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蝼蚁>第五十六章 夜袭
请选择颜色:
绿
选择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十六章 夜袭

小说:蝼蚁 作者:雪地狼 更新时间:2014/6/11 8:20:17

这次乌力德昌所领三万军马有三部分构成,宫帐军、部族军和仆从军。宫帐军不多,只有敌烈所领的一千人,仆从军就是炮灰,有一万人,最多的就是部族军,接近二万。这些部族军来自四部,克烈部的安达海就带来了一万人,不过现在成了乌力德昌的部属了,其余的人由三部构成,分别是阿古部、苏啜部和扎尔桑部。

乌力德昌的目光从每个人的面上扫过,这些将领一个个不敢直视,低下了头,数着衣角倒底有多少根羊毛。这一代的东胡王,雄才大略,把东胡各部压制的死死的,宫帐军的建立,让王室的实力大涨,谁也不敢轻易挑战王室的权威,不然你以为就凭一千宫帐军,乌力德昌这个初出茅庐的小子,就能统领这些桀骜不驯的部族军了。

乌力德昌抽出宝剑,一下斩断了面前的案几,愤声说道:“三十年前,度稽部叛逃出大草原,投靠南人,多次和南人晦通一气,坏了可汗的大计,南人富裕,要南下劫掠,度稽部桓在其中,如梗在喉,不灭度稽部草原永受南人挟制,我等做为大汗的子民,理应为大汗分忧。圣狼的子孙,岂能因一两场小小的败仗,而心存畏惧,裹足不前,我等回去,还有什么面目面见大汗。只要我等上下同心,度稽跳梁小丑,不过是弹指可灭。阿思根将军带领五千人马及大批辎重,过一两天就能赶过来,困难只是暂时的,胜利最终会是我东胡的,会是可汗的,会是大家的。从现在起,如再有言退兵或怯战者,杀无赦。”

乌力德昌态度坚决,帐中人等知道暂时退兵是不可能的了,如谁主动退兵,这战败的责任,乌力德昌一股脑推给你,回去后大汗会砍头的,走一步看一步吧,各人揣着心思走了下去。

星夜暗沉,斗转星移,天空中不知什么时候飘过了几块黑云,渐渐越聚越多,堆满了天空,遮蔽了月亮和星星,天更黑了。

各营的东胡兵才刚入睡不久,忽然从四面八方传来喊杀声,“敌袭,敌袭!”值守的士卒大声喊叫着,士卒们一个个从梦乡中醒过来,拎着刀箭到营外列阵。可是喊杀声却渐渐暗下来,最后归于寂然无声。

原来只是奚人的骚扰,虚惊一场,各营士卒叫骂着又回到营中,百夫长喝令大家刀不离身,防止奚人真的袭营。早前早有军令传下来,防止敌人夜袭,各军都布置了巡哨,营寨都有人值守,即使真有敌来袭,大家很快也能做出反映。

这些东胡军大部分都是老卒,经得多,很快裹着羊皮又进入了梦乡。

也不知睡了多久,号角声和喊杀声再次响起来,东胡军士卒一边慰问着奚人的祖上十八代,一边从温暖的羊皮毯中起身,拎着兵器在百夫长的军令下组织营防。

这次奚人是来真的了,东北角的一处营帐被袭,燃起了冲天大火,只听喊杀声一片,也不知伤亡如何。一队队兵马向东北角涌去,喊杀声又一次渐止,只有大火还在燃烧,那些可恶的奚人,在得手后又如老鼠一般溜走了。

这次各营都加强了巡哨,增派了值守的兵力。这黑咕咙咚,如让奚人摸到近前,可不是好玩的。士卒们都有些提着小心,白天失败的阴影又拢上了心头。

苏合是苏啜部的一名士兵,他打过很多仗,据说有一次可汗还赏过他一袋好酒。他很不看好这些对度稽部的征讨,敌人明显是早就做好了准备,以前他也和奚人打过仗,那些奚人战力弱,几次冲锋他们就溃败了,可是这伙奚人明显不一般,具体不一般在什么地方他也说不好,有时觉得他们就像草原上的狐狸一样狡猾,有时他们又像狼一样冷酷。不管像什么,总之这些奚人不好对付。

苏合总觉得这一夜会有事发生,奚人一击得手,果断后撤隐入了黑夜,敌暗我明,天知道这些奚人会玩出什么花样,所以他睡时总提着心。

奚人果然不甘寂寞,不多时西南角又鼓声大作,中间还夹杂着叫嚷声。西南角还没静下来,南面又骚动起来,这样一夜折腾下来,士卒们还怎么睡觉,睡不好觉,明天士卒们还怎么去打仗。度稽部的险恶用心,东胡军的将领也明白了,这些奚人分成好几队,轮流骚扰,此起彼伏,不胜烦扰,就是想让人睡不好。

东胡人派了几个百人队在营外埋伏,可是敌人没伏击到,反被敌人反伏击,伤亡惨重,有两队甚至全军覆没,敌暗我明,天又这么黑,东胡将领也不敢随便派人出营了,只是勒令各营守好营寨。

