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抗日英雄之飞刀女侠>第二十五回 鲁建平寻人遭苦打 区小队设计反扫荡(1)
请选择颜色:
绿
选择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五回 鲁建平寻人遭苦打 区小队设计反扫荡(1)

小说:抗日英雄之飞刀女侠 作者:野狼 更新时间:2014/4/22 0:08:48

炮仗刘缒到城外后,春柳和春桃又回到城里。

春桃问:“姐,你说咱们去哪儿?”

“去鬼子医院。”春柳说:“医院门口有八个鬼子,还有一挺机枪,咱们去把他们杀掉,把机枪抢过来。”

春桃高兴地说:“就这么办,这件事是手到擒来。哎呀,咱们这身衣服不对。咱们穿着伪军的衣服,却又是长头发,鬼子老远一看就知道有问题。早知道这样咱们应该戴顶帽子了。”

春柳想了一下,说:“这样吧,咱们每人扯一块布把头包上,假装受伤了。鬼子要问,就说我们受了伤,要去医院治伤。等靠近后,咱们一齐开枪,打他个措手不及。”

二人包好头,向陆军医院跑去。拐过街角就是陆军医院大门前的那条街了,春柳和春桃相互搀扶着,跌跌撞撞地往前走,速度却并不慢。令她们失望的是,医院大门口只有四个鬼子,她们不由地担心鬼子会不会把机枪也给撤走了。原来,黑田走后,鬼子兵力不足,从医院抽走了半个班,只剩下大门口的四个和仓库门口的两个。

医院门口的鬼子兵看到她们,端起枪大声问:“你们什么地干活?”

春桃憋着嗓子说:“我们警备队守城门地干活,受了伤,来治伤地干活。”

鬼子兵说:“不行,皇军的医院,不给支那人治伤,你们快快地走。”

春桃说:“求求太君,我们是帮皇军守城受的伤,皇军应该给治疗。”

说话间,春桃和春柳离鬼子的距离只剩下三十来米,二人一边继续往前走,一边抽出手枪夹在两人身体中间。两个鬼子叫骂着冲过来,想把她们赶走,这下正中二人下怀。等鬼子冲到跟前,二人突然分开,举起枪“砰砰”两声,给两个鬼子的脑袋各钻一个眼儿。没等另外两个鬼子有所动作,二人又是两枪,把他们送回东洋老家。

春柳和春桃冲到医院大门口,高兴地看到,那挺机枪还放在那里。春柳解下两个鬼子的武装带,捡起两枝三八大盖儿背在肩上,春桃提起机枪,扛起旁边的弹药箱,回身就跑。跑到另外两个鬼子的尸体旁,春柳说:“妹妹,你先走,我把这两枝枪也带上。”她刚刚把这两个鬼子的武装带解下来,医院门口传来“哇哇”的叫声和拉枪栓的声音。春柳连头都没抬,果断地纵身向街边跃去,连翻两个跟头,蹲在墙角。

把守仓库的两个鬼子听到医院大门口有枪声,就冲了出来,正看见春柳蹲在地上捡枪,立刻推弹上膛,向春柳射击。枪声响起,两颗子弹打在春柳刚才蹲着的位置。

没容两个鬼子来得及退出弹壳,春柳抬手两枪,把他们击毙。她怕医院里出来更多的鬼子,没敢回到医院门口捡枪,赶紧背着四枝枪去追春桃。

春桃刚刚转过街角,听到后面有枪声,心一沉,赶紧回来察看情况,见春柳已经把两个鬼子击毙,这才放下心来。为了防止再有鬼子出来,她放下弹药箱,端着机枪,紧盯着医院门口,时刻准备射击。春柳赶上来后,二人一起向南门跑去。

后来,春柳和春桃听王小莉说当时医院里只有六个鬼子兵,后悔得用脑袋直撞墙。要是早点知道这个情况,她们肯定会再次大闹医院。

炮仗刘带着五个战士跑到城墙角,每人往城墙上扔了两颗手榴弹,再听城墙上,枪声没了,只剩下惨叫声,知道已经完成任务,就从城外回到南门。

从东门去增援南门的三个鬼子和一个班的伪军,同样一个都没跑掉,三个鬼子都被炸死,伪军非死即伤。区小队的战士过来打扫战场,把伪军伤员扔在那里任其自生自灭。

听炮仗刘说春柳和春桃擅自进城,鲁建平大为光火,他一方面是气她们不遵守纪律,另一方面也是担心她们的安全。生气也好,担心也罢,事已至此,只能听之任之。鲁建平让李山带人转移战利品,孔德生去释放炮楼里的伪军和伙夫并放火烧炮楼,他带几个人留下接应春柳和春桃,其他人仍然分散隐蔽。

