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情感>桃花>第54节
请选择颜色:
绿
选择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54节

小说:桃花 作者:甘肃 更新时间:2014/6/25 23:18:52

纪孝的眼角膜移植手术做的很成功,继根亲自主刀,经过了五个多小时的奋战,杨秀她们等候在手术室外见到了桃花和纪孝。

桃花身上的麻药在手术后的三个小时才渐渐退去,她轻轻睁开双眼,发现病房里的吊灯清晰可见。稍微把头偏斜一点,看到杨秀她们站在自己的对面。这时,她还听到何静跑出屋子喊继根的名字。床旁边有两个人紧握着桃花的手,嘴里不时喊着“奶奶”,她还可以看清继根和纪孝的儿子——张怀念与纪先念。

桃花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她回忆着八小时之前的事情。伸出自己的右手,桃花捂住左眼可以看清屋顶的灯光,她又捂住右眼,也可以看清灯光的闪烁。桃花明明记得,自己被打上麻针推进手术室,将要有一只眼角膜移植给纪孝,现在为何两只眼睛都可以看清眼前的东西?桃花心中疑惑不解。这时,何静把继根从办公室拉扯到桃花的病床前。

“娘,你醒了,感觉怎么样?”继根转业的询问。

“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不是把左眼的眼角膜移植给纪孝了吗?我为何还能看清东西?”继根慌忙伸手扶起躺在床上的娘。

听到娘的疑问,继根回头看着杨秀她们。这时,杨秀何静和庞艳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背着面前的婆婆无声的哭起来。

“到底怎么回事?我为何还能看见东西?难道没给纪孝做移植手术吗?”桃花又一次连发的疑问。继根看着面前的娘,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个底朝天。

郭卫东半年前就一直胃痛,桃花钦点他跟着自己到北京看纪孝,另一个主要原因还是想让继根给郭卫东检查下身体。毕竟北京是军区医院,比东北那个小县城的技术好很多,儿子继根和儿媳何静也在军区医院当主科医生,检查的结果可以知根知底的了解清楚。

只是大家万万没有想到,郭卫东的胃病已是胃癌晚期,现在做任何治疗都无极弥补。继根本来不想把检查的结果告诉郭卫东,他撒谎的眼睛怎么能逃脱当校长多年的郭卫东。况且,继根是郭卫东看着长大的。郭卫东的几次追问,加上他对自己病状的敏感度,继根告诉了他病情的真实结果。

一个人看过了世间的大喜大悲,对于到来的死亡,郭卫东早就有了心里准备。他当时告诉继根和杨秀她们,自己的身体检查结果千万不能告诉他们的娘——桃花。自从来到北京,桃花整夜守着双目失明的儿子纪孝,早就已经焦头烂额。空闲时,桃花问过继根,他按照郭卫东的意思,只是告诉桃花,郭叔的病是一般的胃病,他已经开了些药,过上个把月也就没事了。桃花听到儿子这样说,也没把心思放在郭卫东的身体检查上,她相信自己的儿子,一个堂堂的主科医生,不会对自己的娘撒谎。

当听到桃花想把自己的眼角膜移植给纪孝时,郭卫东瞒着桃花找到继根他们说了自己的想法。反正他是要死去的人,郭卫东想把自己两只眼角膜全部移植给纪孝。而且,这件事还不能让桃花和纪孝知道。所以,纪孝移植眼角膜那天,照样给桃花打上麻针推进手术室,实质是狸猫换太子。最终,郭卫东把自己的两只眼角膜全都移植给了纪孝。

桃花听到继根的讲述,满眼的泪水从眼角顺流而下。她伸起自己的右手狠狠的打在继根的脸上,继根没有任何反应,桃花恨面前的儿子欺骗了自己。继根像犯错的孩子,他也想让娘打自己一巴掌,继根这样做,心里其实也是一直处于纠结与矛盾中。

