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烽火1931>第十九章 愤然离队(1)
请选择颜色:
绿
选择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九章 愤然离队(1)

小说:烽火1931 作者:北国孤狼 更新时间:2014/6/29 0:01:02

聂振海率领特务连冲出沈阳城,其间又遭遇了好几股日本兵,聂振海也不敢恋战,率部边打边撤,终于来到了东山嘴子。

东山嘴子驻有一个兵营,也就是东大营,南有兵工厂、航空处飞机厂等重要军事设施,北扼沈满铁路,该兵营背靠天柱山脉,是沈阳城东的屏障,也是相当重要的军事要地。

正是因为这一点,1928年张学良接掌东北军之后,把位于小东边门外的东北讲武堂迁到了东大营,专为东北军培养各级军官。

此时,东大营里面已经乱成了一团,讲武堂就在东大营内,昨天晚上日军对北大营和沈阳城发动进攻的时候,东大营里的军官与学兵都以为是日本人的军事演习,因为之前日本人的演习就比较频繁,所以他们都没在意,等到独7旅突围的官兵来到了东大营,他们这才知道这回是真的出事了。

可惜的是,讲武堂里除了700余名现职军官和1500名学兵,再加上教职员工,总的人数也不过2500余人,最重要的是他们这些人,大部分手里没有武器,而且还有上峰下达的“不许抵抗”命令,何况手里有武器的独7旅的官兵都退到了这里,他们又能有什么办法呢?

就在所有的人都不知该怎么办才好的时候,独7旅旅长王以哲身穿便装出现在营区内。

昨天晚上,日军刚炮击北大营的时候,王以哲便在第一时间赶到了东北边防长官司令公署,并与远在北平的张学良取得了联系,当他按照东北边防军司令官张学良的指示,命令全旅官兵不许抵抗并撤出北大营之后,他与东北边防军总参谋长荣臻也决定撤离,可是当时日本兵已经冲进了城内,王以哲与荣臻在混乱中走散,王以哲只好与卫兵化妆趁乱随着乱民出了城。

王以哲来到之后,马上召集手下的三个团长和讲武堂的一些军官,在一起研究下一步的行动方案。

此时,独7旅所属的三个团619、620、621团都已经按照命令陆续撤到了东大营,另外加上旅直属队,各部都遭到了不同程度的折损,士兵们一个个没精打采地东一堆西堆地聚在一起交头接耳,低声议论着。

王以哲和部下坐在会议室里召开紧急会议,然而,还没等王以哲等人商量出办法,派出去的侦察人员回报:沈阳城已经落入了日军之手,不仅如此,本溪、辽阳、海城、营口、抚顺、铁岭、四平、公主岭等地也已经沦陷,一时间,所有的军官都坐不住了,纷纷叫嚷着要与日本人拼了。

这时,聂振海带着特务连回到了东大营,当他得知王以哲已经来到了东大营,他不顾卫兵的拦阻,大步冲了进来。

王以哲见到浑身是血的聂振海,他也吃了一惊,不用说别的,从聂振海身上的血迹就可以看出来,聂振海已经与日本人交过手了。

聂振海来到王以哲面前,道:“旅长,咱们什么时候动手?”

王以哲不动声色地说道:“动什么手?”

聂振海强压着怒火,道:“旅长,日本人已经动手了,他们攻占了北大营和沈阳城,难道咱们就一点反应也没有吗?”

王以哲摇了摇头,道:“上峰有令,如遇日军挑衅,我们只能忍让,等待国际联盟出面调停,这是死令,谁敢不听?”

聂振海愣了一下,道:“那……那咱们怎么办?”

王以哲想了想,道:“目前还没想出来好的办法,不过,我已经给张司令长官发过电报了,我们正在等他的指示。”

聂振海还要接着说什么,被王以哲打断了:“好了,你们先在外面等着吧,我们还要继续商量对策。”

聂振海只好退了出去。

于登水见到聂振海蔫头耷脑地走了出来,连忙迎了上去:“聂连长,怎么样?旅长怎么说的?咱们什么时候还击?”

聂振海摇了摇头:“不知道。”

这时,江铭走了过来,轻轻地拍了拍聂振海的肩膀,道:“老聂,你刚回来,也累了吧?你和弟兄们先去歇歇吧!”

聂振海抬头看了看一旁席地而坐的四十多个手下,他们个个浑身是血,脸上被硝烟熏得已经看不出原来的模样,不由得长叹了一口气,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江铭也在他的身边坐了下来,道:“聂连长,这回咱东北军可丢了大脸了,不但把营房丢了,连武器也……唉!都拱手送给了日本人!”

