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抗日之特等射手>第四十八章 故人遇难
请选择颜色:
绿
选择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十八章 故人遇难

小说:抗日之特等射手 作者:卓父 更新时间:2012/2/12 6:52:18

反九路围攻胜利以后,晋东南进入了一个相对稳定的时期。昔阳日军指挥官清水利夫本想借九路围攻之机歼灭韩掌镇八路军,结果希望破灭,而自己大队人员一直未得到补充,听说这次十六师团野田大队也败在他们手上,损失惨重,想起上次令人不寒而栗的地狱之旅,自是不敢轻举妄动。

张龙城乐得清闲,抓紧时间整训部队。经过几次战斗,李广分队战斗力之强悍有目共睹,现在正好子弹充裕,便特拨了一万发子弹,供他们练习枪法。而其他各连五百人才批了两万发子弹,还申明必须分四个月使用。自此韩掌镇周边枪声四起,驻守在原村的四连还故意跑到白坡上打靶,听得落凤村的日伪军心惊胆战。

葛存孝把李广分队分成了三个小队,分别由黄国方、郑铁蛋和程三河任小队长。黄郑二人原本就是老三排的班长,程三河却是从普通战士直接提升起来的,惹得陈亮艳羡不已。至此,除刘小川调给政委秦鹏任警卫员外,所剩人员正好四十人,不算分队长葛存孝,每个小队十三人,相当于一个班。葛存孝按照他与张龙城拟定的训练计划,率领队员练枪习武,督促甚严。由于多了实弹射击的机会,队员们枪法提升很快。

兵工厂生产的第一批地雷和手榴弹也终于进行了试验,由炮弹炸药制作的地雷威力不凡,不比上次王团长给的国军的地雷差,手榴弹的效果也很好。只是炮弹太少,在制成二十几颗地雷和六十余枚手榴弹后,五十发炮弹使用殆尽,秦鹏和赵培理商量,以后只能自己制作黑火药,收集废铁来生产了。

如此过了三月有余,一天,秦鹏去军分区开会回来,带了一张日军发行的《读卖新闻》。张龙城看不懂日文,但只看了上面的图片一眼,便双目赤红,直如要喷出火来。图片上一个日本军官,手拿指挥刀,站在地上脸露微笑,一条长长的刀疤却让他的笑容充满狰狞。旁边几个中国人被绳子绑住,当先一人对那个军官怒目而视,赫然便是九爷。

张龙城颤抖着手把报纸递给秦鹏,问道:“政委,你可知道这上面说的什么?”

“我学过一些日语,对话虽然不行,文字多少还是看得懂的。”秦鹏说着,展开报纸看了一下,沉声说道:“鬼子言语吹嘘,让人看了生气,我只挑重点的说。这上面说,一个多月以前,在辽宁正安镇附近,鬼子松井联队龟田大队经过数日苦战,打垮了一支多年与之对抗的义勇军,消灭两百多人,其首领外号‘九爷’的,也被捕获,因他不愿投降,与手下七八人都已被杀害……”

张龙城脚下一个踉跄,一屁股坐在凳子上。他与九爷相处时间不长,但因为父亲的缘故,却感到非常亲切,如同自己的亲人一样,而从照片上看,二当家等人也在其内,定然也是不可幸免,他心里悲痛无以,半晌不语。

秦鹏早已从陈亮口中得知他们当日在东北的一些情形,因此在军分区见到这张缴获的报纸,便要了来,要把这个消息告诉张龙城。这时见他深受打击,安慰道:“你也不必太过伤心。从报纸上看,这位九爷几起几落,去年四月间从北平回到东北,第三次组织起一支三百多人的队伍,与日寇周旋,坚持一年多,不幸落入敌手。这种与日寇死战不屈的精神,好生让人敬仰,我们不应该悲痛,而应该振作起来,继承先辈的这种精神,与鬼子抗战到底!”

