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权臣>终章下篇---不胜人生一场醉
请选择颜色:
绿
选择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终章下篇---不胜人生一场醉

小说:权臣 作者:沙漠 更新时间:2014/5/27 12:15:38

广阔的东海在夏日阳光照射下闪着粼粼的波光,大海的海面就像披上了金色的轻纱,看潮起潮落,听海风鸥鸣,一阵清爽的海风吹拂过来,让人顿时神清气爽,惬意非凡。

仙人岛上已经修建了一座非常雅致的庭院,每年的夏日,都会有一群人来到这座海岛上,观潮起潮落,看日出吃海鲜。

雅致的庭院之中,此时正有一桌麻将,三名少妇装扮的美丽佳人和一名清丽少女正围坐在桌边,饶有兴趣地打着麻将。

“单钓二条!”西边的少妇摸到一张牌,顿时显出兴奋之色:“这是第八圈了,终于开胡了,这要再不摸一把,明儿个就没有银子陪你们玩了。”

东首一张童颜的范筱倩数了铜钱递过去,怨道:“你开胡就是大的,我胡了五把,都没你这一把多。”

清丽少女咯咯笑道:“筱倩姐姐,昨儿个你的运气太好,今儿个总不能还像昨儿个一样,若是天天那样,我们也都不敢和你玩了。”

西边少妇看着清丽少女,道:“霜儿,我昨儿个也没胡几把,今儿个为何还不成?”她看了对面面无表情的红袖一眼,道:“这几日下来,咱们怀里的银子都往红袖身上去了。”

红袖抬头看了看西边少妇,简洁明了道:“我心不急,运气好!”

清丽少女霜儿咯咯笑道:“灵芷姐姐,上次我听漠哥哥说了,玩这麻将可不能贪心,无论大小,都要胡,否则就会坏了自己的运气。而且……嘿嘿,漠哥哥说,玩麻将如果太聪明了,想的太多,算的太多,反而玩不好,昨晚漠哥哥就和我打赌,今儿个你一准输!”

萧灵芷柳眉竖起,佯怒道:“我道手气怎地如此背,原来是他在背后咒我,回头看我怎么收拾他。”

清丽少女霜儿一根手指竖在嘴边,低声道:“灵芷姐姐,你可不能说是我告诉你的,回头他又骂我出卖他!”

“不会。”萧灵芷笑咪咪地道:“要对付他,理由多的是。”

范筱倩眨了眨大眼睛道:“灵芷姐,你平时都是怎么教训相公的,教教我们好不好?前儿晚上我听他在你房里叫喊‘我要死了’,难道你真的差点将他整治死了?你教训他也就是了,可不能真的将他治死了!”

萧灵芷闻言,粉脸顿时一红,尴尬道:“那个……那个是他胡乱叫喊……!”想到前晚与韩漠尝试的新花样,只觉得面红耳赤,脸上发烧。

范筱倩也是过来人,发现萧灵芷的异状,顿时明白过来,也是脸蛋儿一红,随即又咯咯笑起来。

霜儿不明缘由,一边洗牌一边问道:“漠哥哥为什么要胡乱喊叫呢?他为什么要死了呢?”

萧灵芷更是尴尬,急忙转变话题,道:“是了,红袖妹妹,婆婆那边可有消息传过来?公公的伤势恢复的如何?”

红袖开始码牌,道:“公公和婆婆如今都住在神山城内,风国大祭司找寻了风国最高明的巫医,这几年诊治下来,脑子里的筋脉正在恢复中,不过当初的药性太过歹毒,想要完全恢复,恐怕还要很久!”说到这里,几名少妇都显出黯然之色。

“你是否过一阵子又要陪着相公去神山城?”筱倩眨着眼睛问道。

红袖点点头。

“相公真是天下最孝顺的人,这几年每年都会去神山城看望公公婆婆!”筱倩幽幽道:“而且一去还要住上十天半个月!”

