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玄幻>异度>十三、山河一统
请选择颜色:
绿
选择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十三、山河一统

小说:异度 作者:月惊魂 更新时间:2014/6/18 22:41:38

“沙将军,找到蒙将军没有?”秦婉道。

沙风拿着我折断的长枪及头盔悲切的走上前道:“大王,臣等罪该万死,请大王制裁。”

秦婉轻轻道:“把他的这些东西留下,你们都出去吧!”

今晚的月犹如血一样的红,望犀城中的所有将士都充满了哀痛与悲愤。

秦婉拿着折断的长枪擦拭了一遍又一遍,泪水不知道流了多少遍,父亲驾崩她失去了她的依靠,可幸运的是她再一次找到了一个可以一生的依靠,她想像个小女人一样来生活,来有人疼爱、有人关心,可如今她再一次失去依靠。

“秦雄,我定已与你势不两立。”秦婉心中狠狠道,她轻轻擦去自己眼角的泪水,把断枪用红色丝绸挂在自己的卧房墙上,她想时刻提醒自己,她必须尽快的变的坚强独立起来。

初升的阳光似乎并没驱散这悲伤的气氛,望犀城所有人皆换上了黑衣,臂缠白纱。

“今日我招众大臣就是想商议一下如何出兵萨尔瓦,完成萨尔民族一统大业。”秦婉朗声道。

“大王,如今出兵萨尔净只怕不是时机。”镇南将军晋庆道。

“卿家何解?”秦婉不悦道。

“我国刚经历数次大战,国库早已经空虚,如今开战只怕对我国不利。”晋庆道。

“其他众臣可有异议?”秦婉问道。

“如今天下大势,一统势在必行,如果今日不趁起民心向背,完成一统,只怕既挫伤民心,久而久之数年之载萨尔民族只怕会淡化,那样将更难完成大业。”沙风道。

“沙将军所言不无道理,但如果不顾当前实际,冒然出兵吃亏的只怕还是我们。”晋庆道。

“我等皆支持沙将军的决议,我们不能让这次的努力白费,再说是他们不顾和谈之盟,出兵袭击我们,若一忍再忍,只怕秦雄更是嚣张狂妄。”卓义劲道。

“卓帅,你可有看法?”秦婉问道。

“各位所说的皆有道理,但我想各位都知道如今天下大势,虽说我军经历数次征战,国家元气有所损伤但军队士气高昂,无不以一当百,所向披靡,国库虽有不足但我们可以向结盟之国以作筹措,若错过次机会士气更是难以激励。除此之外,更重要的是,当今我萨尔净虽说表面稳固,但外敌无不虎视眈眈,大战随时一触即发,若不把萨尔瓦这根芒刺拔出,只怕那时更难应付。”卓元刚道。

“卓帅,所言极是,芒刺不除,我萨尔净只怕国将不国。”秦婉道。

“大王所言极是。”众大臣道。

“好,明日孤就与尔等御驾亲征,一统河山。”秦婉道。

“臣等愿追随大王一统天下。”众大臣朗声道。

翌日,秦婉披坚执锐登上点将台,高声道:“萨尔的勇士们,千百年前我们的先祖经过多年的浴血奋战才换来我们萨尔的光辉,但在一百年前叛贼秦雄不顾民族利益、不顾国家之重,毅然分裂我们民族与国家,让我的同胞经受百年来的离散之苦,如今我等欲与之修好,实现我等百年来的心愿,然贼子逆天而行、枉顾道义、欺我民心、杀我和臣,你们告诉我,我们该怎么办?是否继续来忍受我们百年来的痛苦、是否看着我们的同胞继续被蹂躏、是否我们萨尔的勇士们在敌人的屠刀面前吓破了胆?不!都不是!我们萨尔民族是最优秀的民族,也是最勇敢的民族,在大义面前,在民族国家面前,我们从不后退,敌人想用杀戮来恐吓我们、来让我们屈服,那我就举起我们的战刀,来回敬他们,让他们知道,我们萨尔只有站着的勇士、没有跪着的懦夫,今日我将亲率大家,完成我们百年来没有完成的心愿,一统河山,归心于民。”

军中萨尔百万勇士齐声高呼“万岁、万岁……。”

秦婉右手高举以示安静,顿时全军鸦雀无声,她继续道:“好,我们的勇士们,今天我们就在此立下誓言,河山不统,绝不还家。沙加我命你为扫北前路先锋,配属战将百员,军士三十万,遇山开路、遇水搭桥、遇军杀敌,为我大军开路。”

