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都市>睁一只眼看世界>第六十章 意外成殇
请选择颜色:
绿
选择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六十章 意外成殇

小说:睁一只眼看世界 作者:天宫五号1972 更新时间:2014/5/26 11:25:43

这个世界有人想不到的事情,却没有不会发生的事情。

这个世界,总是喜剧和悲剧同时上演着,观众有时无所适从,但仍然乐此不疲,即使不想观看,也不得不充当无聊的看客。

就在隆重而热烈的现场会结束不久,在一次去基层调研考察的路上,杜重的车子发生了意外,司机小王在处置情况上并无明显不当,他们的车子左转弯调头时,一辆同方向转向的水泥槽罐车,由于车速过快、离心力太大,发生了侧翻,后面的装满水泥的大罐因为巨大的惯性,正好压迫在杜重的车子上,几乎把杜重所坐的位置空间挤成了铁块。

再好的车子,也顶不住瞬间巨大力度的撞击;

再好的技艺,也架不住意外事故的突然降临!

突然的变故、狭小的空间、加上就是反应,也反应不过来了,那一瞬间,逃生无门,只能听天由命,随他去了。杜重几乎是没有任何反应,司机小王也在巨大的撞击瞬间失去了知觉。水泥槽罐车司机半天也没有缓过劲来。这一刻,时间没有停滞,空气却仿佛凝滞了一般,由于地段偏僻,行人不多,事故现场一片狼藉,建设一个新世界困难,破坏一个旧世界则容易了很多。

也不知过了多久,水泥槽罐车司机才从变形了的驾驶室爬出来,当他看到他所撞的车是一号车时,头脑瞬间变得更大,他自己知道祸闯大了,自己可能不仅要面临巨额赔偿,恐怕牢狱之灾也难以避免了。如果想弥补,也只能先把当前能够做的工作做完,自己目前所能做的是抓紧报警,维持事故现场原状,于是他挣扎着坐起来,拨打了110报警电话。

二十多分钟后,警笛声音由远及近,公安、消防、医疗救护的车子最早赶到。他们一到达现场,抓紧展开营救工作。吊车把水泥槽罐吊了起来,警察忙着询问肇事车主事故发生时的情况,有人抓紧时间拍照取证,消防、医疗救护人员则抓紧抢救被困人员,所有的抢救工作有条不紊,按部就班地展开。

司机小王还有生命体征,被送往医院急救,槽罐车司机在被问完话后也被送往医院救护,不管怎样能够在那样的场合保住生命,还是所有救护人员第一位的职责,这里没有身份是否低贱的区别,只有对生命的一份敬重。

惨剧不可避免地意外地发生了,在一个不适宜的场合,在一个不合时宜的一个时刻,在一个丝毫没有任何关联的两辆车之间不可思议地发生了。现场营救工作,抢救力度再大,所有人员均也力回天,那个曾经叱咤风云在K县政坛的老大,那个曾经给他们谋过福祉,为他们服务的人,已经停止了呼吸,血流了一地,甚至有些血已经开始凝固,但是他的眼睛却依然睁着,让人不可思议的是,他睁着一只眼,看着外面这个精彩的世界,另外一只眼却闭着,好象依然处在沉思的状态。

不管当时情况怎么样,也不管他的地位如何,也可能是出于对其家属也要有一个交待,杜重的遗体还是在第一时间被送往医院。与此同时,K县的县长也已经得到消息,无论是作为搭档也好,还是作为官场上的老大哥,治丧委员会还是要在第一时间迅速成立的,县长当仁不让地担任治丧委员会主任,县委秘书长担任治丧委员会副主任,事情要有人管,否则一盘散沙,如何对得起这样勤政的父母官?

K县官场面临着一场小小的地震,觊觎这个宝座的人大有人在,而最有希望接任的就是现任县长陈彬,当然也不排除从上面直接空降一位地方大员,官场上的事情,不到最后命令下达的一刻,都很难决断。具体结果如何?杜重已经看不到了,他想关心也绝无任何可能,生前事可料,身后事难为?

壮志未酬身先死,常使英雄泪满襟。

对于杜重个人来说,肉体和政治生命几乎是同时终结,事情发生得突然,他自己也没有受多少痛苦,仿佛只是一觉睡得踏实了点,永久沉睡成眠。杜重一只睁开的眼睛,看着这个他始终未能看懂看透的世界,始终未能合上,也许是为了自己壮志未酬的咏叹,也为自己正当壮年正是干事业的叹息!不管怎么样,他是带着遗憾离开的。

他的故去,对于他的家庭犹如晴天霹雳,虽不至于倒塌,却也是一棵大树倒下了,家庭里面没有男人,就缺少了一大半,就不可能完整。上有老,下有小,正是需要他照顾、眷顾的时候,他竟然意外地撒手人寰,对世间之事,不闻不问,怎能不令人悲痛!

对于他的父母,白发人送黑发人,两位老人也是悲痛欲绝,泣不成声,终日以泪洗面,沉醉在对儿子无限的思念、怀念之中。儿子再多,也是父母亲的心头肉,毕竟是他们一把屎一把尿地拉扯大的,谁的孩子谁心疼,这都是可以理解的。

还有一个人,他也比较心痛,宛如心被刺了那般疼,他的感受,不亚于杜重的父母,那就是杜重的第一任领导――原县委书记白冰。一直以来,他几乎都把杜重当作自己的孩子一样对待,努力栽培、培养了一场,也看着他不断地在进步,虽未能完全达到自己的设计要求,没曾想竟然出现了这样一个意外?!

如今,随着一个人的离世,一切希望皆成泡影,希望在无望中消磨,人情在尘世间涤荡,无论是对于一个人,还是对于一个家庭,没有什么比失去希望更令人悲怆!

告别仪式上,所有参加者,都满怀悲怜,作为领导,为痛失爱将悲痛;作为父母,为痛失儿子悲伤;作为妻女,为痛失顶梁柱悲切;作为朋友,为失去朋友流泪!活着的人,该过的还是要继续,尽管悲伤,尽管痛心,没有办法,擦干眼泪,还要上路。

当杜重的妻子还在为他能够被评为“烈士”,还是会被评为“因公牺牲”而纠结的时候,组织以其无所不能的睿智和大度,已经为他盖棺论定,毫无争议地被评为“烈士”。因为他是牺牲在工作的第一线,牺牲在为人民服务的路上。既是对杜重一生的肯定,也是对杜重的祭奠,同时也是对未亡人最好的褒奖照顾。

肃穆的烈士陵园,多了一座坟冢,残阳如血的傍晚,所有认识的、不认识的送行的朋友都来了,除了叹息杜重的不幸离世,还有就是对杜家人的安慰。不幸毕竟总是暂时的,长远的幸福在不远处张扬,人不能够永远沉缅在悲痛中,我们总要面对现实。

一只秃鹫飞扬在坟冢的上空,眼睛里满是好奇,它始终不会明白,睁着双眸的人们,会比睁着一只眼看世界的人,能多看清多少东西?人世间的幸福,抑或是不幸;辉煌也好,平淡也罢,毕竟都会成为过去,时间对任何人都是公平的,付出和得到永远不会成正比。

每个人的人生,都会有启航的时候,也会有谢幕的时刻,就看你以怎样的方式去解读、以怎样的方式去理解?

怅然若失的秃鹫无耐地飞走了,因为它没有寻找到它所需要的食物,一大堆活着的人气,不是它所要寻找的目标,它向它的下一个目标进发了……

手机阅读:m.junshishu.com/3G/Book22884/

全屏阅读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