红袖脸上显出奇怪之色,淡淡道:“看公公婆婆自然不假,不过……他到风国可是忙的很!”

“哦?”萧灵芷眼珠子一转:“难道他在风国还要处理国事?”

“我也不知道是国事还是私事!”红袖面无表情道:“经常与风国大祭司彻夜谈到天亮,想必确实是国家大事吧!”

范筱倩虽然已经满是少妇风韵,外貌看起来比几年前要成熟许多,但是却还保持着纯真之心,红袖这般说完,她还怜爱道:“相公真是辛苦,夜里还要与大祭司商谈国事,怪不得去年风国派出使臣前来朝贡,愿意成为我大燕国的附属国。现在看来,是相公劝服了那位大祭司!”

萧灵芷自然不会向范筱倩这般纯真,似笑非笑道:“如此看来,咱们那位摄政王还真是辛苦,红袖妹妹,回头咱们一起好好伺候伺候他!”

霜儿眨了眨眼睛,随即捂嘴笑起来。

又打了两圈,忽地一名五六岁的小姑娘进了院子来,穿着小绿裙子,长相清秀,皮肤白你,到得萧灵芷身边,可怜巴巴道:“娘,爹爹怎地还没有回来?我都饿死了。他不是说今天要烤鱼吃吗?”

萧灵芷立时显出怜爱之色,含笑道:“琳儿,娘交代你练的字都练完了?”

姑娘点头道:“都按娘的吩咐,今儿的字都练完了。”

筱倩在旁叹道:“还是咱们琳儿乖,小小年纪,就知道学习琴棋书画,长大了一定好有本事。可不像你那大哥,没一刻能安生下来,顽皮得紧,总要捣鼓点事情出来才算完!”

萧灵芷娇笑道:“定儿那不叫顽皮,按他父亲的说法,那是有出息的表现。前次闯了祸,他父亲不还说从小就像他吗?小时候太安生,长大了反而没魄力胆识。”回头叫道:“小君,你去海边看看,看看王爷是不是回来了,告诉他,他宝贝女儿饿了!”

小君正和筱倩的丫鬟云茜等几名丫头在外面玩跳棋,听得萧灵芷吩咐,小君答应了一声,这边韩琳已经道:“娘,我也去!”

萧灵芷正摸了一张夹二筒,心里高兴,挥手道:“去吧去吧,别乱跑!”

韩琳笑嘻嘻答应,这才小鸟般奔出去,和小君一起到了海滩上,遥望海面,远远就瞥见海上有一扁孤舟,只是船上却不见人影。

……

湛蓝的海面碧波荡漾,时不时有海鸥穿梭而过。

海面之下,韩漠此时正穿着一条短裤,右手握着一支鱼叉,整个人也如同水里的一条游鱼,灵活异常,正在追着一条小型鲨鱼。

虽然水中有着巨大的阻力,但是他的力量比之一般人更能应对这样的阻力,而且在水中的速度也实在是快极,缠着那鲨鱼许久,终于找到几乎,鱼叉狠狠刺入了那鲨鱼的胸腹,深入其中,与那鲨鱼缠斗片刻,终是将那鲨鱼制服。

他一只手拖着鱼叉,浮出水面来,只见不远处一个七八岁的少年也正骑在一头小型鲨鱼的身上,拳头虽不大,但却极其凶悍地一拳又一拳打在鲨鱼的身上,那鲨鱼显然十分吃疼,在海中上下翻飞,时而跳跃出海面,时而沉入海底,但是那少年却像黏在了鲨鱼身上,无论如何也摆脱不了,反倒是在少年的拳头之下,变的越来越虚弱,反抗挣扎的力度也越来越小。

韩漠浮出海面,便看到岸边的韩琳,脸上顿时显出温柔之色,回头叫道:“韩定,我这头猎物已经死了,回头也拉到岸上去,有这两头猎物,足够咱们吃上好几顿!”也不多言,游回了海边,将铁叉叉进沙滩上,这才过来走过来,笑咪咪地道:“乖女儿,是不是饿了?不要急,老爹马上给你们烤鲨鱼肉,很香很香!”