张龙城悲痛渐消,仇恨陡升,问道:“照片上这个鬼子军官是不是叫龟田一郎?”

“咦,你怎么知道?”秦鹏诧异地问。

张龙城把报纸接过来,死死地盯着照片上的龟田一郎,咬牙切齿地道:“果然是他!哼,已经升任大队长了。我虽没见过这个畜生的面,但他脸上这条刀疤却是听人说起过不止一次,我姐,还有我娘,都是死在他的手上。”他却不知,当日他与九爷在腰沟村被围之时,龟田一郎便在日军队伍里,要是当时知道此事,他必不惜性命杀了此人报仇。

秦鹏走过来,轻轻拍了拍张龙城的肩膀,两人尽皆默然。

张龙城把这件事告诉了陈亮和沈宝贵,两人都失声痛哭,喊着要给九爷报仇。只是东北路途遥远,他们又都参了军,不可能任意妄为。三人除了悲愤伤心之外,都是一筹莫展。

张龙城心情不好,独自一人走到镇东南树林,坐在地上呆呆出神。不知过了多久,一双柔软的小手捂上他的眼睛,只听苏静的声音在背后响起:“你是大英雄,猜猜我是谁?”

张龙城无心跟她开玩笑,觉得她的手放着脸上,心里平静了许多,便任由她这么捂着。

苏静过了一阵儿,不见他有所反应,便放开手来,绕到他面前,柔声道:“我问了金锁,知道你朝这里来了,谁知你跑这么老远,倒害得我好找。龙城,你心里不好过吗?秦班长已经告诉我了,九爷他们遇害,我也很难过。”

张龙城看了看她,叹了口气,恨恨地道:“眼看着大仇人在继续作恶,我真想带兵回东北,报了父母姐姐和九爷的大仇!”

“你现在已经是独立营的主心骨,怎么还说这样的气话?”苏静握住他厚实的手掌,轻声道:“放心吧,早晚有一天,你会得报大仇。眼下你没亲人,我的父母还有二哥也不知在哪里,所幸我们两个能在一起。我是你的亲人,你也是我的亲人,我们都好好活着,等到报仇的那一天,等到抗战胜利的那一天,好不好?”

张龙城心里感动,心情略畅。

苏静来韩掌镇后,每日治疗伤员,伤员好了后,又为镇上及周围村子的百姓看病,终日忙碌,两人极少有时间独处。秦鹏倒是对苏静表现出了异乎寻常的热情,经常过去探望。张龙城沉默好一阵儿,心里忽生异样之情,问道:“秦班长呢?”

“我怎么知道?你干吗问我?”苏静盯着他的眼睛说道。

“我……我……”张龙城嘴巴酸涩,在她的注视下忸怩地道:“他好像对你挺……挺好的。”

苏静冰雪聪明,对秦鹏的心思岂能不知,难得有这个机会对张龙城表明心迹,便温柔地说道:“傻子!我两次承你相救,一颗心早就交了给你。你能对韩姑娘拒婚,难道我就不懂得拒绝别人吗?”

张龙城欣喜无限,却也甚感惭愧,说道:“对不起,是我太小鸡肚肠,你别恼我。”

苏静道:“我怎么会恼你,你是男子汉大丈夫,有多少大事等着你去做,岂可为儿女之事烦心?我今天就告诉你一句话,我生是你的人,死是你……你的鬼……”这句话毕竟过于直白,她说到这里不由羞得满脸通红,声音小了下去,几不可闻。

张龙城激动无以,握起苏静的一双柔荑,心里忽被激起了豪情,放声道:“好,我张龙城此后就一心一意打鬼子,等报了大仇赶跑鬼子,我一定八抬大轿娶你为妻……”

苏静急忙抽手堵住了他的嘴,娇声嗔道:“你小声点,让人家听见!”

