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虎啸东洋>第五十六章 绝境中的反抗
请选择颜色:
绿
选择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十六章 绝境中的反抗

小说:虎啸东洋 作者:雪山猎人 更新时间:2013/5/30 23:34:24

渡边本来是可以看出阿雪她们的破绽的,深山密林中,怎么会出现不谙世事的学生呢?那不是唐三藏遇上了白骨精吗?偏偏渡边也像猪八戒一样色心泛滥,竟把要命的杀手看成了千娇百媚的美女。

“别过来,你再过来,我们就要喊人了。流氓,救命哪——”女伴还装着男人的声音喊道。阿雪也是惊慌不已地喊着“救命”。渡边哈哈大笑。

“喊吧,你们就是喊破了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们的。再说了,你们的喊叫只会招来我们更多的人,那时候,花姑娘,你就不是为我一人服务了。”渡边说着步步紧逼过来。

女伴和阿雪紧紧抱着,头都不敢抬,用身子护住了阿雪。渡边一把抓住了女伴的后衣领,猛力拽过她,就想向后面扔出去。谁知忽然腹中剧痛,紧接着是胸前剧痛,浑身的力气像被一下子抽空了。

“啊——救命——”这次喊救命是渡边喊的,喊的有气无力,却又声嘶力竭的。他想喊林潇快来帮忙,林潇这会儿正在密林的深处默默地看着呢,他听到了渡边的喊叫,不由得嘴边露出了嘲讽的笑容。

阿雪和女伴将匕首出奇不意地刺中了渡边的要害后,并不急着拔出来,还抓住刀柄用力地转了转。其实已经不必了,女伴的那一刀将渡边的肠子割断了,这一搅动寸寸碎裂,肠子里的空气一下放了出来,渡边使不出任何力气了。

阿雪的那一刀插进去,因为是第一次杀人,心有点慌手有点抖,插在渡边的心脏旁边,因此渡边还能鼓起最后的力气喊救命,但这一搅动,就把连接心脏的心脉全都割得乱七八糟的。渡边嘴角流着血,就这么狠狠地盯着阿雪,想说什么却说不出,两腿一蹬完蛋了。

阿雪再也忍不住,张嘴哇哇地大吐起来,连匕首都快抓不住了,但还是咬着牙拔出来,在渡边的死尸上擦干净,插回了刀鞘。摸摸渡边身上,没有发现手枪,两人叹了一口气。

女伴帮着把渡边的死尸藏进了茅草丛中,然后搀着她走了出来,迎面遇上了林潇。两人一惊,看清林潇后却又兴奋无比。

林潇微微一笑:“你们干的不错,这里不可久留,你们快走!记住,不能走大路,要走山间的小溪,日本人会带着狼犬追踪的。还有,你们为什么到这里来啊?”

阿雪扬着红扑扑的小脸说道:“先生,我们接受了一个月的训练,现在柳老板命令我们每人都必须干掉一个小鬼子。我担心自己能力不足,才带着小红一起来,同时我们还想告诉你,通往官银局最近的暗道找到了。库图索夫和一位我们没见过的先生正在商量呢。”

林潇知道这是池田副官,他放心了,“你们来得正好,我所在的这山里隐藏着小鬼子的秘密集训营,现在小鬼子想拿我们中国老百姓做练习的对象。这批小鬼子人人枪法过人,生性残忍,危害很大,明天我们会出山行动,请老库他们做好安排,埋伏好对付这股小鬼子精英。”

阿雪眨着眼睛问道:“先生,你也在其中,我们如果消灭了这些小鬼子,你会不会暴露啊?因为到时可能是只有你一人幸存下来的,你就会成为众矢之的。日本人也是很狡猾的。”

林潇笑笑:“小鬼子精英可不是吃素的,想要全歼很难,只是击退他们,使他们受到重创即可,千万不要恋战。我嘛,必要的时候,就得流点血,我想这也是值得的。”

最后林潇再次慎重地叮嘱:“你们一定要记住,这次你们的得手只是侥幸,但也不失一个办法。这批小鬼子都是挑选出来的,个人的技战能力非常强,要想办法麻痹他们。”

看到两个姑娘想要向他行礼,林潇连忙制止,他开着汽车送了她们一段路程,把她们送出了山口,向她们挥手告别。

阿雪和那姑娘看得如痴如醉,阿雪由衷地赞叹道:“这先生的本事真好,神出鬼没,如果小鬼子有他这种能耐,那我们得牺牲多少好姐妹啊。”