韩琳走过来,小手抓住韩漠一根手指,指着海上正与鲨鱼搏斗的韩定,有些害怕道:“爹,大哥会不会有事?那鲨鱼好凶。”

韩漠握着韩琳小手,柔声道:“不用担心,他有那本事。他若是连一条鲨鱼都无法对付,长大之后又如何来保护你们?”

韩琳嘻嘻一笑,那边韩定没费多少时间,终于将那鲨鱼生生击毙,扯了鲨鱼回头岸边,虽然年纪幼小,但是身体却已经显得很结实,而且如他父亲一般,一身古铜色的肌肤。

将那鲨鱼拖到岸边,韩定看了韩琳一眼,上前来,张开小拳头,酷酷地道:“给!”

他这小手掌内,竟是握着一颗色彩斑斓的小石头,韩琳见到,漂亮的眼睛一亮,立刻接过来,甜甜笑道:“谢谢哥哥!”

“不谢!”韩定很淡定地道,转过身,望见韩漠杀死的那头鲨鱼已经浮出海面,立时重新跳进海中。

韩琳很兴奋地拿着小海石,而韩漠满是欣慰之色,他望向大海,却忽地看见一艘大船正向这边行驶过来,不由皱起眉头来。

……

海船距离海岸一段距离停下,一条小舟放下,然后小舟便从海上划到岸边,韩琳瞧见小舟上的人,已经欢声叫道:“小雪儿来了,艳姨来了……!”说话间,已经松开韩漠的手,往那小舟奔过去,小脸蛋上满是欢喜之色。

韩漠叹了口气,这才缓步走过去。

小舟之上,镇东将军韩源摇桨,而艳雪姬则是抱着三岁大的韩雪立于舟头,俏媚的脸上笑盈盈的,手中韩雪见到韩琳在岸边,也兴奋起来,挣脱着想要从母亲的手中下来,艳雪姬轻轻拍了拍韩雪小屁股,小家伙显然对母亲还是十分的忌惮,静了下来。

靠到岸边,韩琳已经甜甜叫道:“艳姨……四伯!”

韩源从小舟上跳下来,上前抚摸着韩琳的小脑袋,笑道:“小丫头这嘴巴就是甜。”一把将韩琳抱起,道:“来,让四伯抱一抱!”

韩漠却已经上前去,伸手扶着艳雪姬下了船,道:“前阵子让你跟着一同过来,你却非要迟来,有什么事情大不了的!”

艳雪姬还没说话,韩雪却已经伸出两只小手儿,甜甜道:“爹爹抱抱,爹爹抱抱……!”

韩漠抱了过来,在小韩雪的脸蛋上亲了一下,笑眯眯道:“小雪儿想不想爹爹!”

韩雪认真点着小脑袋:“想!”

韩漠顿时大乐,艳雪姬已为人妇,年岁虽然又大了许多,但是却依然不见岁月在她脸上留有痕迹,非但如此,反而更显得年轻妩媚,只是那成熟风韵却也更加的浓郁。

其实不但是她,便是萧灵芷范筱倩等一干人,却也都是越来越显年轻,这一切却都要归功于轩辕无名当年赠送的《化心功》。

当年韩漠初得《化心功》,虽然知道那是一本极高妙的功法,但是却并不知其作用,但是后来渐渐发现,习练《化心功》,却能让人体的皮肤保持着紧绷新鲜,换句话说,长期坚持修炼《化心功》,还真有常驻青春的效果,而且这门功夫也并不是十分难以习练,韩漠将这门功夫传给了自己的妻妾,却也果然是效果非凡,比起同龄人,自家的这些妻妾一个比一个娇嫩美丽。

“你倒是说得容易,还当真我没有事情做吗?”艳雪姬扭动腰肢,上前去伸手捏了捏韩琳的鼻子,笑盈盈道:“自打你帮着设立慈善会以来,各处的分会哪个月不是一大缆子事情,这天下虽然安定许多,但是困苦之人比你想的还要多,既要帮着你安民,还要时刻为筹银子操心……!”媚眼儿妩媚转动,扫了这世外桃源般的小岛一眼,幽幽叹道:“哪里像你这样携美游玩,轻松自在!”

