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悬疑>日军第一特种军殇>86.婚礼场上杀鬼子
请选择颜色:
绿
选择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86.婚礼场上杀鬼子

小说:日军第一特种军殇 作者:四川青衣 更新时间:2014/7/22 16:01:10

婚礼场上杀鬼子

华北虎立即找到海棠,说要教会她开汽车,海棠乐不可支地停下了手中没有洗完的衣服,扎起军腰带就上了特种军越野车。

当华北虎把车开到一条山坡密林边时,华北虎嘎的一下刹车,海棠就要交换位置坐在方向盘前时,可是华北虎却一句话也不说,表情严肃地盯眼看着海棠粉红的面颊。

海棠说:“虎哥,这第一步钥匙什么开?”不料华北虎说:“你答应我一件事我就教会你开车。你就是钥匙。”“行,虎哥叫我上刀山下火海也在所不辞。”

这下华北虎反而为难了,实在不愿意现在就吐出那两个字:结婚。别说海棠听了会感到唐突,就是华北虎自己也感到幸福来得象闪电一样之快,华北虎也缺乏足够的心理准备。

华北虎拉开车门说:“下车吧,我有话要和你说,跟我来。”说着就进入一片灌木林,南昌的郊外春光明媚,林子中各种鸟儿欢快唱歌,两只红豆鸟就在华北虎头上的树枝处高歌欢跳。

海棠欢快说:“虎哥把我带到密林,是不是又有重要的军事行动?”海棠说完就一屁股坐在草丛上。

“站起来,不要坐,回去后就会暴露臀部上的泥土。”

海棠立即站立起来,二人一人一手撑着古松,华北虎说:“这回的军事行动非常重要,是你我一个人一生中最最重要的行动,说出来怕你吓个半死。”

海棠一掌拍打古松,掉下几颗松果在脚下蹦蹦跳跳,海棠说:“虎哥今天怎么象一个娘们儿,你从来都是干干脆脆下命令,我二话不说毫无条件执行,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事情,看你一副不开心的样子。”

华北虎拍拍树干长长吐了一口粗气说:“这是党组织的安排,命令我俩....”

海棠疑惑地问:“我俩,我俩什么?”

华北虎说:“海棠同志,你杀过一千几十个鬼子,爹娘的仇也报了,还杀死过日军中村正雄中将,还炸毁过日军机场,火车站,隧道桥梁,盗取日本皇宫《一号作战》计划,几次飞镖杀进野霸手腕,还光荣参加了八路军社会部情报侦察处.....”华北虎就一五一十,十五二十地唠唠叨叨叙说下去,从海棠九一八的飞镖说到太原战役,又从台儿庄说到长沙会战,从昆仑山战役说到了消灭小笠原中将一直说到现在。说来说去,都是在表扬着海棠,赞美她军事进步快,和对我虎哥同志火一般的热情与温暖。

海棠忽然拍打着华北虎肩膀咯咯咯笑个不停说:“我怎么觉得你好像在为我开追悼会,绕这么大的弯子,痛快点说呀,”海棠说:“消灭小笠原中将后,我们随特种军来到南昌,准备在湘粤赣战役中怎么打?日军想打通粤汉铁路,炸毁中国机场,快下命令吧,虎哥,我亲爱的虎哥同志。”说完就哈哈哈地笑弯了腰。

“我真的下命令了。”

“你下吧!”

“我俩立刻结婚!”

“什么?立刻?”

“对,马上。”华北虎不容海棠任何质疑坚定说。

海棠眼睛猛地睁大瞪圆了,看看天,又看看地,林子的鸟儿忽然不叫不啼,她突然眼睛里水汪汪的,她用手掌蒙住嘴和鼻,先是殷殷抽泣,一阵呜咽,接着缓缓转过身子,抱着古松,然后就大声地嚎哭。她自己也说不清楚为什么此时会这样嚎哭。哭得人撕心裂肺。

海棠嚎哭,弄得华北虎一时手足无措。两只红豆鸟扑啦啦飞走了,看一眼远处山坡路上的越野车,再看眼前背过身子还在不断抽泣的海棠,华北虎说:“海棠同志,如果你不喜欢我,给个痛快话,爱就是爱,不爱就是不爱,要是觉得我配不上你,就算了,你这是干什么?算我说错了,请你原谅。你别老哭啊。”

海棠把手从脸上移开,抽抽咽咽道:“不是的。”

“那就是不喜欢我?”

海棠又摇摇头。

“ 那就是喜欢?”