那姑娘叫小红,她笑笑:“别说这些废话了,我们杀了一个小鬼子还不快走,难道想让他们把咱们当花姑娘米西米西吗?”阿雪调皮地吐吐舌头,拉着女伴的手就要转身,忽然眼尖的阿雪注意到了附近的草丛中有几处杂草晃动的与众不同,而且是杂乱无章的。不是那种顺风倒伏的形势,她的心头一抖,抓着女伴的手也不由得紧了一下。

“你怎么啦?”女伴明显地感觉到阿雪的手忽然颤抖起来,而且变得冷冰冰的,再看她的脸色竟然没有一丝血色,眼睛里透出了恐怖的神情。

“你别回头,我们身边已经有小鬼子潜伏在那里了,他们之所以没有站起来抓捕我们,我想肯定是想放长线钓大鱼,现在我们该怎么办?”还是初次遇上了这种情况,阿雪也不知怎么办,虽然很惊慌,倒也不是分寸。

“娘的,没准这些小鬼子还真要拿我们姐妹当老婆了。他们想得美,不就是几个小鬼子吗?大不了跟他们拼了,让他们见识见识中国土匪的后代也不是好欺负的。”

女伴一听有小鬼子就炸了,土匪父辈的血性在身上蔓延开来,她可没有阿雪想的那么仔细。她是以阿雪男朋友的假身份出现的,这时候想到的是保护阿雪。她也不想想这些小鬼子就是中国的正规军都难以抵抗,仅凭他们受训一个月就想对付这么多身强体健的小鬼子,不是螳臂当车吗?

“你拿什么跟小鬼子拼啊,就凭我们身上的这两把匕首吗?不行,这些小鬼子和别的不一样,看来是有目的的,我担心他们会悄悄地跟踪我们,再顺藤摸瓜掏我们的老窝。那样老板他们就有危险了,而且那位先生也会有危险的。”阿雪想到了林潇。

林潇毕竟是缺少战斗经验和特工经验的军校学生,他把敌人想的太简单了些,小鬼子可不是吃素的,不然那么多国军的精英将领为何都会被打得节节败退呢?这不仅仅是装备上的差距,指挥官的素养也是不能相提并论的,中国军队是在抗战中逐步提高的。

日本军队的军事理念比中国军队可是高出了几个档次,怎么可能在这秘密训练营地里让任何人出入如入无人之境呢?阿雪她们才进山就被发觉了。之所以没有动她们,是因为日军的指挥官想要看看这两个女孩进山来是想和谁接头。进山的时候不会动她们,但是出山可就不容易了,插翅也难飞。

这山上埋伏的暗哨不止一处,阿雪她们杀那渡边的情景都被他们看到了眼里,这使他们立刻就能断定阿雪她们的身份,是反满抗日的分子。虽然他们没看清林潇的长相,林潇始终是背对着他们的视角,而且很快就跳上了汽车,但是他们却看清了车型,他们迅速通过电话查清了车牌号。而林潇完全不知大祸临头。

女伴在这时反而不如阿雪沉着了,想反抗没有力量,想要逃跑那是不可能的,在这里一动不动也不是办法。现在反而等着阿雪拿主意了,她紧紧地抓住阿雪的手,“阿雪,咱们和小鬼子拼了吧,不行咱就自杀,死了也是死在咱中国的土地上,决不能让小鬼子糟蹋了。”

阿雪摇着头,“别慌,我们是跑不出去了,但是我们也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孩,我们要想尽办法通知那位先生,让他有所准备,我们就是死也要拉上一两个小鬼子垫底,杀一个不亏,杀两个就赚了。”她说的杀气腾腾,真不愧是土匪的后代。

阿雪说完就拉着小红,蹦蹦跳跳地走着,尽力装出一种轻松愉悦的神情,让小鬼子放松警惕。小红可没有阿雪那么自然,但却是毫不畏惧的,还挺像个男人的模样。她们偷眼向后看去,远远地望去,杂草中就像潜伏着一群野兽在跟着她们秘密地行进,看起来真是毛骨悚然。

阿雪她们跑着跑着,阿雪忽然跑上山去了,还咯咯笑着对小红说道:“你快来啊,快来抓我啊,我在这里呢。”清脆朗朗的笑声听起来就像是一对恋人在捉着迷藏,嬉闹着玩呢。她们一跑起来,小鬼子就不能再蹑手蹑脚了,必须站起身子追,否则以这两个姑娘的脚力,就会跑的没影了。

日军的小组长直田从草丛中站了起来,满身都是扎满稻草的伪装,就像是一头来自北海道的狼一样直立着。他冷笑着:“小小的把戏,焉能瞒得过我的眼睛?这两个支那的小女孩想跑,她们肯定发现我们了。都给我站起来追,活捉这两个女孩!”

