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都市>孤傲风云>第六章:“哥,我叫黑豹”(下)
请选择颜色:
绿
选择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六章:“哥,我叫黑豹”(下)

小说:孤傲风云 作者:59.4 更新时间:2014/5/26 1:24:20

   阳光是明媚温和的,空气是清新的。

   此时躺在病床上,已经苏醒的黑豹,望着天花板愣愣的发着呆。房间的布置显的有些简陋,或者说是有些拥挤和乱,但一些简单用于急救的仪器却很新,可以说是虽然麻雀虽小但五脏俱全。

   看着被柔和的光线照的明朗的天花板,确定自己活着。黑豹无奈的笑了,一串眼泪随之从这汉子的眼角滑落,将枕头打湿。

   自己活着,但不代表自己最后的那些兄弟,黑豹的眼眶模糊了。记得自己小时候第一次拿刀,自己叫大哥的吴刚笑着问自己,拿刀将来砍谁!自己说,谁惹大哥我砍谁!谁惹斧头帮我砍谁!吴刚笑了,笑自己那样不累死!但记忆中,吴刚还是笑的很开心。可如今自己连自己都保护不了...

   “你丫的命还真硬,伤成这都能活!牲口,绝对是牲口!不然皮怎么这么硬呢!”随着房间的门打开,看着一副流氓相的财神,跟看见女人似的看着自己,黑豹无奈的翻了个白眼。不是自己不想动手揍这嘴欠的家伙,实在是自己浑身是伤,动弹不得。如果尸王在早就给他弄晕了。想到尸王,想到那些个兄弟,黑豹猛的将上身往上挺,想起身问个究竟但这让一旁小桌上盛汤的财神,吓了一跳!险些将手中的碗给摔地下。

   “你丫你回魂儿呢?!”还是被碗中溅起的汤汁给烫着手的财神,脸阴沉的乌起码黑。嘴对着自己被烫的红红的大拇指一个劲儿的猛吹!

   “...我那些兄弟们呢?”

   “...死啦!~奶奶的腿儿的,烫死我了!~”财神瞅都不带搭理这病床的病猫一眼,不冷不热的回答道。但接着财神就马上就又被吓了一跳,本以为因为伤吃痛的黑豹在躺下后就没事了,结果当听到自己的回答后,竟然硬是从床上坐了起来,将身上的针管一通乱拔就要起身。本就不怎的床被这一出闹的各种咯吱咯吱响。

   黑豹的举动让财神再次吓了一跳,见病猫就要起身往自己这儿扑,财神险险的躲过,结果黑豹当下被摔个正着。本已经缝合好的后背胸口,胳膊等各种伤也因为这大动作渗出好些血来,很是瘆人。

   见自己一句话这么大反应的黑豹,财神下意识觉得有些对不住这病猫,咽了口唾沫说道:“我说死啦,可又没说全死啦!这下好,大哥让人给你缝合的伤口都白做了!~”其实财神没说,当时大哥公子傲为了请的那些个什么名医来这地儿,可是花了不少钱呢。那是什么?那可是钱啊~换成真金白银那也是可以摆一摞摞的啊~,心里那个郁闷啊。显然此时倒在地上的黑豹怎么会知道这些。

   黑豹死死的拉着财神的一只裤脚,犹豫了一下,声音嘶哑的问道:“都有谁活着?”

   财神将碗放在一旁,本想将这病猫弄回床上去,怎奈这病猫的块头委实是太大了,跟自己敦实的小身板儿比简直是小巫见大巫了。扛也用了,拉着做了,累的跟狗似的,对方还不配合,财神干脆也就不拖了,反正地上有地暖,冻不死他。一屁股坐到这病猫的前面,左手托着粥,右手缓缓搅拌着缓缓说道说道:“大哥带人去的时候,你们的人已经倒下去十之八九了,我也是听回来的兄弟说的。(黑豹抬头看着财神,示意其继续说道)但最后能够带回来,试着救的没有超过六个人...你算一个,三皇三兄弟算上,还有俩兄弟。但...”说道这财神停顿了一下,这让黑豹一急,赶忙追问道。财神也没像之前损黑豹,继续缓缓说道:“三皇和你命大,苦了那半死不活的两个兄弟。回来的几个兄弟都跟我说,救下这二人的时候,二人手中即使流血不止,接近昏迷还死死握着大刀片,死死的护着中间昏迷的你。直到大哥等兄弟砍翻八虎等人杀到你旁边,他俩愣是没让你身上再中一刀...”(房间安静,黑豹额头贴着地板,手攥的死死的一声不吭。)财神看了眼,身边的黑豹,没有理他,像是自言自语像是说给黑豹听:“这样的兄弟,我一直以为这世间有但也不会在我财神身边,有钱才能买来忠诚,但他们真的对你很好...(财神纠结半天不知道该怎么说,脑子懵懵的...)

