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都市>一路木棉花>第二十一章 态度之美
请选择颜色:
绿
选择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一章 态度之美

小说:一路木棉花 作者:BLiDi 更新时间:2014/7/23 22:28:19

三年后,4月时分。

彩虹湖,山花烂漫,人山人海,三五成群,络绎不绝。

那边清澈的湖面上,悠悠闲泛小舟。眺望远处,一片彤红,是盛开着的木棉花。

来自远方及海外的游客,在五星级的“彩虹酒店”里忙着登记自己的住房信息。

“您好,我们是通过‘H&T旅行社’预定的房间。他们说,到前台登记信息之后,会有小礼物赠送。”

“您好。是的。请提供您的姓名和订单号。”

“您好。我想到市区里逛逛,请问这里有车可以到市区吗?”

“哦,您好。有的,请放心。酒店后门和彩虹湖的东门、南门、西门、北门,都会有前往市中心和机场的大巴。这份是各大巴的途经路线,您可以参考一下。”

“现在还有房间吗?今天晚上的。一家4人。最好是便宜一点的。”

“请稍等,我马上查一下……很幸运,刚好有两间经济型小房。不过,也很抱歉,现在不能打折。”

“好吧,先给我订一个晚上的。早知道这样,就先通过‘H&T旅行社’ 预定了。”

“是的,建议您们下次先通过‘H&T旅行社’ 预定,可以确保享受到折扣和领取小礼物。不过,现在我们可以给您申请送一份礼物的。”

“好的,谢谢。”

琴、棋、书、画,四处楼阁,多半是一些师生们在此组织了课外活动。有的工作人员穿着古代服饰,生动地演说典故,吸引住外国游客不停地闪着相机。

往日一片荒凉的草坡,现今已是标准、专业的小飞机模型演练场。

几名学生,在演练场上,一边展示着自己刚刚买下的遥控飞机,一边认真地听教练指导操作。

教练忙碌了大半天,口干得很,转身往休息间走去,西门雪却把他拦住。乍一看,原来,这教练正是当年要毁掉“F&I航空公司”的江涛。为了挽救这个不可多得的人才,西门雪接受上级的安排,在彩虹湖里寸步不离地盯着他,希望他能戴罪立功,将飞行知识正面地展示给学生们。

沉默寡言的江涛,日夜对着冷面恶语的西门雪,实是无奈之至。

“你不去卖豆腐,老守着我干吗呢?!”江涛冷冷的说,坚持向休息间走去。

“你说话能不能有些新意啊?这句话每天都重复几十次!” 西门雪紧跟着他。

江涛在休息间倒来一杯水,打开电视机,横着脸坐下。

调了几个台,又倒调回去。那正播放着,当年“RWT航空公司”的“无人驾驶商务机”坠毁原因最新报道。

“……该黑匣子已经被成功修复。从当中的飞行数据记录,和舱声录音,可以清楚地确定:该商务机是在3万英尺以上的高空飞行时,意外地遇上了积雨云区,电子设备被雷电瞬间击坏。地面的操作人员,无法把握高空上的准确数据,飞机上缺少驾驶员的正确操纵,未能及时绕过和脱离雷雨区,最终造成这次空难。然而,在8年后的今天,不少航空公司依然对‘无人驾驶商务机’跃跃欲试。那么,我们离一个真正安全的‘无人驾驶商务机’到底还有多远呢?让我们请飞行学院的孙教授具体分析一下。孙教授,您好。”

“你好。大家好。其实,无论目前的技术和条件如何,‘无人驾驶商务机’ 势在必行,只是时间的迟早。但是,在我们实施之前,必定,先百分百地克服和解决各种疑难。技术可以不断地提高,但是,也永远存在着一些客观上的意外。比如说:3万英尺以上的高空,一般是不会有积雨云的,但我们还是遇到了!而再遥远一些的设想:太阳黑子的活跃,是否真会影响到飞行安全?这都是我们不断探讨的问题……”

江涛静坐着,不得不接受着“RWT航空公司”的“无人驾驶商务机”坠毁真正原因,欲哭无泪,肝肠寸断。

西门雪从没见他这样悲痛,突然好想安慰他:“喂……你有没事吧?!”

