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都市>我不是精英>第十九章
请选择颜色:
绿
选择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九章

小说:我不是精英 作者:金子 更新时间:2014/5/31 8:39:10

“大米,周亮!你俩一会儿去把刚才接警那事儿处理一下,人事主在那儿等着呢,”牛所突然发声把正死盯着电脑的米阳吓了一跳。他猛一抬头才发现牛所长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自己身后,一手端着他用来喝水的那个罐头瓶子,一手拿着张纸正歪头看着显示屏。

米阳因为心虚,差点伸手把显示器给关了,他下意识地站起身来挡住牛所视线,接过了接警记录,“好嘞,马上就去!”牛所点点头猛拍了米阳肩膀一下,“不错!”米阳有点傻眼,“啊?”心说什么不错?

牛所一个转身跟坐米阳对桌的周亮说,“我总是说,工作这件事儿,你放在心上就随时有,看看大米,难得这两天比较消停,没啥活儿,人还主动查看外来人口登记,这叫什么?这就叫工作态度,我们要防患于未然,而不是亡羊补牢!”

边指点江山边转悠的牛所突然发难,“周亮,你小子咧什么嘴,你以为你把手机塞文件下面我就看不见了?!”牛所一把将周亮藏起来的手机翻了出来,低头一看,“哼,就这么一个长虫吃豆子的小玩意也能让你玩的那么兴奋,哈喇子都快出来了!”

周亮同志显然抗打击能力极强,他就冲着牛所嘿嘿的傻笑。“噗……”周围几个警察偷笑了起来,既笑周亮的谄媚样,也笑牛所土老冒,管贪吃蛇游戏叫长虫吃豆子。牛所把牛眼一瞪,四周立刻消音,“小于,把今年上半年的走访情况给我统计出来,下午一点之前给我,好了,大家伙继续!”说完牛所迈着方步回了自己办公室。

周亮扭着屁股把转椅滑到米阳跟前,阴阳怪气地说,“劳模儿,看啥呢,也让我们学习学习!”说完伸头瞄了一眼屏幕,“哟,这谁啊?长得挺水灵的,我说你是看美女呢吧,公器私用!”

米阳呵呵一笑把程序退了出来,带上帽子,又把接警记录塞到了手包里,然后冲周亮笑说,“我还就看美女了,我还就受表扬了,气死你!”周亮一脚踹过去,米阳灵活地一躲,嬉笑着出了门。周亮差点闪着腰不说,又被探出头来的牛所吼了一句,“你怎么还没走,等着我派车送你呢?!”。

出了办公室,米阳这才长长地出了口气。刚才真是吓了一跳,自己正全神贯注地查看何宁个人资料的时候,竟被牛所看见了,好在他以为自己是在“工作”。虽然从江山嘴里说出的关于何宁的种种,都让人感觉这女孩儿确实不错,米阳却总有点担心,说不上为什么,今儿一上班,他就赶紧上内网查何宁的底细。

“今儿出门我就没看黄历!”拎着帽子跑出来的周亮一脸晦气地嘀咕着,一抬头看见米阳正跨在自行车上咬着舌尖坏笑,更是气儿不打一处来。

米阳哪容他窜过来跟自己算账,冲他身后说了一句,“所长,我们走了啊。”周亮吓一跳,猛地一个立正然后小心翼翼回身看去,连个鬼影子都没有,心知又被米阳给涮了一道,他气哼哼地骑上一辆自行车就追。

那案情说简单也简单,说复杂也复杂,米阳站在宠物店里和那只小猫大眼瞪小眼,而周亮则在门口那边安慰一个眼红红的小朋友。一个满头卷发的中年妇女还在跟店主不依不饶,“你看看那耳朵,啊?立的跟狼狗似的,你还好意思说它是苏格兰折耳猫!!这不是骗小孩儿吗!缺不缺德啊你?!”米阳一愣,挠了挠小猫的耳朵,小猫舒服的喵呜了一声,那耳根是挺硬的。

“你怎么不讲理啊,折耳猫不是生出来就折耳,而且这只猫我们卖给你们的时候也说了,机率不是很大,很可能不折,要不能800块钱就卖吗!现在这猫让你养的明显是营养不良你又说不要了原价退,怎么可能嘛!”委屈的店主妹妹红着眼圈说,可那个大嫂根本不听,还是坚持退钱。

周亮这时溜达了过来,米阳悄声问,“怎么样?”周亮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压低嗓门说,“小孩儿说这猫是爸爸给买的,他妈嫌麻烦不让养就想着退货不能吃亏。可人家不给她退,因为那猫让他们给养的蔫了吧唧的估计要嗝屁,谁也不让谁结果就报警了,靠!什么破事儿就报警啊!”