日军立刻一声不响地向着两个女孩猛扑过来,森林中就像窜出来许多人狼。这让阿雪和小红大吃一惊,没想到小鬼子这么快就发觉了她们的企图,她们赶紧加紧步伐向着山上猛跑,好在她们都是常年翻山越岭的,这爬起山来非常利索迅捷,如履平地。小鬼子的大头牛皮鞋还真的不如她们的平底鞋轻便。

“站住,再跑开枪了,站住!”日军感到距离在拉大,而且天色也在渐渐地黑下来了,他们担心丢失了目标,不得不大声吆喝起来。阿雪她们哪管这么多,更加脚上生风一样跑的飞快。后面的日军的枪栓拉得山响,哗啦哗啦响成一片。

“八嘎,都不许开枪,一定要抓活的。”直田很狡猾,立刻制止了部下的冲动,一开枪不就惊动了那不知名的军官吗?如果那军官再逃跑,想要活捉可是挺麻烦的。不到万不得已是不能开枪的。

他已经意识到这两个女孩是没有枪的,否则早就还击了,因此强调务必抓活的。林潇为什么不给她们一支防身呢?他是出来散心的,和渡边一样都没带枪,而且作为忍者,任何东西都能作为武器。现在阿雪她们就是想传出情报都很难了。

直田为何放心地追赶呢,他们都是日军特勤队的,都是来自北海道山区的士兵,两腿虽短却有力无比,又加上受过训练。别看一时半会追不上这两个小鹿一样的女孩,但是女孩的体力终究比不上男人,时间长了就会支撑不住的。

没过多久,阿雪确实跑的有些气喘吁吁了,因为日军是撒网追击的,她们能跑的就只有往山顶上跑了。小红也没见过这么多小鬼子追着她们跑的,那只是在噩梦中出现过。真有点心惊胆战,如果不是她们体内父辈的土匪血质,恐怕早已软瘫下去了。

“花姑娘,你们跑不动了,也是跑不掉的。皇军是不会伤害你们的,只要你们乖乖地听话,皇军会优待你们的。”直田大笑着说道。他竟然能说流利的中国话。

“我操你十八代祖宗,还想让姑奶奶投降,做梦去吧!”小红大骂着,说着一回身就踢起一块山坡上的石头,向着直田的头顶就飞了过来。这一脚还挺有劲的,又是居高临下,竟然奔着直田的头顶就飞过来了。

直田一低头,石头砸中了背后的一个日军的胸口,痛得他哇哇大叫,举起枪来就想开枪。直田猛地一回身,就是一个耳光扇过去,“你的没有听到我的命令吗?只许活捉,不得开枪!”

阿雪拉着小红紧跑几步,到了山顶一看,下面是茫茫的雾海,根本不知有多深,这要掉下去可真就连尸骨都找不回来了。小红因为一直向后看着,没留心脚下,一下没有收住脚,“啊——”地叫了一声,就向下面滑落下去。

阿雪连忙拉住了她,但也被她下滑的动能牵得直向下滑去,她们看准了一处横出山岩的松树,一下就蹬上了那棵松树,止住了下滑的趋势。两个人扭过头,刚刚能把头伸出山梁向下观看,那些日军都傻了,以为她们滚下山去了。这时正拼命地向上攀登。

“招家伙吧,小鬼子,尝尝这个!”阿雪大喝一声,举起一块石头照着一顶钢盔就砸下去,她的喊声惊动了小鬼子,那小鬼子闻声抬起头来,这块石头不偏不倚正打在脸上,一下子就把小鬼子的鼻梁打断了,满嘴流血,立刻捂着脸惨叫着滚下山了。

其他的小鬼子以为是手榴弹,立刻趴倒了一片。阿雪和小红看了哈哈大笑,这些小鬼子是在对咱们顶礼膜拜呢。越发地砸得起劲了,左一块右一块,砸得不亦乐乎。

她们在柳丹婷和吕青青的训练下,这些本来就会的本领更是发挥到了极致,现在抱着必死之心,反而砸得心不慌手不软,砸得小鬼子哇哇大叫。但是她们也被小鬼子彻底包围了,她们的身后就是深不见底的深渊。

手机阅读:m.junshishu.com/3G/Book22293/

全屏阅读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