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血泪悬棺情>杀人蜂如果
请选择颜色:
绿
选择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杀人蜂如果

小说:血泪悬棺情 作者:与会天下 更新时间:2014/5/31 8:39:10

朱翰林话音刚落,刚才在人群里窃窃私语的那中年汉子纵身一跃,已经到了朱翰林面前。

中年汉子道:“五皇子临危不惧,能在我僰人数百弓箭手的围困之下仅带数十余人依然镇定自若,在下佩服。只不过我为叛乱之蛮夷,而五皇子身为奉命围剿我的朝廷命官。如果我们不是敌对的两边,我真想结交阁下为朋友。不过,既然我们注定敌对,战场交锋、兵不厌诈的道理我想五皇子是明白的。今日就别怪我们胜之不武!”

朱翰林抱拳道:“阁下想必就是义薄云天的哈大王,你今日既然要杀本王,本王也给你一个机会。只不过,本王有一个要求。”

“哈哈哈”哈大王笑道:“一个要死的人还会有要求,但如果我不答应,戎州百姓一定以为我不分青红皂白。好,我答应你,有什么要求你尽管说.......”

没等哈大王说完,徐海已一步上前。还没等哈大王回过神来,钢刀已夹在了哈大王脖子上。“剿灭戎州蛮夷,今日就以你祭刀!”徐海说道。

哈大王已被劫持,哈二王、哈幺妹都不知所措,僰人弓箭手也顿时乱了阵脚。

“徐将军,退下。放了哈大王”朱翰林说道,徐海依依不舍地放下了夹在哈大王脖子上的刀。

哈大王有些疑惑,问道:“五皇子为什么不命令你的手下一刀杀了我,杀了我不就为你荡平戎州蛮夷扫清了一大障碍?”

朱翰林道:“本王身为皇子,从不以江湖手段治人于不服。本王带兵以保家卫国为职责,而绝非是镇压民众的国家铁蹄。民心所向,天下归一,这才是治国之道。你们虽啸聚山林,与朝廷分庭抗礼,然这根源在于地方管辖不利,以至官逼民反,民不得不反。你们僰人虽为边陲一族,然实则为我大明之子民。民反,本王不得不深思。”

“不过,话又说回来,尔等尚有窃国之心,本王即使马革裹尸,也要将尔等逐出边陲,虽远必诛!”朱翰林说道。

“哈哈哈”哈大王大笑道:“五皇子生性豪迈,胸怀宽广,我哈大王佩服。不过今日你不杀我,你就不怕我明日杀你吗?”

“如果注定要兵戎相见,本王绝对不会手下留情”朱翰林说道。

“好。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也不会手下留情”哈大王说道,随即,哈大王大笑几声说道:“取酒来,我今天要与五皇子痛痛快快地干上几杯!”

不一会儿哈大王的手下端来了一壶酒,两个小杯子,并且满满地斟上。

哈大王拿起酒杯,正要饮。

“且慢!”朱翰林说道。

“怎么,五皇子还怕喝我的酒吗?”哈大王诧异道。

“素闻哈大王豪气干云,这么小的酒杯怎么能尽兴”朱翰林说道:“来人,换大碗来!”

哈大王的手下拿来了两个大碗,满满地斟上。哈大王端起碗说道:“五皇子真是豪爽,这第一碗我就敬你了。干!”哈大王一饮而尽。

朱翰林端起碗,也一饮而尽。随即,又倒上一碗,朱翰林端起碗说道:“这碗酒本王敬你。不过本王还是把话说清楚,对于你们僰王山的行动本王了解甚少,如果本王知道你们是做那些杀人越货、残害百姓的勾当,本王自当兴兵讨伐。到时候就别怪本王白刀子进来,红刀子出去。”说完,朱翰林一饮而尽。