“筹银子?”韩漠道:“每年不是专门从户部往你的慈善会拨一笔款子,而且还准许你们向各省富户募捐吗?怎地还缺银子?”

艳雪姬白了他一眼,道:“户部能拨下多少银子?就算募捐,你当那些富商大贾还真愿意往外掏出大笔银子来?”

韩漠苦笑道:“我明白了,你这次过来,是有阴谋!”

艳雪姬吃吃一笑,靠近过来,挽着他一只手臂,娇滴滴地道:“什么阴谋不阴谋,说话这么难听……人家只是过来和你商量商量,你看你这海上的贸易做的越来越好,你自己可是富可敌国……真要募捐,总要找上你这尊大佛才是!”

韩漠苦着脸,艳雪姬却已经向韩漠怀中的韩雪使了使眼色,韩雪奶声奶气道:“爹爹拿银子,爹爹拿银子!”

韩漠用自己的鼻子顶了顶韩雪,道:“小雪儿,爹爹的银子是要留给你的,你当真愿意将这些银子全都让爹爹交给你娘花了?”

韩雪点头,一本正经道:“娘是为爹爹安民,功德无量,爹爹拿银子!”

艳雪姬吃吃笑道:“看看,咱们女儿多懂事,她还懂得功德无量,乖女儿,回头娘带你去大雪山玩!”

韩漠瞥了她一眼,没好气地道:“什么懂事,还不都是你教的!”

艳雪姬瞪了他一眼,问韩雪道:“乖女儿,你说说,这些是不是娘教你的?”

韩雪还没说话,韩漠就已经笑眯眯道:“雪儿,你告诉爹爹实话,只要说实话,爹爹回头给你造一个会在天上飞的小木头人!”

韩雪兴奋道:“好的呀,都是娘教的……!”

艳雪姬叉着腰,气呼呼道:“你个小东西,先前不都说好的,这次又出卖老娘!”

韩雪却是不理,抱着韩漠脖子咯咯笑。

此时韩源已经放下了韩琳,背负双手站在一旁,艳雪姬却很是晓事,抱过韩雪,又牵了韩琳的手,笑问道:“她们人呢?我去瞧瞧她们,也有阵子不见了!”

韩琳忙道:“雪姨,她们都在院子里打麻将,我带你去……!”

艳雪姬这才往岛上去,扭着腰肢行出几步,回过头来,妩媚一笑,声音柔腻:“好郎君,回头再和你细谈募捐的事儿,你可不能太吝啬……!”也不多言,摇曳生姿地去了。

……

韩漠摇了摇头,韩源却已经笑着上前来,拍了拍他肩膀,道:“小五,她这辈子是吃定你了!”

“谁让我素来怜香惜玉!”韩漠叹道,随即和韩源就在沙滩上坐下,问道:“四哥,你这次怎么过来了?”

“是秀公主从京城派了人来找你回京,说是京中事务繁多,你不能一直躲清闲。”韩源笑道。

韩漠道:“上官清,明悟信,洛书三人都是当世一流治国之才,有着三人帮忙处理朝政,可比我强多了,这娘们怎地见不得我清闲,每年出来,都要派人追在后面催促。“

韩源哈哈大笑,道:“总该是想你了!”又道:“倭之丸国派出了一队使者入京,那是想要与我们大燕帝国互通商贸,看上去表现的很为真诚,朝廷也正与他们接洽,只不过这等大事,你不在朝中,他们也不敢擅自做主的!”

韩漠沉默片刻,终于道:“四哥,你不明白我的心意!”