   “龙皇、齐皇、情皇,他们怎么样了?”黑豹低声问道。

   “这哥儿三的命很硬,受的伤比你过之而不及,只重不轻。但就这样愣是三兄弟联手砍了八虎的一个胳膊。大哥说,这八虎的实力如果按域级分,勉强可以算得上是五级,但这三个人的实力不过三级,也就是比一般的混混厉害些有些天生的蛮劲但能斩下比自己高两级的一条胳膊已是不易。大哥说这虽然看似只是隔着两级,但仿佛二者就是一个天一个地。这哥儿三现在就在你房间的隔壁,虽然手术很棘手但也都没有性命危险了。”

   听到这,黑豹深深的缓了口气,艰难的试图从地上自己爬起来,财神也没拦,顺便搭了把手,这比自己一个死命往床上弄容易多了。

   弄到床上的黑豹,脸上稍微好些,看着此时的财神,舌头舔了舔干裂的嘴唇继续问道:“我睡了几天了?我那俩个兄弟,尸王和毒蛇现在怎么样了?”

   财神将碗放回黑豹的床头边,给了个白眼,扣字眼儿的说道:“睡?哼,常人如果像你这般睡个三天三夜的,我估计也够呛。拜托有点文化常识好不,是昏迷!昏迷懂不?哎~没文化真可怕!”财神无奈摇头。

  “我那俩...”

  “都安顿好了,回是回不去了,但吃的比我好,睡的比我好是真的!”财神拍了拍手,淡然的回答道,转身向门口走去。听到这招财猫的回答,黑豹的心暂时放了下来,看见这招财猫要走,黑豹冲其喊了声,示意这粥。本半个身子出去的财神一个折返,对黑豹不屑的说道:“你丫都能挺身直立,拔针管晃床头了,还用得我伺候?哼!自己喝吧您咧!”说完就将门关上,惹得这刚迷糊醒的黑豹反过来一阵白眼儿。

  财神关上门,甩了甩自己那这些天疲乏的胳膊嘟囔道:“奶奶的腿儿的,这些天可累坏本大爷我了。”说完向另外两个房间走去。

  财神是什么人,黑豹现在是看出来了,人不什么好鸟但总归还不赖,谁能看出来,这些天是他在照顾自己。黑豹无奈的一摇头,慢慢端起那已经冷热适中的小碗粥喝了起来,期间又再次对这财神不善始善终的行为翻了几次白眼。

  人有时不得不承认自身旺盛的生命力和求生的本能。一个礼拜的恢复,黑豹已经能够勉强的自己坐着轮椅去隔壁看望三皇。自从自己醒来后,尸王和毒蛇就一直和自己形影不离,虽然再也见不到那些老兄弟,但能见面说说话,总是好的。期间发生的一些事情,也断断续续的从尸王和毒蛇的嘴里了解到一些。

  那天尸王和毒蛇等人拼死冲出去后,不要命的跑了四五百米,冲到路上,恰好有辆摩托经过就拦了下,经过三言两语的一唬二上手,将车主打晕后,一路猛加油向市区皇朝酒吧。期间二人都说了些命不该绝之类的话,一路上遇到大小的路面积雪不少,也都没事,摩托车油箱的油骑到距离皇朝酒吧差不多五十米才没有的油。尸王和毒蛇一身血污大清晨的捣皇朝酒吧的大门,虽然财神看见这俩煞神尤其是血污化脸的尸王后损了几句,但还是见到了公子傲。公子傲在听到二人的描述后,简单的询问了几句便让他俩上车带路,带着酒吧几乎全部的太子向工厂赶去。一个酒吧再大能有多大,满打满算太子撑死也不会超过五十个,(怀疑谁家酒吧养五十好几号人,或许地域不同,情况不同吧)上次的一战已经是皇朝酒吧人力调配的极限,不然也不至于让公子傲亲自出手解围。加上上次的折损,皇朝酒吧不过四十余太子,不到十分钟就被公子傲带走三十号人。毒蛇说,公子傲带这些人太子过去不是奢求能帮多大的忙,只是希望能拖住大部分的“狼群”小弟,腾出时间救黑豹几人。黑豹听着毒蛇的分析,没有说话,只是眼睛盯着窗外随风摆动的抽芽嫩枝看的入神。