哈大王也一饮而尽。

朱翰林又满上一碗,端了起来,对哈大王说道:“初次见面,敌友难分。本王就以三碗为限。两日后,本王将率兵前来拜山。如果那时你我是友非敌,我一定于你痛饮一场;如果注定你我是敌非友,本王一定会替天行道,大开杀戮。”

“好,我哈大王恭候五皇子前来拜山”哈大王说道。

言罢,两人击掌为誓,端起酒碗,一饮而尽。

“哈哈哈”哈大王大笑道:“二王、幺妹、杨二我们走!”随即,哈大王在哈二王、哈幺妹、杨二等你的随从下大笑着离开了法场。

哈大王带着他们的弟兄们走了,大观楼前的人群也少了好多,不过,朱翰林还是继续带领着他们兄弟们再现场办着案。

时值正午,天气还是那么寒冷。一阵秋风吹过,发黄的野草直打着抖。

哈大王一行数百做骑浩浩荡荡地奔驰在通往僰王山的归家路上。哈大王骑在最前头,紧跟着的是哈二王、哈幺妹、杨二。一路上,大家有些沉默,除了滴答滴啊的马蹄声外,大家一言不发。哈幺妹更是低着头任凭马儿的前行。

行至南广河边,哈大王忽然勒住了马,扬鞭说道:“弟兄们,咱门就在此休息一下,拿出干粮,填下肚子再走。”

众人停下了马,休息起来。饮马的饮马、打水的打水、吃干粮的吃干粮........

哈二王和杨二共坐一处,拿起干粮吭了起来,两人有说有笑;哈大王走到河边,浇水洗起脸来;哈幺妹独自一个人坐在河边的石头上,闷闷不乐的。

哈大王走了过来,对哈幺妹说道:“小妹,这么了,一脸闷闷不乐的样子。难不倒是有谁惹你生气了吗?”

“没有”哈幺妹说道。

“平日里就你最活泼了,今天这样子不像是我的妹子啊。我们三兄妹相依为命,一起长大,你不开心难道大哥还看不出来吗?”哈大王说道。

哈幺妹凑上前去说道:“大哥,平日里你对那些朝廷走狗恨之入骨。只要一见朝廷走狗你就恨不得处之而后快。你今日这么跟那个朝廷的走狗把酒言欢呢?小妹实在看不惯。更何况他是朝廷派来围剿咱门的啊!”

“哈哈”哈大王笑道:“原来小妹是为这个事情而生气啊!其实大哥也说不出来为什么?我是觉得这个五皇子是大有来头,他身上那种王者气度让我感觉到他不是一个坏人。”

“朝廷的走狗没一个是好东西,我真后悔今天没叫大家万箭齐发结果了这些走狗的性命......”哈幺妹生气地说道。

哈大王打住了哈幺妹的话说道:“你小妹,你错了。其实,今天如果动起手来,吃亏的恐怕是我们。我今天观察过那个五皇子所带来的人,个个彪悍无比,而且凭着他们身上的刀疤直觉就告诉我这些人是久经沙场的死士。别的不说,就单凭那个徐海,他能在我不察觉的瞬间将我劫持。试问动起手来我们,恐怕我们的箭还没离弦就已经死的不明不白了。”

“大哥,你是怕了吗?我们从小到大,大哥你从来没害怕过。没想到今天你却害怕起来了”哈幺妹说道

“你错了小妹,大哥我何曾畏惧。今日和五皇子一见,只是我觉得在没有弄清楚对方之前最好不要动手。如果五皇子是一个是非分明的大英雄,不论今日谁被放到,对方都将抱憾终身。”哈大王道。

“是啊,哈大哥这种大仁大义的豪迈气度,我杨二好生佩服。”杨二说道,便和哈二王一起起身过来说话。

“大哥,那个五皇子不是两天后要率军来拜山吗?我们得好好准备一下,如果来着不善,我们就先下手为强。”哈二王说道。

“对,大哥曾经和那个走狗喝过酒,你可以诱骗他再和你喝酒,我们在酒里下毒,毒死他。如果毒不死,我们可以在埋伏刀斧手,趁他中毒的时候一窝蜂拥上,乱刀砍死他。”哈幺妹献计道。

“其实,我们也可以在飘水崖设埋伏,等他们靠近,就投乱石、灌木,将他们砸死在哪里。”哈二王献计道。

“好了,我自有考虑。你们都别说了。”哈大王说道。说完,他走向坐骑边,挥动着手中的马鞭,大声说道:“弟兄们,回家!”

