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小裁缝和两个连长>第一百六十一章 枪声
请选择颜色:
绿
选择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百六十一章 枪声

小说:小裁缝和两个连长 作者:辽西小戟 更新时间:2011/2/21 16:55:37

第一百六十一章 枪声

不知道时间还来不来得及?这是周玉龙现在的想法。

周玉龙对自己的实力还是有自信的,虽然还达不到“万军丛中取上将首级”的地步,但是在十几名警卫的面前杀掉胡司令,对他来说还不算一件很难的事情。

但这有一个前提:如果武笠不在场的话。

周玉龙一直不希望自己太冲动,尽管那冲动是与生俱来的。包括罗胡子也说过,如果周玉龙能改掉他冲动的毛病,必将成为独挡一面的大将。但问题在于,东北汉子哪有没脾气的?就罗胡子在内,尤其是那李大疤子,哪一个不是火爆脾气?

从常理推算,刚才周玉龙就不应该冲过来打死郝七尺,因为无论郝七尺是死是活枪声都已经响过了,外面的联系员不会去分辩那一声枪响是郝七尺打的还是周玉龙打的。周玉龙在当时应该做的是躲开于青之后,立刻击杀胡司令才对。

然而就象所有人都看见的一样,现在的死是郝七尺。

郝七尺的一张脸已经被打得不成样子,直到被打死,郝七尺也仍然瞪着眼睛,他至死都没有明白,到底是什么样的深仇大恨会让这个大个子活活把自己打死?

胡司令躲在人群后面,也有点呆呆的看着周玉龙,但他毕竟身经百战,不是那些土匪可比。只见胡司令挺直了腰板,冷笑道:“哼哼,这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

“少废话,有点新词儿没有?”周玉龙不耐烦的打断了胡司令。有的时候他就是想不明白,为啥总有人喜欢说这两句话呢?土匪拦路的时候也习惯喝一路“天堂有路你不走……”之类的,与这国军司令气的口气一般无二。

“有啊!”胡司令一扬眉毛,“把这不知死活的东西给我拿下!”

“他娘的!”周玉龙也喝了一声,“还是老词儿!”

说话的时候,周玉龙已经反手去摸腰里的手枪。而武笠却比周玉龙更快,毕竟他一直站在周玉龙的面前。所以不等周玉龙拿出手枪来,武笠已经飞起腿直踢周玉龙的面门。

周玉龙向后退了半步,拿枪的右手还没有从后腰伸出来,手掌一翻却亮出一把匕首,向上一扬直刺武笠的脚筋。其实他拿枪是虚,这匕首才是实着。

若是换成别人,只怕躲不开周玉龙这神出鬼没的匕首,可惜他的对手是武笠。就只在电石火光之间,武笠虽然神奇的一弯腿,那本来踢向周玉龙面门的一脚却转了去踢周玉龙手腕,变招不可谓不快。

周玉龙叫了一声“好”,却不闪不避,硬拼着手腕吃了武笠的一脚,掌中发力,那匕首脱手而出直取武笠的面门。若武笠这一脚踢的实了,或许周玉龙一只左手便废了,但那匕首却肯定会要了武笠的命。

武笠却象早就料到周玉龙有此一招,虽然只有单脚在地,却猛的向后一弯腰,那匕首贴着武笠面门飞了过去,正插在他身后一名警卫的胸口。那警卫哼都没哼,一头倒在地上,眼看是活不成了。

这时间虽然是极短,但周玉龙与武笠初一动手便都动了杀机,招招要命,甚至是同归于尽的惨烈。

一边的胡子和警卫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武笠与周玉龙已经倏忽分开,而原本站在武笠身后的警卫却死于非命。虽然胡司令身边的警卫也个个身经百战,却到了这时候才知道二人已经动上手了。

“给我上,给我上,抓活的!”胡司令不顾一切的下着命令。这游击队已经杀到城防大院来了,若是再让周玉龙逃出去,胡司令颜面何存?更何况早就知道这周玉龙是西山游击队的重要人物,若是能拿下的话,将来必是一张王牌。

“突突突……”突然有冲锋枪的声音响了起来,吓了众人一跳。只觉得头上“嗖嗖”直响,也不知从何打来的子弹从头顶飞过。包括胡司令在内,所有的职业军人全部立刻趴在地上。几个反应慢了点的胡子却不幸被打中,做梦也想不到,从半拉山下死里逃生,却死在城防大院里。

“突突突……”那枪声仍然在无规则的响起,做为军人只听声音就知道,这是应该是个新手在开枪。

“小义?”周玉龙也趴在地上,但眼睛却看向东跨院。可不正是支君义拿了一把冲锋枪在打吗?

这城防大院里唯一不缺的就是武器,支君义在进来的时候就发现在墙角整整齐齐的摆放着几把冲锋枪,估计是警卫的枪支吧?