聂振海叹了一口气,道:“真他妈的窝囊!早知道这样,当年还不如……唉!”

这时,一个通信兵急匆匆地跑进了会议室,聂振海看到了,眼睛顿时一亮:“老江,你看到了吗?准是张司令长官回电了!走,去看看!”

江铭也看到了,他和聂振海一起站了起来,快步走进了会议室。

会议室里,独7旅旅长王以哲坐在椅子上,看着面前的电报,半晌没说话,屋子里一片寂静。

聂振海与江铭悄悄地走进来,静静地站在一旁,等待着王以哲的命令。

620团长王铁汉试探着问道:“旅长,张司令长官的电报上怎么说?”

王以哲叹了一口气,道:“张长官命令我们取道新民,到锦州集结待命。”

在坐的所有军官闻言,不由得面面相觑,他们都没有想到,他们盼来的竟然是这样的一个命令,眼看着东北大部已经被日本人占领了,可是上面却不让他们反击,这到底是为什么啊?

聂振海也听到了,他万万没有想到,面对日本人的挑衅,张学良却一味地退让,难道就这样把东北拱手送给了日本人?他不相信王以哲会遵照张学良的命令,让独7 旅后撤到锦州,那样的话,他们当这个兵还有什么意义?军人的责任就是保家卫国,可是现在却让他们当缩头乌龟,这样的结果是他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的。

站在聂振海身边的江铭看着聂振海的表情,他知道聂振海的脾气暴烈,害怕他说出什么犯上的话,连忙把他拉出了会议室。

王以哲看了看部下,他的心里也不好受,可是他是这支部队的主心骨当家人,这种时候,谁乱他都不能乱,毕竟上峰做出这样的决定自有上峰的考虑,现在的当务之急是稳定住军心。

想到这儿,王以哲清了一下嗓子,说道:“诸位,事己至此,我们只好按照张司令长官的命令,撤吧!”

621团长张世勋站了起来,激愤地说道:“旅长,难道咱们真的就把沈阳放弃了?如果那样的话,将来咱们还有什么脸面再见沈阳的父老乡亲?”

王以哲摆了摆手,道:“张团长,你先别激动,上峰做出这样的决定肯定有上峰的考虑,咱们是军人,服从命令便是了,不过,请你们放心,我现在就去北平面见张司令长官,把这里的情况向张司令长官详细汇报,我相信张司令长官也不会把东北拱手送给日本人的!请你们记住: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王团长,从现在开始,我把独7旅交给你,希望你不要辜负我对你的期望,把部队完整地带到锦州,养精蓄锐,等待反击的命令!”

王铁汉闻言,连忙站了起来,道:“是!”

王以哲站起来,挥了挥手,道:“好了,你们下去准备吧!散会!”

王铁汉等人站起来,一个个耷拉着脑袋走出了会议室。

会议室里,只剩下王以哲一个人坐在那里,眼睛望着窗外沉思。

这时,会议室门外响起了一阵沉重的脚步声,接着,会议室的门打开,聂振海怒气冲冲地站在门口。

王以哲抬头看了看聂振海,招手示意他进来。

聂振海也不客气,快步走到王以哲的对面,在椅子上坐了下来。

王以哲道:“聂连长,有什么事吗?”

“旅长,咱们真的要撤到锦州去吗?为什么?”聂振海直截了当地问道:“咱们为什么不趁日本人还没站稳脚跟,及时反击,却要到锦州去等什么命令?”

王以哲长出一口气,道:“做出这个决定的不是我,是东北边防军张司令长官,刚才你也听到了,侦察兵刚刚回来,本溪、辽阳、海城、营口、抚顺、铁岭、四平、公主岭等地都被日军占领,我们东北军各部也被打散了,你说,现在我们就是想反击,又能有几分胜算?”

聂振海道:“就算没有胜算也要拼一下吧?”

王以哲怒道:“胡闹!这是军令,你明白吗?!出去!”

聂振海还想继续劝说王以哲,强压着怒火说道:“旅长……”

王以哲猛地一拍桌子,道:“聂振海!你不要太放肆!马上出去做准备!不然的话,军法无情!”

聂振海无奈地站起来,迈着沉重的脚步走出门去。

王以哲望着聂振海的背影,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对聂振海的为人,王以哲十分了解,知道他是个血性汉子,而且还有一身好功夫,可是目前的形势光凭血性和个人的力量是无法挽回的,再说,张学良的态度很明确——那就是等待国际联盟出面调停,当然,这也是南京政府的意思,他身为军人,现在能做的事情就只有等待时机了。

手机阅读:m.junshishu.com/3G/Book18301/

全屏阅读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