众人上了马,浩浩荡荡地消失在卷起的沙尘中。

话说朱翰林审了一天的案,正拖着疲惫的身躯在大厅中秉烛夜读兵法。这时,陈文渊进来了。

“五哥,还没睡觉吗”陈文渊说道。

朱翰林抬头,猛然见到陈文渊,于是忙招呼道:“坐,文渊。”

陈文渊面对着朱翰林坐下,朱翰林沏了杯茶给他。陈文渊说道:“五哥,其实,这么晚了来打搅你真不好意思。”

“有什么话就说吧,你我都是多年出生入死的好兄弟。”朱翰林道。

“五哥,是这样的。后天,我们就要去僰王山拜山,时间很紧急。而荣州府这里的案情却多如牛毛,恐怕一个月也审理不完。”陈文渊道。

“是啊,我也有这个顾忌啊,就是还没想到解决的办法。”朱翰林道。

“古语说‘欲治兵者,必先选将’,我到是有一个解决的办法。”陈文渊说道。

“哎呀,文渊兄弟啊,你这么老是搞得这么吊人胃口吗?有什么方法就早点说嘛。看你跟随我这么年,总是改不掉那些繁文缛节。有什么办法就快说啊!”朱翰林道。

“五哥可曾记得一个月前我们暗访珙县时认识的那个赛太爷吗?”陈文渊道。

“哦,记得,那可是一个少得的地方官员啊。他执政珙县,爱民如子,深得百姓爱戴。”朱翰林道,想了想,朱翰林又道:“我也有用此人的意思,但是,戎州这个地方山高皇帝远的,执政不力、贪污成风。只怕是现任府尹革职下去,换的新的府尹上来就如同杀了以批肥鸭子换上一批饿狼啊!”

“这个,五哥就不用担心。我们可以先将现任府尹革职,按照大明法律,以执政不力为由,将其处以车裂之刑,以警后任府尹。然后将赛太爷调任戎州府尹,并张贴榜文,命其三个月之内办理完戎州积存的案子。其实,就是给赛太爷三个月的考察........”陈文渊满有条理地说道。

“哎呀,别说了。你怎么想的就这么去办理吧,你办事,我还不放心吗?”朱翰林打断陈文渊的话说道。

“哎,五哥。你还是老脾气改不了,总是对我们兄弟们这么放心!”陈文渊叹息道。

“不放心那还能是你们五哥吗?”朱翰林说道,忽然,朱翰林又说道:“走,文渊,我们去大牢看看今天押回来的那个邓小邪。”

忽然间,一阵风吹过,蜡烛顿时被吹灭了。黑暗中依稀可见一个身影站立在大厅中央,冷冷地说道:“不必去了”

朱翰林镇定道:“如果我没猜错,阁下一定是邓小邪了。在本王面前,没必要神神秘秘的。”朱翰林说完,叫人把蜡烛点起来。

邓小邪左手握着刀,站在大厅的中央,数十位弓箭手已经将他团团围住。朱翰林和陈文渊一起走了过去,朱翰林说道:“你羊癫疯好了,可以到处走动了。你可不要忘了,这里是本王的地方。要知道我的弓箭手一旦放箭,就是十个邓小邪也会瞬间变成刺猬。”

