,又从上面调下来个少爷,明摆着是来镀金的。如今,谁也搞不清楚这个王副连长心理到底是怎么想的。想到这里,李明福又抬眼看了看二排长苏睿,苏睿是跟着王哲一道来的,一直唯王哲马首是瞻,此刻也是沉默不语,默默地跟在王哲身后。

诸朝阳二人早已等得不耐烦,这时就看见几个人向门口走过来,为首的身影甚是熟悉,顿时眼睛一亮:“王大哥!苏大哥!”

王哲也快走几步来到诸朝阳跟前:“东行老弟,好久不见,近来可好?听说老弟认祖归宗,真是可喜可贺啊!”

诸朝阳笑道:“谢谢王大哥了,父亲待我很好。倒是王大哥还有苏大哥,多年不见,怎么跑到这儿来混日子了?”

苏睿沉默不语,倒是王哲苦笑道:“一言难尽!当年在东北的时候得罪了韩培棣,我怕你夹在我和沈司令中间为难,也不好找你帮忙,只好带着一众兄弟从奉天逃了出来。后来几经辗转,就到了令尊麾下。只是中原战火频繁,一众兄弟也是死伤甚多,最后只剩下我和睿弟了。”

听了这话,诸朝阳也是沉默了。当年还没跟在沈司令身边时,王哲一众兄弟对诸朝阳母子帮助良多。哪怕后来诸朝阳和母亲得到了沈司令的帮助,也忘不了这些兄弟,还时常去看他们。只是不久之后他们就没了消息,诸朝阳还拜托沈司令查过,可是最终还是不了了之。说起当年的事情,三人都是一阵唏嘘。

还是王哲最先缓过来,拍拍诸朝阳的肩膀笑道:“好了,不提那些伤心事。你我兄弟重聚,应该聊点高兴的事。我这不是来欢迎你这个连长新官上任嘛,这个欢迎仪式怎么样,还满意不?”

诸朝阳也是笑道:“行啊,王大哥,你这驻地的防御不错嘛,要不是我从东北军里学过两手,还真的让你给算计了!”

王哲嘿嘿干笑道:“我是有着本事,但主意不是我出的。冤有头债有主,你去找你苏大哥算账吧!”

一旁的苏睿不甘地叫道:“我说副连长,不带你这样的。就这样出卖你的兵,不怕战场上我打你黑枪啊!”

王哲瞪了苏睿一眼:“打我黑枪?你要真有这个本事,我只有佩服你的份,关键是你没这胆子不说,你要真能打着我,我倒过来叫你哥!”

苏睿:“……”

闲话论过,只听见王哲说道:“来,连长,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两位是咱们连的一排长钱大友和三排长李明福,我和老苏就不用在介绍了吧?”

诸朝阳对二人点点头,抬手回了个礼,指着身后的秦志彪接着说道:“这位是我的副官秦志彪。”

秦志彪上前几步,给众人敬了个礼道:“各位长官好,鄙人秦志彪,以后大家就同在连长手底下混饭了,还请各位长官多多关照!”

王哲上前一把搂住秦志彪的脖子笑道:“秦老弟这话可就太客气了,要是说起来,你还在咱们团里参加过特训呢,本来就是一家人嘛!你现在是连长的贴身副官,我们这一帮人还要麻烦你多多替我们说好话呢!”