米阳看了一眼站在门口的那个小男孩儿,他正眼巴巴地看着这只小猫,脸上写满了不舍。可他的妈妈显然注意力只在跟店主扯皮上,根本没注意自己儿子的感受,米阳在心里叹息了一声。

周亮同志一向惜香怜玉,又知道了事情的真实原因,眼看着擦眼抹泪儿的小姑娘被一老女人欺侮,他走过去帮忙伸张正义。“我说这位女同志,猫您儿子玩了一个多月了吧,还有这店里下午的生意也全让您搅和黄了,您看……”看着周亮在那边调解,米阳在旁边戒备着,以防止女人们突然翻脸,连抓带挠殃及周亮这胖头鱼,这可是血淋淋的经验教训啊。

过了一会儿突然觉得手中一暖,米阳低头看去,那只不折耳的小折耳不知何时蹭到了自己手里,舒舒服服的,放松的靠着自己。跟身子比起来又大又圆的脑壳很滑稽,深棕色的眼睛带了一点绿色,它非常信任又带了一点讨好的正看着自己。

米阳突然觉得小猫那大圆脑壳还有圆眼睛很像一个人,他忍不住哧的一声笑了出来……

“唔……”终于做完季度销售评估报表的韦晶大大的伸了个懒腰,揉着眼睛正想喝口水,却发现屏幕右下方MSN在闪动,她赶紧打开看。是陶香问她,‘在吗?’韦晶回了过去,‘俺来也,你还在吗,不好意思啊,刚才做表做傻了没看见!’

陶香立刻回了一个笑脸图案,‘没事儿,对了,你不是原谅米阳了吗,怎么签名还是这个啊?’韦晶看看自己签名上写的是:米阳是乌龟王八蛋猪!她忍不住一笑,回了一个戴墨镜得意笑的图案,‘我觉得挺好啊!’陶香回了一个流汗的图案,‘米阳不生气吗?’韦晶这边呵呵乐着输入,‘他不生气,他把自己MSN的签名改成江山是乌龟王八蛋猪了!’陶香只回了一个字‘喷!’

‘你们俩可真是……’陶香又加了一句,‘行了,我就是告诉你,上次不是说周末去K歌,能不能定周日啊,我临时要参加个会议,是客户介绍的,是讲明年流行趋势的,抱歉啊。’陶香放了个脸红的表情。韦晶霹雳啪啦地回道,‘没问题啊,正好周六要跟米阳去爬长城,他们单位组织的,允许带家属,米阳说他家里没人去!’

‘啊?你不是不喜欢爬山吗’陶香问。韦晶回答,‘是不喜欢,不过我喜欢中午那顿虹鳟全鱼宴,嘿嘿!’陶香回了一个无力的表情,‘为吃卖身的女人,那你就算他“家属”了?’陶香特地在家属两个字上加了引号。韦晶大咧咧地回到,‘家属咋了,俺比他大,大姐也是家属啊,就算不是亲的,他们单位还能验了血才让上车不成?’

看着屏幕上闪烁的字体,电脑前的陶香喃喃说了句,“米阳,长路漫漫啊……”聪慧敏感的陶香一直觉得韦晶和米阳之间有一种别人插不进去的气场,亲情,友情或别的什么说不清楚的情,总之很深。别看俩人平时见面就掐,要是真有个什么事儿铁定是一头儿的。

陶香好笑地摇了摇头正想继续打字,就看见韦晶又打了一行字出来,‘老板在吼,闪一下!’这边飞快打完字的韦晶转身问亚君,“哪个姐夫找我?”亚君说,“大姐夫!”“喔,我知道什么事儿了,”韦晶从文件夹里抽了一张纸出来,“那我先去了啊,对了,我这儿有大枣儿你先洗洗吃,就在……”

