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北宋记忆>1.141 风谲云诡
请选择颜色:
绿
选择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1.141 风谲云诡

小说:北宋记忆 作者:陆听琴 更新时间:2014/6/5 9:41:30

  齐先生只听说郭三忙于制药,却不知绿霉液之事,但见那随从的脸上透出喜色,料想药物起了作用,便带着一名学徒,前往李顺臣的府上探望。

  此时李顺臣的双脚已不再红肿,伤口处亦无脓液流出,显然已趋痊愈。齐先生不动声色,点头道:“嗯,确实好了许多。”心里却无比震惊,以药水注入血管之疗法,医书中虽有讲述,可谁也未曾尝试过,岂料郭三竟然开了先河。倘若此法被用于军中,士兵们的存活率岂不大增?须知在古代战场上,士兵们一旦受了重伤,即使活着离开战场,也逃不过伤口感染的厄运,最终多半会丢掉性命。郭三既然有了奇药,何不用于战场?

  齐先生知道事关重大,第一个念头便是立即报于耶律阿琏,可后来转念一想,或许郭三只是运气好,配了一些不知名的药物,碰巧医好了李顺臣的双腿,倘若他即刻禀报,却又无法再次验证,难免有失颜面。齐先生思前想后,决定静观其变,等到探明“神药”的真正疗效之后,再将实情告知耶律阿琏。

  其时耶律阿琏已返回上京城,每天都要来三芳宅探望。郭三满心欢喜,练琴结束之后,便和耶律阿琏一起下棋。二人有说有笑,好不开心。

  这日下午,郭三刚摆好棋局,便见齐先生进入院门,问道:“张姑娘呢?”郭三道:“在屋里读医书呢。”转身大叫道:“琥儿姐姐!”

  张琥儿闻声出门,见齐先生站在院中,不敢有失礼数,慌忙施了一礼。此时张琥儿已对医学起了兴趣,每天都要过问“绿霉液”的制作进程,并和郭三同去医馆学医。在她看来,齐先生已算是自己的师父了。

  郭三一边下棋,一边偷听齐先生和张琥儿的谈话。只听齐先生问道:“张姑娘,听说你们在制作一种神药?”张琥儿道:“确有此事,但那并非神药,而是萧姑娘的祖传秘方。其实我也一知半解,无法说得明白。”当即进入后院,将阿月请了出来。齐先生再次询问缘由,岂料阿月也称不知,只说那是郭三的独家秘方。

  在古代的中国,家族绝技多由言教口授,并不会写成书籍流传。徒弟拜师时,倘若带着自己的祖传技艺,师父决不会强迫徒弟说出秘方,除非徒弟感恩在心,自愿奉上机密。齐先生听到两位姑娘再三强调“秘方”二字,便不好再追问,心想此事太过神奇,自己闻所未闻,见所未见,还是暂且置之不理,等李顺臣彻底痊愈之后,再详细问个明白吧。

  郭三除了练琴、学医,又对下棋起了极大的兴趣,每天都要翻阅棋谱,甚至在吃饭的时候,脑海中也浮现出棋盘的模样。数日下来,她的棋艺大为见长,已能算出后续的十余步棋了。

  第七天清晨,一位士兵来到三芳宅,说道:“萧姑娘,宋王爷外出公干,近日无法陪您下棋了。”他说的“宋王爷”,正是耶律阿琏。郭三大为失望,向那士兵道了声谢,一个人坐在屋里发呆。

  过了片刻,张琥儿来到郭三的身边,笑道:“小妹,天大的好消息!”郭三忙问:“甚么好消息?”心想莫非耶律阿琏去而复返了?张琥儿道:“方才有人来报,说李大叔已能拄着双拐走路啦。”郭三精神一振,蹭地站了起来,道:“走,咱们去瞧瞧!”张琥儿道:“下午才是用药的时间,咱们现在就去,不会太早了么?况且你还要进宫练琴呢。”郭三道:“静妃回乡省亲,我正好放假三天。”张琥儿道:“既然如此,那就先给李大叔治病吧,然后再找耶鲁斡打猎!”

  当下二人带着医药箱,骑了两匹马,往李顺臣的府上行去。此时制药房只有十二名工人,即使每天从早忙到晚,也仅能制出数升绿霉液,刚好用于李顺臣的治疗,倘若再多一名患者,药物便不够用了。郭三道:“琥儿姐姐,咱们攒一些银子,在夏、秋两季多买瓜果,囤积起来,免得冬季无法制药。”张琥儿道:“好,全听你的。”心里却想:“等过了夏天,咱们也该回大宋了,又何需买甚么瓜果?”

   二人到了上京城外,又行一阵,距李顺臣的宅院已不过两里。郭三目力奇佳,远远望见李府的门口站了一人,伸手一指,道:“琥儿姐,你看那人是谁,怎会如此眼熟?”张琥儿注目一瞧,果然见门口站着一人,身穿灰色短衣,头戴一顶斗笠,居然是那位宋大哥。

  这时郭三也识出宋大哥的身份,忙勒马停了下来,转头看着张琥儿。张琥儿隐觉不妙,心想宋大哥是父亲的部下,怎会和契丹人相识?当即跃下马背,说道:“咱们来得虽然有些早,却也来巧了。小妹,你爬到树上,看他究竟要做甚么。”郭三见她神色庄重,知道事情非同小可,当下不再说笑,将赤骅拴到树林中,爬上了一棵大树。

  宋大哥在门口等了片刻,被人迎进院中。郭三道:“琥儿姐姐,宋大哥进去啦!”张琥儿道:“只有他一人么?”郭三道:“如果算上开门的那名家仆,就有两个人了。”张琥儿道:“开门的是谁?”郭三道:“离得这么远,我哪能看清?唉!可惜现在是夏天,无法制作百里神镜。”

  张琥儿听到“百里神镜”四字,忽问道:“去年冬天时,你做了两只‘百里神镜’,帮四皇子打了胜仗,后来他可曾问及此事?”郭三道:“没问过。即使他问了,我也不会如实作答。那种神镜能看出几十里开外,倘若他带着神镜去攻打大宋,我岂不成了卖国贼?”张琥儿沉吟道:“但那冰镜太过神奇,万一四皇子逼你讲出其中的机密,又该如何是好?”郭三道:“四皇子是我最好的朋友,怎会逼迫我呢?”张琥儿道:“知人知面不知心,他虽待你不错,但遇到大事时,恐怕就不会顾及交情了。”

郭三颇为不悦,叫嚷道:“别说了,四皇子不是坏人!”张琥儿叹道:“好吧,我不和你争辩,但你总该多个心眼,免得上当受骗。”郭三道:“我当然明白!”心里却是一痛,自从认识耶律阿琏以来,她连续上了无数次当,虽不是被恶意地欺骗,但终非诚心实意的交往,时日久了,难免会生出芥蒂。

手机阅读:m.junshishu.com/3G/Book21900/

全屏阅读

[置顶][精华]11

huoxiaoyong0008

vip图标
军号:3310025

加好友发短信

要写就快更,不写就下架。  详细>

最后回复:2014-06-23 13:35点击:5回复:0
回复

[置顶][精华]1.141 风谲云诡

叶偬

vip图标
军号:3561290

加好友发短信

氯霉素发挥了奇效,可惜没法批量生产,而且要用大批的果子,季节过了也就没法了。  详细>

最后回复:2014-06-05 10:42点击:0回复:1
回复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