张龙城憨憨一笑,说道:“这里怎么会有人听到?”谁知话音刚落,就听到两下咳嗽声,秦鹏带着警卫员刘小川从林边转了过来。

张龙城脸上一红,神色尴尬。只听秦鹏说道:“苏静,我可不可以单独跟张营长说几句话?”

苏静倒是十分大方,笑道:“那有什么不可以的,你们聊。”说罢,与刘小川朝镇上走去。

秦鹏去兵工厂看黑火药制作情况,回来时经过树林,听见有人说话,便走近来想看看是谁。听清是苏张二人后,正犹豫要不要走开,忽然听到两人说起自己,便驻足而听。待听闻二人互明心迹,登时便如被泼了一头冷水,往事种种浮上心头。“怪不得苏静一直对我不冷不热,原来……原来……唉!”他心里慨叹,忽然明白了陈亮、沈宝贵等人每次在医护所见到自己,都冷眼相对的原因,都怪自己粗心大意,竟然没有看出来苏静和张龙城已然两情相悦。等苏静和刘小川走远,他看着张龙城,说道:“张营长,我心里很内疚,不知道你跟苏静已情定终身,这些日子以来,还经常往她那儿跑,请你原谅。”

张龙城淡淡一笑,说道:“你是政委,关心下属理所当然,何必这样说?”

“不!咱们共产党人说话做事光明磊落,我承认确实喜欢苏静。”秦鹏顿了顿,真诚地说道:“但今天知道了你们俩的事,也知道了苏静对我并无情意,我对你郑重承诺,从今往后,我对苏静绝不敢再有非分之想!”

张龙城见他胸怀坦荡,说得斩钉截铁,不由上前握住他的手,说道:“好兄弟!这件事我无法相让,其他的事,但有所命,无不遵从。”

秦鹏苦笑道:“这种事怎么能让来让去?缘分是你的,我就只能恭祝你们二人日后结成夫妻,白头到老。”

两人双手相握,感到彼此的友谊更深了一层。

“营长!政委!”突然,一个声音远远传来,两人看去,只见金锁跑了过来,人还未站定,便气喘吁吁地敬礼说道:“报……报告营长……政委,落……落凤村有人来了,要见你们!”

张龙城与秦鹏对视一眼,均想:“肯定是昔阳鬼子有动静了。”

秦鹏道:“走,快回去看看!”三人便快步回镇。

在营部,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头上包着块白布,上面渗出殷红的血迹,坐在凳子上抹眼泪。张龙城三人走进屋里,他急忙从凳子上起来。金锁说道:“这就是我们营长和政委。”

那人一听,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哭道:“长官,求求你们救救我媳妇,还有我们村的媳妇闺女们!”

秦鹏一把将他扶起,说道:“快起来说话,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人抹了把泪,说道:“我叫李兴民,是落凤村人,昨儿个二鬼子们到我们村抓闺女,把我媳妇也抓去了,我上去拦挡,叫一个二鬼子打了一枪托,把我打晕了。我俩提心吊胆躲藏了三四个月,还是没能躲过去!”

“二鬼子到你们村抓闺女干什么?”秦鹏问道。

“还能干啥?送给炮楼上的鬼子糟蹋啊!可怜我那媳妇,现在也不知道成什么样了,呜呜……”李兴民说着又伤心地哭了起来。

刚刚平息下去的仇恨又在张龙城胸中熊熊燃起,他怒声问道:“他们一共抓了多少人去?这种情况有多长时间了?”

李兴民哭哭啼啼地说道:“有……有三四个月了,这次抓了七八个,前后抓……抓了好几十个。”

“你们怎么早不来找我们八路军?”张龙城生气地问。

李兴民见张龙城脸色不愉、声音渐高,收了眼泪胆怯地答道:“村长说不想给你们添麻烦,再说你们家伙事儿不行,怕打不下炮楼还惹恼了鬼子。我就想,反正这日子也没法过了,就过来找你们……”他本想说,“死马当做活马医,总比干挨着强”,见张龙城圆睁着双眼,怒气勃发,话到嘴边没敢说出来。

“糊涂!”秦鹏也有些生气了,说道:“我们八路军是干什么的?不就是保护老百姓的吗?”

