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抗日 狼烟万里>第三十二节 第一场战(1)
请选择颜色:
绿
选择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十二节 第一场战(1)

小说:抗日 狼烟万里 作者:飞星骑士 更新时间:2011/4/1 6:16:43

南京,夜色如墨。

国民政府大楼附近一条黑漆漆的街巷里,一个神色疲倦且似乎心事重重的中年男子正夹着公文包、头戴礼帽,悄无声息地快步走着。狭长而静谧的小巷子里清脆地回荡着他轻微的脚步声,周围很安静,只有不时掠过南京夜空的一波波国军空军战机传来的巨大呼啸声。他仰头看了一下,微微叹了一口气。

又一波战机掠过夜空,机翼上的青天白日军徽在皎洁的月光下几乎清晰可见,男子显得很无奈地摇了摇头,他收回复杂的目光正要继续走路时,眼前的夜幕突然间被刺眼的光明给撕裂了。两道雪亮的光柱毫无预兆地从前面不远处射来,将他照得无所遁形。男子一惊,连忙抬起手遮住被强光刺得暂时一花的眼睛,顿了几秒后,他勉强看清了,巷子正前方停着一辆黑色小汽车,照着他的正是两个大开的车灯。几个身影模样都笼罩在强光中的黑衣男子缓步地朝着他走上来,为首的一名黑衣男子口吻古怪地一字一顿道:“黄秘书长,大半夜又这么急匆匆,你准备去哪里呀?”

被称为“黄秘书长”的男子一愣,他明显感觉对方来者不善,连忙转过身,但后面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无声无息地冒出来几个同样装束的黑衣人,一起虎视眈眈地看着他。“你们…你们是什么人?想干什么?我没有钱…”他有点紧张地道。

为首的男子掏出证件亮了一下:“商统局。”

“你们…你们想干什么?”黄秘书长心头轻松了一下但同时又咯噔一声,他故作镇定道,“我可是行政院和汪副主席的机要秘书!你们这是妨碍公务!胁迫政府官员!”

舒国生收回证件,笑着走上前:“黄浚先生,你还没有告诉我们你想去哪里呢?”

“事关国家机密!你们无权过问!”

“恐怕…”舒国生脸上忽地闪过一丝寒意,“你正要去把这些国家机密告诉日本人吧?”

黄浚陡然间面如土色:“你…你说什么?你别诬陷…”

舒国生走上前,手一挥,摘下了黄浚的礼帽。黄浚惊恐道:“你干什么?还给我!”他扑上来试图抢回帽子,但身后两名商统立刻上前将他反扭住。

舒国生慢腾腾地把手伸进帽子里,捏了捏,很快从一个略鼓起的夹层里摸出了一张纸条,打开来,只见手电筒下,纸上赫然写着蒋介石刚才在国防会议上制定了封锁江阴要塞的绝密情报。“还有什么要说的吗?”舒国生脸上的笑容被发自内心的厌恶和鄙夷代替了。

黄浚顿时浑身筛糠般颤抖着,整个人汗如雨下,随即如一摊烂泥般瘫倒在地。

“把黄浚的官邸、他和日本人接头的玄武湖公园、那个咖啡馆,以及日本驻南京领事馆这四个地方立刻封锁掉!绝对不许放过一个漏网之鱼!一定要把他们一网打尽!把黄浚的儿子黄晟以及他们父子俩共用的那个叫吴冰的日本骚娘们也抓起来!和黄浚一并交给军委会!再报告给蒋委员长和局座,黄浚间谍案成功破获,首犯已被抓捕!”舒国生有条不紊地命令着,他又冷笑道,“黄浚、皇军,一听你的名字就知道你是个汉奸坯子!卖国求荣、认贼作父,真他妈的民族败类!”他骂着,又忍不住在心里感慨道,局座真是料事如神。实际上,正因为蒋纬国的“神机妙算”,所以商统们根本没有进行什么调查,直接按照他的指示重点监视黄浚,抓到他的把柄自然是毫不费力。