她话未说完就看亚君做了个OK的手势,“明白!”然后就去翻自己的书包把装枣儿的塑料袋掏了出来,韦晶做了个无力的表情,她还真明白。

韦晶这个TEAM里面有俩个Jeff,一个是三线大老板意大利人,一个是二线老板新加坡人,为了区分他们俩,大家按照谐音把他们称为大姐夫,二姐夫。

到了老板专属的玻璃隔间跟前,韦晶整理了一下头发,才敲敲门,“请进!”一个有些怪异的嗓音响起。韦晶微微一笑,大姐夫中文不太好,但是很喜欢说,比那个明明会中文却不愿意讲的二姐夫好相处多了。

进去之后韦晶先把报表交了上去,大姐夫大致浏览了一下重点,很满意,连连夸奖并感谢韦晶。外国人有时候就是这点好,只要你认真做了,他们从不吝惜感谢和夸奖,虽然都是些没什么实质内容的话,但还是会让你觉得很愉快。

一直都工作的比较压抑的韦晶也喜欢这样的夸奖,不管真的假的,时效多短,偶尔满足一下自己的虚荣心还是必要的。不得不说环境改变人,韦晶来BM公司工作也五个月了,虽然她的英文依然水平不高,但是跟之前的她比,那绝对是天差地别的。

中英文夹杂的跟大姐夫谈完工作之后,不知何故心情很High的意大利人又拿出一样东西,说是他朋友从旧货市场上淘来送给他的。韦晶倒是听懂潘家园三个字了,心想是什么古董吧,不过肯定是仿的,用来骗老外的。

可就算再让她想一万次,她也想不到自己眼前会出现这个东西,“放Fruits,漂亮!”大姐夫很得意地展示给韦晶看。韦晶眨眼再眨眼,确定自己没有因为做Excel太多而导致眼花,一个她小时候几乎各家都有,用来起夜的那种大痰盂儿正四平八稳的站在大姐夫的办公桌上。

韦晶目瞪口呆地看了半晌,要说那痰盂儿还真有可能是那个年代出产的,上面画着鸳鸯戏水不说,还有一个红艳艳的大双喜字。有人说意大利人是全世界最会做表情的人,现在大姐夫挤眉弄眼的种种表情显然在说,怎么样,这东西很美吧,请不要吝惜你的赞美。

别说用英文了,就是用中文韦晶都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解释这玩意儿的实际功用,对了,刚才这老外说啥,放Fruit?韦晶心说我没听错吧,是水果的意思吧,这家伙要拿它当果篮?哎哟我的妈!

想笑又不敢笑且不知该如何解释的韦晶顿时表情极度扭曲,大姐夫耸耸肩膀,不明所以地看着她。实在没辙的韦晶吭哧着用中文简单说明了一下此物的用途,对中国文化一知半解,不,应该说是半知半解的意大利人彻底晕菜了。

“Pee?!”他连连摇头表示不信,画得这么漂亮的东西怎么可能是便壶。他又指着那个大红双喜,中英文混杂的表示,他明白这个字在中国是很喜庆的意思,一个喜字是Happy,两个喜字就是双倍Happy,为什么中国人小便的时候会感到加倍的Happy?!

韦晶…………

===============================================================================

“你回来了,”亚君冲韦晶一扬下巴,嘴里还叼着个红通通的大枣,本来表情有点怪异的韦晶一愣,她看见应该出差在外的廖美正坐在自己的座位上,见韦晶回来了,她站起身来跟亚君说,“那就这样吧,反正这个Project归我了,你帮我整理一下吧。”“OK!”亚君做了个没问题的手势。

廖美经过韦晶身旁的时候眨了下眼睛,“谢谢你的大枣啊!”说着喀嚓咬了一个,韦晶一笑,“别客气,你再拿几个吧,你不是说出差吗?”廖美一笑,“吃了好几个了,机票没定上改期了,我先开会去了,拜,”她边说边往会议室方向走。

韦晶坐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亚君问,“怎么去了那么久,大姐夫又拉着你练中文了?”一提这个,韦晶登时笑了出来,连说带比划地讲了刚才发生的事情,把亚君乐得直咳嗽,直到Amy经过这里的时候她才收起了笑容,眼皮子一翻,以白眼对白眼。