春柳和春桃跑到南门时已经上气不接下气,见鲁建平站在城门里,春桃高兴地叫道:“哥,快来接接我,我要累死了。”

鲁建平赶紧带人过去接过枪支弹药,顾不上说什么,就撤出城外。

饭还没有做熟,黑田就得到紧急报告,八路军猛攻南门,南关炮楼已经失陷,南城门遭到化学武器的攻击,形势岌岌可危。黑田大惊失色,立刻下令出发去增援南门。饭也没吃上,敌人就匆匆上路,急行军三十多里,累得个个屁滚尿滚,掉队的人数超过五分之一。

等赶到南门时,八路军早就没了踪影,炮楼已经被烧塌,还冒着余烟。不过这次比上一回好一点,只死了十九个鬼子,警备队损失了一个小队另两个班。黑田气得暴跳如雷却又无可奈何。

远离县城后,鲁建平把春柳和春桃狠狠地训了一顿。他不大会说话,明明是替二人担心,可说出来的话却让人难以接受。春柳不高兴,倒还没说什么,春桃可忍不住了,大声喊道:“我们杀了六个鬼子,缴获了一挺机枪、四枝长枪,还有一箱子弹,没得到表扬就不说了,反而挨了你这一顿臭骂。凭什么?就凭你是个破队长就可以随便骂人吗?你这像共产党吗,简直就是军阀。”

鲁建平一听春桃骂他是军阀,更火儿了:“好哇你,你不经请示就擅自行动,无组织无纪律,拒不接受批评,还骂领导是军阀,真是太不像话了。你等着,回去我就关你的禁闭。”

春桃毫不相让:“领导,领导,你还真拿自己当个领导。你要是办事公道,我认你是个领导。你要是胡乱骂人,我就当你是个屁。你还关我的禁闭,你关得住吗?姐,咱们走,不跟他在一起了。”说着,转身就走。春柳看了鲁建平一眼,犹豫了一下,还是去追春桃。

鲁建平在后面跳着脚大喊:“你们给我回来,你们给我回来。你们要是不服从命令,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一个战士劝道:“队长,这事你办得真不怎么样。虽说她们不经请示擅自行动,毕竟收获很大,功劳完全可以弥补错误了。你这么冲人家发火,难怪人家会走。”

另一个战士也说:“是呀建平哥,春柳和春桃给区小队立了多少功呀。不说别的,就说两次打县城,要是没有她俩,咱们能取得这样的战果吗?你还是赶紧把她们追回来吧,有什么话以后再慢慢说,最好让指导员给她们讲道理。”

鲁建平平静了一下,也觉得自己刚才有点过分,可是让他去追春柳和春桃,他面子上还有点过不去,又见二人已经去得远了,就赌气说:“追什么追?想走就让她们走,等她们想通后自己就回来了。”

在比较困难的条件下打了个大胜仗,区小队的全体战士都非常高兴,干部们开会总结经验,会上提到春柳和春桃离开的事,大家都说这件事是鲁建平处理不当,要求他亲自去把春柳和春桃找回来。鲁建平无奈,只好去河南村。

鲁建平这是头一回到春柳和春桃家。来到村西口,他看见一个老汉正蹲在太阳地儿里抽烟,就走过去问:“大爷,跟您打听个人,张春桃家在哪儿呀?”

老汉警惕地盯着鲁建平看了两眼,摇摇头说:“俺们村没这么个人。”

鲁建平一愣:“不可能啊,她说她是河南村的。大爷,您再想想,她有个双胞胎姐姐叫春柳,两个人长得一模一样,还都会使飞刀。”

老汉站起身,把烟袋锅在鞋底上磕了几下,说:“我不知道谁会使飞刀。”说完转身走了。

鲁建平想:“也许春桃家在村东,村西的人不认识她。我再去村东问问。”

到了村东,他一打听,被问的人跟那位老汉的反应差不多,都说不知道,多问两句就转身而去。鲁建平不死心,又到村南、村北打听,结果都是一样。转了一个多钟头都没问到,鲁建平发了愁,突然,他想起来,春桃家的正房被鬼子烧了,一直没有重盖,姐妹俩就住厢房里。“对,我挨家挨户地看,看谁家的正房是坏的,我就上去敲门。”这下好,鲁建平饿着肚子,一条胡同接一条胡同地转起来。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鲁建平的身后跟上来几个人。鲁建平走进一条死胡同,回过头刚走出胡同口,几个小伙子围上来,发一声喊,把他按住,绳捆索绑,带到一个大院子里,被强摁着跪在地上。鲁建平大叫:“你们这是干什么?为什么要绑我?我哪儿得罪你们了?”

“你走街串巷,探头探脑,鬼鬼祟祟,一看就不是好人。”一个年纪在四十岁左右的男人说。

手机阅读:m.junshishu.com/3G/Book23876/

全屏阅读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