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南海天兵>第九章 隐藏的敌人
请选择颜色:
绿
选择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九章 隐藏的敌人

小说:南海天兵 作者:番王小丑何足论 更新时间:2014/6/27 22:36:56

“小周,以最快的速度消灭登岛之敌。” 马雪丽下达了作战命令,“侯定坤派遣侦察小队搜索其他敌人。白可指挥八中队起飞支援陆战队的搜索行动!”

小周战机的前置升力喷口微微喷发出火光,飞机近乎垂直地降低高度迅速低空接近地面的敌人。敌人没有伪装,小周不敢怠慢一连发射了四枚火箭弹,和机炮的一个长连射。爆炸声和火光中,尘土沙市乱飞,岩石四迸。暴露在地表没有掩体掩护的敌人蛙人,还没来得及发射第二枚单兵防空导弹就被火箭弹的爆炸和火光吞没了。

硝烟稍微散去,地面弹痕磊磊,敌人的三名被炸得粉身碎骨,消失得无影无踪。剩下一名距离稍远的带着重伤,正在地上慢慢地蠕动翻滚。

“小周,敌人还有一名!打掉他!” 马雪丽在无常的监视器上看得清楚,下达了追加命令。

小周赶紧矫正弹道又发射了两枚火箭弹,和机炮的一个短连射。剩下的一名敌人也消失了。

“目标区之敌悉数歼灭!无人漏网!” 小周向马雪丽汇报战果。

“打得好!”敌人被很快消灭,危险消除。马雪丽扫描了一下N岛的地表阵地,也没有发现其他的敌人。

“敌人刚才明明隐藏的很好,为什么这么着急暴露自取灭亡呢?” 马雪丽十分不解,自言自语地说。无常的监视器这时清楚地捕捉到侯定坤派遣的小分队已经离开掩体,正在侦察搜索,然而整个岛屿却没有其他敌人。

“如果目标是我个人的话,他们更应该等更好的机会 … …”马雪丽摇了摇头,“退一步说,即时他们成功击毁无常,要了我这个司令员的姓命,也不能挽救他们整个战役失败的结果。”

“除非 … …”马雪丽忽然想到了什么,“除非他们还有其他的计划,而无常机上有破坏他们这个计划的东西。因此值得他们近乎自杀一样地突然袭击。”

“无常的战斗力平平,超越其他飞机的只是它的侦察设备 … … ” 马雪丽忽然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对啊!这四个蛙人豁出性命攻击无常,是为了摧毁无常,和无常的雷达!!”

马雪丽想到这一点,迅速打开无常的对空侦察雷达。“中高空一切正常 … …”无常的雷达上可以清楚地看到正在空中巡逻的易天恩和他的第七中队,“无常的雷达没有发现敌人。天恩的中队正在巡逻。他们可以覆盖很大一片警戒范围。中高空应该没有问题。”看到易天恩正在有条不紊地执行巡逻任务,马雪丽松了一口气。

马雪丽正要调整雷达的角度,扫描低空和超低空的空域。忽然,一个熟悉的雷达回波如隐若现地出现在无常雷达视野的边缘。一个在马雪丽心中留下深深烙印,她永远也不能忘却的雷达回波图案 … …

… …

2022 年5月2日。

南海舰队路基航校,停机坪。蓝天白云美丽如画。

“雪丽,这是你第一次单独驾驶飞机。它的名字叫做银梭 … …”金鹰和蔼地抱着幼小的马雪丽,把她娇小的身躯轻轻地放进银梭的驾驶舱。

“银梭性格温顺,很容易驾驭。” 金鹰轻轻地拍了拍银梭的驾驶舱外壁,接着说,“雪丽放心,不要害怕。等会在空中时,老师的天舞就在银梭的前面,在银梭的雷达上,雪丽能看得很清楚天舞的回波。”

“鹰 … … ” 金鹰亲切和蔼,马雪丽看着老师温暖的眼神,心里却没底,她紧紧地抓住金鹰的胳膊不放,“老师您还是让咱们再多飞几次教练机好么?我一个人没有把握驾驭好银梭。”

