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仙侠>满江红之侠客末路>天坑探密5
请选择颜色:
绿
选择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天坑探密5

小说:满江红之侠客末路 作者:木庸 更新时间:2011/9/23 23:58:55

宋安左手几乎就是赤脖,若是大我在再往上一点,那他这条胳膊就不属于自已的了。虽是心有余悸,但心里对猪婆龙充满了仇恨。往下看时,小猪婆龙还在撕扯那些死鱼。那条死去的小猪婆龙也被一群小猪婆龙撕扯的支离破碎。那残杂碎肉在小猪婆龙撕咬抢夺之下逐渐变成碎末,污血混杂其间,那水面之上甚是血腥。

不多时,水面之上已经没有一条完整的死鱼。就连死去的小猪婆龙也在这一群小怪物的撕扯之下仅剩下了一副骨架,飘浮于水面之上,瞬间又沉了下去。

山丘不忍看那场面,扭头去看那只未受伤的大鳄。其实人类何尝不是这样,为了一点蝇头小利,舍命抢夺。更有甚者,不顾亲情友情,将亲人整得遍体鳞伤,心灵倍受煎熬。明地里有碍情面,不好动手。暗地里巧施诡计,亲朋好友只当他的甜言蜜语是真心为己。直到被他算计到家破人亡,甚至人鬼殊途,尚且不知。心里却一个劲地念他的好处,似那亏歉欠了他千年万年,永远还不完似的。那大鳄被山丘斩去前肢,不断地向外渗血。小怪物似乎闻到了血腥,转头攻击大鳄。那大鳄见那小鳄向自己游来,甚是亲热,用大吻逐个吻去。小鳄游泳速度甚快,眨眼之间,便游到大鳄断肢前,张嘴咬去。那大鳄本已流血不止,经小鳄张嘴咬下更是血流如注。那一大群小鳄纷纷上前撕咬。看那模样大鳄好似疼痛不止,不断在水下翻滚。搅的洞内水浪激荡,有的小鳄未曾咬住,被水浪抛起落下。

山丘与宋安看那场面甚是血腥,自相残杀程度比他俩见过的任何动物都惨烈。

《圣经》提道,世间第一起谋杀案便是该隐杀弟。依我看,那绝不是第一起杀人案。

人类自从直立行走,大脑逐渐发达。我想从那时起就有了谋杀案。

那还是谋杀。没有公开杀人。南宋以前最著名的公开杀人,当属三国时曹丕怨杀曹植一案。曹植乃是建安七子之一。当时世人对其才华赞不绝口。形容他天下才一石,曹子建独得八斗。曹操薨,曹丕继位。曹丕恐众兄弟不服,皇位不稳,便开始兄弟相残。曹植专心向学,无意天子之位。然而曹丕恐曹植身边有识之之士众多,篡位必一呼百应。于是将其擒获。然而杀之无名,恐天下笑,母亲又在旁含泪劝说不便一时杀他。曹丕久有杀植之意,不杀曹植,那觉如何能睡得安稳?正所谓卧塌之边,岂容他人酣睡。可是杀植也得有名,于是说道:“朕闻汝天下才名冠绝,汝能迈步七步之间赋诗一首,朕便不杀汝。”曹植迈步赋诗:“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七步还未迈完,其诗已成。这就是著名的七步诗。曹丕久有杀植之心,找了个机会还是把曹植杀了。

水里一群小鳄于大鳄互相撕咬,没有受伤的大鳄头向上一直抬着,眼睛盯着山丘与宋安。似乎它谋的才是正业。山丘说道:“宋兄,做好准备,这猪婆龙蓄势待发。”宋安说道:“这怪物这次上来定叫他有来无回。”山丘将宝剑递与宋安。宋安却是死活不要,说道:“宝刀已经让我丢失,如何再拿宝剑?况且那怪物上来,你拿什么抵挡?”山丘说道:“无妨,我还有拳头。”山丘硬要宋安拿着宝剑,宋安却死活不要。这是那群小鳄与那条撕咬正是激烈,那大鳄甩脱小鳄,肚皮朝天,将四肢朝天竖起,看那情形是极怕小鳄咬它断肢。宋安急了,说道:“既然少侠不要,那我也不要。”说完,将宝剑抛下,不偏不倚,正好刺入大鳄肚腹,一股殷红的鲜血激射而上,溅了两人一脸。那群小鳄见大鳄肚皮鲜血淋漓,纷纷扑上,立刻思咬起来。那小鳄攻势甚猛,顷刻间,那大鳄肚中肠肚翻出,浮于水上。大鳄好像恼怒,猛地一口将头前一条小鳄咬住,将头仰起,未见嘴合,那条小鳄就被它整个吞下。那大鳄大嘴不停,不断地吞噬小鳄。不多时那小鳄被吞噬待尽。只有几条小鳄钻进大鳄肚腹,才得以幸免。那几只小鳄在大鳄腹中猛烈撕咬,那大鳄疼痛难忍,在水中不停地翻滚。整个水面都变成了红绿相间还有说不清的颜色。

