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仙侠>锦囊>较量
请选择颜色:
绿
选择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较量

小说:锦囊 作者:平舒 更新时间:2014/7/21 15:19:18

三 缘开生面

(较量)

两年前,那正是暮春三月,草长莺飞之时,他去金陵访友。刚出家门口,也就是在襄阳近郊,被一个蒙面人拦住他去路。虽看不到他的面目,但身材婀娜,一看就知是个女子。张守宽又幽幽闻到了脂粉的香气,再见她裸露在外的皮肤光滑细腻,更看出还是一个年岁不大的女子。心想:“怪不得人们都说世道越来越坏,响晴白日,在这通衢官道之上,竟出来打劫的了。而且十有八九还是个大姑娘。所劫对象又是我这个年轻力壮,携着兵刃的武林小伙子。匪夷所思,什么新鲜事都有。”

蒙面人直勾勾向张守宽盯了片刻,一挥手中的柳叶刀,启口道:“阁下可是张守宽?”声音深具少女的轻柔。张守宽答道:“不错,请问有何指教。”暗道:“原来不是打劫的,而是来寻衅的。”又很是纳闷:“她找我比武,那是光明正大之事,干嘛见不得人似地要把脸蒙上。莫非她本是我认识的人,怕我手下承让,不真心比试,才扮成这样?”女子道:“指教倒是没有,只不过听人说你武功精强,我心中不服,特来请教。”

一来二去,动上了手。这种事见得多了,张守宽自有一套应付之法。他对胜负并不看重。只想自己能胜则险险去胜,尽量的给对方留下颜面,让他钦服,免得心中不快,耿耿烙上怨愤的烙印。如果自己不是对手,落了败,那认输就是。这是比试武功,又不是殊死拼斗,输就输,赢就赢,算得了什么?所以不急不恼,手中长剑比浴着春风爱抚的柳枝还要从容。但剑术心得也倾洒无遗。女子好似受了他的传染,刀招挥洒的也甚为轻柔,但这也掩饰不住她刀法造诣的非浅。

是受了好奇心的鼓动,张守宽想从招数上探出女子的底细来。眼睁睁看着她出了二十多招,见也没有见过,根本就不知人家用的什么刀法。只好放弃这个心思。又想:“武我该怎么比就这么比,他是谁还不都是一样?”

两人不慌不忙,嘴边还都带着微笑,柔刀软剑,逗得两边蝴蝶飞来翩翩起舞。这不像是和陌生人较量武艺,倒似情义深重的两人在偲偲砥砺武功。

过了五十多个回合,张守宽长剑三转两转,架在了女子的脖子上。女子偶的一翻身,避到了一边。但收起了兵刃,说道:“张少侠果然名不虚传,不得不令人佩服。”接着揭下了面巾。又道:“听说你见闻广博,识人无数,那请猜猜我是谁?”

张守宽见她一张瓜子脸白中透粉,柳眉之下一对双眼皮的大眼睛清澈晶莹,樱唇一动,颊上出现了两个甜甜得酒窝,相貌颇为俊美。自己却不认识。说道:“让姑娘见笑了。我与姑娘素未谋面,不知姓名,还望赐告。”

女子轻轻一笑,道:“我叫柳飞燕,因为很仰慕少侠的声名,所以很想交个朋友。不过怕你徒有虚名,不配做我的朋友,是以壮着胆子前来试探。张少侠,你愿不愿意交我这个朋友呢?”张守宽道:“承蒙柳姑娘不弃,在下荣幸之至。”

柳飞燕道:“不过我这个朋友不是那么容易便能交上的。你得答应我三个条件。”张守宽心道:“难怪人们都说小姑娘都不通情理,真是不假。是你找我来交友的,又不是我找的你。还提条件,倒像我多愿意交你这个朋友似地。”还是问了声:“什么条件?”

柳飞燕嫣然一笑,道:“第一,得真心实意对我好,不能做对不起我的事;第二,得时时刻刻记着我,不能今天热情,明天就抛到一边。”问张守宽道:“你做得到吗?”张守宽心道:“你对人家好,人家就对你好;你不办对不起人的事,人家自然也不办对不起你的事。萍水之交也就是燕子点水。今天有缘,见了一面,明天各奔东西,以后还不知有机会再相遇,不抛到一边又怎的?你当同经患难的生死之交了?能不能时时刻刻的记着你,那要看以后的发展了。”觉得柳飞燕在跟自己调侃,不置可否。但仍问了句:“那第三个条件是什么?”

柳飞燕又是一笑,道:“第三件那就容易办了。是叫你天天形影不离的陪着我,直到天荒地老。”张守宽暗笑道:“你这不是交朋友,而是在找夫婿。”说道:“在下无德无能,不配做姑娘的朋友。对不起。”说完,迈步便行。柳飞燕追上来,道:“我就知道你眼光高,看不起人,不屑交我这个朋友。但总有一天,你会改变主意。到时候你就是跪地求我,我也不会认朋友,让你后悔一辈子。”张守宽不再理她,加快脚步,将她甩在了后面。

张守宽本以为这不过是自己此次行程中的一个小插曲。没记在心里。午时,他在饭店里打尖,正狼吞虎咽的吃着饭。柳飞燕走了进来,挨着他坐下。说道:“张少侠,我们真是有缘啊,又见面了。”张守宽也不看她,接道:“姑娘很闲在吗?没事老啰唣我干嘛?”他看到柳飞燕在门口向里观望了好一会儿,才进来的。又在身边坐了,摆明了是找自己而来。

柳飞燕轩眉道:“说话怎么这么难听,谁啰唣你了?这店又不是你们家开的,你来得我为什么来不得?”又悦色笑了笑,道:“你又怎知我是没事而来?不想见到我是怕我跟你要帐吗?请放心,我不是那么小气的人。我这趟来,就是告诉你一声,如果你以后表现好的话,该欠的不仅一笔勾消,我还会再双手奉送两件礼物。”张守宽心道:“我和你素不相识,今天还是初次见面,什么时候该下的帐?胡说八道。”知道她这是没话找话,在跟自己搭讪。见周围有许多吃饭的人把目光投了过来,神情极不自然的笑了笑。忙着把饭吃完,匆匆上了路。

以后,柳飞燕也时常在他眼皮底下出现。还时不时的过来攀谈几句。张守宽心中烦腻,但为人厚道,与人为善,也从未给过她难堪。张守宽看出柳飞燕在有意纠缠自己,曾特意走过一段偏僻小路,还七转八拐,绕了几个圈子,试图以错综复杂的行程将她甩掉。可柳飞燕对他的行踪好像了如指掌,任他费尽心思也不能如愿。又买了一匹马,想快马加鞭赶到目的地,可没骑半天就被人毒死了。没办法之下,张守宽索性安之如常,对她的存在见怪不怪。

时间是渐变感情的“催化剂”。这话一点也不假。经过长时间的接触,张守宽看出柳飞燕并不是让人讨厌的人。她温柔、善良、体贴。虽然有时有些异想天开的话语和举动,但那只是戏台上一个正面戏子漫漫长幕中的一个噱头。不值得非议。

张守宽对她看法的改变主要也是因为一件事引起。有一次,他仗义救昏厥的路人就医,不想自己也染上了重疾。发起高烧,倒在客栈里,一病不起。客落他乡,举目无亲,这当病倒罪还少受得了。别人旁不相干,谨恐受传染,又岂肯来接近?也是在这患难之际,才显出人心真情。

手机阅读:m.junshishu.com/3G/Book23884/

全屏阅读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