接到黄浚间谍团伙被商统局一锅端的消息后,蒋介石和蒋纬国一起松了一口气。蒋纬国当然知道黄浚这个人,此人是抗战初期中国政府高层中最大的一颗毒瘤,身为汪精卫机要秘书长的他却暗中勾结日本人,充当日本的间谍,源源不断地把中国军方绝密情报发给日本人,还屡屡向日本人提供了蒋介石、宋美龄、冯玉祥、张治中、白崇禧等要员的踪迹,让日本人加以刺杀。如今,挖掉这个祸害,自然意义非凡。蒋介石一开始接到报告后还难以置信,但是当商统局铁证如山地证明黄浚是潜伏在他身边的最大间谍后,蒋介石顿时心花怒放,先狠狠地嘉奖十万大洋给立了大功的商统局,随后又发给了蒋纬国一项绝密命令:

中央军事委员会训令 令字第一号

兹命令第九一八装甲团于八月十三日上午九时发动对日本上海海军陆战队司令部的攻击并夺取该要塞,首发启动国军御敌于淞沪之全面战事。即遵照实施之。此令。

军委会委员长 蒋中正 中华民国二十六年八月十二日

蒋纬国接到命令后,心里很清楚,蒋介石在自己的说服下已经彻底下定了先下手为强的决心,同时也对自己寄予了厚望,准备把打响淞沪会战第一枪的荣誉交给自己的部队。

当天夜里,驻守在江阴要塞的海军部队在海军总司令陈绍宽上将的指挥下迅速构筑了数道水道阻塞线,抢先一步封锁住了长江咽喉,将窜入长江内河的日军第11舰队的十余艘军舰和二十多艘日本商船全部堵死在了长江内。8月13日清晨,分别从扬州、苏州野战机场起飞的中国空军第5、第6航空大队的三十多架Ju-87“斯图卡”俯冲轰炸机呼啸着飞赴江阴要塞上空,用航空炸弹把死亡和毁灭淋漓尽致地倾泻到无路可退的日军军舰头上。

“弟兄们!海军和空军兄弟已经旗开得胜啦!他们在江阴要塞一举击沉了十几艘小日本的军舰!”九一八团的阵地上,刚刚获知消息的通讯兵们狂喜难抑地奔走相告。

“万岁!海军万岁!空军万岁!”士兵们兴奋地欢呼起来。

蒋纬国此时已经把大盖帽换上了钢盔,他一起和团部的军官们一起在紧张地看着手表,此时正是上午八时整,距离淞沪开战只有一个小时了。现场每个人都从对方的脸上看到了同样的凝重。全团官兵们已经吃饱喝足,子弹上膛、坦克开动,官兵们静静伏在街道上一道道拦腰堆起的沙袋工事后,凝望着远处隐隐约约的日本海军陆战队司令部。摆在蒋纬国部队眼前的进攻任务简单而明确:沿着铁路和江湾穿过这条不到一公里长的大街,与隐藏在内的日军逐屋逐房地展开巷战,直至最后攻取日军海军陆战队司令部的那四层大楼。

令人心悸的等待中,沈比利突然俯低身子跑了过来。蒋纬国看着这个一战老兵此时一脸若无其事的表情,不由暗感佩服,因为他自己的小腿肚子已经在微微发抖了。沈比利头戴钢盔,背负狙击步枪,他庄重地向蒋纬国敬礼道:“报告团座,团部狙击连已经全部进入战斗位置。”

“很好。”蒋纬国点点头。

沈比利看了一眼部队正前方通往日军司令部的这条此时死寂死寂的江湾路大街,警觉地道:“团座,我有种感觉,在我们前面大街两侧的高楼上极有可能隐藏着我们的日本同行。一旦我们的部队展开进攻,那我们的装甲兵、炮手、机枪手以及军官肯定会遭到他们的狙杀。”

蒋纬国听得有点头皮发麻,他可不想刚上战场就不明不白死在日军的黑枪下:“你们能抢先一步干掉日军的狙击手吗?”

