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谍·针眼>第一百零五章 海中央(2)
请选择颜色:
绿
选择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百零五章 海中央(2)

小说:谍·针眼 作者:w4星空间 更新时间:2011/5/11 22:21:06

林栋梁游离的目光没有聚焦,手里下意识地把玩着一个航海用的指南针,嘴里喃喃地说:“怎么会不记得?哪里会不知道?这都是过去酿下的错误,如今早已经成为日本领土的事实,还有无论多少反对声浪都无法动摇的影子大国军事基地,当年有三十六姓迁琉球,要是想打那里的主意,只怕很难成事啦,哎,可怜了那些同一个祖宗的子民啊。”

“不是的,不管有没有作用,假如我们这样做了,你认为小鬼子会怎样?对我们的挑战会不会神经过敏,又或者会花很多心思来反驳我们的观点?在核电站出现事故的当下,小日本仍然不忘增强在龟岛归属的舆论攻势,加强他们对龟岛的实际监控,可见他们是在担心因其他事故令到龟岛那边出现怠慢,也说明我们在前往龟岛的一路上将会困难重重,我们是不是应该从其他方面找出一些缺口呢?”杨明轻轻拍拍林栋梁的手背,试探着诱导林栋梁讲出他自己的想法,作为大学讲师并一个小政党分区领导人的林栋梁,可以代表一小部分人的观点,集腋成裘,民心所向,团结起来的力量一定无坚不摧,国家不可辱,民心更不可辱。

林栋梁忽然回过神来,先是吩咐那个开船的阿江把船的速度降下来,然后转头过来,两眼凌厉地盯着杨明,眼神里充满了疑惑,直瞧得杨明心里发毛,不知他想到了些什么。

很明显杨明的言论超出了林栋梁对杨顶天以及杨明的认知,超出了林栋梁对六和会这个社团的认知,林栋梁冷冷地问:“你老实告诉我,你到底是什么人?你和老杨还有什么是瞒着我的?为什么你会有这样的观点?我林栋梁可以可以为自己的信仰做任何事情,甚至牺牲我的性命,但我绝对不会糊里糊涂被人利用,不明不白的做别人的棋子,我更不会让我的那十几个同伴有任何的损失,莫名其妙的做了替死鬼。”

听到林栋梁这样的质疑,杨明的头皮不由地发麻,自己的真实意图和身份,无论如何是不可能告诉林栋梁的,不可又确实是在利用他们,虽然并没有加害他们的念想,但因此让他们面临不确定的危险却是不争的事实,谁能保证小鬼子会怎样对待这群为了民族节气和国家大义的人们,杨明心里不禁暗暗犯愁。

杨明瞪大眼睛,平静地看着林栋梁:“林哥你知道我二叔是因为什么而金盘洗手退出江湖的吗?林哥你一定不知道,一入江湖深似海,从此良知是路人。如果是因为江湖恩怨的话,你认为我二叔能退得出吗?好在江湖上的大哥们都给点面子。”

林栋梁死死盯着杨明,摇摇头说:“不知道,我对老杨江湖里的事不感兴趣,多少有点共同的兴趣,能和他谈上两句而已,算不上深交,和我们这次行程有什么关系呢?”

林栋梁这样说杨明觉得他有点不够意思,毕竟杨明知道杨顶天对他的赞助和支持很多,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这可是天经地义的事,杨顶天又不是要他做些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如果林栋梁真的这么想,还真的有点寡情。

“关系大着呢,”杨明觉得自己有点做作,不过还是用有一部分是事实这个理由来安慰自己,“社团公司化的时候,最主要的业务就是向日本出口矿产,后来矿产出口管制,我们对日本的出口就相应减少,但是小鬼子对矿产非常渴求,为了迫使我们想办法出口给他们,于是早早地支付一笔定金给我们,不过到最后我们都无法绕过出口管制,小鬼子不接受我们的退订,声称必须如期交货,这不是强人所难吗,一气之下,我二叔既不交货也不退还定金,结果小鬼子为了这事过香港来对我二叔进行追杀,还对我二叔的两个孩子意图不轨,幸亏我二叔福大命大躲过过去,我二叔知道小鬼子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为了两个儿女,只好退隐江湖。”

“后来怎样?”林栋梁来了兴趣。

杨明心中暗暗好笑,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于是继续对林栋梁说:“我二叔当然不甘心咽下这口恶气,但为了儿女情长,他不太可以重出江湖与小鬼子们再来一场恶斗,我以前与鬼子打的交道多,所以我二叔希望我能帮他做一点点事。”

“是吗?”林栋梁似笑非笑,“那老杨想你帮他做一点点什么事?”