“你们明天是不是要去僰王山?”邓小邪问道。

“你就为这个来吗?”朱翰林问道

“正是”邓小邪答道。

“本王倒是能理解你报仇心切,不过话又说回来‘杀父之仇、夺妻之恨’此乃人间大恨,如果换做是我,我一样要手刃仇人,割下仇人的头颅、喝掉他的鲜血。”朱翰林道

“那是你的事”邓小邪冷冷说道。

“本王与你曾有赌注,三日之内本王一定要将李庆绳之以法。你既然报仇心切,不过也别忘了本王曾许下的誓言。”朱翰林说道,停了停,朱翰林继续道:“本王也念你报仇心切,既然你要自己去报仇。本王也绝不阻挠,不过你必须给本王三个承诺,如果你做不到就别出来逞风头。”

“什么承诺”邓小邪问道。

“第一,三日之内你必须割下李庆的人头;第二、三日之内你必须将李庆的人头挂在大观楼上,以告戎州百姓;第三、除了李庆,你这次复仇不许杀任何一人。你可有把握办到?”朱翰林说道

“没把握”邓小邪说道。

“没把握那你还有必要去吗?”朱翰林问道。

“不,如果有把握那就是谋杀”邓小邪回答道。

“哈哈哈”朱翰林忽然大笑道:“好一个谋杀,凭着你的勇气本王就破格让你去。如果你做不到,本王就算找到天涯海角,也要将你抓住,然后处以五马分尸之刑。你自己好自为之吧!"

邓小邪没有回答,他挪动着左脚,然后将右脚靠了上去。此时,围住他的弓箭手正欲放箭。朱翰林一摆手,众弓箭手立即退下,为邓小邪让开了条路,邓小邪摸着昏暗的烛光走出了大厅。朱翰林也叫弓箭手们退下了。

“五哥,你为什么放他走呢?”陈文渊跟着朱翰林边走边聊道。

“文渊,如果换做是你,你身负着‘杀父之仇、夺妻之恨’你能留下来吗?”朱翰林道。

“我可能比他更心切吧”陈文渊回答道。

“那就对了。我一来想试试这个人的本事,二来也想成全成全他。但是,如果他是个滥杀无辜的魔星,本王也一定不会放过他。”朱翰林道。

“对了,文渊。此处距离僰王山甚远,再快也要一天半的路程,我准备明日出发。你就留在城里处理事情吧,至于那个赛太爷,你要好好把他用好。”朱翰林道。

“五哥放心,我一定竭尽全力。对了,五哥,我已经把兄弟们安排好了,叫大家晚上早点休息好,明日三更做饭,五更出发。”陈文渊说道。

“还是文渊细心啊!”朱翰林说道,两人说着越走越远都各自回房休息了。

车辚辚

马萧萧

行人弓箭各在腰

朱翰林和他的随从疾驰在戎州通往僰王山的大道上,漫天的烟尘伴随着马蹄的节奏不停地卷起。

朱翰林一行人一路疾驰,天黑就已经赶到了僰王山下。朱翰林命令大家安营扎寨,明日拜山。

话说朱翰林走后,陈文渊就把荣州府的事物打理起来。忙碌了一天,陈文渊回房,脱下衣服,正准备睡觉。忽然一个黑影在窗前闪过,陈文渊急忙拿起蜡烛去看。

只见邓小邪左手握刀,右手拧着一个脑袋,斜站在黑暗中。陈文渊走过去正要搭讪,只见邓小邪将手中的人头往地上一扔,冷冷地说道:“告诉五皇子,邓小邪的仇他自己已经报了。”

陈文渊有些诧异,说道:“你不留下来吗?”