“看,雷达屏幕就在这里。” 金鹰弯腰把身体探进银梭的座舱,指着银梭的雷达屏幕,“雪丽如果害怕了,就多看几眼雷达,天舞一定会出现的。”

“知道了… …”马雪丽不好意思再纠缠撒娇,她放开金鹰的胳膊,轻轻地点头说道。

… …

二十分钟后。

“我看到了,鹰 … …”马雪丽熟练地驾驶着银梭,轻快地在蓝天翱翔,在白云中穿梭,“雷达屏幕上,我看到了天舞的回波 … … ” 马雪丽看着雷达屏幕上天舞若隐若现的光斑,兴奋地说。

… …

2029年7月 11 日,夜10点45 分。

“天舞!!!!”熟悉而又微弱的雷达回波转瞬即逝,很快就要消失了,“天舞怎么会出现?难道是幻觉?”马雪丽飞快地切换到无常敌我识别器的屏幕。

敌我识别器屏幕上,“南海舰队 - 侦查/电子战机 - 天舞”的字样微弱地闪现了一下,随后雷达回波消失,字样也没有显示了。

“的确是天舞!!” 马雪丽泪流满面,“鹰!!!!”她脱下手套,指尖抚摸着雷达屏幕上天舞闪现过的地方,“鹰 … … 你在哪里 … … ”

“司令员不好!!”正在这时,易天恩忽然大声报告,“低空有情况!!”

马雪丽听到易天恩的报告,调整了无常雷达的角度,对低空和超低空的空域进行扫描。

“啊!这是怎么回事!!” 无常的雷达上,超低空空域出现了无数个迅速逼近,跳跃闪烁的光点。

“巡航导弹!!” 马雪丽打开头盔的目镜赶紧擦拭去阻挡视线的泪水。无常的敌我识别器很快对目标做出了判断。数量有41枚,而且还在不断增加。

“怎么办 … …”马雪丽冷汗如雨。巡航导弹已经近在咫尺,然而岛上的防空火力却又十分有限,是无论如何都无法抵御这么多巡航导弹的饱和攻击的。

“司令员 … …”着急的不是马雪丽一个人,因为信息和数据长机和僚机共享,旁边的小周此时也在自己的屏幕上清楚地看到了来袭的巡航导弹。

“没有时间了… … ” 马雪丽咬紧牙,“要尽快给大家下达命令。”

“侯定坤,白可注意!”敌人的巡航导弹虽快,可无常的雷达和机载计算机高速运转,正在飞快地一枚一枚地把这些导弹锁定。“N 岛上空出现敌人巡航导弹64 枚。白可指挥本部防空部队拦截导弹1-24 号,机步枪火力重点保护停机坪,机场指挥所和油库,八中队协助拦截 … …”无常的计算机分析敌人导弹的弹道,做出估算,24 枚导弹的攻击目标是机场,40枚攻击岛上的其他目标,“… … 侯定坤指挥本部防空部队拦截敌人导弹25-64 号,机步枪火力重点保护港口,炮兵阵地和弹药库,七中队 … …”马雪丽一面下达着命令,一面飞快地操作着无常,向N 岛的航空和防空的战友通过数据链输送敌人导弹的坐标。

“… …七中队 … … ” 无常的数据链还没有发布完毕,敌人的导弹就已经飞到了眼皮底下,“不好… …来不及发送数据了… …”马雪丽暗暗叫苦,由于距离较远,无常和七中队的数据链信号较弱。坐标输送受阻,七中队大部分战机没来得及接受无常发送的坐标。“… …七中队各自为战 … …协助 拦截敌人导弹25-64 号。岛上其他人员就地隐蔽。”