沈比利微微摇摇头:“狙击手在战场上的生存原则就是九倍的隐藏和一倍的枪法。日军的狙击手隐藏得和我们一样好,他们不开枪,我们是很难发现他们的。但我有一点可以肯定,他们人数只有几个,因为前方适合隐蔽的制高点非常少。”

蒋纬国皱起眉头,旁边的熊虎插话道:“这好办,丢两个人出去挨枪子不就行了?鬼子的狙击手一开枪肯定会暴露位置,老沈你们再干掉他们呗。”

军官们一起蹬了他一眼,蒋纬国没好气道:“那好,这个充当活靶子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熊虎笑道:“纬哥,我什么时候说要送我们自己弟兄去当靶子了?特务连正好有上次两个小日本的间谍,废物利用一下嘛。他们白吃白喝我们好几天的粮食,也该献身回报了吧。”

蒋纬国看着熊虎,几乎是热泪盈眶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老熊,我第一次发现你是天才,这事就交给你了。”

已经被揍得不成人样的那两个司徒云抓获的日本间谍被特务连的士兵们推搡着扭了过来,两人一起用怨恨的目光看着蒋纬国,其中一个居然还有力气朝他吐了一口带血丝的口水。熊虎很是惋惜地叹息道:“可惜了,糟蹋老子两套军服。”特务连的士兵们迅速效率极高地将两人的外衣和裤子都扒了,给他们换上了一套德式少校军官的衣服,然后又扣上一顶大檐帽,但俘虏们十分不配合地拼命摇着脑袋,将帽子都甩飞了。

“还是有点不像。”熊虎像一个艺术家在端详自己的艺术品般,他有点不满意地摇摇头,“弄两支没子弹的步枪来,再弄几根细铁丝。”

特务连的士兵们按照熊虎的吩咐,将两个俘虏的右手都用细铁丝绑在了枪托上,又将左手都绑在了枪筒上,大檐的军官帽也被铁丝勒在他们的下巴下。俘虏们不停“八格牙路”地怒骂着,一边艰难地挣扎着。但是从背后和远处看,他们确实就像两个手持步枪的军官,而且无论怎么挣扎也没有办法把手中的步枪丢掉,越挣扎,姿势反而越像挥舞着步枪在身先士卒率军冲锋的军官。

“很好很好,老子真是人才。”熊虎满意地笑着,然后一挥手,“分开塞进装甲车里。”

时间终于一点一点地走到了八时五十五分。蒋纬国深深吸了一口气,霍然拔出手枪对空射出一颗刺眼的信号弹,他厉声吼道:“全体进攻!弟兄们!跟我上!”说着,蒋纬国一跃跳进一辆加固后充当团部移动指挥部的三号坦克里。坦克迅速发动,马达轰鸣起来,正如蒋纬国狂跳的心脏。淞沪会战开始了!蒋纬国心里在大喊:丢他娘!创造历史的时刻来了!

“弟兄们!跟我上!”军官们群情激奋地齐齐大吼道,霎那间,冲天而起的怒吼声直震云霄,热血沸腾的士兵们大吼着一波波跃出工事和民房发动冲锋,江湾路大街开始在战车的咆哮声和铿锵雄壮的军靴奔跑中震颤起来。猎猎飞扬的青天白日满地红国旗和军旗下,八辆杀气腾腾的三号坦克分成两列排开,气势恢宏地碾压着青砖和沥青铺成的街道势不可挡地风驰电掣向前推进,后面则滚滚跟着两辆装甲车和十多辆掩护步兵前进的装甲汽车。战车之后,锃亮的钢盔人头攒动。全团按照计划兵分三路,左右两路保护侧翼,中央一路担任主攻。随着蒋纬国的命令,三股蓄势待发的灰色铁流立刻犹如奔腾漫进市区的洪水般顺着大街开始猛冲向日军海军陆战队司令部。

