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抗日之碧血鹰翔>十四章 第三个人(四)
请选择颜色:
绿
选择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十四章 第三个人(四)

小说:抗日之碧血鹰翔 作者:最后一名 更新时间:2013/5/7 8:33:27

见到段明宇终于被自己说动了,王风觉得刚才的那一番口舌总算是没有白费,他也跟着暗暗地长长出了一口气。

“好吧,你想知道什么,只要是我知道的,我就一五一十地告诉你,绝不会隐瞒!”段明宇就好像作出了决定来,在王风的面前坐直了自己的身体。

王风点了点头,这一次他相信段明宇应该会跟他讲真话。

“好!”王风赞赏地对着段明宇道,问着:“咱们先说那把枪吧!”他说着停了一下,看到段明宇的表情有些沮丧,自然也知道他的倒霉就是源于那把女式的左轮手枪。“你告诉我,你身上怎么会有那么一把女人作的手枪呢?”王风问道。

段明宇看了他一眼,道:“其实,我个我在昨天就已经讲过了,那把枪是我托一个美国朋友从香港买的,我刚才也跟你说过,我妻子已经有了身孕,我不想再因为她受到惊吓而流产,所以那把枪是我为她买的,要她用于防身!”

“原来是这样!”王风点了点头,段明宇的解释倒也合情合理,他又问道:“那么,这把枪你是一直带在身上的吗?”

段明宇道:“我从陆大出来的时候,换了西服,本来打算赴完方文清的饭局后,连夜坐船回磁器口,把那把枪送给我的妻子,所以就带了出来,但是我并没有带在身上,而是放到了书包里。因为我的身上还有自己的一把手枪,那是一把勃朗宁手枪……”

“你等一下!”王风打断了他的话,问道:“你是说那把枪,你放到了你的书包里?”

“是!”段明宇肯定地点着头。

“从你出来,一直到最后回去,中间你从来没有拿出过那把枪吗?”王风追问着。

“没有!”段明宇还是十分得肯定。

王风不由得陷入了沉思中,依稀记得蜀香阁的堂倌丑娃儿专门跑出来跟他们说起过,在段明宇和方文清从蜀香阁离开后,曾丢下了一个书包,但是在半个多小时之后,那个书包又被方文清回来取走了。

“那么,那个书包在你回到陆大的时候,还在身边吗?”王风又问着。

“在呀!”段明宇道:“我也没有想到自己会喝多,是方文清把我送到了东门旅社,到清晨的时候我就醒了过来,只觉得头有些沉,但是洗了把脸之后就清爽了许多,因为那天是星期日,学校也不上课,所以我惦记着我的妻子,连忙背起放在床边的书包就出了门,那天的雾很大,我走到朝天门码头,但是那里船不开,只好等到时近中午的时候才坐上船,可是到磁器口的时候,就已经到了傍晚时分了,我匆匆地跑到伯伦诊所和我的妻子说了会儿话,就赶紧往学校里赶,因为学校会在晚上六点的时候点名,七点钟有夜课,所以背在身上的书包我也一直没有取下来,那把枪又带回了学校,忘记给她了。”他说到这里的时候,还有些遗憾。

“你从东门旅社离开的时候,是几点钟?”王风问道。

“六点钟!”段明宇明确地答着:“当时我看过了我的手表,而且我也知道在六点半钟的时候,有船从朝天门往北碚去,路过磁器口,那应该是重庆最早的一班船。”

王风点了点头,段明宇对他的问话对答如流,也不再似刚才那样惜字如金,而是尽数相告,想来真得是把他当成了可以救自己出火坑的救命稻草。

想一想,方文清被杀,应该是在五点钟左右,如果凶手用段明宇的手枪杀完人之后,再悄悄地把枪还回来,这个时间倒是也够的,但是王风却又突然想到了另一个细节:东门旅社的那个老板只跟他们说过,方文清离开那里是在半小时之后,但是在他离去之后,便没有说他再回来呀?如果方文清真得没有再回过东门旅社,那么段明宇的书包又是怎么跑回到了他的身边去的呢?毋庸置疑,方文清在离开东门旅社之后,又回到了蜀香阁去取段明宇的书包,只是方文清在取回段明宇的书包之后,他如果没有回到旅馆,那么又会去了哪里呢?

“方文清为什么要请你吃饭呢?”王风问道。

对于这个问题,段明宇迟疑了一下,还是道:“其实他早就欠着我一个人情,我跟他是老乡,而且我也并不是在意要来吃他的这一顿饭,但是他却盛情难却,我无法推掉,只好答应了。”

“哦?”王风又来了兴趣:“他欠你一个什么样的人情呢?”

段明宇皱了一眉头,有些不愿意回答,考虑了一下,还是问道:“这个问题跟这个案子有关联吗?”

王风道:“你最好还是告诉我,也许会有关联!”

段明宇思忖了一下,终于开了口,道:“好吧,既然是如此,我也就没什么不好说的。他得了梅毒,下身已经在溃烂,他去找了很多野医都不管用,是我介绍冯医生为他治疗,而且控制住了他的病情!”

“原来是这样!”王风点了点头,又问道:“那天是他带的酒吗?”

“是!”段明宇点着头。

“是什么酒?”

“泸州老窑。”

“是瓶装的?”