半晌,江涛淡然地说:“给我弄一辆车来。”

“你想不开啊?!那也不能拿车来泄恨啊!我们的车,早就没了呀……”

“谁说我要泄恨了?!”江涛伤心欲绝,跑出休息间,冲向南面的湖中,一跃而下……

西门雪紧紧跟上,见已拦不住他人,只好随他跃下,防有不测。

凉亭中,房产不倒翁见状,呵呵一笑。

身边一个20来岁的男生问他:“爷爷,这湖水深得很,他们会有危险吗?!”

不倒翁悠然道:“爱情来了的时候,想逃都逃不掉!”

车缓缓地,在黄花岗公园门外停下。

冯如墓前,江涛重重的跪下,久久不愿起来。

房产不倒翁、西门雪、小男生,站在江涛身后,深深弯腰,鞠躬行礼。

“F&I航空公司”派莱菔参与,各航空公司共同举办的“无人驾驶商务机探讨”会议。若谁能在会议上,提出最为优秀的“无人驾驶客机创想”,便能得到本年度“最佳创意奖” 奖杯和36万元奖金。众人纷纷踊跃发言,各抒己见。莱菔却沉默不语。

会议结束之后,助理悄悄问莱菔:“师傅,刚才您怎么不发言?您的‘太阳能飞行器’和‘机翼缩展’,一定比他们的强!”

莱菔拍了一下助理的脑袋,语重心长地说:“你就整天想着出风头!他们是在研究‘无人驾驶商务机’。我们只是来学习的。而‘太阳能飞行器’和‘机翼缩展’还只是一个初步设想,现在只适用于遥控飞机,和小型飞机的滑翔能力扩展,’。别忘了:我们是客机的安全捍卫者。我们的责任不是为了争得某个奖项,而是脚踏实地的,捍卫每一架飞机的安全!别的事情,只作扩充知识。要有所为,有所不为!任何时候,绝对不可哗众取宠,更不能逞强!”

“是的!师傅。我记住了!”助理诚恳地点点头。

莱菔看看手机上的时间。

“师傅,您又在惦记着师娘啦?!”助理低声问。

“多事。”莱菔再轻轻地敲了一下他的脑袋,心里倒是美滋滋的。

“H&T旅行社”广告部,喻茗香干练地签完今天的最后一份文件,交给方向,问:“冯主管和伍经理什么时候才回公司?”

“下个星期吧。公司批了他们一个月的婚假,你又不是不知道。他们现在还在新西兰呢。冯主管没回来,你这个助理就撑着呗。”

“嗯。唉?什么我这个助理啊?你还不一样也只是个助理?你只是被调到销售部了嘛。”喻茗香笑说。

“是!我说错了。我这不是什么都在跟你学着吗?茗香姐,其实你也老请假,要不然,你早就升职了!”

“呵呵,那也没办法。下个星期,下午我都得早些回去呢。这两份是秋季的广告计划,我们都提前草拟好了。你们到时看看,有没有需要更改或增加的。还有这份,是上一季度的广告投放情况。那份新西兰广告背景图,我还得跟林玉琼商量一下要不要改。明天是周末,待下周二再交给公司吧。”

“行。我先把这些拿过去。”

喻茗香整理好资料,走出公司。

莱菔在车里,痴痴地看着款款走来的喻茗香。她那优雅端庄的一举一动,简单而有魅力和气质的裙子,长长的秀发末端翘起几圈迷人的卷浪,依然清秀红润的脸庞,流露着越是成熟的韵味。

莱菔下车,帮喻茗香打开车门,然后悠然离去。

喻茗香见他额头有一抹尘土,拿来纸巾给他轻轻拭去:“今天怎么这么早就下班了?”