一看这对死敌又在练习以眼杀人,韦晶咧咧嘴把视线调回到自己的电脑上,忽然发现屏幕亮着,MSN窗口里显示陶香留言下线了,‘我这儿有事儿先下了,明天你加油吧,身为家属,可别在其他警察面前给米大警官丢脸啊!回头联系!’后面跟着一个坏笑的图案。

“切!”韦晶从鼻子里笑哼了一声,低头接着忙自己的工作了。忙的一阵昏天黑地之后,突然听见身后的亚君跟诗朗诵似的感慨了一声“啊,终于下班了~”韦晶这才发现已经六点了,她抬头揉揉自己僵硬的脖梗子,琢磨手里的活儿忙的差不多了,她干脆也收拾东西关电脑准备走人。

“一起走吗?”亚君把椅子转过来问,韦晶摇了摇头,“我骑车走,你忘了!”“喔,对,我说你不是真打算骑自行车回家吧,也太响应公司运动最健康的号召了!”亚君说。“就当减肥呗,”韦晶嘻嘻一笑,看亚君还想说,她赶紧指指表,“行了,你还不走,你那瑜伽课一节可小300大元儿,迟到一分钟就是损失五块钱呢!”

亚君一看表,赶忙收拾东西往外冲,嘴里还没忘了说,“那我先走了,你悠着点,明儿京华时报上可别出一新闻,某妙龄女于凌晨骑自行车倒毙在五环边儿,疑似过劳死~”“说什么呢你!”韦晶抓起一文件夹子做投掷状,亚君一声尖笑,紧着两步刷卡推开了玻璃门跑了。

韦晶嗤笑了一声,收拾好自己的东西也往外走,到电梯间的时候发现一个电梯正要关门,她赶忙跑了几步,“请等一下!”可跑到了跟前,电梯还是合上了,里面貌似人不少,韦晶只听见一个很像廖美的声音传了出来,“好呀,那明天见了。”

大写字楼上下班时等电梯简直就是一场噩梦,身在二十一层的韦晶足足等了十几分钟之后才勉强挤上了一部电梯。今天是周五,BM公司的自由着装日,所以平时衣冠楚楚的男女们大多穿的都是一身休闲服。韦晶一直在尽力自然地歪着头,以免她身前那位老兄的羽毛球拍杵在自己眼睛上。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周末到了大家都很兴奋,电梯里各种香水味道混杂不说,再被人体自身带着汗的热力一挥发,韦晶顿时觉得有点窒息,心想人说香水本身是臭的,看来是真的!

等出了写字楼,韦晶先做了个大大的深呼吸,现在是九月,有着北京一年中最美好的气候。天气凉爽,蓝色的天空高且透明,疏淡的白云映着夕阳晚霞,格外漂亮。韦晶沿着街边的人行道走了一段之后,来到路边一个挺大的自行车存放处,韦晶给看车的大叔交了七块钱之后,把车子推了出来。

上周五也不知道怎么了,地铁边上的公交车站车次巨少,好不容易来一辆,门一开,全是屁股和后背在那儿表演悬空站立。虽然还有不少群众有往上冲杀的勇气,韦晶自认没那个本事,干脆去打车,因为还有俩个报表等着让老板Review呢,花点钱总比迟到被老板白眼好。

要说也邪了门了,那天出租车也特少,好像成心跟韦大小姐过不去。好不容易等来一辆还总被别人半路劫走。刚开始还故作优雅,不予计较的韦晶一看时间越来越少也急眼了,干脆学着别人的样子走到前面去拦。

可就这样,也总有人拦在她前面,韦晶心说再往前走,自己就该走回家了。正着急呢,无意间发现路边棚子里放着不少色彩鲜亮的自行车,别的她没看见,就看见免费两个字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

脑海中灵光一闪,她赶紧跑过去问,看车的说是政府的一项什么惠民政策,反正她交了100元押金之后,韦大小姐骑上车就往公司冲…… 从上周五到这周五整整七天,韦晶倒不是刻意不还车,主要是穿着A字裙实在不方便骑车,所以一直等到这周五穿便装的时候才把车取出来准备去还。