坦克咆哮着,喷出漫天飞扬的滚滚青烟,跟随坦克的步兵们挺着步枪奋勇突击。当突击部队风雷滚滚地一路推进到距离司令部那座四层大楼不到八百米的时候,死寂的大街瞬间沸腾起来。日语的怪叫声陡然响起,江湾路大街边犹如死了的几十栋民房建筑猛然间齐齐绽放开一朵朵触目惊心的火花,隐蔽在暗堡里的十多挺日军九二式重机枪和十一式轻机枪立刻暴风骤雨般狂飙喷射起来,霎那间巨大的射击声直冲云霄,无数道子弹交相错织尖啸着撕裂空气破空而来,街道的地面犹如暴雨中的水面般飞腾弹起万千道灰土漪澜。冲在最前面的三号坦克们的钢板上立刻密密麻麻地迸溅开了万千点刺眼的火星。亲自操纵第一辆三号坦克的一营长龙浩东飞速地旋转方向轴轮,50毫米的坦克炮立刻瞄准向一处日军的重机枪火力点。龙浩东厉声吼道:“放!”

“轰!”坦克的钢铁身躯猛地一震,炮口喷出一道白光,“咻——”的尖利飞啸声中,一枚穿甲弹呼啸而去。霎那间电闪雷鸣,隐藏在民房里的日军重机枪阵地立刻被炸飞,碎砖和血肉四散乱舞,钢筋混凝土的外壳顷刻间被轰成齑粉碎末,金石俱裂的爆炸声中,躲藏在里面的几名日军齐齐在惨叫声中灰飞烟灭,血淋淋的残肢断臂和焦黑变形的钢盔遍地乱滚。

一座座蛰伏不动的日军碉堡群一起复活了,整个大街立刻笼罩在了震耳欲聋的扫射声和浓烈扑鼻的硝烟味中,蜂群般的子弹打得整条街飞火流星。打头阵的几辆三号坦克奋勇展开还击,空中破甲弹、穿甲弹、机枪子弹一起交错横飞,一栋接一栋的日军暗堡和据点在威力强劲的三号坦克炮的轰射下齐齐飞上了天,惨叫声此起彼伏,一座又一座房屋轰然倒地,没有逃出来的日军立刻被活埋在了里面。

跟在坦克后面的两辆装甲车后门打开了,里面的熊虎和司徒云一起对门口的两个日俘猛踹一脚:“出去!”

两个“中国军官”连滚带爬地跌出装甲车,没等他们嘶喊起来,隐藏在高处的两名日军狙击手立刻开火将两人射杀。而与此同时,暴露了自己位置的他们旋即被九一八团狙击连的狙击手给一枪击毙。

“弟兄们!宰日本鬼子啦!”熊虎鼓足力气大吼一声,随后豹子般猛地窜出了装甲车,他两手各持一支MP-28冲锋枪左右开弓地狂扫向前面日军的火力点。坐在装甲车内和装甲汽车上的步兵们齐齐血脉喷张地大吼着,一波波猛地跳下车子,挺着步枪跟在坦克和装甲车开始迎着瓢泼的弹雨猛烈冲击日军的火力网。步兵之后的迫击炮手和机枪手们旋即猛烈开火掩护冲锋的步兵。子弹的呼啸声、炮弹的爆炸声、此起彼伏的火球、冲天翻腾的浓烟、火光烟影间一辆辆奋勇冲锋的坦克和一波波展开厮杀的步兵,构成了这幅立体巷战画面。

整个街道顷刻间在弹雨中沸腾和燃烧了起来,一条条火舌犹如毒蛇的蛇信般舔舐喷吐,子弹、炮弹、手榴弹凌空飞舞,双方滚滚横扫的火力将两边房屋的墙壁、道路的地面瞬间一片又一片地打得支离破碎、狼藉不堪。在一座座碉堡和街道尽头的防线后面,蒋纬国终于亲眼见到了活生生的日本鬼子。