敌人的导弹接近目标,末端加力冲刺。一枚一枚的巡航导弹拖着燃烧得通红的发动机,呼啸着从无常身边掠过。漆黑的夜空被导弹的尾焰烧烤成了深红色。白可的高炮最先反应。炮兵掩体上空火光闪闪,沉闷的大口径高炮的声音此起彼伏,一串一串的黑烟在空中炸散开来。

黑烟越来越密集,很快第一枚巡航导弹被击中,战斗部被高炮弹头破片击穿,整个导弹在空中爆炸。耀眼的白色闪光把小小N 岛的夜空照得亮如白昼。

霎那间,敌人导弹的速到开到最大,开始撞击前的俯冲。N 岛地面的各种轻重火器一齐开火。曳光的高射机枪和步枪子弹一排一排第飞向空中。近程防空导弹得到无常的数据后,锁定目标,离开发射架拖着白烟迎头冲向敌人的巡航导弹。机场附近正在起飞的八中队战机各自在无常的帮助下,用机载雷达锁定敌人的巡航导弹,然后发射格斗空对空导弹进行拦截。

马雪丽想听侯定坤和白可的汇报。可是耳机中只听见枪炮声,防空导弹的呼啸声,战斗机发动机的轰鸣已经好像暴风骤雨一样连在一起。他们两个的话音完全被淹没了。

少部巡航导弹被击落,然而大多数都成功突破N 岛稀疏的防空。马雪丽眼睁睁地看着这些巡航导弹一枚一枚地向地面俯冲下去,全身的血液都要凝固了。

“全岛人员隐蔽!!准备撞击!!”

第一枚导弹准确地击中了N 岛西面滩头阵地的主掩体。夜空的地平线火光一闪,伴随着火光的是掩体钢筋水泥和岸防火力点支离破碎,漫天乱飞的碎片。“这 … …”马雪丽眼看着敌人的导弹在N岛地面连续爆炸,她的胸腔在窒息,“这么下去,N 岛表面工事就会荡然无存,可惜了白天海战的战果 … …”

巡航导弹群纷纷击中目标。小小的N岛到处是爆炸声和火光。马雪丽的耳机中侯定坤那边中轰的一声巨响,就再也没有了声音。

“侯定坤!!” 马雪丽开启了无常的夜视仪,屏幕上放大后找到了N 岛指挥所,“糟糕!” 爆炸点的图像指示多枚巡航导弹击中了中央指挥所的外壳。原本坚固的混凝土外壳被完全击穿受到严重破坏大面积塌落,指挥所的观察窗和火力点暗堡射击口从里向外喷射着熊熊火焰,“不好… … 看样子,不但指挥所被击穿外壳后还有导弹进入内部爆炸 … …”

“白可!”敌人的导弹十分准确地端掉了自己的指挥部,马雪丽心急如焚,“白可汇报情况!!”耳机中,白可机场的防空战斗还在进行中,机场连续的剧烈的爆炸声越来越近,完全盖过了防空火器的声音。如果机场也被敌人摧毁,自己连同剩下的两个飞行中队将没法着陆,势必面对全军覆没的危险。

“司… …令… … 员 … …”耳机中传来白可的声音。巡航导弹攻击完毕,爆炸声过后,白可声音嘶哑,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艰难地回答道。

“你受伤了??”听到白可得声音,马雪丽稍微放了点心。然而白可听声音好像身负重伤,已经没有指挥的能力了。

“没有 … … 受伤 … …”白可继续艰难地说着,“是 … … 冲击波 … …”

“我也看到了。” 马雪丽把夜视仪切换到机场,很快在飞机维护区看到了白可的身影,和维护区另一端巨大的弹坑。弹坑还在剧烈地燃烧,硝烟滚滚。白可倚靠着牵引车坐卧在地上,虽然距离导弹炸点较远,没有被造成杀伤,可是看起来爆炸产生的巨大冲击波刚刚击中白可的肺部,人的肺叶势如果被这种程度的冲击波击中,必会遭受内伤,红肿充血。