“今天下午开了个会。会议提前结束了。我岳父、岳母过来了吗?”

“中午就过来了。在家里跟爸妈准备着晚饭呢。”

“去旅行的日常用品,他们都准备好了吗?我们要不要帮他们多买几件外套?现在伦敦还是很冷的!”

“他们说不用,说是到Jason家里住,而且还是四个人,带那么多东西恐怕不太方便。”

“嗯,也对。那我们给他们多备些钱吧,到时在那边可以多买些东西。”

“好。Jason真不一起回去看看吗?”

“他们学校里忙,请不了假。等他们放暑假了再回去也不迟。”

这三年里,喻茗香的父母,终于迈过了一生中最难过的坎,现在餐厅里的生意赚得盆满钵满。他们一早便想还钱给莱友恩,可莱友恩总没收下,要一起投资。所以,餐厅换成了300平方米、两层的高档饭店,名字改为“桂花香饭店”。他们还请了两个大厨,四个小徒,六个服务员,所以一般情况下,也不用亲自忙里忙外了。

4月本是旅游的好季节,喻定亮今年总算是可以给洁莉兑现了。莱友恩和惠兰也不甘落后,让莱菔和喻茗香帮他们四人订下飞往伦敦的机票,要四个人一起出去走走。喻定亮和洁莉担心伦敦的费用太高,莱友恩和惠兰笑说已经和Jason(杰深)商量好,四人一同住在他家。想想,Jason(杰深)已经是莱友恩和惠兰的女婿,住他家亦无不便之处,于是答应了。

莱菔和喻茗香也很想找个时间,一起出去清闲一下,可是生完了宝宝,又要忙着回去工作,一时半会,也腾不出时间来。现见父母们终于有个机会去游乐一番,也感到欣慰。

喻茗香想起今天父母打来的电话,开心地跟莱菔说:“咱妈刚才给我打了电话,说你儿子今天可乖巧了!”

“是吗?!是会背下昨晚教他的诗词了?”

“何止啊!说他还帮忙整理房子呢!能把相同的物品归类,放得特别有条理的!”

“呵呵,看来咱们的‘小萝卜’长大啰!”莱菔眉开眼笑。

“呵呵,中午吃饭的时候,他问爷爷、奶奶:大家为什么叫我‘小萝卜’?我没有长在泥巴里面啊!大家总是叫我‘小萝卜’,要是我被小兔子吃了怎么办?!”

“哈哈哈……唉?我像他那么小的时候,被大家叫‘萝卜’,怎么当时就没想到这个问题呢?呵呵……”

嗯。是的。莱菔家里多了一位新成员。他,叫莱维特,今年两岁。他完全遗传了莱菔的剑眉星眸、挺鼻薄唇。同时,那白嫩的肌肤更胜于喻茗香,无论从哪一个角度转身,都能见到他那清新俊逸的俏皮模样。这么好的皮肤,大可以在年轻时多磨练几年,也能保留着像莱菔一样不失帅气的脸庞。而“莱维特”这名字也有一个缘由:小宝宝出生的当天晚上,莱菔一家人在翻阅厚厚的字典,希望能为宝宝取个漂亮的名字。而正巧,爷爷、奶奶翻阅的第一个字都是“特”字。取名“莱特”亦无不可,但“莱特兄弟”是赫赫有名的飞机设计师,再取此名过于哗众取宠。为了让他不忘责任之道、维护之本,于是取之“莱维特”。当然,平时,亲人、邻居们,都喜欢亲昵的叫他:小萝卜。

那么,小萝卜今天真的是那么乖巧吗?应该是的。看那邻居们,远远的在木棉街上,就跟他父母高声赞许道:

“莱菔,你儿子真是聪明!”

“茗香,改天让我家宝宝跟你儿子学习学习!”

“你们的儿子真是太逗了……”

“小萝卜他好酷啊!远远的,就能吸引住一大群小伙伴……”

“如果我家宝宝有他一半聪明就好了!”