一旁的钱大友也接话道:“那是,秦副官可是在连长身边贴身伺候的,以后要是有什么事,少不得麻烦秦副官关照。要说还是秦副官年少有为,18岁的年纪就当上了少尉,日后肯定是大有前途,我们这些人还指望着秦副官日后提拔呢!”一大段话说下来,还故意在“年少”二字上加了重音。

听了这话,诸朝阳暗暗皱了皱眉头:这钱大友是指桑骂槐呢,口里说着年少有为,暗地里却骂着少不更事,秦志彪18岁当上少尉,那自己呢?谁见过18岁的上尉连长?即使是黄埔一期的庄梦臣17岁入校,18岁毕业的时候也只是一个见习排长,当上连长的时候已经20岁了。这钱大友明显是表达自己的不服气,就差指着鼻子骂自己是仗着父辈余荫来军营里混资历了。不过诸朝阳倒也不以为意,军中凭实力说话,只要自己吧这个连长干好了,不愁有人不服气。

想到这里,诸朝阳率先抬脚向营内走去。

7连训练场上,全连士兵早已经集合完毕,按照班排站成几个方队,静静地等待新连长的训话。诸朝阳一人走到队伍正前方,强行压下了心中的忐忑。头一次担任部队官长,诸朝阳心里早已准备好的台词忘得一干二净。清清嗓子,诸朝阳开始道:“兄弟们,我是你们的新连长诸朝阳。”说完这句话,诸朝阳心底忽然静了下来,继续道,“虽然我很年轻,但是我向你们保证,我能胜任这一职位。我会带领你们进入战场,我会带领你们冲锋在前,最后把你们安全地带回来。我的话就讲到这里,解散吧!”

早就准备好听到长篇大论的众人根本没有料到诸朝阳的讲话这么短暂,还没回过神来就结束了。最后还是在副连长和排长的带领下才稀稀拉拉地鼓起掌来,弄得诸朝阳十分郁闷:他怎么都觉得这掌声像是赏赐。

吩咐各班班长整队继续训练,诸朝阳带着几个排长来到连部办公室。办公室里只有一名传令兵、一名文书外加一名司务长。诸朝阳也不客气,一屁股坐在办公桌后的椅子上,吩咐那名司务长道:“我不管你从前是怎么做的,从今天开始,你要给我记账。每月领了多少钱,买了多少米面,多少菜,多少油盐,这些单价各是多少,总共花了多少钱,还剩下多少钱都给我记清楚,然后让文书给我张贴出去!”

见司务长的脸垮下来,也毫不在意,转头吩咐文书道:“你不光要负责每月的财产公示,还要把部队的训练内容,条令条例都给我誊抄几份贴在士兵宿舍内。士兵要是不识字你就要负责一条一条地念给他们听!”

文书听见吩咐张口想要说话,却被王哲一个眼神给逼了回去。王哲和苏睿早年和诸朝阳兄弟相交,自然知道诸朝阳虽然平时看起来有些跳脱,但是做起事来老成持重之中还带着一股雷厉风行,此时是准备新官上任三把火,自然没有不支持的。李明福一直是个透明人,可以不予理会,倒是一旁的钱大友眼神一亮又迅速暗了下去。

吩咐完司务长和文书,诸朝阳身子向椅背上一靠,接着说道:“部队的训练计划我先看一下,之后会有所调整,新计划晚饭之前给你们送去。好了,副连长留一下,你们先去监督部队训练吧!”说着,示意三个排长离开。

三人前脚刚走,王哲就急不可耐地对诸朝阳说道:“连长,你刚一来就插手部队训练,是不是太过心急了?”

诸朝阳好整以暇,挥手示意文书几人各忙各的,这才道:“我可是立了军令状的,当然要尽快把整个7连握在手里。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一个7连我要是还管不好,将来怎么带更多的兵?”

王哲笑道:“行,当年我就看出了老弟你不简单。放心,哥哥我肯定是帮你的,你打算怎么干?”

诸朝阳抬手把秦志彪叫过来,低声在两人耳边说了几句,然后嘿嘿地笑了起来。秦志彪看了诸朝阳一眼,也低声道:“三少,额,连长,你也太阴了吧!”

王哲也惊讶道:“看不出来啊,老弟的鬼心眼这么多。行,哥哥我肯定给你配合得天衣无缝!”

诸朝阳阴阴笑道:“那好,就这么定了!”

手机阅读:m.junshishu.com/3G/Book23920/

全屏阅读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