刚看第一眼,蒋纬国就在心里在后世中国拍抗战剧的导演们统统大骂了一遍。因为在他们拍的所谓抗战片里,日本兵都是挺着步枪并且基本一枪不放地排着整整齐齐的队伍进行送死性冲锋,然后英武无畏的主角们便大喊着各种爱国口号并狂扫(子弹打得如流水并且中途还不换弹匣),黄鸦鸦一片的日本兵就像砍倒的高粱般倒了一地,剩下的立刻纷纷丑态百出、屁滚尿流地抱头鼠窜…可眼前的事实上,每个日本兵面对如此凶猛的攻击都极为老道和熟练地就地翻滚着躲避子弹或者隐蔽在掩体后,用凶狠的子弹和炮弹还击着,冲在前面的几辆坦克的机枪将日军阻击阵地来回横扫了一遍,也只区区撂倒了十来个鬼子,更多的日本兵则毫无惧色地依托着工事和掩护物猛烈反击。血红的太阳旗飘舞着,一阵阵日语的怪叫声中,一波波日军的迫击炮弹和掷弹筒弹劈头盖脑地向九一八团迎头飞来,炸起的火球此起彼伏,无数道炙热的弹片四面八方地横飞,水泥柏油路的街道立刻碎石迸溅,坑坑洼洼。皮糙肉厚的三号坦克倒无动于衷并一炮一个地将日军的火力点继续送上天,而跟随在坦克后面突击的步兵们则立刻倒了一片,被弹片崩得鲜血淋漓的士兵们在地上挣扎惨叫着,有的则当场阵亡。

“卫生队!快救人!”蒋纬国大吼着命令。胳膊上套着红十字标志的卫生兵们扛着担架拼死上前。

随后,在周围官兵们不可思议的眼神中,他们的大团长兼蒋委员长的二太子蒋纬国中校(军服也已经换成了士兵军装)从从容容地跳下那辆加固后装甲厚达四十毫米的指挥坦克,然后步伐不紧不慢地走上前,在日军不时飞来的枪林弹雨间,蒋纬国的神色饱含着必胜的自信和对日军的轻蔑,然后他站在大街上“哒哒哒”地将手中MP-28冲锋枪的一梭子弹全射了出去。虽然蒋纬国的射击姿势非常优雅而巍峨,但实际上,他的枪法确实令人不敢恭维,弹匣里的三十二发子弹在距离日军碉堡一百多米的地方这样胡乱扫出去,肯定一个鬼子也没有打中,算是彻彻底底浪费掉了。

但蒋纬国这个举动却大大鼓舞了正在奋勇冲锋的官兵们的士气。基层官兵们都激动人心地想,堂堂蒋委员长的二公子兼全团的大团座蒋纬国如此全国第二号的大少爷都在和自己并肩作战并且毫无惧色,那老子们烂命一条又有什么好怕的。一时间,后续第二、第三梯队的官兵们欢声雷动,而在蒋纬国身边的军官们也纷纷对他折服到了死心塌地的地步。毕竟国军的高级军官们在开战后亲自上火线的可谓是凤毛麟角,一般他们都是听到枪声后先遁出八百米远,然后再用电话给前线部队下达“给我顶住”这种毫无营养的命令,哪怕部队战死一半,那些军官头头们也毫毛不掉一根。蒋纬国如此英勇之举,自然让众人心服口服。

当然了,蒋纬国一辈子也不会和别人说,其实他是看到冲在最前排的那一片士兵们霎那间血肉横飞、尸骸乱滚的死亡情景后心里确实很恐惧以致两腿不停地发着抖,所以才走不快,所以才“步履从容不迫”。但不管怎么样,蒋团座还是成功地把部队的士气给提了上去。蒋纬国也知道,光是精神鼓励还是不够的,物质奖励也要跟上。随即,蒋纬国下令道:打死一个鬼子,奖励三十大洋,被打死的鬼子军衔越高,赏金也越高,活着发到手里,死了寄到家里。

一时间,九一八团齐齐爆发出了一阵又一阵的欢呼声。对方这种上了战场还欢天喜地的反常举动,倒把负责守卫司令部并亲自在前线督战的日本海军上海特别陆战队第1大队大队长藤本健一中佐给吓了一跳,对面冲上来的中国士兵们眼中那仇恨与热烈相交织的古怪目光使得藤本中佐一阵头皮发麻。他不知道,自己和部下的脑袋已经成了中国士兵们眼中一串串等待收割的光亮亮大洋了。