“白可休息一下,我帮你汇报一下损失。” 马雪丽一边说着一边从空中检查者机场的损失。

“跑道甲中弹两枚。跑道乙中弹一枚,附近发现飞机残骸一处。雷达站中弹两枚,雷达天线被掀掉,建筑物塌陷起火,雷达被完全摧毁。高炮阵地四座被击毁两座,另外两座附近有弹坑,损伤不详。停机坪中弹两枚,不过七中队正在空中巡逻,两枚导弹在七中队停机坪空地爆炸,没有造成明显的损失。飞机维护区中弹一枚,附近正在维护的飞机被摧毁一架,两架严重受损。”虽然损失惨重,可是起飞中的第八飞行中队只损失一架飞机,最关键的地下弹药库和油库都幸存下来,马雪丽松了一口气,“其他地方没有发现明显的破坏。机场围墙阻拦了敌人侦查兵的视线,敌人没有攻击弹药库和油库,有的导弹偏离目标,有的导弹被拦截成功,白可你做的很好!”

“跑道 … … ” 白可挣扎地站起身,“司令员给我15 分钟修复跑道乙,30分钟修复跑道甲… …”

“先修复一条跑道。集合没有受伤的人员赶快扑灭机场的明火,控制损失,然后尽快抢救伤员!”

马雪丽又尝试了一下联系侯定坤,可是还是失败。“白可!联系不上指挥所,你代替我联系各处部队,向我汇报岛上其他各处的损失情况。” 马雪丽粗粗浏览了一下,N 岛的岸基防御阵地被多枚导弹击中,工事掩体损失殆尽。到处残垣断壁,浓烟滚滚,火光冲天。可是由于视线被火光和浓烟阻挡,很难估算人员的损失。

“司令员!”刚刚正在巡逻的易天恩气急败坏地说,“这些导弹从哪里来的??我 … …”

“不是你的责任。” 无常的计算机终于通过弹道分析,计算出了巡航导弹导弹发射的区域,“导弹发射于在岛西南21度55分,37海哩的海区。”

“64 枚巡航导弹只有巡洋舰这样的大型舰艇才能携带。又是37海哩的近海,这么大的目标,我们中队怎么没能发现??”

“天恩,除了巡洋舰,还有一种东西也能携带这么多导弹,而且你还发现不了他们。”

“敌人的攻击潜艇!!” 易天恩恍然大悟。

“咱们的反潜直升机在哪里?” 马雪丽问道,“我刚才命令回到反潜岗位的。”

“反潜直升机?” 易天恩操作着星尘的雷达,“糟糕!反潜直升机已经不在雷达上了。”

“你说什么??” 马雪丽只觉得好像挨了当头一棒,“赶紧联系!!”

“联系不上!” 易天恩略带惊恐地说,“对方无线电关机,无法联系。”

“这 … … ” 马雪丽叹了口气。形势已经很明显了,看来对方是做好充分准备的。敌人的蛙人早早就渗透到了岛上,他们把岛上重要设施的坐标反馈给了等在旁边的攻击潜艇,并且在反潜机上搞鬼,反潜机应该已经故障坠海。准备完毕后,敌人的攻击潜艇在水下发射巡航道导弹。白可的机场因为视野开阔,防御完善,敌人的蛙人没有渗透得足够近,他们没有采集更准确的坐标。所以机场在攻击后,损失比岛上其他部分要小。

“天恩,不要慌。” 马雪丽稳定住自己的思绪,“咱们的岛屿给他们偷袭打成这样,绝对不能让他们就这样溜掉!没有反潜机咱们也能捉住这艘潜艇。”

“司令员请下命令!”

“天恩,现在空中的两个中队中,有几架飞机配制有反潜的武器?”稍微思考了一下,马雪丽很快想好了追踪和攻击敌人潜艇的战术。

“5架。” 易天恩回答道,“七八中队现在滞空的战斗机中,5架飞机配制有中等反潜强度的武器装备。每架的配制是远程导弹增程中型鱼雷一枚,小型鱼雷四枚。和照明弹。”

“快,通知这5架飞机以飞机机号为顺序,暂编成一至五号,组成反潜小组,大家听候我的命令。”

“司令员,我的战机也有这些反潜配置,” 马雪丽的僚机飞行员小周抢进来说道,“我还有磁异侦测吊舱,您让我也参加战斗!”