“臣领命!”沙加道。

“卓义劲、晋庆我命你二人为扫北左右二路元帅,各自领兵二十万,与大军互成犄角之势,抓住战机,可随机应变,直杀北都。”秦婉道。

“臣等领命!”卓义劲、晋庆道。

“沙风我命你为扫北中军元帅,领兵五十万,伴驾左右,决战与北都。”秦婉道。

“臣领命!”沙风道。

“唐虎,我命你为扫北后军元帅,领兵十万,粮草供应,绝不容有失。”

“臣领命!”唐虎道。

“其余众臣皆以卓老元帅坐镇北关,呼应五军。”秦婉道。

“臣等领命。”卓元刚及众大臣领命道。

秦婉等人即刻率军出关,浩浩荡荡,直奔萨尔瓦,千秋大业,唯在此尔!

“报!大王,萨尔净出兵百万,指向我都城杀来。”一个传令官慌忙道。

“什么!?萨尔净竟然敢动干戈,如今我军如何?”秦雄问道。

“回禀大王,萨尔大军势如破竹,我军已经退守白虎关、苍龙关、朱雀关,若此三关丢失,我国危矣!。”骆天运道。

“竖子,欺我无人乎!骆卿,蒙天放抓到没有?”秦雄问道。

“大王,刚传来消息,黑衣堂全军覆没,风雷堂损兵折将,天霜堂蝎子已惨遭杀害,至于蒙天放至今下落不明。”骆天运道。

“废物,全是废物!”秦雄大骂道。

“大王,为今之计当是以应敌为重。”骆天运道。

“骆卿可有良策?”秦雄问道。

“当初大王不该独自偏信,用于小人言,如今我是无良策。”骆天运道。

“难道我国大军不足以同之抗衡吗?”秦雄不满道。

“大王,如今我们已经是三不利,与之战,必败也!三宫之战、雀关之战,我国足足损兵折将百万,兵不足不利;常年征战,国库虚耗,粮饷亦缺,国不富不利;当前大王撕毁盟约,践踏民意,失民心不利,此其三不利,危矣!”骆天运道。

“哈哈,不利则变,变则利。无兵就招、无饷就征、至于民心,当归与天,天即是我,我就是天。”秦雄狂妄道。

“来人呀!传我军令,今日起全国征兵补粮,凡有违抗者,杀无赦。”秦雄道。

隆冬之际悄然来了,经过半年的征战如今还剩下三关。

“大王,还没有休息?”沙风走进大帐道。

“将军来了,坐吧!”秦婉道。

“大王有事?”沙风问道。

“嗯!不知道如今局势将军有何看法?”秦婉道。

“如今隆冬之际,出军远征对我们实为不利,但现在回师,只怕想再次出师将会困难。”沙风道。

“将军所说的是,然而我们面对敌军的坚固城池想要一鼓作气拿下来将会付出惨重的代价。”秦婉道。

“大王说的是,特别我们在开阔地,没有城池依靠,如果敌军进行突袭将是防不胜防。”沙风道。

“那将军可有良策?”秦婉问道。

“要是蒙将军在,他一定会有办法。”沙风无意道。

大帐内顿时一片寂静,秦婉轻轻咬了一下嘴唇道:“我们绝对不能够让他白白牺牲。”

一个侍女从外面拿着一件披风走了进来道:“大王,外面下雪了,把它披上吧!”

“下雪了,雪、冷……。”秦婉喃喃道。

沙风与侍女奇怪的看着秦婉的举动,甚是担心。

“有了,沙将军听令,你传下军令,所有的人担土负水就地垒营,这样我们就可以不需要花费大量的工程修建一座城池。”秦婉道。

“大王的意思是,我们把土垒起来再浇上水,依靠寒冷的气候修筑城池!臣遵命!”沙风看着秦婉,不得不对这位女王佩服。

“报,大王,大事不好了。”一个传门令急急忙忙跑进朝堂。

秦雄大道:“废物,没有看到孤与众人商议大事吗?来人,拖出去斩了。”