“不了”邓小邪冷冷地说道。

“既然你的仇报了,那你今后有什么打算呢?”陈文渊问道。

“也许,我应该做一个会笑的邓小邪,但是,也许我不会笑。”邓小邪说完,迈出他的左脚,然后挪动着右脚,一步一步往外走。

“那咱门后会有期”陈文渊看着这个一步步远去的跛子忽然喊道,而邓小邪就如同没有听到一样,慢慢地消失在夜幕中。

翌日,朱翰林起了个大早,挥舞着拳脚独自操练起来。这时,徐海走了过来。

“来,徐将军,过来,咱们哥两过几招”朱翰林见徐海来了,招呼道。

“好,五哥,兄弟我就不客气了!”徐海说着,唾沫往手心一吐,搓了搓拳头,一个猛虎下山就铺了过来。

朱翰林侧身一让,徐海铺了个空,朱翰林笑道:“你小子就不能认真点吗?”

“那五哥可要小心点了,这回我来真的了!”徐海说完,一掌推出去,朱翰林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搁到在地。

朱翰林一骨碌爬将起来,说道:“你小子厉害,打架我算是打不过你。不过你得给我琢磨着今天到了山上,如果要打,这架这么打?我可把丑话说再前头,等下到了山上,如果有一场恶战,你可得给我打出点精神来,别忘记了,我们只带了四十来个兄弟过来。”

“是,五哥”徐海说道,停顿了片刻,徐海问道:“五哥,这拜山你打算怎么个拜法,我想,那天放走了哈大王一行,恐怕今日对方不善啊?”

“怎么,你怕了吗?”朱翰林说道。

“不是啊五哥,我是怕万一对方来阴的.......”徐海说道。

“他哈大王要是敢来阴的,我囤积在成都的五万远征军三日之内便可以赶到戎州,踏平他僰王山。”朱翰林说道:“对了,等下你去收拾东西,你和我两个去拜山赴会。”

“就我们两个?”徐海问道

“不错,就我们两个”朱翰林回答道。

这时,常江走了过来。朱翰林对常江说道:“常江兄弟,等下我跟徐将军一起去拜山赴会,你带领着弟兄们在山下等候。如果我们有什么不测,就以烟火为信号。你们一见信号,就杀上山来。”

“好的,五哥”常江说道。

“时间不早了,这上山起码得用上半个时辰。徐海,你还是赶快去收拾下东西吧。”朱翰林吩咐道。

片刻,徐海将东西收拾好了,朱翰林和徐海道别了众人就出发了。

一路上走来,朱翰林抗起他平日驰骋沙场的大砍刀走在前面,徐海抗这大明王朝的军旗走在后面。徐海照着朱翰林的吩咐,不停地喊着:“五皇子前来拜山!”,两人一路走来,好不威风。路上,虽然五步一岗、十步一哨,可是无人阻拦。两人便顺顺利利地走到了山寨的大门口。

此时,哈大王正率领着大家在山寨门口等候了。哈大王站在前面正中央,左边是哈二王、右边是哈幺妹,后边是杨二几数十随从。

一见面,朱翰林就说到:“哈大王,久违了,本王前来拜山了.。”

哈大王抱拳道:“久仰、久仰,五皇子果真是守信之人。里边请!”

朱翰林顺手将大刀倒插在地上,还礼到“请”。二人在哈大王一行人的带领下进了寨门、穿过走廊,直行到了厅堂。

大厅正上方,放着两把虎皮椅子,椅子前面的桌子上各摆上一坛就和几钵肉食。大厅两边也整齐地摆上了两排桌椅,桌子上同样摆满了酒和肉食。

哈大王说道:“五皇子今日前来拜山,我自当给五皇子接风洗尘。来,五皇子,请上座。”

“请”朱翰林还礼道。于是,按照主宾礼节,哈大王坐了右正上方,朱翰林坐了左正上方。哈二王、哈幺妹、杨二等人按照次序,坐了两侧。倒是徐海,扛着大旗站在了朱翰林的右手边。

哈大王起身道:“前日大观楼闹事,多多得罪,还请五皇子海量。今日我先满上一碗,以陪不是。”言罢,端起碗与朱翰林一饮而尽。

手机阅读:m.junshishu.com/3G/Book17761/

全屏阅读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