“你们都行,都长大了,翅膀硬了,这么大事情都瞒着我。你们知不知道你郭叔对咱家的恩情,怎么可以移植他的眼角膜?”桃花大吼。

“娘,你冷静点。他的胃癌最多能撑一个月,你的比他的重要吧,这也是郭叔自己的意思。”继根哭起来而理智的说。

“他就算明天死了,也不能用他的。你知道你郭叔这辈子怎么过来的吗?喝了一肚子的洋墨水,赶上了知青下乡,为了乡下的妻儿,放弃了回城的机会。哪知妻子和儿子被石头砸死,守着咱那个学校过了一辈子。娘把他接到咱家总以为可以照顾他一些,这些年呢?他把自己的工资全都给娘做了补贴家用,没有你郭叔,娘怎么能把你们养这么大?他是个苦命的人,死之前还要当个瞎子,你们怎么可以这样狠心。”桃花无奈的痛苦着。

听到面前婆婆的痛哭无助,杨秀她们三个做儿媳妇的,双膝跪在地上请求桃花的原谅。想想这么大的事情,怎么可以瞒着家里的顶梁柱。然而,继根他们也是受着心里愧疚的责备,桃花刚才说的那些话,继根心里早就清楚的跟明镜一样,郭卫东对他们这个家的多年付出,谁都看得一清二楚。可是,事情都是在矛盾中成立的,继根是个大夫,他明白娘的眼角膜比郭卫东的更有用处,毕竟他已是胃癌晚期,理智与感情的选择,继根采用了郭卫东的意见。

郭卫东把眼角膜移植给纪孝也是自私的,就算他不是胃癌晚期,他也不能看着桃花把自己的眼角膜移植给纪孝。他爱着桃花,守了她一辈子,即使桃花要了他的命,郭卫东也不会眨下眼睛。

当初,郭卫东住在学校里,妻儿的离世,自己又远离家乡,本以为看透了世间的恩恩怨怨,浑浑噩噩的活一天也就算一天了。是桃花的出现,让他有了努力活下去的盼头。郭卫东守着桃花几十年,想想那时这个杂家庭困难的日子,桃花也把自己当作家庭的一份子相互同甘共苦的熬过每一天,那种苦难对于郭卫东是幸福的。即使生活不尽人意,起床能看到桃花就是这辈子的幸福。

在人生的终点面前,郭卫东这样的选择,他感到十分的幸福。他把自己的所有都给了这个唤起自己希望的女人,他无怨无悔,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桃花,桃花也明白他这个离世前的决定。

过了许久,桃花擦干脸上的泪水,她走下床向郭卫东的病房走去。大概是麻药的余力,自己的腿脚还有些打滑,旁边的继根他们想扶着桃花,满肚子无奈的怨气还没有散去,桃花撇开他们的帮助,自己扶着墙角慢慢移动着。

桃花来到郭卫东的病房前,后面的继根他们也紧跟其后。轻轻打开房门,看到了躺在病床上的郭卫东。两只眼睛被纱布包的很严实,旁边桌子上还放着他的眼镜。

看到郭卫东躺在病床上的样子,心里已经平静的桃花瞬间崩溃了。大步走到郭卫东的病床前,双膝跪在地上紧紧握住了郭卫东的手。

“为啥,到底为啥, 你怎么这么傻。”桃花自责。

其实,桃花知道郭卫东为何这样做,只是她再也找不到痛恨自己的理由。

这时,郭卫东的手轻轻的动弹了下,瞬间握紧桃花的手给着反应。“你怎么哭了,你这辈子哭的时候太多,可不可以答应我,以后别再哭了。”

桃花听到郭卫东微微的嘴颤,刚才还大哭的声音顿时憋在了心里。

“我不哭,以后再也不会哭了。”桃花说。

“纪孝醒来吗?”郭卫东疑问。

一旁的继根哽咽着说:“叔,他还没醒呢?手术很成功,你感觉怎么样,哪里有什么不舒服?”