“杀给给!”藤本厉声咆哮着。

越来越多的日本兵犹如一股股黄灿灿的浊水不停地在各个碉堡据点和民房间涌动出来反击,千百道火舌狂舞,一门门步兵炮、迫击炮、掷弹筒一起嘶吼着,不时在冲锋的中国士兵们四周和中间炸开一团团血肉火球。装备精良的九一八团官兵们立刻猛烈还击,炮弹和手榴弹漫天飞舞向日军,同样将日军炸得支离破碎。大片大片的死亡疯狂蔓延,浓烈的血腥味和刺鼻的硫磺味一起充斥了整个街道,一栋栋房屋在爆炸声中熊熊燃烧起来,热浪滚滚。

“冲啊!”山呼海啸般的怒吼声中,坦克营的官兵们驾驶着钢铁战兽猛扑上前,即将逼近日军第一道防线的时候,一辆辅助的二号坦克的履带底盘间突然炸开一团火球,一道霹雳雷鸣后,浓烟烈焰一下子裹住了车身。“有地雷!”官兵们大喊着,跟着坦克冲锋的士兵们接二连三地踩上了日军的地雷,纷纷四脚朝天地飞上了天,继而四分五裂地掉下来,化为了一片片血浆四溢的碎肉。

“继续突击!”龙浩东睚眦欲裂地大吼着。

足足二十吨重的三号坦克顽强地在遍地开花的地雷间硬生生碾压了进去,“轰”地猛虎入羊圈般将日军用沙袋堆积的工事圈撞开一个缺口,钢铁履带立刻来回碾压,倒在地上还没死透的几个日本兵肝胆俱裂地发出凄厉的惨叫声,继而被碾成一片骗肉末骨头渣。暴怒的钢铁野兽咆哮着,坦克机枪疯狂怒扫,滚滚弹雨将一圈兔子般四处逃散的日军扫成一堆堆碎肉,魂飞魄散的叫喊声此起彼伏。野兽般的嗥叫中,一个悍然不畏死的日军赤裸着上半身,拎着一捆集束手榴弹冲上来试图摧毁坦克,刚刚近身,就被暴雨般的子弹拦腰一分为二,随即又在爆炸中炸成纷飞的肉雨。跟随在坦克后的十多名步兵随即也冲入日军的战壕中,一边保护坦克一边凶猛扫射,打光子弹的士兵杀红了眼,齐齐拔出背上的砍刀猛砍猛剁,杀得日军血水横飞、头颅乱滚,但回过神来的日军很快再次围聚上来,黄鸦鸦的浊潮反扑席卷向突击进来的国军。

“打回老家去!”步兵营副营长刘益大吼着,带着一个连对日军充满刻骨铭心仇恨的东北籍士兵们奋不顾身地扑上前试图扩大突破口。两边高楼上的窗户突然间伸出几挺十一式轻机枪和一具掷弹筒,弹雨猛然从天而降,步兵连的官兵们猝不及防,立刻倒地一片,一枚掷弹筒榴弹也随之流星般坠入官兵们人群中,爆开的火团四周,四五个士兵手脚乱舞地被炸飞到了墙壁上。“操你妈个X!”刘益一边飞奔躲着子弹一边举起冲锋枪怒射,子弹击碎玻璃的哗啦啦声响成一片。手持掷弹筒的日军哀鸣一声,一头摔下来,脑袋在颈椎的咔嚓断裂声中扭成了二百四十度。

“扑哧!扑哧!”的弹痕中,日军的暗火力点陆陆续续被活跃的九一八团狙击手给一一敲掉。但道路两侧几个用楼房改造的重型碉堡仍然在喷吐着火舌。蒋纬国心如刀绞地看到,横七竖八躺在路中央的死人堆间,几个重伤未死的士兵艰难地蠕动着爬向日军的碉堡,爬到日军碉堡下面后,决然地拉响了身上的手榴弹。“轰!”几团黑红色的火球绽开后,决死的士兵粉身碎骨,但日军的碉堡仍然完好无损。