韩源转头看着他,皱起眉头。

“当初我手握重权,并非是我真的贪恋手中的权力,而是那个时候我不得不那样做。”韩漠缓缓道:“我们韩氏一族想要平安度过危难时期,就只能在那个时候摆出强势,毫不留情地击溃任何与我们为敌的敌人。但是如今一切都走向正轨,我当初提拔上官清他们,就是因为这批人确实是治国良材,而且我所推行的新政,也在这几人的手中井然有序地实施着……在我而言,想要当皇帝,当年就是最佳的机会,我放弃那次机会,本就是不愿意坐在那个龙座上……!”他躺倒在沙滩上,淡淡道:“皇帝的位子实在不好坐,我也不稀罕坐!”

韩源微微颔首,若有所思。

“其实谁当皇帝不要紧,要紧的是一个国家需要一个只能想一想民生的朝廷,需要一个真为百姓做事的朝廷。”韩漠平静道:“这些年我手握重权,本就是为了让这个国家的朝廷能够稍微健康一些,也是为了我韩族能够顺利转变成角色,虽然一切都不算太顺利,但至少国家的机制目前还比较正常,我韩族也从当年的世家之族转换成了一个能者为官的健康之族……皇帝一天天在长大,我希望他能够健康地成长,希望他在庄先生的指导下成为一个真正的明君,如果我太过插手朝堂的大小事务,对我和他未来的关系并没有太大的益处……!”

韩源叹道:“小五,你用心良苦,四哥好生钦佩!”

韩漠微微一笑,继续道:“朝廷如今人才众多,善加利用,自可国泰民安。这几年我推行新政,目的之一就是能让这个国家健康起来,另一个原因,便是要以新政打压家族式的势力膨胀……所以这几年遇到了极大的阻力,有些人甚至站出来与我韩漠正面为敌……!”

韩源道:“这几年你手腕狠厉,雷厉风行,若不是你每次在危机出现之前将之斩断,新政只怕难有今日之成就!”

“四哥抬举我了。”韩漠呵呵笑道:“说到底,我就是一个敢做事的人,胆大包天而已,那些危机处理手段,也都是庄先生他们在后面出谋划策而已……!”说到这里,他沉吟许久,终于道:“或许以后我会离朝堂越来越远,或许等到皇帝可以亲政的时候,国家的治理就要他自己承担起来……!”顿了顿,又笑道:“只不过我需要新政的延续,需要压制那些腐化实力的诞生和壮大……所以没有到合适的时候,我是不允许任何人动摇我手中的权力!”

韩漠手中有着最庞大的情报系统,有着最庞大的商贸系统,朝堂和地方各省都有他的心腹势力,五大军区的大将军依然是铁奎朱小言这一类的嫡系将领,而他本身又有着世人已经捉摸不透的恐怖武道修为……。

他可以用自己手中的势力网络保证自己的儿子曹合能够健康地成长,等到有朝一日,当他的儿子真的有独当一面的能力,真的拥有治国之才,他会很坦然地放手让他去经营这个用无数鲜血和生命换来的国家……。

“三哥在南洋那边可好?”韩源沉默一阵,终于问道:“我已经快有两年没有他的消息了!”

韩漠笑道:“你不必担心,他在那边的日子逍遥得很……!”忽地想到是不是该将花庆夫人和小燕子的事情一并说出来,但是细细一想,还是作罢。

韩滨和花庆夫人带着那位真的公主远离中土,去南洋过逍遥日子,显然就是要忘记从前的一切,自己又何必提起。

而且小燕子虽然没有公主身份,但是做一个快乐的小姑娘似乎比公主要幸福得多。

就好比霜公主,当初就因为皇家公主的身份,几乎就被嫁到庆国去,如果不是秀公主和韩漠联手设计,小霜儿如今也不可能无忧无虑地跟着自己生活。

“姨娘可好?”韩源又问道:“上次杜姑娘他们返航回来,都说南洋人如今都称姨娘为‘花神’,都在赞叹姨娘是他们绣花工艺的祖师奶奶……!”