杨明掏出香烟,递了一支给林栋梁,林栋梁摆手拒绝,杨明自己点上一支,悠悠地吸上了一口:“我二叔说了,小鬼子不是东西,他们都是白眼狼,不管你对他们多好,也不管他们自己有多错,他们都会认为是你的错,总之,二叔他看透了,只有能打击小鬼子的,他老人家都愿意,碰巧林哥你刚好要来龟岛,我就被我二叔打发来了,当然,二叔知道林哥你要来干什么,他也没有强迫我。”

林栋梁淡淡地回答:“我有向政府部门申请的,知道我的目的不奇怪。”

一个浪头涌过来,船更加摇晃,杨明感觉得出,阿江已经把刚才减慢的船速又在提升上去。杨明摇摇头:“你把我二叔看得太不堪了,他不是你所想象的那种人。我为什么有这种想法,首先我想到,我们去到龟岛后,以目前状况的估计,以鬼子们的戒备,小鬼子一定是不会让我们登岛的,那我们去了之后做什么,回来之后又要做什么,才能令到我们的效果最大化;第二,我有一个对岸的朋友,在她那边也有一些和林哥一样要勇于做点事情的人,就是他们启发了我,只要将龟岛的问题纳入琉球和二战成果的范畴,才能让日本人感受到最惶恐的压力,我想林哥如果能够将香港的知识界号召起来,尽力策应对岸的正义的呼声,你想想看,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局面啊,做事多想想前因后果,这是我做事的风格。”

杨明指着天上:“你看到刚才飞过的战机了吗?你应该知道它们是往哪里飞,影子大国声称要重返亚太,你应该知道他们为的是什么,以前有日本作为他们的代理人,现在又多了一个菲国,影子大国不想和我们明干,我们何尝愿意和他们直接对抗,都是迫不得已保家卫国而已,自然是需要通过打击代理人给他们的教训,菲国国力弱,而且屡屡侵犯了底线,直接打击菲国很符合形势,而对于国力和军力都有一定分量的日本,正面接触会受到很多的牵制,所以必须先摆平菲国,避免两线作战,这个时候,非武力的因素就显得很重要了,林哥你应该懂得。”

林栋梁首次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杨明,很明显他是被杨明的观点震撼了,当然,林栋梁不会知道,杨明的背后是军委和总参的分析室,由他们所制定的计划自然更具可行性,也更加符合国家意志。

林栋梁抬头大声呼叫:“阿江,我表弟的好茶叶放在哪里?你拿出来给我,我要泡壶好茶。”

阿江专心操控船只,头也不回地答到:“就在你头顶的壁柜里。”

林栋梁取过茶叶,一面细心地把玩茶具,一面对杨明说:“品茶可以陶冶性情,但是很可惜我既没能真正学会品茶,也没能在喝茶的过程中陶冶我自己的性情,不过我还是想请你喝杯好茶,这是我乡下的待客之道,祖祖辈辈都是如此,今天我借花献佛,请勿见怪。”

“请,”杨明对茶道不甚了了,但也不排斥。

林栋梁的声音就是低不下来:“你说服我了,我觉得你的说法很有操作的价值,说吧,我应该怎样做?还有你说你的朋友在对岸,他们会不会和我们一起做这件事?”

杨明饶有兴趣地看着林栋梁专心于手上的动作,等林栋梁把第二道茶端摆在自己面前,才稍稍压低声音说:“你们应该怎么做我说不上,不过我的那个朋友在对岸是这样做的,他们联络几个大学的部分教授,一边收罗各个时期的地图文献,还有不同时期国家间的条约协定,一边也在积极联络各大报章媒体,务求既要取得媒体的同情和支持,也要有详实的史料支持,这样更容易激起全体民众的同仇敌忾。”

林栋梁仰天把一杯热茶灌进喉咙:“这趟我老林要是没死在龟岛,有命活着回到香港的话,我一定会按照明哥的指引去做,以后明哥有什么吩咐,我老林赴汤蹈火,爱国的人没有私心,明哥你值得我为你卖命。”

杨明呵呵笑道:“这倒不必,大家志同道合,只要同心协力即可,没必要说为谁卖命,”说完顿了一顿,问:“如果对岸的朋友想要和我们一起行动的话,林哥你介不介意?”

“不介意,人多力量大嘛,”林栋梁忽然抬头:“你以为我不了解老杨吗?我了解的。”

杨明笑而不语。

手机阅读:m.junshishu.com/3G/Book16835/

全屏阅读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