莱菔和喻茗香刚开始听着的时候,是非常开心,满脸笑容一一应答。可越听越是觉得不对劲:他们父母的作风,一向都是极度低调,甚少跟外人夸奖自家人,顶多就是打电话跟喻茗香说说。而今天,怎会有这么多邻居,赞许才两岁的小萝卜??

当他们缓缓回到木棉小区的时候,隐约中听到“嗖--嗖--嗖--” 迅速掠过的声音,然后又伴随着一阵“哇--哇--哇--”的惊赞声。

莱菔和喻茗香闻声忙下车,向喧闹的方向走去……公共娱乐场地上空,一架洁白而精致的遥控飞机,在傲气地盘旋着:闪闪发亮,时而上飞、时而下滑、时而与旁边的小鸟并肩齐翱、时而伸展着机翼……一一赚足了场地上男女老少的赞许。

“再多转几圈!”

“下来一点,让我看得清楚些!”

“不!再上去一点!”

“往上!往上!”

“再伸展一次!”

一大群人团团围着,喧哗道。

“好。再转完一圈,我就要去接我爸爸、妈妈回家了!”人群中,传来一个动听的声音,圆溜溜的双眸,萌着剑眉,休闲的短袖小装尽显帅气,小手里灵巧地操控着遥控器……是的,他,就是小萝卜--莱维特。

莱菔和喻茗香站在人群外,一惊一乍!这不是当年莱菔送给喻茗香的遥控飞机吗?!

喻茗香尽量沉着气,说:“维特……莱菔,你不是说升降舵已经被调整控制,飞不了的吗?怎么你儿子给它飞起来了?!”

莱菔也看得直冒冷汗,一时解释不上来。如今,才两岁的儿子,不顾及环境安全,在众人面前这般炫耀,已经是大错特错!该如何教导才好?!

莱菔怒气地把小萝卜喊住:“小子!!你过来!!”

小萝卜一听到这熟悉的呼唤声,随即兴奋起来,喜眉笑眼地转过身,颇有成就感地看着自己的父母:“爸爸!妈妈!我正要去接您们!”

莱菔和喻茗香正要上前拉住他,却见莱友恩握着鞭子,怒气冲冲地走来,一边厉声喝道:“莱维特!你怎么这样没有安全意识?!要是撞伤了人或财物,你要我怎么办?!”

莱菔和喻茗香闻声色变,真想找个洞逃离。于是,两人叨唠着悄悄转过身去,祈求父亲此时没能觉察到他们的存在……

莱友恩心思也细得很,哪能就这样逃过他的眼睛?!莱友恩立马喝住他们二人:“你们!为人父母的!给我过来!!”

莱菔家里,莱菔的父母、喻茗香的父母、莱可乐和Jason(杰深)又齐齐坐到了一起,焦急地盯着跪下的莱菔和喻茗香。

莱维特站在一旁,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他见父母沉默不语,便跑到喻定亮和洁莉跟前,拉着他们的衣袖:“外公,外婆,爸爸妈妈为什么要下跪?他们,没有做错事情!”

喻定亮和洁莉摸着莱维特的额头,生怕他受到惊吓,便对莱友恩说:“你看,这孩子还小,如果吓坏他了怎么办?”

其他人也帮忙劝说:“是啊!这也是因为孩子他太小了。他只是好奇,还不懂事!不知者不罪呀!又怎能怪哥哥和嫂子呢?!”

莱友恩怒脸一横:“还不懂事就能拿着小飞机满院子里炫耀?!还不会走路,就想要学飞!”

“爷爷,我会走路了!我走得,比小伙伴们都要快!”莱维特一本正经地解释着,众人忍不住一阵哄笑。

“哼!你还会顶嘴了?!你聪明!那你怎么不知道这是住宅区,玩小飞机会误伤他人或损坏财物?!是不是自己能出风头,就比他人的性命、财物重要了?!”