步兵营营长楚秋枫放下望远镜从第一道火线跑到蒋纬国所在的第二道火线,这个眉清目秀得可以用小白脸来描述的上尉气喘吁吁着,身上的衣服也溅上了一团又一团的硝烟和血迹。楚秋枫报告道:“团座!第一队突击的坦克和装甲车已经撕开日军的防线,沿途火力点也扫清了,但是那几座重型碉堡三号坦克的五〇炮也打不烂。跟着坦克的步兵伤亡惨重!只有坦克突兀地攻进日军防线后很快就会被日军摧毁的!现在钻到日军第一线的步兵不到半个连,很快就要坚持不住了!但那几座重型混凝土碉堡将我们后续部队和前沿部队分割开来了!”他摊开地图指点着,上面歪歪扭扭地标着五六个重型碉堡。

汉斯也焦急道:“团座!失去步兵保护的坦克是脆弱的!突击到日军阵地上的步坦部队得不到支援,很快会被日军反扑消灭的!”

蒋纬国火急火燎地转过头疾呼道:“徐营长!”

炮兵营营长徐栋上尉伏低身体跑过来:“在!”

蒋纬国指着二十多米外的血火间:“干掉那几座小鬼子的碉堡!”

“是!”徐栋连忙跑回去,后续的炮兵们立刻吭哧吭哧地推着两门75毫米步兵炮上前,“轰!轰!”两声霹雳滚雷后,顿时烟尘飞扬。等硝烟散了后,众人瞪大了眼,最近的那座碉堡只是被炸得剥离了几块水泥,呈“品”字型的三个射击口仍然在飞蝗般地射着子弹。

徐栋破口大骂起来:“操他娘的小鬼子!他妈的做水泥棺材!那混凝土浇的足有半米厚!”

蒋纬国心急如火地一转身,却看到楚秋枫已经带着一队爆破手准备就绪了,每人都戴着钢盔,腰缠手榴弹,背上还背着一挺德制F-35式火焰喷射器。“团座!只有这个办法了!”楚秋枫的俊脸上此时是一种异常的坚决。

蒋纬国重重地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大吼道:“手榴弹掩护!”

保护蒋纬国的特务连官兵们齐刷刷甩出了一片手榴弹,已经面目全非的街道上再次被炸得瓦裂砖碎,滚滚硝烟间,日军的子弹犹如电弧焊火光般继续刺眼地飞溅而来。楚秋枫略蓄了蓄力,趁着日军子弹反向横扫之际,立刻豹子般一跃而去,他身后的五名火焰喷射手们立刻鱼贯跟随而去,一行人在火烟间左蹦右跳。蒋纬国几乎是提心吊胆地看着,但他不愿意看到的一幕还是发生了,最后一名射手在突然间横飞而来的一串子弹中猝然倒地,殷红的鲜血汩汩地从他的腰间喷涌而出。

“机枪掩护!卫生队!救他回来!”蒋纬国大吼着,带头操起冲锋枪猛扫向日军的子弹来源,特务连的卫兵们一起开火,近在咫尺的轰鸣声震得蒋纬国耳膜嗡嗡嗡直响,手指和手臂也在枪械的反冲力作用下一阵酸麻。两个卫生兵勇敢地跳出掩体冲向那名倒地的射手。血如泉涌且奄奄一息的射手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他没有装死,而是努力挣扎着试图站起来。他的动作立刻再次吸引来一道火舌,只听“嘭”的一声闷响,蒋纬国看到他身上的火焰喷射器油箱瞬间被子弹打破了。随即一道刺眼的红光一闪,一股滚烫的热浪呼啸着迎面扑来,倒地的射手和靠近过去试图救他的两个卫生兵一起在凄厉的惨叫声中变成了三个团团的火人,粘稠的高效燃油溅了他们一身,熊熊烈焰疯狂地用高温将他们迅速从活人变成焦炭,油滋滋的人肉燃烧的焦臭味刺鼻扑面而来。

蒋纬国身边的汉斯立刻大吼一声:“兄弟!得罪了!”说完猛跃上前,手中的冲锋枪对着三人一顿射击,还在挣扎的三人立刻停止了惨叫和动弹,倒在地上一动不动地燃烧着。汉斯看着蒋纬国,略有点愧疚地道:“他们肯定救不活了!还是给他们一个痛快比较好。”