每隔一段时间,奚人不知就会从什么地方冒出来,远远地一阵弓箭,点燃了几座帐篷后,马上又果断撤退。有时见有机可趁,干掉巡哨,冲到近前一阵狂砍,在援兵赶到之前又从容退入夜幕中。有时完全是虚张声势,让东胡兵紧张了好一阵子,却什么也没发生。这样折腾一次两次还能承受,次数多了谁能受得了,一些士卒大骂奚人卑鄙无耻,是懦夫等,草原人骂人反正翻来覆去就那么几句,也没什么新意,那像中原人,骂起人来不带重复,不带一个脏字,却能把人骂得狗血喷头,在这方面这些落后的草原人差太远了。

下半夜苏合当值,他抱着刀,来回巡幸着,睁大了眼睛,机警地注视着四周,那深黑的夜幕中,仿似隐藏着择人而噬的凶兽,其实在苏合的心目中,这些狡猾狠辣的奚人,就是隐在暗处随时会扑上来嘶咬人的草原之狼,凶狠又狡诈。

苏合精神高度集中,可时间一长他就会分神,不由自主地想念妻子和儿子。苏合在苏啜部有个家,妻子不漂亮,可是很勤劳能干,把那不大的帐篷收拾的干干净净,每次他从外面回来,妻子总是笑着在营帐门口迎接他,默默毫无怨言地为他忙碌着,躺在毡帐中,苏合很满足。小儿子苏扎估计现在能骑小马了吧,那是个可爱又活泼的小子,苏合每次想起小儿子总会露出一丝笑容,这对整天板着脸的苏合来说,是很少见的。

三更过后,起雾了,能见度更低了。天地茫茫地一片,分不清你我,有时对面走到近前才能认出是谁。这种天气对东胡人更加不利了,苏合是老兵,知道这时候唯一的好办法就是紧守营寨,只要守住了营寨,天一亮奚人就拿他们没有办法了,虽然打了败仗,可东胡人的兵力摆在那里,奚人是还是很惮忌的。

天更冷了,甲胄上结了一层薄霜,风吹来,入骨的冰冷。苏合不时地对着手心呵着热气取暖,旁边的同伴走着,走着就睡着了,他们实在太困了。昨天白天打了一天的仗,晚上本以为能晚一觉,可上半夜奚人闹了半休,谁也没睡踏实,下半夜又敢上了当值,抱着刀箭在这营门前来回晃荡,枯燥单一,不一会儿困意就涌了上来,以至于走着路就打起了盹来。苏合不时地用刀柄敲打着这些小伙子,让他们打起精神来,可是实在是太困了,“苏合,你怎么就没有瞌睡呢,是不是想你女人了。”

“你如不想掉脑袋,就打起精神来,说不定奚人就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苏合提醒这些人。

“哎,实在是太困了,该死的奚人就不睡觉?要是有个草垛躺一躺,那该多好呀,就是被奚人砍了头了我也愿意。”

这些人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朱毅带着人就伏在他们不远的地方,寻找着机会给东胡人一击。

晚上的夜袭,带队的就是朱毅,总共有三千人,都是朱毅一手训练的精锐。偷袭防袭扰,以前是朱毅重点的训练的科目,这些狼崽们有了实战机会,就让东胡人吃了个大亏,他们就是夜之精灵,三千人却令数万东胡军不敢出营门一步。

天将明,朱毅身后隐伏着的三千人,没有一丝声响,斥候把周围探了个通透。朱毅决定在天亮前再给东胡人一个教训,这时是人最困时,也是人精神最懈怠时。

天即将明,虽然雾大,还是什么都看不清,但苏合的精神稍稍地放了下来,这烦扰的一夜终将快过去了,也许明天将军们就会带着我们打败这些可恶的奚人吧,那样很快就能回家了,每想到家,苏合心中都充满了温暖。可是他再也回不了家了,一支羽箭悄无声息地从浓雾中射出,等苏合发现时已来不及躲避,他想大声示警,提醒同伴注意,可是他双手捂住脖子,口中“呜呜”作响,却一句话也说不出,一支羽箭穿喉而过,这支箭正是朱毅全神而发,即使苏合在白天也断难躲过。

苏合不可置信地瞪着双眼,他感觉自己身子轻起来,越升越高,他仿佛看见了大草原,成群的牛羊,洁白的云朵,温暖的阳光,圆圆的毡包,小儿子正骑着枣红小马在驰骋,妻子正在毡帐前对着他笑,这些美好的东西突然一下消失,苏合倒了下去,最后幻化煙灭地是妻子那张黑色的笑脸。

在战争中,苏合只是一个小人物,有太多他这样的人,默默无声地死去,又有谁知道他们心中的想法呢。人们看到的都是胜利者头上的光环,孰不知,那光环的背后,是那些普通的士兵们发出的微弱荧光汇集而成,他们大都卑微而争扎地活着,如蝼蚁,如浮蝣……没有人去了解他们的喜怒哀乐,没有人想去了解他们的追求,活着如一棵无关紧要的小草,死去亦没有人去关注,一张草席一卷,就地埋了,有的连张草席都没有,赤条条地来,又赤裸裸地去,仿似不曾留下什么,更没有带走什么……

手机阅读:m.junshishu.com/3G/Book22399/

全屏阅读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