莱维特听得一知半解,答不上话来,只好低着头。

“今天你做错了事,是因为你年纪小不懂事,所以我暂时不惩罚你。但是,养不教,父之过!这都是怪你爸妈没能及早教育你。所以,你爸爸妈妈就要因此而接受惩罚!如果,以后你还犯下这么严重的错,都会如此!”莱友恩说罢,即挥动着鞭子,抽打着莱菔和喻茗香的掌心,“叭叭……”声连续不断,让人心惊。

莱维特看着自己的父母被这般痛打,又是惊怕,又是痛惜,不禁落泪哇哇大哭起来,撕心裂肺的说:“呜呜呜……不要打我爸爸!不要打我妈妈!”却还不见鞭子停下,便跑过去一头扑在父母跟前,不愿起来。

众人被他这突如其来的举动惊呆住。

莱友恩亦是心痛万分,有哪一次惩罚儿子时,最痛的不是自己?!只是希望经过这些小惩罚,能让他能免去后日之错!而这回,更是想让小孙子能从中明白:责任是为人之本。现见小孙子这般注重亲情,心头也软了。但希望他日,他能成为一个德才兼备、内外兼修的接班人,还得从小教导。

莱友恩停下鞭来,稍微平息了怒气,说:“好吧。如果,你能为自己犯下的错误,接受惩罚,我便饶过你父母。”

众人又是一阵惊骇!

喻茗香慌忙说:“爸爸,维特他还小!”

莱维特此时凝望着爸爸,希望爸爸能给他一个答案。只见莱菔朝他神气地扬了扬眉头,于是莱维特便转身过来,在父母前面给爷爷跪下,忍住抽泣,说:“我跟爸爸一样,都是男子汉!是我错了。”

“好!那你把手掌伸出来。你这般诚恳,我这回就只打你一下。”莱友恩待他伸出小手掌,痛下心来,重重落下一鞭,“叭--”的一声响,莱维特掌心一道红印,抿紧嘴巴、皱着眉头,却没有哭泣。

一顿饭过后,莱维特早已把三个小时前的事,置之脑后,满屋子里转,欣喜雀跃:“姑姑、姑丈,你们抓不到我了!”

Jason(杰深)虽是和莱可乐结了婚,但两人依然如同大小孩般,整天嬉闹个不停,更何况又有莱维特这个“小顽皮”,因而家里时常被闹得翻天覆地。

Jason(杰深)总喜欢跟他耍些小花招,见抓不住他,便反嘲笑地说:“哈哈,你也抓不住我了!我跑得比你快。小萝卜你抓不到!你抓不到!”

莱维特一时没能分辨清楚,应该是由他们捉自己。听对方这么一嘲笑,他便很不服气地转身追上去,紧紧抓住Jason(杰深)的衣角,乐呵呵地笑着。不料Jason(杰深)又高高地抱起自己的小身躯,兴奋地说:“我这不是捉到你了吗?哈哈哈哈,小萝卜你上当啦!”

“喔,是哦。可是,姑丈你耍赖,你不老实!”莱维特挣扎着。

Jason(杰深)嬉笑着把他轻轻放下。

莱维特跑到莱友恩跟前,扑进他怀里,撒娇道:“爷爷,姑丈他耍赖!他不老实!”

众人见他跟爷爷还是亲近得很,想必没有因被打的事,而减退了彼此的感情,便放下心来。

莱友恩乐呵呵地抱住他,轻轻地拍一下他的小屁股:“小萝卜,明天下午,爷爷奶奶,和外公外婆都要去旅游了,你会不会想我们呀?”

“会!所以,你们不要去太久。”

“那你在家里要听话,听话我们就早些回。”

“是。我们说好了:那几天,爸爸、妈妈上班的时候,我会跟姑姑、姑丈,到他们学校。我会很听话的。妈妈说,下午会很早回来陪我。”莱维特说着,又跑到喻定亮和洁莉跟前,“外公、外婆,你们也要早些回来,我也会很想你们的!”