今天一天都没出什么妖蛾子,韦晶这会儿心情很好,她背着双肩包,带上MP3的耳机,节奏劲爆的歌曲响起,她开始优哉游哉地骑车,充分享受着一路上的习习凉风,嘴里还荒腔走板地跟着哼哼,“我的热情,就像一把火,燃烧了整个沙漠喔~~~”

骑着唱着,韦晶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为什么从自己身边经过的骑车人都回头看自己,难道自己嗓门太大了?韦大小姐闭上了嘴。可就这样,还是有人回头看,莫明其妙的韦晶低头看了看身上,又摸了把自己的脸,手上除了有点汗没别的呀。

难道!!韦晶突然想到了一个恐怖的可能性,难道老妈给自己买的这条特价牛仔裤屁股那里开线了?!穿的时候就觉得特别紧特别薄,不会便宜没好货,给自己开后门了吧……

飞快地回头看看后面的自行车离自己还有段距离,韦晶微微地欠起身,伸出一只手往后摸索着,好像没有啊……“哎呀,”自行车突然被一个小石子垫了一下,车头一晃,差点歪倒,吓了一跳的韦晶赶忙双手扶把稳住。可她还是有点不放心,一会儿抬起身又换了只手去摸啊摸。

没开线啊……摸着臀部的韦晶很郁闷,她正想着要不要下车来仔细查看一下,无意间往左一歪头,“嚯!”她吓了一跳。一辆红色的消防车不知何时跟在了斜后方,天晓得他们跟了多久了。几张黑黝黝的笑脸从车窗里探了出来,见韦晶发现了他们,集体合唱了起来,“我的热情就像一把火.....”而坐在副驾驶座位的谢军显然是在强忍笑意……

韦晶一个猛刹车,“吱……”

看韦晶用脚撑地停住之后一脸的尴尬,谢军示意司机停车,跳下车之前扭头笑说,“这么喜欢唱啊,那一会儿我们一路唱回队里好不好啊?”兵们嘿嘿笑着闭上了嘴,但却都越发用力的往窗边挤,人人都很兴奋的样子。

走到韦晶跟前的谢军清了清嗓子,“好久不见了。”韦晶挠了下发热的脸庞哼了一句,“是啊,好久没见。”刚才一看见这些兵,韦晶就明白过来,那些回头的骑车人不是在看她,而是看跟着她的这辆消防车。结果自己还误会了,当众表演了一场“十八摸”,一想到这儿,韦晶身上又是呼的一热,甚至有了点尿急的感觉。

“滴滴滴,”几个学生按着气喇叭从他们身边飞快地骑过,其中一个蹭着谢军的后背就过去了,韦晶赶紧往里拉了他一把,“小心!”谢军低头看了一眼韦晶刚缩回去的手,他咧嘴一笑,“咱们站这儿好像有点碍事儿,你这是去地铁吧?”他边说边很自然地领着韦晶先靠近便道再往前走。

“你怎么知道我去地铁啊?”韦晶推着车问。谢军的态度一直很自然,她心想反正已经丢大脸了,好在又不是相亲,爱谁谁吧,韦大小姐宽慰了自己之后也变得自然起来。谢军指指她的自行车,“这项服务就地铁那边有个固定点儿,你总不会骑车回家吧,我记得当时你登记的地址好像在西边很远。”

“是啊,你记性真好,”韦晶随意一笑,然后忍不住看了一眼慢速跟在他们身后的消防车。车里的战士一看她回头看自己,嘴巴咧得更大,有人居然还开心地冲她招手,韦晶点点头一笑就赶紧调转了视线,结果又跟谢军含笑的眼神撞个正着。

韦晶就觉得自己又开始别扭起来,赶紧没话找话,用以打破一下尴尬的气氛,“那什么,你们什么时候过来的?我都没看见,呵呵。”她不提这个还好,一说这个谢军就想起之前看见韦晶歪歪扭扭地骑着车,唱着歌,然后还摸……

“喔,刚才一转弯正好看见你了,追上来叫了你好几声你都没听见,估计是你音乐声放的太大了,”谢军很委婉地说。“是,是,是有点大,有点大,呵呵……”心知肚明的韦晶干笑着附和。

一时间两人好像又没了话说,韦晶觉得自己走也不是,留也不是,浑身上下不自在到了极点。先用余光瞄了一下沉默中的谢军,韦晶一咬牙准备客气两句走人,“那个我……”“你是不是……”两人同时开口,又同时一愣,谢军先反应了过来,笑说,“女士优先!”