  “大哥,那黑病猫醒了。”财神对公子傲说道。

  “黑病猫?哈哈,恩,是啊他的命确实够的上猫有九命一说了,当真是大难不死。不过财神你可不要在人家面前说人家黑病猫。”公子傲听道黑豹醒来,不经笑着打趣道。

  “这有什么,他昏迷的时候,我都问候了他不下十几次了。况且他醒了我也照旧这样叫他,谁叫他打翻咱家东西!”财神说道。

  “哈哈~”公子傲一笑置之,他俩的品性,公子傲自信不会因为这出什么乱子,不过这以后皇朝酒吧可就热闹了。

  J市的天虽然已经是春天但黑的依旧很早,六点中的光景就已经是夕阳垂暮。

  黑豹躺在摇起的床头依旧注视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吱~”房间的门被打开,黑豹转头看见了自己现在还不想看见的一张脸。

  “豹哥...”尸王和毒蛇同时起身,看了看黑豹又注视这此刻进来的公子傲。

  “你们先出去~”黑豹抬了抬手让尸王和毒蛇先出去。

  “听财神说,你恢复的还不错,医生那边我已经打过招呼,他说还有半个月你就差不多能下床正常走路了。”公子傲挪过先前尸王坐过的凳子,径直坐了下来。

  “...大恩不言谢,我这条命是你救回来的,要杀要剐悉听尊便。”黑豹的声音虽然低沉的,但很坚定。

  “我救你回来不是听你说这些的。”公子傲淡然的说道。

  “你知道,现在的斧头帮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了,你想要钱,我黑豹现在没能力给你。”黑豹转头不去看公子傲,继续看出墨黑与夕阳残红相交织的天幕说道。

  “我不为钱,而且我也不缺钱。”公子傲说道。

  “那你要什么?”黑豹转头看着公子傲。

  公子傲抬头看着窗外的残阳,墨云...没有说话。

  然后房间陷入沉寂。

  “你为什么要杀我大哥吴刚!我想知道!”黑豹心中虽然犹豫但仍然坚定的问道。

  “因为他在我酒吧闹事。”公子傲依旧淡然说道。

  “可是你杀了他们全部!”黑豹的语气越发的坚定。

  “为什么!!”

  “我给了他们机会,他们却不珍惜!吴刚和阿猫想要我辛苦经营的酒吧”公子傲看着黑豹说道。

  “他一直是个好大哥!...”黑豹不想争执,像是说给自己听般的说道。

  “将毒品卖给未成年人、逼良为娼,即使是个好大哥,但他的根已经腐烂!”公子傲看了看黑豹继续说道:“当然这些我大可以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熟视无睹!这个世界总是有一些地方是阳光照射不到的,况且我也不是什么圣人...我只想生存,让我和需要我保护的人在这个新时代里生存!”

  黑豹低头不再说话。

  阳光从床头移到墙上,映照着惨白的墙壁都仿佛因为有了色彩而变的有了生机。

  “我是吴刚的弟弟!我为他报仇,一样影响到了你的生存,你为何不杀我?”黑豹顿了顿,注视着公子傲继续说道:“~是想让我感激你是么?让我以后不再过来打扰你的生存?不再报复你?呵呵~公子傲你知道的那不可能。除非你杀了我!”