一会儿摇头,一会儿点头,海棠自己都摇糊涂了。

华北虎缓缓地解释道:你别哭了,其实我也不想这么早就结婚,我俩就这么友好和平相处顶好的,李克农通过张露萍军统地下党支部电传我,说我已经符合‘二五八团’条件,组织上关于我的成家问题,也是经过反复思考的,抗战就要胜利了,要我转换一下身份,转换成是武林人士的身份,对以后的潜伏斗争埋下一个伏笔,而且你和海棠最般配,我说海棠说过,要把鬼子赶出中国才上花轿。小张说,老红军在长征路上都有结婚的,婚姻对于军人来说更能激发战斗热情,两者并不矛盾,我也感到突然,幸福来得太快了,青年时代一去不复返了,李克农说海棠肯定愿意,叫我来给你谈谈,我才来跟你说的。你要是不愿意,那我就算什么也没说,什么屁也没有放,行不?

海棠惊叫一声,转过身来,一下子扑进在他的怀里,突然在华北虎肩上,猛然使劲咬了一口,说:“坏师傅,华北虎同志,我咬死你!”

这一咬,让华北虎疼得痛快淋漓。他还没有反应过来,她使出浑身的力气,一下子把他的腰抱住了。由痛彻入骨到美梦成真,他差点昏了过去。他紧紧把海棠抱住了,气喘嘘嘘说:“海棠,其实我俩是早迟的事情。”

海棠被华北虎紧紧抱着,不停地用手捶打着他的胸膛说:“你真坏,真是个大坏蛋!”

事情到了这一步,已是水到渠成了。接下来,华北虎和海棠就要回去向特种军队员宣布他们要结婚了。华北虎海棠欢天喜地开着越野车回到特种军驻地。海棠又去洗她的衣裳。

这时,野霸在特种军营房里跪下一条腿,三根指头举在肩上,左手拿着一块心形的纸牌子,上面写着“我爱你,照顾你一辈子”,而且纸牌子上面还有公鸡,神偷,蟒蛇,蝙蝠的签名证婚,野霸此刻对樱花发誓求婚:“这么些年来,我们从富士山南坡到今天相亲相爱,我们彼此都很亲密愉快,虽然有时误会,吵吵嘴,但我更加感到内心的欢笑和精神的快乐,因为有你我才感到我的生活更加充实,如果我失去你,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活下去,亲爱的樱花,正式嫁给我吧,我会给你一生一世的幸福。”

樱花此时却一句话也不说,她仰起头来,眼睛一闭,两行泪水顺着脸颊流下来,一切尽在不言中,她伸出手指交给野霸,野霸感动得哭泣起来,把表示求爱的钻石戒子从食指上取下,戴在樱花表示订婚结婚的中指根部。

忽然樱花很想拥抱野霸,象拥抱一个哭泣的男孩子,樱花眼里噙满泪水,她哽咽起来,她的神经动荡着,双臂颤抖,当她感到自己已经被野霸抱在怀里后,她想推开,挣扎,拒绝,当她向后一离身体之后,又忽而狂热地扑进野霸怀抱,紧紧拥抱着野霸哭着说:“我愿意,嫁给你。”

这是特种军的第一个婚礼,而且还是集体婚礼。尽管特种军的人曾经参加过无数次的婚礼,但那是别人的婚礼,自己的特种军办婚礼还是头一次。

婚礼司仪由公鸡一手代办,特种军全体不穿军装,全部西装领带,张灯结彩自然不用说了,还派人买了头猪,热热闹闹地杀了。公鸡又派出通讯兵,满天满地去送请柬。

公鸡觉得亲手操办的这门婚事,是自己的神来之笔,也是自己的杰作。因此,这场婚礼也被他张罗得热情高涨,激情四溢。

“大家肃静肃静。”公鸡热情四溢对来宾说:“在这春暖花开,群芳吐艳的大喜日子里,有两对新人,天生一对,地成一双,祝愿你们恩恩爱爱,早生贵子,白头到老。”全体特种军和周围围观的人群立即鼓掌,发出喜悦的惊叫。

公鸡看见自己发动起来的热烈欢乐的场面当然特别高兴,他还想把婚礼推向高潮,公鸡说:“现在有请两对新人一拜天地。”

两对新人面向来宾三鞠躬。掌声又起来了。

“二拜父母。”

华北虎向着西北方向,海棠朝着安庆方向,野霸樱花向着东南东京方向三鞠躬。这回却没有掌声,大伙不解地推猜着不同的几个方向的意思。公鸡说:“你们还不鼓掌搞什么?将来你们结婚我叫所有的人都不为你们鼓掌。”这时掌声才又响起。

“夫妻对拜。”

华北虎和海棠,野霸和樱花互相对拜,这时,公鸡安排特种军一起抱上的几十抱鲜花献给新人。两对新人不断说:“谢谢,谢谢。”

公鸡又说:“最后,大家看不看新人恩爱的感情呢?一种是亲嘴,二一种是新郎大喝一口酒包在嘴里,再对准新娘的嘴巴喂进嘴里,大家愿意看哪一种呀?”