过不多时,那大鳄尸体漂浮于水面之上。那几条小鳄犹不止息,继续在那大鳄腹内撕扯。

那大鳄许是养神,许是蓄势待发,许久未曾向上攻击。正要摇铃,就见空中巨嘴朝山丘宋安咬来。也许两人见大鳄许久未曾攻击,有些疏忽,那大鳄跃起时竟未看清。宋安将火把一抡,朝大鳄扫来。那大鳄双爪抠住箩筐边缘,那嘴合上,一口将火把从中咬断。那火把从宋安手中掉落。大鳄将口中半截火把吐出,张嘴向山丘头颅咬来。见那火把既将入水,山丘双手快如闪电,迅疾扳住大鳄上下颚。那大鳄双爪抠住箩筐,后肢凌空,使不上力。山丘却是双手扳住大鳄的上下颚在也腾不出手来。山丘说道:“赶快摇铃。”宋安抓住吊绳一阵急摇。

这时那半截火把“扑哧”掉入水中。天坑内漆黑一片。只听见二人粗重的呼吸之声。

那洞口喽啰开始时摇着辘栌就觉沉重,但用些力气还能摇得动。后来那辘栌沉重无比。又有喽啰上去帮忙那辘栌才不再转下。听得洞内摇铃,几个喽啰奋力上摇,却也是艰难无比。有上去几个喽啰帮忙,才将那辘栌慢慢摇起。摇上洞口,那几个喽啰见是从未见过的怪物,就要逃去,却是被林云从后踢了一脚。那喽啰本欲逃跑,却被林云从后踢了一脚直朝前倾去。险些吻上那大鳄。林云指挥喽啰先将那箩筐抬转。喽啰双腿战栗,不敢上前。林云抬起脚来,又要踢去,那喽啰怕再挨一脚,颤微微走上前去,抓住箩筐边缘。

唐泰找来两根细绳,先将那怪物后腿及尾巴捆绑结实,然后又叫喽啰将怪物前肢从箩筐上扒下,捆在一起。如何将大鳄那硕大无朋的长吻捆起,众位寨主却甚是犯难。林云走上前去,那细绳一头从大鳄与山丘手臂支撑的空隙中穿过将怪物上鳄捆绑结实。着十几个喽啰用劲拽着那绳子,如法炮制,将那怪物下颚也捆了个结结实实。也着十几个喽啰拽住。林云说道:“少侠,将手拿开吧。”山丘依言放手。

那怪物被山丘双手撑着上下颚,合不上嘴,今见山丘将手松开,用力将嘴合起。那三十多个喽啰竟向前挪了半步。那怪物再有力气,如何抵得三十多人合力,上下颚只是微微靠近了一点,再要合起却已然不能。

唐泰问道:“少侠,此是何物?”山丘说道:“此物名叫猪婆龙,生活在扬子江中,生性极其凶猛。无论陆地或水中生物,都难逃其口。”唐泰说道:“既然生活在扬子江中,却如何到了那天坑之中。难道那天坑直通到扬子江中?”山丘说道:“唐寨主,我也正自纳闷,此物是如何到天坑中去的。扬子江离此地远隔千里,就算地下有暗河,却如何能通到这里。”齐国思好长时间没有说话,此时忽然问道:“少侠,天坑之中可是有水?”齐国思又问:“少侠,地下之水是凉水还是热水?”还未等山丘回答,林云说道:“地下那有热水,自然是凉水。”山丘说道:“林寨主,此言差矣。”林云奇道:“少侠,那里差了,难道天坑还是热水不成?”山丘说道:“林寨主,此言又差矣。”林云手挠后脑,不知如何说话。山丘说道:“林寨主,难道答案就是非此即彼?”林云好像恍然大悟,“嗷,少侠,是温水。”众人见林云此时就是小孩心性,不禁哈哈大笑。

山丘此时就觉手腕酸痛,甚是无力。试想三十多人拽那大鳄双鳄,还被那大鳄往前带了一小步。山丘以双臂支撑,从洞底一直撑上洞口其难可想而知。山丘吩咐喽啰将那怪兽抬回寨中,喽啰自行将那怪物抬走。还有几个喽啰在后收拾地上杂物。

回寨路上,山丘问齐国思:“齐寨主,刚才所问何意?”齐国思答道:“少侠,齐某冒昧。我想那怪物千里迢迢如何走到此地?到了此地如何能适应此地气候?我想定是有人从扬子江将此物带到此地饲养。”唐泰林云宋安甚奇,同时问道:“带到此地饲养?”齐国思说道:“正是。”唐泰问道:“此物既不能卖钱,又不那食肉,看那皮也毫无用处,养着他徒增恐惧。养它何用?”齐国思答道:“养它人自有用处,只是你我不知。”五人齐向大厅走去,却都没有说话,像是思索齐国思刚才的问题。

手机阅读:m.junshishu.com/3G/Book17783/

全屏阅读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