  黑豹的言语句句透着求死的心,其实在他的内心中,很清楚的知道,自己现在以及以后都不可能再杀的了眼前这个人了,既然杀不掉就让他杀掉也算是自己无能,泉下大哥相遇,也算有个交代。

  或许是身体绷的时间太长,加上黑豹突然起身盯着公子傲,细微的血从绷带中渗透出来,但好在只是在结痂的基础上的一个小口子。但这依然让一直等在门外的尸王和毒蛇听到了屋里的动静,先后推门而入,这让公子傲的眉头瞬间皱在一起。

  “你和你哥不一样...吴刚为了财可以不择手段,而你为了义却与他恰恰相反!所以那日我不杀你,这也是我救你的原因。”公子傲起身看着眼前的黑豹,缓身看向一直跟随黑豹的尸王和毒蛇继续说道:“你们以后好自为之!”公子傲从上衣口袋中掏出两张黑豹当时留下的支票,还有一张公子傲自己的支票说完大步夺门而出!心中放不下仇恨,是非仍旧不分,冥顽不灵!这让公子傲的内心很是煎熬,自己又何尝不是这样?

  师父那临终告诫的话在其耳边回响“干我们这一行的是不允许有感情的...一旦动了情就离死不远。有时义字益人,有时义字也害人!”公子傲的喉咙如鲠在喉般走在回去的路上,并不断的问自己:“师父,傲儿我不懂,如果一个人没有了感情,那还是一个完整的人么?” 一直到深夜,公子傲才一个人醉醺醺的回来,刚进门就发现这黑豹一等人还在,而且还睡这了,妈的,那我睡哪?看着黑豹像个小孩子睡着正香,一阵无奈。哎,走吧只有和财神挤挤了。我这是怎么了??

第二天,天刚朦朦亮,清晨那依旧刺骨的寒风依旧不知停歇的刮着,仿佛永远都不知道累。自然很多人都不想起来,但也有那么几个人是例外。此时的公子傲穿着一个短袖运动服,正在酒吧后院中打拳。不知这什么时候黑豹也起来了,一直就这么在那傻乐呵呵的站着看公子傲打拳,傻不呆呆的看着入迷。公子傲收掌归气,缓缓吐纳几次后不去瞅黑豹,一边用毛巾擦汗一边头也不抬的说道“为什么昨天不走,不怕我杀了你?”公子傲这话说的轻描淡写但说者无心听着有意“我不怕了,你要杀我早动手了,我想好了,我这不也无家可归了么,所以决定以后你就是我哥,有什么事您说话就是,我这人不大会说话但一旦认定一个人我黑豹一定赴汤蹈火,况且叫哥你也得管我吃饭不是?”然后抬头看了看公子傲继续说道:“说真的哥我黑豹老早就喜欢你,太帅了。我当那个北城扛把子太累那就不是人干的活”小编听得那个无语。公子傲停下手里的动作看着黑豹,很邪门的也没问这家伙,你为什么要跟我啊,而且我也没答应你,收你做弟弟呀的“废话”。公子傲的回答直接了当“哦,既然你决定了,就别站着过来和我锻炼我教你些打斗技巧,顺便聊聊”。妈呀这人对脾气办什么事都是这么利索?小编傻了那个羡慕嫉妒恨,这事没法解释。话说回来,虽然不知道黑豹到底心里是怎么想的,但表面上是那个激动啊乐呵呵的屁颠屁颠的就过去了,不过刚过去不久就听见这黑豹杀猪般的惨叫,吓得尸王几个刺溜的爬起来看个究竟。原来这公子傲在当日一战就有心收服这黑豹,黑豹虽然看着傻不愣登的但公子傲的直觉告诉他,他是对的。只见公子傲轻轻松松的帮三百多斤两米高的黑豹在压肩和压腿,黑豹可受不了了,那个悔啊,结果傲接下来的话更让黑豹欲哭不能。“既然认我这哥,为了生存为了能让你活着看到明天的太阳!明天就开始体能训练,你爆发力惊人但耐力和技巧太差。”又回过头对尸王几个说道“黑豹以后叫我哥,你们不嫌弃也就叫我一声哥,你们几个和黑豹一样明天也来训练,现在有意见的提?”说完看着尸王几个,黑豹就像个孩子但他不傻,知道公子傲已经把他几个当自己人,忙一个劲在那挤眉弄眼示意尸王。尸王那虎目看着发生的一切,加上昨晚几个的合计商量,至于商量了什么小编不知,为公子傲有些担心万一,我说万一要是阴谋什么的。哎,不说了走一步看一步吧。尸王马上就知道了大概情况,一阵感激溢于言表,立刻答应下来。

自此以后的三皇十二金刚已经在傲心中初具雏形。

  

  

手机阅读:m.junshishu.com/3G/Book21000/

全屏阅读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