“呃?”韦晶停顿了一下,显然谢军有话要说,自己要是说想走好像不太礼貌,可该说什么呢?韦晶眼神乱飞之际看到了那辆消防车,就随口问,“我想说你们这消防车不大呀,不想平时看到的那个跟大货车似的那种,”她用手大概比划了一下。

“你说的应该是水罐消防车或者大型云梯车,这种小型的叫泵浦消防车,也是我们常用的,”谢军解释说。“泵什么?”不太明白的韦晶又看了一眼那辆红色的消防车,有点像皮卡。“泵浦,浦东的浦,”谢军十分耐心地解释道,“这种车上装备了消防水泵和一些消防器材,一般能坐三到八个人,到火场后可以利用水源直接扑救,也可以用来供水,比较灵活。”

“真专业,”韦晶点点头又自嘲地一笑,“反正我管红色的会嗷嗷叫的车都叫消防车。”谢军哈哈一笑,很开心的样子。韦晶又说,“你们开这么慢没事儿吗,是在执行任务还是?”她的潜台词就是,要是打扰你们执行任务,咱们就拜拜吧您呐。

“喔,有人把消防栓拧开了,我们刚去处理完准备回队里,这边沿途还有几个消防栓正好顺便再检查一下,”谢军笑说。“是吗……”韦晶回头一看,果然车上的几个战士都下来了,就在路边的草地里,有人拿着工具搬弄,有人拿笔在记录着什么,没有了方才的嬉笑,每个人都很认真地在工作。

这时谢军停住了脚步,韦晶下意识跟着站住了,“我不能送你了,”他说完指指自己的兵。韦晶一愣然后用力点头,“那是,工作重要,你忙你的,那回见了!”说完韦晶准备上车,谢军突然“哎”了一声,“还有事儿吗?”韦晶扭头问。

“没什么,过几天我们那儿要办个军民一家的活动,有兴趣参加吗?”谢军微笑着问。“活动?”韦晶想了想突然笑了,连连点头,“行啊,没问题,那我们短信联系好了!”谢军笑出一排雪白的牙齿,“好,保持联系,你路上小心!”

“好嘞,拜!”韦晶骑上车用力蹬了几下就走了。她一边骑一边盘算,徐亚君那厮貌似一直惦记着这小排长,有这个机会她不得乐疯了,哈,自己下个礼拜的午饭有着落了,爽啊!

目送着韦晶的背影消失,谢军这才长出了一口气,两个月前他就想跟韦晶联系了,他很喜欢韦晶开朗的性格。可一直他摸不准韦晶的反应,而且她还有个青梅竹马的警察。正好队里让他参加个学习班,整整两个月封闭学习,让他摸准了自己的心思,没成想回来第一次出警就碰上了韦晶,想着她边骑边唱,自娱自乐的样子,谢军忍不住又笑了。

人已经走了,谢军转身回到了消防车边上。司机探出头来嘿嘿笑说,“排长,嫂子走了?”谢军拿手套拍了他脑门一下,“胡说什么呢你,就一普通朋友!”“啥普通朋友啊,我跟你说,这普通朋友前面只要一加性别,那就是男女朋友,没纯的!”司机斩钉截铁地说。

谢军嗤的一笑没说话,司机又问,“你跟她说那活动没有?”“嗯,”谢军点点头。“她答应来了?”司机追问,“唔,”谢军又点点头。司机开心一笑,“这就对了,见着喜欢的就得上,尤其咱当兵的,没那么多闲工夫磨叽,咬准了就不能撒嘴!刚才要不是我让那几个小子叫人,你还不肯打招呼呢。”说完司机指了指自己肩膀上的三级士官肩章,“别看你是官,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啊!”

“行,那谢谢你了,明儿周六放假,我请你喝酒!”谢军痛快地说。司机还没说话,那边几个小兵都嚷嚷起来,“啥酒啊,我们可听见了!听者有份!”谢军笑着走了过去,“你们先把活儿干漂亮了再说!”