李兴民耷拉着头听着,不敢回话。

张龙城问:“三个炮楼上一共有多少鬼子和二鬼子?”

“两个炮楼上住着鬼子,一边二三十个,另一个炮楼住着二鬼子,也有三四十个。”李兴民低声答道。

张龙城听完之后,走到桌旁那张小地图前陷入沉思。

秦鹏对李兴民温言道:“你不用担心,我们一定会想办法把你们村的妇女救出来。”又扭头朝金锁说道:“你先带他去医护所,让苏队长给他处理一下伤口。”

金锁领命,带着他去了。

秦鹏走到张龙城身边,问道:“营长,你看这事怎么办?鬼子的炮楼可不好打,咱们缺乏攻坚武器,唯一的两门炮也没了炮弹,再说迫击炮是曲射炮,打炮楼也不管用。要不,让战士们化装成村民,悄悄摸进炮楼?鬼子肯定要从落凤村运水要粮,正可趁机混进去。只是……”他又皱起眉,摇头道:“炮楼有三个,咱们不可能同时混进去,只打下一个也没多大用处。”

张龙城闭眼想了一会儿,突然睁开眼,问道:“政委,你可知道‘围魏救赵’之计?”

秦鹏道:“知道。战国时魏国大将庞涓围了赵国都城邯郸,赵国向齐国求救,齐王命大将田忌救赵。田忌想直逼邯郸,军师孙膑,也就是庞涓的同学,却建议攻打兵力空虚的魏国,这样庞涓必回师相救,赵国之围可解,还可于半途伏击疲惫的魏军。田忌采纳此计,果然大败魏军。可是,这是救人之策,与我们打炮楼有什么相同之处?”

张龙城说道:“有一点你还没说,庞涓兵败之后,曾细思此计的破解之法,终不可解。因为,这条计策是条绝计,根本没有破解之法。在咱们的游击战术里,围点打援与围魏救赵之计有异曲同工之妙,同样无解。”

他在地图上比划道:“你看,咱们把炮楼围起来后,鬼子必然从昔阳增援,咱们便在昔阳和落凤村之间设伏,打他的增援部队。如果他们不来,那正好,咱们就吃掉他的炮楼。根据情报,昔阳的鬼子现在只有四五百人,能出动的兵力不多,而寿阳、平定的鬼子要过来增援,至少要两个小时。伏击战有一个小时也足够了,这次咱们不可小家子气,我要让鬼子付出点代价。”他的底气是有根据的,独立营伤兵都已归队,又补充了几十个新兵,兵力与去赞皇之前已基本相当。经过三个多月的整训,部队战斗力大为提升,正是兵强马壮之时。

秦鹏犹豫地说道:“我就担心……”

张龙城打断他的话:“你是担心到时候我们吃不下鬼子的炮楼,或是打炮楼伤亡太大是不是?”

秦鹏点点头道:“正是。”

张龙城道:“嘿嘿,你也太小看咱们独立营了!”

手机阅读:m.junshishu.com/3G/Book18154/

全屏阅读

[置顶][精华]实力日渐增强

zbwcy

vip图标
军号:2296041

加好友发短信

兵工厂生产出了地雷和手榴弹,张龙城实力日渐增强啊  详细>

最后回复:2012-09-15 21:50点击:10回复:0
回复

[置顶][精华]不错

大树茬

vip图标
军号:3525256

加好友发短信

还没更新啊  详细>

最后回复:2012-02-13 23:17点击:0回复:0
回复

[置顶][精华]建议

红河天使

vip图标
军号:2860935

加好友发短信

小说内容很好,但有的地方写的太细腻,另外更新需加快。  详细>

最后回复:2012-02-12 07:53点击:0回复:0
回复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