“小周!” 多一架飞机就多了一份力量,尤其磁异侦测器对反潜战斗非常重要,“太好了,小周你编第六号!”

… …

“反潜小组各组员准备接收无常发送的攻击点坐标 … …”马雪丽飞快地编译着数据包,“一至六号机各机攻击点围绕敌潜艇目标区半径7海哩环形分布。照明弹和导弹增程鱼雷准备发射!”

“一号机收到攻击点坐标!”

“二号机收到攻击点坐标!”

“三号机收到攻击点坐标!”

“四号机收到攻击点坐标!”

“五号机收到攻击点坐标!”

“六号机收到攻击点坐标!”小周最后一个汇报,反潜小组全部准备完毕。

“照明弹两枚一组,火箭定高一千二百米。伞降增时。发射!” 马雪丽镇定地发布了作战计划的第一步命令。

12枚火箭照明弹离开载机,划破夜空,向各自的攻击点飞去。

“导弹增程鱼雷一枚,鱼雷定深30米,海平面20米高度投掷。发射!”紧接着火箭照明弹,马雪丽又发布了导弹增程鱼雷攻击的命令。

6枚体积庞大的导弹鱼雷离开发射架。它们的火箭发动机点火,拖着明亮耀眼的尾焰向自的攻击点飞去。”

“各机跟随导弹鱼雷,到各自的攻击点海平面200米高度待命。”命令发出,马雪丽自己也驾驶无常向目标区飞去。

“司令员,我带僚机给你们警戒!”易天恩怕马雪丽有失,带领两驾僚机也赶往目标区的中空,帮助马雪丽和反潜小组执行空中的警戒任务。

… …

“啪啪啪… …”照明弹在惯性导航仪的指引下,到达目标上空,火箭头部纷纷弹射出降落伞,同时点燃燃烧剂包。耀眼的白光随着降落伞徐徐下降,四周的海域照耀得一片通明。

十几秒后,导弹增程鱼雷接近攻击点,减速下降到海面20米高度,战斗部的鱼雷和导弹弹身脱离,然后纷纷溅入到海水中。

又过了十几秒,反潜小组和马雪丽赶到了目标区的上空。

“照明弹只有两分钟的时间,一定要一次成功。” 马雪丽擦了擦头上紧张的冷汗,开启了无常机上的相机,一面每五秒拍摄一张下面的海面,一面把图像送入无常的计算机进行分析。

“一号雷溅入区没有异常 … …”鱼雷装有主动声纳,溅入海中后就会自主寻找目标,如果找到目标就会改变轨迹,加速向目标撞击。南海海水清澈,30米的深度下,鱼雷的发动机气体留下的轨迹在照明弹的照耀下是可以很容易地从空中识别的。

“一号雷溅入后直线前进,没有找到目标。” 拍摄的照片上清楚地显示着一条笔直的白色航迹。

“二号雷溅入后也没有… …”无常飞到二号雷上空,虽然鱼雷航迹还是被捕捉到,可是航迹还是笔直,没有找到目标的迹象。

“三号雷也是 … …”时间一秒一秒地流逝,马雪丽感到很焦急,如果不能尽快发现敌人,敌人的潜艇就会溜掉。

“啊,无常!”无常的计算机分析了三号雷的航迹后,表示出三号雷航的航迹有四度的弯曲。“有希望!”马雪丽把三号雷的图像作好标识。然后赶紧飞到四号雷上空。

“找到了!” 马雪丽喜出望外,四号雷的航迹清晰地显示着一个近乎60度的转向,奔向三号雷的方向。

马雪丽再次把三号和四号雷的海域图像第二次分析。两枚鱼雷向同一个水域发起攻击后,航迹消失。消失海区的海水颜色微微泛白。

“找到了敌人的潜艇!” 马雪丽兴奋地向大家宣布,“各机注意接收航点D,三号雷和四号雷攻击航点D时被反鱼雷弹拦截。各机去航点D集合,准备再次鱼雷攻击敌人潜艇!”