这一回支君义总算比上一次在半拉山下要强上许多,上一回要不是于青提醒的话,支君义根本就不知道冲锋枪还有枪栓保险。尽管这一次仍然还是打不准,但不管怎么说,这冲锋枪总算是在他手里出声了。

如果说还有什么是和上次是一样的,那就是支君义仍然无法准确的控制枪口的方向,本来他认为已经瞄得很准了,他是对着那些保护胡司令的警卫开的枪。可是枪声一旦响起,巨大的后座力使他根本无法把握住冲锋枪到底是往哪面去打,到有大半的子弹是冲着天空飞出去了。

“大哥,快跑!”支君义喊着,说罢又是一梭子子弹打出去,这一回全数都打到天上去了,一个人都没有伤着。

从东跨院大门到胡司令众人所在的位置并不太远,最多也就是二十米距离。武笠已经握枪在手,如果他出手的话,他有一把握让支君义一枪毙命。武笠却轻叹了一口气,他也知道凭支君义的枪法,就算是直挺挺的站在地上支君义也未必能打得到人。因此上武笠不去理会支君义的枪声,而是大喝一声直扑周玉龙。

周玉龙明白,武笠最擅长的功夫便是蒙古摔跤。那蒙古摔跤到说不上出招狠辣,但最让人头疼的就是一旦被粘上身,就象被贴了牛皮糖一样,想出武笠的手里脱身了来,比杀了武笠还难。尤其是如果被武笠的蒙古摔跤扑倒在地的话,那武笠的那只手就象两条牛筋绳子,往往被武笠扣得死死的确,却还找不着武笠的手在哪。

眼看武笠扑过来,周玉龙象弹簧一样从地上弹起来,生怕被武笠碰到,伏身低窜直冲向支君义所在的东跨院。

这是周玉龙在与武笠的交锋中头一次逃跑,连武笠都感到有点意外,他还以为周玉龙永远都不懂得什么叫逃跑呢。

可话又说回来,那周玉龙的一身本领也不在武笠之下,现在又一心逃走,武笠想抓住周玉龙又哪会那么容易?

“哒哒哒……”突然间枪声大做,这一次众人听得真切,不是冲锋枪,而是机关枪的声音。

在距离东跨院最近的墙头碉楼上喷出长长的火蛇,目标却是支君义所在的位置。支君义本来还想开枪制造混乱,可是那强大的机枪火力打得他周围尘烟四起。支君义不懂这是重机枪的声音,他从没想过枪居然还有这么大的威力。

只见支君义周围地上的青石地面被打得乱石飞溅,一些子弹打到墙壁上,那厚实的墙面居然被打出一个个的大洞,墙头更是瓦石乱飞。

万幸支君义所在的位置是东跨院的大门后面,因为有院墙挡着,在这子弹乱飞之间,支君义却没有受伤。

可是如此强大的火力压制,不要说支君义了,就是周玉龙也没有办法。支君义被吓得“妈呀”一声,一屁股坐在地上,手里的冲锋枪也不知道扔到哪去了。他甚至都没太搞明白,到底是哪个碉楼里的机枪在袭击自己。

这一个碉楼上的枪声响起,另外的也都没有闲着。除了后院对角的碉楼距离支君义太远之外,另外两个碉楼里的重机枪也立刻响了起来。一时间内,整个城防大院里枪声大作。有许多并不在前院的城防兵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吓得也全趴在地上一动不动,还以为共军开始攻城了呢。

支君义出于本能的趴在地面上,耳边只有“叭叭”的子弹声,也不知道有多少子弹同时向他打了过来。有好多次,子弹就是擦着支君义头皮划过去的,支君义还以为自己马上就要死了呢,紧紧的闭着眼睛,手脚发麻,头脑一片混乱。

突然之间,支君义感觉到有人把他抓了起来,他轻飘飘的身体在那人的手中仿佛没有重量一样,被人一把扔到墙角。紧跟着,一个高大的身体将他死死压住,仿佛那些子弹也一时间都离他远去了一样。

他当然知道是谁救了他。

“大哥,你又救我一次。”当初在南大桥上,就是大哥奋不顾身的救了他,支君义永远记得。

“这回,是你救了大哥一次。”周玉龙的声音在耳边传来。

重机枪的声音仍然在不停的响起来,周玉龙压着支君义一动也不敢动。周玉龙与支君义不同,尽管在这生死关头,他仍然准确的在东跨院里找到了机枪的射击死角,所以他知道短时间内机枪是打不到自己这里来的。

但问题在于,现在被机枪压得抬不起头来,根本没有反击的余地,趴在这里早晚还是要被抓的。

周玉龙咬了咬牙,他并不怕死,他只是不希望支君义也死在这里。

手机阅读:m.junshishu.com/3G/Book16692/

全屏阅读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