“大……大王,小的真的有急事禀报,等我说完在斩我不迟。”传门令道。

“你说,若你谎报,我让你血溅当场。”秦雄不悦道。

“大王,敌军不知道用了什么妖术,一夜之间建成了三座坚固的城池。”传门令道。

“什么?!”朝堂里的众人惊呼道。

刚才他们还在商量利用自己的城池、气候及其骑兵的优势来进行突袭作战,想在隆冬之际将敌人赶出去,没想到对方竟然在一夜之间把城池建好。

“难道真的是天要灭我!天要灭我!”秦雄高呼道,“噗”的一声鲜血喷出晕了过去。

“报大王,好消息,敌军那边传来他们的大王听说我们一夜之间把城池修建好,气的吐血,如今已是卧床不起。”一个传门令跑进大帐欢喜道。

“这个消息准确吗?”沙风高兴的问道。

“千真万确。”传门令道。

“好,真是天助我也,好了,你先下去吧!”沙风道。

“好,传令下去,今日犒劳三军,大家好好吃上三天三夜。”秦婉微笑道。

“谢大王。”众将士高兴道。

“沙风你是三军主帅,你怎么后面的战局?”秦婉问道。

“经历了半年远征,我军甚是疲惫,如今正好借此机会休整,待开春我们一定可以一举拿下三城,直逼王庭。”沙风道。

“将军所言甚是,除此外我昨夜想了一夜,蒙将军以前所定下的舆论战略我们不可不用,吏部令这件事就由你们来负责,若能为我们开春之战立上头功,重重有赏。”秦婉道。

“是。”吏部令道。

夜静静的,大雪覆盖着整个城池,秦婉面对着这折断的长枪喃喃道:“天放,你到底在哪里?你看到了吗?我不在是曾经那个不懂事的小女孩,我长大了,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辜负你们的期望,我一定会扛起萨尔的大任,你一定要保佑我。”

秦雄自重病过以后,一天比一天憔悴,一夜之间满头白发,他从来没有过的恐惧。

“来人,把辅宰找来。“秦雄道。

“是。”

秦雄静静看着御花园皑皑的白雪。

“大王找我。”骆天运看着秦雄道,曾经的一世枭雄,如今成了满头白发的老人。

“来了,我听说前来助阵的国家都已经撤军了?”秦雄道。

“嗯!”

“撤的好,撤的好,我萨尔的大地只能容得外邦染指。”秦雄道。

“大王……。”骆天运道。

“我以为我能比我大哥出色,我以为战争可以称霸世界,现在我才知道,我不是天,更不是命。我经历千辛万苦,最终不过是一杯黄土,我不仅没有为自己的子民带来半点幸福,却让他们为我忍受数年的痛苦。”秦雄感慨道。

“大王,你这是……?”骆天运猜不透他的心思道。

“天运,来陪我喝一杯。”秦雄道。

骆天运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天运,你辅助我多年,你的才能远远在我之上,我岂能不知,这几年真是委屈了你。”秦雄道。

“大王,若不是当年你的提拔,我如今还只是一个小小的马前卒。”骆天运道。

“哈哈哈,天运呀!你错了!”秦雄举起酒杯一口饮下道。

“我错了?!”骆天运不解的问道。

“当年真正伯乐不是我,而是我那已经不再的大哥,那时你虽是个马前卒,在每次的征战中你超人的才智无不令人惊叹,你知道为什么立了那么多次战功都没有得到提拔吗?”秦雄道。

“请大王赐教。”骆天运道。

“那就是你的自负,那时你锐气太盛,过于刚愎自用,其实大哥在我面前多次夸赞你,但他用人向来稳重,所以他故意冷落你,来磨砺你的心性。后来,我急于成就大业,所以趁他不备时,拉拢重用于你。”秦雄道。

“这……。”骆天运恍然如梦道。

“天运呀!我老了,经过这段时间我也想通了好多事,是我错了。”秦雄道。

“大王。”骆天运立刻拜跪在地道。

“你……你这是干什么?起来,起来,天运呀!我想求你一件事。”秦雄道。

“大王,你这不是折煞我吗?我是你的臣子,大王只要一句话我一定赴汤蹈火。”骆天运道。

“我背离祖训,不思国恩,才造下今天的结局,但我们毕竟是萨尔的子民,如今知错,只希望现在还来得及,天运我们该回家了。”秦雄道。

“大王是想谈和?”骆天运道。

秦雄点了点头道:“落叶归根,孤死首丘,更何况我们呢!只是我已经没脸在面对列祖列宗,和谈一事就有你来决定吧!还有,我就是想求你好好辅助婉儿,她的才智必定能使萨尔繁荣昌盛。”

“那大王你要去哪里?”骆天运问道。

“天大地大,岂无我容身之处,去吧!”秦雄把玺印交给骆天运,慢慢的走出了御花园,曾经的光辉闪耀如今只留下了苍老与孤独。

手机阅读:m.junshishu.com/3G/Book23499/

全屏阅读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