韩漠嘴角泛起笑容,望着蓝蓝的天空,那里漂浮着白云,悠然道:“姨娘不在乎他们的夸赞……只要能活得开开心心,一切都不重要了……!”

……

……

夜幕降临,韩漠隐隐听到院子那边传来的琴声,知道自己的女人们正在比拼琴技,他此时就在小岛中的一处墓地边上,靠在墓地边的一棵大树下,望着那凸起的坟墓发怔。

生前哪怕惊天动地,死后却也依然只是一堆黄土而已。

坟墓前是一块墓碑,上面没有书明死者的名姓,只是刻上了两句话。

“皇图霸业谈笑中,不胜人生一场醉!”

……

这座坟墓孤单而寂寥,在这昏暗的林子内很不显眼。

韩漠沉默许久,终是起身来,将手中的酒壶打开,酒水洒在了坟墓前,然后静静地转身离开。

……

……

东海之上有诸多小岛,仙人岛固然是其中一座十分美丽的小岛,而距离这座小岛不到百里,却还有另一座十分美丽的小岛,比之仙人岛要小上一些,但是却也是草木青葱,风景宜人,而这座小岛的名称叫做月亮岛,只因为这座小岛的整体形状,就如同映在大海上的一弯明月。

小岛上有几件雅致的小屋,算不得华丽,但却十分的精致素雅,小屋的后面用竹子围成了一个小院子,里面养殖了许多的花花草草,而且也有一片地方种了蔬菜。

一名妇人穿着朴素的衣裳,手里拿着一把小刀子,正在院子之内修修剪剪,沉浸其中,她虽然布衣在身,但是浑身上下却依然透着一股子富贵气息,举手投足之间,优雅之间,韵味十足。

一阵风吹过,美妇人听到身后传来一阵咳嗽声,缓缓转过身,只见一名古铜色肌肤的男人正带着一丝笑容看着她。

美妇人冷冷一笑,道:“韩漠,难道你每次出现,都只会这样鬼鬼祟祟?”

韩漠背负双手,缓步走进院子内,微笑道:“本以为在这里这么多年,你的性子会改变许多,可是现在看来,你还是很不甘心!”

美妇人冷冷一笑,道:“你将我软禁在这小岛之上,还要我感激你?”

“软禁?”韩漠苦笑道:“难道你真的这么想回到中原?你可知道,直到今日,你当初那些政敌还有人怀疑你没死,依然派人四处寻找你的下落,你们鲁家早已经烟消云散不复存在,而你如果回到中土,我可以保证你连现在这样安宁平静的生活也无法享受到!”

美妇人银牙紧咬,最后脸色终是缓和下来,幽幽叹了口气。

韩漠走到院子深处,笑道:“你养的花儿果然是妙品,艳丽夺目,咦……这些黄瓜都长这么大了……这岛上连你也不过五六个女人,种这么多黄瓜吃得完吗?”

美妇人脸上现出红晕,袅袅走到韩漠身边,轻笑道:“这还不劳你来过问……你若是嫌多,大可带些回去给你的那些妻妾们尝一尝,想必她们一定会很满意……!”说话间,她一只手已经搭上韩漠胸口,妩媚笑道:“韩大人大驾光临,我是否该好好迎候,以尽地主之谊……!”

韩漠看到她脸上娇俏妖媚表情,心惊胆战,却不料美妇人伸手一推,韩漠已经倒在身后的春椅之上,那娇腻声音吃吃笑道:“只盼你没有被她们榨干……!”

天上白云飘动,从院子上空飞过几只海鸥,发出清丽的鸣叫,蓝天大海,清风美色,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却终比不得美人多情。

江山美色,皇图霸业,尽在谈笑中。

手机阅读:m.junshishu.com/3G/Book23532/

全屏阅读

[置顶][精华]只要作者加快更新,我就要全力支持!

张桃源

vip图标
军号:7205820

加好友发短信

只要作者加快更新,我就要全力支持!  详细>

最后回复:2014-06-11 13:53点击:0回复:0
回复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