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刺与刀:谁的上海>滴血的帐
请选择颜色:
绿
选择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滴血的帐

小说:刺与刀:谁的上海 作者:半杯馊茶 更新时间:2014/5/25 5:37:17

19世纪开始,英吉利开始将大量鸦片输入支那,它不惜采取贿赂官吏甚至武装走私等手段。在19世纪的最初20年中,英国从印度输入支那的鸦片每年平均约4000箱。30年代激增,到1839年就达将近40000箱。除了英吉利以外,这时还有美利坚从土耳其贩来支那鸦片,但为数较少。由于英吉利对华输入鸦片数量的激增,从19世纪30年代起,在它对华贸易总值中,鸦片就占到1/2以上,到鸦片战争时英国在对华贸易中由入超变为出超。通过鸦片贸易英吉利在对华贸易中变入超为出超,变劣势为优势,支那变出超为入超,变优势为劣势,原来英吉利在广州贸易中亏损,1821年英商运至广州的天鹅绒,剪绒、印花布亏本60%以上,1826年增入的棉布也亏本10%左右。东印度公司在广州的整个进口生意中,几乎没有一年不亏本的。但是鸦片贸易却给东印度公司、英属印度殖民地政府和鸦片贩子带来巨大利益。鸦片战争前夕,中国每年的白银外流量起码在一千万两以上。白银大量外流又引起了一连串的社会恶果,最直接的是造成银贵钱贱。当时满清实行的是银钱并用的双轨制,白银外流国内缺少使得银钱比价变动,例如1794年白银一两兑换铜钱一千文,到1838年时就需一千六、七十文铜钱,而向政府纳赋税时须折成白银,这样他们实际上要多交百分之六、七的赋税,大大增加了负担,受剥削更重了;由于银价上涨,各省拖欠的赋税也就日益增多,这样也造成了清政府的财政危机。鸦片战争前夕有人估计,在京官中有十分之一、二地方官中有十分之二、三吸食鸦片,至于刑名,钱谷之幕友,则有十分之五六,长随,胥吏更不可胜计。浸透了天朝的整个官僚体系和破坏了宗法制度支柱的营私舞弊行为,同鸦片烟箱一起从停泊在黄埔的英国趸船偷偷运进了天朝。统治者营私舞弊,中饱私囊,任意挥霍。支那人吸食鸦片的人日增,鸦片的吸者当中,也不光是统治阶级及其附属者群体所属,也有些下层劳动者。他们本无吸食鸦片的经济条件,然而一失足便不易自拔,染上烟瘾后不但身体受损,甚至完全丧失了劳动能力,而且往往伴随着品质、道德的沦丧。”

一直仔细听着的三个人,对里见甫渊博的支那衰败历史,无不感到佩服与赞叹。楠本实隆更是对此心领神会,深有同感。就在他建立的黄道会和其他几个支那组织里,从会长常玉清以下,几乎全都吸食鸦片,他目睹无数次这些人渣在吸毒前后的区别,人心若兽,手段有时候比大日本皇军的手段更为毒辣和卑鄙。他毫不怀疑,为了吸食后那些虚幻的精神满足感,这些人可以连自己的爹妈都能出卖。

手机阅读:m.junshishu.com/3G/Book23800/

全屏阅读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