“是!”段明宇答着:“那应该是一斤。”

“呵呵,你们两个人喝一斤酒,你就喝得烂醉,看来你的酒量实在太差了。”王风说着,又问道:“段明宇,你原来从未喝过酒吗?”

段明宇摇着头,道:“虽然我不怎么喝酒,但是平时的时候,我的酒量也不是那么差,喝个三四两应该不是问题的,那天我也不知道怎么搞的,我们两个人其实喝得都差不多,他喝了一半,我也喝了一半,我却醉得一沓糊涂,什么都记不起来了,他却没有什么事一样。”

“事后,你难道就没有怀疑过他给你喝的酒里有问题吗?”王风提醒着他。

段明宇愣了一下,摇了摇头,道:“我跟他已经有几年的交情了,在我刚刚带着妻子到重庆来的时候,他还帮了我不少的忙,我从来就没有怀疑过他会害我!再说,我就是一个陆大的学员兵,他把我灌醉了又有什么企图呢?”他说着,又想了想,道:“我想,可能是那天我的状态不是很好吧!”

想一想,段明宇的话也有些道理,如果方文清要图谋段明宇,真得不知道会图他什么。

“你们在喝酒的时候,有没有人第三个人过来跟你们说话呢?”王风又问道。

段明宇仔细地想了想,却是又摇了摇头,道:“那天的许多事,我实在是记不得了!”

“那么,你还记得是谁把你背到东门旅社去的吗?”王风又问道。

段明宇作出一副冥思苦想的样子,半天之后,依然十分无奈地摇着头,对着王风道:“对不起,我真得记不得了。”他说着,用双手捂着自己的头,显得十分痛苦,道:“那天要是我没有喝多,可能就不会有那么多的事,方文清也就不会死,要说的话,我还是有罪的!”

王风怔了怔,分明听得出他这是发自内心的一种自责。

回到家的时候,又是到了很晚,王风发现自己承租房中又亮着灯光,他知道一定是裴芙蓉又来了。

果然,当王风走进了家门后,马上便见到小表妹雀跃般地从王进的屋子里冲出来,见到他之后便劈头盖脸得问起段明宇的情况来。王风还以为梅苹也在这里,便让裴芙蓉把梅苹一起叫出来。

“今天她没有来!”裴芙蓉告诉着王风:“她昨天就觉得有些太唐突,打扰你的休息了,所以今天她就没有来!”

王风不由得发出了一声苦笑来,对着小表妹道:“芙蓉,人家知道让你过来,就什么都了解了!”

“什么呀!”裴芙蓉叫道:“才不是呢!是我觉得梅姐怪伤心的,所以自己要来等你,问一问段大哥的情况的!”她说着,又紧追不舍地问道:“大表哥,段大哥的事情到底怎么样了?”

王风只得如实相告着:“那是一件凶杀案,而且那把凶器就是段明宇的手枪,就算是他被陷害的,但是这个有力的证据却让他无法洗净自身,他还是有着最大的作案嫌疑!”

“怎么就凭着一把枪,就说段大哥是坏人呢?”裴芙蓉为段明宇叫着屈:“就算是用他的枪杀的人,你们谁又看到了?谁都可能有枪的,怎么就硬说是他的枪打的呢?”

王风知道这个小丫头片子根本就什么也不懂,有心不去理会,却也知道她会没完没了地缠问,当下只能耐下心来向她作着解释:“每把枪打出来的子弹的痕迹都是不一样的,因为根据开枪的次数,以及枪支在生产过程中的些微区别等各种因素,每一把枪的膛线磨损程度都会不一样,就好像是每个人的指纹都不一样。这样通过查验留在被害人身体里的子弹,就可以利用弹道分析和弹痕检测,判断出到底是哪把枪打出来的子弹。”

对于王风的这一番话,裴芙蓉却是似懂非懂,但也知道大表哥既然这么说出来,定然是有道理的,只得无奈地问道:“那么,就算是段大哥是被人冤枉的,也无法洗清吗?”

王风看了她一眼,还是告诉着她:“这件案子正在调查之中,我们也不会光凭着手枪是谁的,就把谁当成凶手,你可以回去告诉梅护士,让她安心勿躁,如果段明宇真得是被冤枉的,我自然会还他一个清白!”

听到大表哥这么一说,裴芙蓉倒是不好再说什么了,准备回伯伦诊所,但是王风看了看时间,已然是深夜了,还是将她拦住了,让她就住在与自己隔壁的王进床上。当提到王进的时候,小表妹不由得又有些娇嗔了起来,对着王风道:“大表哥,小表哥已经走了好久了吧?我真得有些想他了,我们什么时候去看看他呀?”

王风蓦然一愣,忽然想到自己的弟弟真得是去了好久,其实仔细算一算,也不过是走了三天而已,这几天的办案,都让他把弟弟王进快要忘记了,此时被裴芙蓉如此提及,马上就对弟弟有着一种无限的相念,他当即就对着小表妹答应着:“好呀,我看我们就这个周日的时候,去白市驿探望他去,看一看他到底在那里做些什么!”

“真得!”听到大表哥如此答应下来,裴芙蓉兴奋得就仿佛是一个小孩子。

手机阅读:m.junshishu.com/3G/Book22179/

全屏阅读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