听到继根的询问,郭卫东说:“没有,挺好的。你是不是又训孩子了,这都是我的主意,与他们没关系。”

桃花听到郭卫东所说的话,偷偷的捂着嘴不敢出声的哭了起来。

“咱什么时候能回家?山上的桃花快开了吧,我想去看看。“

“过两天咱就回去,咱去看山上的桃花。“

这时,一个女孩子急匆匆的奔到病房里,杨秀转脸看见是自己的女儿。陶念儿已经是二十岁的大姑娘,两年前考上了解放军艺术学院,青春的脸庞,满眼透着杨秀的影子。

“爷爷,你怎么了。发生这么大事情为什么不告诉我?“陶念儿扑在郭卫东的胸前哭了起啦。

如果不是今天给老家打电话,陶念儿也不知道家里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在电话里听到柳娟婶子的哭泣,她请了假就直奔医院而来。

郭卫东对这个家的贡献,不只是默默地相守。他用自己的知识,把这个家的两代人送进了繁华的大都市。陶念儿对郭卫东的感情,也不只是恩师,更是孙女对爷爷的至亲感情。

一个星期后,纪孝可以出院了。听到妻子庞艳的叙述,他才知道自己的双眼能够看到东西应该感谢的是谁。纪孝跪在郭卫东面前,即使再怎么拉扯,这个七尺男儿的军人还是不愿意起来。

三月的东北,满上遍野的桃花争芳开艳。全家人都回来了,请出所有的假期集聚在家里,只是为了陪郭卫东走完人生的最后一程。家里人每天热闹的跟过年一样,表面上看似喧闹的场景,每个人的内心都是无比的难受与煎熬。

郭卫东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前些天还能在院子里走几步,这几日全都是躺在炕上不怎么动弹。家里每个人都明白,郭卫东剩下的日子不多了,满打满算也就这几日。继根从北京医院请假回来时,他买了一些止痛针。每天帮着郭卫东消疼止痛,一个多月的时间,止痛针也不没有了效果。

桃花和儿媳妇们,把郭卫东的每顿饭都做的很精致。顿顿不重样,天天都有新的菜系。无论怎么做,郭卫东的胃口始终不见长。饭菜吃多了,胃痛的更厉害,有时吃多少吐多少。桃花她们每天按照十顿饭的规律去做,哪怕是半夜三更,只要郭卫东醒来,都有热的饭菜端到身旁。

郭卫东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桃花的心也在煎熬中承受着。看着炕上双目失明的郭卫东,身体一天天消瘦下来,桃花心里每天都是跟自己斗争着。她明白,即使自己心里再难受,走到郭卫东面前始终保持着开朗的心态。明知道郭卫东看不清,桃花还是嘱托家人在他面前的言行举止。

三月的天,阳光和煦,桃花和儿子们扛上伐树的家伙式朝山上走去。多少年没有伐树了,桃花的每个动作还是那样娴熟。望着片片树林,每寸土地都有过往的影子。想想那些年,想想这个家,岁月在变老,家里的人在慢慢消逝。

他们在山上拣了一棵怀抱的松木砍伐下来,陶保林和兄弟们把树干整齐的拉放到门口,桃花在镇上找了个木匠活好的师傅,没几天的功夫,一口新亮的棺材躺放在院门口的不远处。桃花亲自给棺材上的漆,很小的一个工程,她却断断续续的干了好几天。有时候,深更半夜睡不着觉,桃花也会提着手提灯给棺材刷起漆来。每刷一次,眼泪就会流一次,脑子不时想起她与郭卫东这几十年的点点滴滴。有时,心里实在承受不住,桃花趴在棺材上大哭起来。

每天晚上,陶保林他们弟兄三人轮流守夜。家人都害怕哪天有个闪失,有人在郭卫东身边,桃花心里才踏实安稳。

那天吃过晚饭,桃花召集所有人开了个家庭会议,所商量的事情也都是围绕着郭卫东谈论的。桃花安排继根他们,趁着这几天春暖花开,想让他们用相机和DV机多拍些郭卫东最后的时光留些念想。

桃花看着纪孝三口,沉思了一会说:“纪孝,娘想给你两口子商量个事。你郭叔这辈子不容易,他把眼角膜移植给你,对咱来说,这就是恩情。他这辈子没儿没女,你哥虽然走了,他也给纪家留有后人。咱农村就讲究个传宗接代,能不能把你儿子纪先念改姓为郭。娘可能有些封建,我想,你郭叔知道了也走的踏实。“