蟒蛇,蝙蝠大喊:“我们两样都要一起看。”

此时婚礼进入高潮,大伙整齐的有节奏的喊道:“亲嘴,哟西,喂酒,哟西。”

这时,神偷带来一班吹鼓手,唢呐笛子,锣鼓震天,还响起几十挂千子鞭,噼里啪啦,响个不停,伴随着锣鼓,唢呐笛子,砰砰砰砰,身穿小天使背后插着翅膀的丘比特的孩子,打出了五颜礼色的礼花纸花瓣,纷纷落在华北虎海棠和野霸樱花头上肩膀上。

公鸡又宣布:“有请收礼员向来宾报告彩礼。”

收礼员起身展开大红纸大声宣布:“贵宾送给华北虎海棠的礼物有:燕子李三送来自己新出版的《辛酉拳法》,小刀王五送来的《轻功要诀》,南拳拳王赵焕亭送来两匹宝马,天皇皇后送来红黑两套菊花和服,汪精卫周佛海联名送来两箱共200根金条,梅兰竹菊机关长联名送来金环玉镯,黄金荣送来的西装旗袍,杜月笙送来一幅亲笔题词‘友天下人,读古人书’,洪门大佬司徒美堂送来亲笔山水画一幅,戴笠送来美国通工黑色轿车一辆,孙连仲,胡琏,薛岳,王耀武,陈诚,白崇禧等联名送给华北虎海棠重庆别墅一座。重庆派来老太婆佣人一位,负责华北虎海棠的起居饮食,缝补浆洗。”

华北虎定睛一看,原来是东北的双枪老太婆。

“还有,天皇皇后送给野霸樱花和服两套。”

“收礼礼单宣读完毕。”大家立即掌声雷动,鞭炮齐鸣,人群不断惊叫“好好好。”

华北虎一听各方面重要人物都来送礼,这,应该是李克农精心安排给野霸樱花或者说是安排给全国看的闹剧,用来说明一个简单的问题:华北虎就是一个无党无派,八面玲珑的江湖朋友,

野霸樱花一听这礼单就暗自吃惊:想不到华北虎海棠的人缘这么广,这个华北虎广交江湖朋友,日本天皇,国军司令将军,连素无来往的汪精卫和日军特务机关长都为华北虎海棠捧场来了,看起来,华北虎真不属于哪派哪党,简直就是一个情谊厚重, 独步天下,广结良缘的江湖大侠,为谁打仗都行,看来现在各方面都在争取拉拢华北虎海棠,我们特种军一定要把华北虎海棠拱好了,牢牢笼络在自己麾下,免得这个天才人物见风使舵,投奔他人,另起炉灶。

了解一个人,就看他的婚礼和葬礼。

华北虎和海棠作为新人,在胸前戴了红花。他们站在门口,迎接着前来贺喜的人们,先是燕子李三老前辈捉住他们的手,一边激动地摇着,一边说:祝贺你们啊,你们早就是剥开皮肉种红豆,入骨的相思人啊!

华北虎咧着嘴,不好意思地打着哈哈:“入骨,相思,正是正是。”

海棠却已是一脸桃红如醉了。

燕子李三瞅着海棠道:咦,你这丫头,去年还和我见面,我还等着你的回音呢,怎么和华北虎结了,那我以后怎么相思啊?大家轰的一声笑了。

海棠羞得低下了头。

也有和华北虎熟悉的江湖朋友,当胸就是一拳:“你小子真能装,当初我就不信,你这个师傅和海棠徒弟在一起那么多年,就没点儿那个意思?现在你搞定了吧。”

华北虎此时就摆出一副天塌下来我顶着随你们怎么说的架式,他就一直笑呵呵不断说:“吃好!喝好!玩好,今天是我华北虎结婚,烤鸡烤鸭,美酒香茶,大家一股脑地吃啊。醉了,才是我的朋友兄弟。”

婚礼是热闹的,接下来就是华北虎和海棠挨个给大家敬酒了。海棠的酒量在特种军中也练了出来,不喝则已,一喝就是“咕嘟”灌下去。敬酒时,先端着碗干了,也不管别人喝不喝,从公鸡手里抱过酒坛子,咕咚咚地满上,又朝下一个目标攻打而去。

华北虎也喝了几圈了,此时头重脚轻,看见海棠喝得起劲儿,就偏偏倒到去拦:你不行了,别喝了,我和他们来干。

海棠把他的手拨拉开,说:“你别管我,没错,我是你老婆了,你也休想管着我。以前师傅你就管我管的太多了,今天我高兴,不听你的。我要喝个一醉方休!”