“我去做磁异探测!”即使敌人潜艇的大概位置已经确认,可是更精确的定位会让攻击更有保障,小周自告奋勇,降低飞机高度,去航点D的60米超低空准备做磁场异常探测。磁场异常探测吊舱能够捕捉到下面海中磁场因为潜艇引起的微弱变化,从而确定潜艇的准确位置。

“小周!” 马雪丽刚要阻止,又一想小周这样做对战斗更有利,“提高警惕,注意安全!”

“这是什么?” 无常的相机还在一张一张地拍照。然而航点D的一处海域颜色正在逐渐变浅。“难道是刚才的两枚鱼雷给敌人潜艇已经造成了伤害??”

忽然,马雪丽明白了,白色的海水色差不是潜艇受伤后的泄漏造成的。

“小周快规避!!!小心潜射防空导弹!!!!”

马雪丽话音没落,一条水龙从平静的海水中拖着猛烈的尾焰和震耳的咆哮腾空而起。

小周眼疾手快,他一面发射着红外诱饵弹,一面拉起飞机,把发动机的推力开到最大,并且向侧方横滚出去。

“躲过去了!” 小周松了口气。防空导弹没能捕捉住小周的机动。越过小周奔向夜空。

正当其他人也松了口气的时候,忽然另外一枚导弹在小周的座机旁边突然爆炸。

“小周!!”马雪丽明白了,敌人的导弹是一前一后两枚,前面的一枚没有跟上小周的机动,后面一枚赶上,准确击中小周座机。

潜射防空导弹的连续杆状战斗部由一圈连接在一起的金属杆组成。爆炸时金属杆变形成一个连接的圆环,圆环切过小周座机机身,把整架飞机打作两截。飞机所带燃油和弹药猛烈爆炸,变成一个巨大的火球。

小周牺牲,却让敌人的潜艇暴露无遗,无常的计算机依照潜射防空导弹出水的位置,准确地计算出了敌人潜艇的坐标。马雪丽强忍悲痛,下达了鱼雷攻击的命令。

“各机注意接收航点E,鱼雷一枚,定深80米,投放!”

剩下的反潜小组五架战机纷纷进入鱼雷投射高度,投下机载小型鱼雷。

五枚鱼雷和敌人潜艇进在咫尺,溅入后,全部找到目标,画着各种各样的航迹奔向敌人。

海水中一阵微微的光亮闪烁之后,白花花的海水浮现上来。

“打中了!”易天恩从显示屏上看到海水的变化,兴奋地说。

“还没有,天恩 … …”马雪丽强忍着不让自己的哽咽声给大家听到,“这是他们的气幕弹 … …”

“各机注意!!” 马雪丽再次打开头盔目镜擦拭了一下自己流泪的脸庞,“坐标航点E,鱼雷两枚,定深170米,投放!!!!”

敌人的反鱼雷气幕再次暴露了自己的下潜深度,10 枚鱼雷的超近距离攻击敌人的潜艇再也应负不了了。

照明弹的降落伞越来越低,夜中的海面亮如白昼。水下面,10条白色的航迹,10次爆炸的闪光后,一声震动海床的大爆炸猛地传来。

原本平静的海水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白的的浪花夹杂着无数潜艇碎片在漩涡周围开了锅一样翻滚着。

“咱们的鱼雷打碎了这艘潜艇压缩空气舱。” 马雪丽松了口气,缓缓地说,“2029年7月 11 日,夜10点55 分,敌攻击潜艇,在我南海N岛西南,被我南海舰队航空部队 … … 击沉 … …”

手机阅读:m.junshishu.com/3G/Book17639/

全屏阅读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