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国家 生死攸关>第四部02 战争警报911
请选择颜色:
绿
选择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部02 战争警报911

小说:国家 生死攸关 作者:钴光 更新时间:2011/4/27 17:47:54

美国东部时间 6月18日 18:31

美国 北达科他州 大福克斯核基地

刺耳的警报声在基地上空回荡着,空气紧张得要爆炸一样,人们匆忙地进入掩体。

地下掩体内灯光昏暗,警灯闪烁,扩音器里响起:“战斗准备,——准备发射!”

基地地下的几百枚导弹发射并进入战斗状态,发射井盖缓缓地打开,计算机系统开始紧张地对导弹进行接电测试。指挥厅的大屏幕上,通过接电测试并完成发射准备的导弹图标从白色变成了蓝色。

计算机语音通过扩音器向军官们下达着战斗命令:

“第一组,目标莫斯科、彼得堡……”

通往白宫和国防部的核战争专用通信线路一次次进行测试,等待最高层的发射命令……

核战争一触即发。

美国东部时间6月18日19:00

美国首都华盛顿 国防部五角大楼

美国国家战争指挥中心

从警报响起的那一刻开始,和白宫的专用通信线路就保持了畅通,莱斯.沃斯将军手握话筒,密切地注视着形势的变化,不断地向白宫通报情况。

“北美防空司令部和联邦航空局已经下达命令净空,”他说:“计算机紧急对策系统Sc atana已自动发布命令,实行空中交通与导航设备安全管制计划。自即时起,全国各地尚未起飞的民用飞机停止起飞,已经起飞的返回起飞地或就近降落。所有国内、国际航班降落就近机场。”他说:“这是为了清理天空,使我们的导弹和军用飞机畅通无阻……”

格林威治时间6月18日22:40

伦敦近邻 北约空军基地

“战斗轰炸机全部起飞”,基地主任汤姆 伯克下令:“全部带弹起飞!”

德国中部时间6月18日24:00

德国 柏林 美国第二装甲军驻地

警报声在基地响起,军人们从营房里奔出,在灯火管制的条件上纷纷登车奔赴战位。

一座座库房大门打开,一辆又一辆美制M1-A1“阿布拉姆斯”主战坦克,布莱德雷步兵战车闪着防空近光灯驶出车库。一架架直升机紧张地加挂弹药,升空警戒……

一级战备,箭在弦上。

美国东部时间6月18日19:05

华盛顿 白宫

紧急警报响起后10分钟以内,海军陆战队第一特种空中勤务中队的两架黑鹰直升机在白宫草坪上着陆待命。——按照“确保政府连续性”CoG计划,特工处已经将总统转移到白宫地下的总统紧急作战中心(PEOG)的掩体里,丹尼斯副总统和紧急状态委员会的阁员们纷纷登上飞机,直升机立即升空,飞往华盛顿附近的安德鲁斯空军基地,他们在那里,将乘坐总统的空军一号专机,飞往在路易斯安那博西尔城附近的巴斯代尔空军基地,那里是战略空军司令部的备用地下指挥所。如有必要,总统将登上代号“守夜人”的NAOG(机载国家作战指挥中心)飞机,它可以在空中停留72小时,在那里指挥作战。

丹尼斯忧心如焚,一上飞机,他就让通信官保持和地面指挥所的联系。这种UH-60黑鹰直升机性能卓越,他们乘坐的这种要人专机型具有抗核及生化武器攻击的性能,机上的通讯电子设备都是用碳纤维等能够抵御电磁炸弹的特殊物质制成的。通讯终端显示,参议院议长、众议院临时主席已率国会议员们在各自的地点乘海军陆战队的专用直升机前往弗尼尼亚州贝里维尔群山中的海因波特掩体。

自此,美国领导核心集团全部转入地下。

美洲联合通讯社:

今天傍晚,一枚当量为50万吨的核装置在新泽西州的爱德华霍菲菲利镇被恐怖分子引爆,炸弹使整个镇子夷为平地,半径100公里地区的房屋和建筑均被破坏,约10万以上的当地居民被当场炸死。通往纽约的州际高速公路被堵塞。目前军方已下令军队进入一级战备,政府派出军队和医疗救护人员奔赴这一地区开展紧张的抢救工作。负责救援工作的官员说:因为破坏面积较大,情况严重,而且需要在核辐射条件下展开工作,抢救工作异常困难。

据悉,华盛顿、纽约、新奥尔良、洛彬矶、纽约等城市已组织居民疏散,离开人口集中的城市,防止发生新的恐怖袭击。

法国路透社:

……谣传中被恐怖组织盗窃氢弹的消息得到证实。——华盛顿时间昨晚18:00,一枚相当于50万吨黄色炸药威力的氢弹在距纽约200公里处的一个小镇上被恐怖分子引爆,爆心100分公里内的房屋,建筑物夷为平地,四处燃起大火。官方称,大约有10万人在这次爆炸中身亡。目击者称,当时在纽约市内即可感到剧烈的震动,冲击波将市内许多高层建筑的广告牌和玻璃震落,纽约地区的无线电和有线通信均被破坏,天空出现大面积冷凝云。随后天空下起了雨,据测定,雨水中含有超过安全标准500倍以上的放射性物质。自昨天起,大批伤员被运至纽约各大医院,尤其以灼伤和外伤人员居多。大批的纽约市民开始以各种途径离开,以避免辐射伤害。因纽约附近拉瓜迪亚等十几个机场已关闭数周,州际公路和纽约中央铁路交通人满为患,因高速公路堵车,一些人开始弃车步行。自纽约中央铁路车站开出的每一列客货车都挤满了逃难的人群,市政当局在尽力疏通交通的同时,正从临近的地区调集大批客车以缓解压力……

CNN美国有线电视新闻台:

……记者在严密防护条件下赶赴爆炸现场,沿途场景惨不忍睹,在爆炸12小时以后,距爆心6公里处的州际高速公路的金属护栏仍十分烫手,一辆500吨的集装箱货车车身熔化,融化的金属液抛洒出近200米。小镇附近的池塘被高温蒸发,湖底的沙土和附近的地面一样呈熔化的玻璃状,昔日的小镇已不复存在,地面赤红,爆心处有一个直径近1000公尺、深100公尺的大坑,泥土的温度仍然很高,盖革计数器显示超过安全标准800倍以上的辐射剂量,现场仿佛人间地狱一般……

哥伦比亚广播公司:

……人们注意到,政府方面除采取了严密的戒备措施以外,并未对此采取反击措施。本土防空司令部的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官员说:“我们现在面临的是一场高技术条件下的恐怖战争,我们面临的最大问题是如何锁定目标。”——看来政府方面采取有效行动尚待时日。我们注意到,本.拉登和他的恐怖组织目前还掌握着另外三枚被盗的氢弹,以此次核攻击的氢弹而言,如果它再被运200公里,在纽约市中心曼哈顿地区适时引爆的话,市区将被夷为平地,造成上千万人员的死伤。由此,因为本.拉登集团拥有此类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政府方面应该采取更加积极有效的措施,保障美国公民的人身和财产安全……

《华盛顿邮报》评论员文章《报复和警告》

据悉,海军方面在前天早些时候,出动十余架战斗轰炸机袭击了印度尼西亚桑德累斯群岛的一所种植园。飞机投下了大约30吨炸弹,目标被三次覆盖并燃起大火。五角大楼发言人称。这次轰炸的目标是本.拉登集团的生化武器研发基地。随后的现场勘查结果也证实了这一点。所幸的是,由于缺乏作为培养基——明胶。这个生化工厂还没有生产出大量的新型生物战剂。这种新型生物战剂是由丹麦科学家柯劳克 吕班研制的、具有流行性感冒的易扩散和艾滋病毒的不可逆双重特性,显然,这是一种足以毁灭人类的可怕武器。军方的轰炸显然是成功制止了本.拉登的疯狂计划。柯劳克 吕班本人也死于这次轰炸中。但此次行动显然激怒了本.拉登集团,作为报复,他们在美国本土爆炸了这枚核弹,给美国造成重大的人员伤亡和物资损失。同时,分析人士认为,这也是一种警告,基地组织有能力将核弹运入美国,继续对美国本土予以打击,政府方面必须尽快采取有效措施,制止目前的事态进一步发展……

美国东部标准时间6月18日20:20

纽约 皇后区 帝国中央饭店

市区陷入一片混乱之中,人们惊惶的打听着发生了什么事情,街道上到处是警车和救护车辆在急驰,刺耳的警笛声划破夜空。

埃德蒙.费特尔从中央饭店的电梯里出来,饭店和周围地区 就停电了,前厅里有几个女人在尖叫,随后应急灯亮了,饭店的服务员在柜台上点上蜡烛。

费特尔没有停留,在门口叫住一辆出租车:“到布鲁克林!”

“这个时间吗?”——出租车司机看了他一眼,指了指北边的天空:“我越看越象是核爆炸,和电影上一样!”