众人就一旁起哄,嗷嗷地叫着。华北虎也跟着笑起来,一副憨厚的模样。他看着海棠捧着酒碗又杀进欢乐的人群中,仿佛看到了当年昆仑关战役中冲进敌群扔飞镖杀中村正雄的海棠。

这时,蝙蝠来到华北虎面前耳语道:“电台有你的结婚贺词。”华北虎向大家拱拱手,说:“不好意思,喝通了,净净手。”说完就向军营奔去。

华北虎拿起话机戴上耳机就听见赣州行辕主任顾祝同的呼叫:“华北虎兄弟,现在日军大打粤汉铁路,两军杀得死伤无数,还有日军飞机天天炸机场,我军高射炮炮筒都打红打弯了,万望兄弟出出主意,这仗到底应该怎么打?我的意思,说白了,老头子那种指挥命令的打法,已经造成很大伤亡,我很想听听你的新招。”

华北虎一听是顾祝同就来气了,正是这个家伙指挥上官云相围歼新四军九千人,制造了残酷的皖南事变,但是,大局当前是共同抗日,我们两个的帐以后再用拳脚结算也不迟。

华北虎用密码说:“第一,鬼子占领和攻打粤汉铁路的意图是将华北华中的鬼子运送到东南亚战场,这正是你的战机,你不要和鬼子硬拼硬打阵地战了,不要怕一城一池的得失,把你的野兽笼子放开,让鬼子通过粤汉路,滚出中国家园,滚到南洋去。第二,把粤汉铁路的铆钉一段一段全部拔掉,叫鬼子军列翻车,什么兵员,粮草,武器,被服等物资辎重不就成了你他娘的战利品了吗?第三,严密监视鬼子轰炸机,一旦起飞,你马上指挥中国和美国战斗机和鬼子进行空中绞杀战,这样既打击了日军轰炸机,还保卫了中国机场。”

顾祝同主任哈哈大笑:“高高高,就这么办,华北虎真正的高明。当然,我知道你的规矩,战利品用一半来提成给你,胜利后再见,哈哈。”

华北虎回到婚礼酒宴,只见海棠倒下了。倒下的她还试图站起来,最后还是华北虎把她扶住了,她嘴里仍不服气地说:“没醉,我没醉,我还能喝....”

华北虎不由分说把她抱进了新房。

新娘子都喝倒了,婚礼也就结束了。

华北虎呆怔地望着躺在床上的海棠,忽然想到应该让她躺得舒服些,便过去搬她,顺手也想把她的腰带解下。这时海棠惊醒了,用手护住腰间的飞镖,厉声道:别动我的镖,谁也别想动。说完,双手死死地把镖抓住了。

华北虎木纳着舌头说:“没人动你的镖,动你镖干什么?”说完,一歪头,也睡了过去。他在睡前还想着:海棠是我梦寐以求的老婆了!这个问题还没想清楚,他就一头打起呼噜来。

夜里,海棠突然就醒了,她惊惊乍乍地喊:“我的镖,我的飞镖呢?”

华北虎也醒了,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滚下床,一把拉亮了灯。

灯光下,两个相向对望,一时都没有反应过来。等他们清醒后,海棠仍迷迷瞪瞪地问:“你怎么在我的床上?”

华北虎怔了一下:“咱们不是结婚了吗?”

海棠这才彻底清醒过来。她放下手里的镖,抱着华北虎说:“虎子哥,对不起,我喝醉了。”

海棠猛地扑到他的怀里,颤声道:“虎子哥,咱们真的是两口子了吗?”

“是,我们是两口子,一家人了!”华北虎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她。

她解开了华北虎西装上的第一个纽扣,两行泪水幸福地奔涌而出。

顾祝同来电报说:“我战区不断破坏粤汉铁路,缴获了不少战利品,保住了中国和美军机场,我军主力不断骚扰,日军伤亡上万,战利品我已经分好一半给你,你什么时候来领取?”

华北虎正色说:“顾主任,你应该知道把我一半的战利品运送到哪里去吧?”

顾祝同心照不宣地把战利品,就近送给了新四军,也算他对新四军的忏悔和赎罪吧。

手机阅读:m.junshishu.com/3G/Book23663/

全屏阅读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