众人又是一阵哄笑。

深夜里,莱菔和喻茗香在房里,对比着彼此的手掌心。

“莱菔,这不公平,我的鞭痕比你的红得多!”

“那当然了!因为我的手掌皮厚、粗糙,如果能看清伤痕,都已经是裂痕了!”莱菔说着,握住喻茗香的手,把她紧紧抱在怀里,深情地亲着她的额头。

正当喻茗香陶醉在莱菔怀里的时候,莱维特踱着小步走了进来。

莱菔有些措手不及:“小子,你怎么进来了?!你不是在外面陪着外公外婆的吗?”

“可是,我要知道,爸爸妈妈的手掌,还疼不疼。”莱维特回答。

喻茗香一脸幸福的笑着。

莱菔也倍感自豪地抱起他,亲了亲他的额头。三人搂坐在一起。

喻茗香给他看着他们伤痕未退的手掌,说:“维特你看,爸爸妈妈手掌上的伤还是有些痛哦。”

“喔!那应该怎么办?!”

“嗯。这次再疼一会就会好的了。不过,维特你要知道,以后不能再犯错了哦!你若犯错,不管我们有没有受到惩罚,爸爸妈妈的心里都会很疼的哦!还有,爷爷也会好心疼的!全家人都会跟着你心疼的哦!”

“嗯!我记得了。以后,无论做什么事,我都会问清楚大家,再去做。”

“这就对了。爷爷是非常疼爱你的。他希望你也能懂得关心别人。”

“好!爸爸,大家都说,我很像你哦!”

“呵呵,那你觉得呢?”

“我很希望,是很像的!但是,现在,还有好多的不像。”

“哈哈哈,我的小萝卜。要是你想跟爸爸学,那明天早上,你得早些起来哦!”

“好!我会的!”

莱维特依偎在父母温暖的怀里,甜甜入睡。

第二天早晨,太阳才刚刚升起,木棉街上的行人还不是很多。缕缕微风,轻轻地,吹拂着树上朵朵鲜红的木棉花。一群小鸟吱吱喳喳的,在枝头上嬉戏。

莱菔和喻茗香,拉着莱维特的小手,正从那边款款走来。

莱维特见好多鲜红的花儿,从树枝上纷纷扬扬地飘洒而下,便跑上前去想接住它们,可还是落到了地面。莱维特蹲下来,小心翼翼地捡起一朵花儿,高兴地跑到父母跟前:“爸爸、妈妈,你们看,这朵落下的花,和树上的,一样美!”

喻茗香笑答:“让我看看。是喔,它不萎靡,也不褪色!”

莱维特又跑去,追赶了一会半空中的花儿,然后又回到父母跟前,拉着他们温暖的手,一边问:“爸爸、妈妈,为什么,这花儿要掉下来?”

莱菔回答他说:“花儿脱落下来,是因为它要结果果了。那些果果,可以制成机械用油或是肥皂;而榨出油后的果果渣,可以作为促使植物生长的肥料,或是喂养小动物的饲料。所以,这花儿舍弃了自己的位置,好让果果成长。”

“喔!原来这样!”

“维特,你可知道这花是什么颜色?这树干又是什么颜色?还有这叶子。”

“这花,是红色,这叶子,是绿色。哦……这树的颜色,我不记得怎么说了!”

“呵呵,这树干是棕色了。那棵小一点、嫩一点的,是浅棕色。”

“好。我记住了。爸爸、妈妈,你们看,那树枝上还有好多新长出来的嫩芽!”

“呵呵,是啊!好漂亮的嫩芽!它们会长好多的叶子。而且,明年的这个时候,它们又会有好多这样鲜红的花儿盛开的。”

“太好了!那么明年、再一个明年,每年,我们都来这,看它开花!”

“呵呵,那当然了!嗯,再一个明年,是叫‘后年’。”

《完结》

手机阅读:m.junshishu.com/3G/Book23413/

全屏阅读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