纪孝两口子听到桃花这样说,当场就答应了。全家人白天在郭卫东身边装着高兴的样子,每个人都注意说话的语气,这会都好像放下了伪装的皮囊,个个泪流满面的不知道怎么为好。

桃花擦去眼角的泪水,装着一副坚强的样子。她说:“这些天,娘知道你们都难受,娘也难受。大家白天装着一副高兴的样子,为难你们了。我和你郭叔的关系,家人也都知道。这么多年,他守着我们这个家,守着你娘。算算他也没些日子了,娘不想让他走的时候有些遗憾,所以。。。。娘想嫁给他。如果你们不同意,就算了。“桃花当着儿孙的面说着话,脸上瞬间红了起来。

这时,杨秀站了起来。“你哥不能说话,我们是家里的老大,我先表个态,郭叔对咱怎么样,咱谁都清楚,俺同意娘的嫁给郭叔。“

在杨秀的表态下,其他几个儿子和儿媳也都一致同意桃花的想法。听到儿女们这样的支持,桃花当场大哭起来。

第二天,桃花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郭卫东,他说什么也不同意。桃花和家人怎么劝说,郭卫东都是决心已定的样子。

桃花和家人都明白,一个要死的人,不可能让自己爱的人再背上克夫的骂名。桃花的前两次婚姻,已经让陶园镇上的人疯言疯语几十年。郭卫东决不能自己死后,再让桃花承受这些东西,况且他知道自己的死期已经不远了。

桃花说:“这么多年让你等着,是我桃花上辈子修来的福气。今生若不嫁给你,我会后悔一辈子。你如果真的为我好,答应我可以吗?“

郭卫东半躺在炕上,使出全身的力气哭喊着:“你这是何苦啊。。。。。“

桃花和郭卫东的婚礼很简单,没有请别人,只是自己家人围在一起吃了个团圆饭。中午时,全家人照了些合影,继根他们把家里的门上都贴上了喜字。桃花坐在镜子前面,几个儿媳妇给她打扮起来。已是满头白发的桃花,特意穿了件红红的礼服。为了这件礼服,杨秀她们在县城转了好几个商场。郭卫东也换上了一件崭新的西装,陶保林在白天时给他刮了下胡子,整个人看起来稍微精神了许多。

晚上,两个人坐在炕上。郭卫东拉着桃花的手,他们从刚开始认识谈到整个家庭的变化。像播放岁月的时光机,谈到美好的回忆,两个人会笑一笑,只是这笑声惨杂着情不自禁的泪水。

郭卫东让桃花从抽屉里拿出自己平时画的水墨画,桃花坐在炕头边看着边哭着。厚厚的一大摞,画中有不同时期的自己。姿态也各异,但画中的女人如仙女般活灵活现。

“你画的太美了,这哪是我。你画了多少年,我怎么不知道。“桃花微微一笑,很喜欢这些画中的自己。过了一会,不见旁边的郭卫东说话,桃花又重复的问了一遍,郭卫东还是没有回答。

这时,郭卫东的头轻轻的依靠在了桃花的肩上,桃花顿时满脸泪下,声音由小到大,她知道,这个守候自己一辈子的男人走了。水墨画从桃花的手里跌落,飘洒了满满的一屋子。

郭卫东下葬的那天,阳光均洒在山上的桃园里。满山遍野的桃花,开的姹紫嫣红。桃花带着家人站在墓碑前,看着眼前的一座座坟墓,不时有桃花瓣落在坟头的上面。

“郭思念,冯想念,纪常念,张怀念,郭先念,跪下给你爷爷们磕头。“桃花一声令下,五个孩子双膝跪地。

桃花站在那里,望着山坡上十几座坟头,她带着儿孙们为这个家付出而离世的人深深的鞠了一躬。

一阵微风吹过,满山的桃花瓣随着春风的飘荡而四处散落。儿孙们挽着桃花的胳膊,全家人并排行走在桃林中间。偶尔有桃花瓣落在他们的头上,桃花带着他们朝着家的方向继续大步前进着。

(大结局)

手机阅读:m.junshishu.com/3G/Book23908/

全屏阅读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