“是吗?”——费特尔向那边看了一眼,也觉得像,核爆炸?——但他觉得,距自己这里还远:

“到布鲁克林。”他上了车。

司机迟疑了一下,发动了汽车。

纽约是一个由商业港口发展而来的国际性大都市,纽约港是世界上最大的海港之一,布鲁克林濒临港口,早期是各种码头、仓库和货栈集中的地区。近些年来发展成低收入阶层的居住区。低收入的黑人、失业者、非法移民、无名的艺术家是这里的主要居民。由此引发的犯罪率也很高。——以费特尔现在的身份、在傍晚时分、尤其是这混乱时刻到这一地区去显然有安全上的问题,这也是出租车司机迟疑的原因。

——但显然,他没有这方面的顾虑。

埃德蒙.费特尔是当今世界上最著名的雇用杀手之一。他今年39岁,体型瘦削但十分强壮。他出生在南美的法属圭亚那,长大以后从军,长期在驻科西嘉的法国外籍兵团服役。退役后不甘寂寞,从事职业刺客生涯,很快地为自己谋得了名声。就在阿富汗战争后不久,他在喀布尔大街上,用美制米尼米轻机枪在大庭广众之下枪杀了阿富汗临时政府的副总统,使他的名声达到了巅峰,美国中央情报局和许许多多国家的情报部门都把他列为危险人物。此次赴美,他是在执行一次新的任务。今天,他按照事先的约定前来接头。

汽车在一个街口停下,他下了车,付了车费信步向街里走去。街道两边,一些贩售廉价衣物和日用品的小贩们还在议论刚才发生的爆炸,一台破旧的电视机收不到任何信号。——实际上就在一小时前,费特尔发现自己的手机坏了,而收音机里只有噪声。

转过街角,一家挂着美人鱼标志的酒吧后面,他钻进一条狭窄的胡同,这里显然是一家汽车修理房的后门,店铺已经打烊,伙计也都下班了,只有店主人乔那森.马尔科姆在等他。

“做好了没有?”在确认安全后,费特尔问。

“好了,质量是一流的!”乔那森一边把酒杯递给他,一边说着:“劳尔兵工厂的技术,我的手艺,这是不是枪,而是艺术品!”

费特尔把酒杯推开:“我工作时不喝酒,——让我看看你的货。”

乔那森领他走进隔壁的小工作间,这里只有一个工作台,墙角放着一台万能铣床。乔那森从工作台下面的地板下取出一只不大的木箱,费特尔扭开工作台上的灯。乔那森从箱子里拿出一只小型步枪,从外表看,结构简单极了。

“这是劳尔工厂的轻机枪管,剩下的部分是我自制的。”他把一盒子弹放到桌上:“包括这种北约制式的M-109子弹,我改装过了。”

——“1000公尺处能打穿5毫米厚的普通钢板。——子弹是特制的。”

乔那森解释着,不无得意:“我是半个化学家,我自制的发射药比M-109弹原装药的力量大8.6倍,这样可以使用5.56的口径,枪身就可以做得很短小。”

费特尔点点头,拿起枪来审视着。——“这弹匣没动。”

“是的,弹匣没有改动,是M-4卡宾枪上的,与M-16上的通用,”乔那森说:“你可以在这里试试,声音小极了。”

费尔特把弹匣装上,推弹上膛,从手感上,他知道这是一件精良的武器,他瞄准墙上的日历牌,扣动了扳机,“卡嗒”一声,日历牌上出现了一个小洞。

“这是蔡司厂的瞄准镜,可变焦距的,在大范围内捕捉活动目标很有用,”乔那森拿出光学镜头:“它有一个红外频谱的激光器指示器,只能从瞄准镜里看到。”

费特尔放下枪,把各种附件组合,分解,熟悉它的结构。

“这个弹匣里的10发子弹是特制的。”机械匠又拿出一个弹匣,——“除了改进了发射药,弹头里灌了水银。”

——“是达姆弹?”费特尔看了看乌紫色的弹头,十分惊讶:“上面有毒?”

“弹头在氰化物里煮了十个小时,”——乔那森说:“真正的见血封喉,里面水银的作用就更妙了,你朝他腿上打一枪,子弹的入口只有一个洞,可水银会在体内把弹头炸开,形成一个花朵的形状,撕裂大面积肌肉。出口就是一个碗大的洞,大腿可能一下子被扯掉。”

“这种子弹我在缅绚政府军里用过,那些中弹的红色高棉游击队员即使当时不死,伤口也很难愈合,大多留下残疾,不过这种带毒的子弹还是第一次用。”费特尔说。

“你最好不要用手去碰它,摸过就得好好洗手,不能接触伤口和软组织。另外,它容易氧化,平时要把它放在密封的塑料袋里。”

费特尔又一次把枪分解,组装,赞赏地说:“你真是我见过的最好的枪匠。”

“我是个枪械艺术家!”乔那森说。

“现在。”——费特尔举起酒杯:“让我们干杯!”

手机阅读:m.junshishu.com/3G/Book17319/

全屏阅读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