蒋纬国紧紧咬住嘴唇不说话,他竭力不去看十多米外正在燃烧的那三个士兵,而是望向正在烟雾中穿梭的楚秋枫等人。两辆被打烂的装甲汽车瘫在路中央,爆破手们在几乎毫无遮挡的街道上分散着并飞快奔跑躲避,在队员的掩护下,楚秋枫匍匐着靠向一个重型碉堡,距离大概七八米的地方猛地扣动了喷射开关。霎那间烈焰飞腾,一条熊熊的火龙咆哮而出,犹如一股炙热的岩浆喷涌撞击在了大碉堡的正面上,尽管水泥混凝土做的碉堡并不是可燃物,但大量喷射出的燃油则紧紧黏贴在碉堡表面上滚滚燃烧起来。烈火中,里面日军的惨叫声立刻撕心裂肺地响起。楚秋枫大步跳跃着上前,将一捆手榴弹从射击口塞了进去,然后一骨碌滚到一边。

“进攻!”蒋纬国大喊道。他知道那个顽固的碉堡肯定玩完了,其他几个也会一样。果然,一声巨大而沉闷的爆炸声在日军碉堡里传来,浓烟从射击口里翻滚而出。解体了的碉堡底下暗门猛地被撞开,两个浑身大火还没死的日军惨绝人寰地哀嚎着,犹如两盏人形蜡烛般不顾一切地跑动着,但很快便被冲上去的官兵一梭子弹打死了。

“杀啊…”随着一个又一个日军碉堡被摧毁,后续官兵们高吼着,踏着遍地的瓦砾和尸体勇猛地朝着日军防线冲去。

手机阅读:m.junshishu.com/3G/Book17265/

全屏阅读

[置顶][精华]奸细

zhaoyao0102

vip图标
军号:5816281

加好友发短信

这个黄浚黄秘书长可是大奸细,历史上告密江阴炮台封锁江面消息,让日本人的长江舰队和大量侨民跑掉了,给国军造成大大的被动。现在好了,穿越者绝不能让这事再发生。  详细>

最后回复:2013-04-07 15:40点击:10回复:0
回复

[置顶][精华]1

次元刃

vip图标
军号:5912549

加好友发短信

同样问题那个大盖帽怎么回事?  详细>

最后回复:2013-03-01 16:14点击:0回复:0
回复

[置顶][精华]厉害啊

xzbmwj

vip图标
军号:2616983

加好友发短信

靠,排我前面的清一色将军  详细>

最后回复:2012-03-30 17:13点击:5回复:0
回复

[置顶][精华]快没金币了

xzbmwj

vip图标
军号:2616983

加好友发短信

俺也快没金币了,又得去充值  详细>

最后回复:2012-03-31 09:22点击:2回复:1
回复

[置顶][精华]我再差一二十个金币就可以整体订阅作者的神作了!急啊!!要不作者赞助二十个金币先让我订阅?

南口残阳

vip图标
军号:2854488

加好友发短信

我再差一二十个金币就可以整体订阅作者的神作了!急啊!!要不作者赞助二十个金币先让我订阅?  详细>

最后回复:2012-03-03 12:38点击:0回复:0
回复

[置顶][精华]文中蒋纬国的部队穿的什么军装?“灰色军装大盖帽”,莫非是德国国防军军装?

南口残阳

vip图标
军号:2854488

加好友发短信

文中蒋纬国的部队穿的什么军装?“灰色军装大盖帽”,莫非是德国国防军军装?  详细>

最后回复:2012-02-29 11:36点击:5回复:0
回复

[置顶][精华]2

lq2983333

vip图标
军号:1277932

加好友发短信

战争是壮烈的,却也是残酷的,小蒋身先士卒在战场上给士兵们打气,那战争场面肯定会朝一面倒的。  详细>

最后回复:2011-10-05 13:52点击:5回复:0
回复

[置顶][精华]1

lq2983333

vip图标
军号:1277932

加好友发短信

抓住了汉奸,这是一个出卖国家机密的亲日当奸,一定要让他不得好死。  详细>

最后回复:2011-10-05 13:49点击:0回复:0
回复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