小兵们高兴坏了,一边大喊着没问题,一边开始合唱,“我的热情,好像一把火……”

第二天一大早,米阳就打手机把韦晶从家里叫了出来,韦晶嘴里还塞着义利面包就紧着往楼下跑。按照米阳的指示,一出小马路她就看见一辆依维柯停在路边,米阳正跟她招手。

上了车,韦晶也不认得谁是谁,就笑着挨个点头之后才坐下,米阳关上车门之后坐在了韦晶身边,他喊了句,“老刘,出发!”警察们也是难得集体出游,一路上嘻嘻哈哈笑闹个不停。一个警察就问,“大米,这小姑娘谁啊?”米阳回头一乐,“我发小儿!”“喔……”警察们起哄似的拉了个长声。

汽车一路飞奔直向五环,米阳突然发现周亮没在,就问,“哎?周胖子呢?”正给自己闺女指点车外景物的张姐接了句,“他说不跟咱们一起走,可能跟所长那车走的。”

“是吗,”米阳点点头也没放在心上,就接着跟其他同事说笑打趣。韦大小姐则一如往常的,只要出现在陌生人面前,那就是绝对的淑女典范,谁跟她说话都是温柔又和气的回答,特有范儿。米阳看她那样就窃笑,然后就龇牙咧嘴地把韦晶拧他大腿肉的手掰开。

集体出去玩就是这点好,路途再远也不觉得累,大家说说笑笑的这时间就过去了。雄伟的长城一点点显现,车子往停车场开去,韦晶的心情很好,小声跟米阳说,“我记得上次来这儿,还是初中春游的时候呢。”米阳故做正经的点头,“是啊,正好怀念一下你曾有的青春岁月。”

韦晶一时没琢磨过味儿来,等她明白过来时米阳早就窜下车了。韦晶一下车就发现米阳正跟一小伙子缠在一起拳打脚踢的,仔细认了认,见过几次,还一起吃过一次饭,是米阳以前的同事丁志强,外号钉子的那个。

正想着要不要过去,韦晶忽然觉得有人拉她衣服,一低头,发现是张姐家的那个小姑娘,“姨,尿尿!”小丫头表达的很直接。韦晶自然先去找她老娘,一看负责后勤的张姐正忙的不可开交,只能过去跟她打了个招呼,自己带着小孩儿去厕所。

这边米阳有日子没见钉子了,两个人你给我一拳,我给你一脚的高兴的不得了。折腾了一会儿,米阳勒着钉子脖子问,“何队呢?我怎么没看见他呀?”钉子一个用力挣脱出来,一边揉脖子一边抱怨,“你小子还记得队长啊,队长说自打你下了所,就没找过他!”

米阳一哂,“咱一下放的,就别再给他添麻烦了!”钉子噗哧一笑,他看着不明所以的米阳说,“要说队长可真了解你,他就说你肯定这么想!他还说你这想法就是个屁,不对,是屁也不是!”米阳心里顿觉温暖,他嘿嘿一笑,什么也没说。

“对了,那案子……”钉子压低嗓门说,米阳的表情顿时严肃了起来,虽然已经被下放到了基层,可让他走了麦城这案子,他一直放在心里。钉子还没说几句,突然停了嘴,米阳顺着他的眼光一看,发现杨大伟正在不远处窥视着他们。

米阳突然冲他龇牙一乐,把他吓了一跳,打招呼不是不打也不是,幸好有个警察过来跟他说事儿,他才假模假样地冲米阳微笑着点点头然后跟那个警察走了。

“什么东西!”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牛子骂了一句,“这种人居然还升主任了!”米阳笑说,“你小子也来了,这也需要采访啊?”他边说边给钉子做了个眼色,钉子自然明白,决口不提刚才说的案情,改跟牛子臭贫。

从跟他俩的闲聊中,米阳得知杨大伟早就从刑警副队长升了后勤部主任,反而是何队被足足多“考验”了半年才准备给提副局,今天他参加考核去了,所以没来。不管怎样总算有个好结果,米阳还是为老领导高兴。

没说几句,米阳发现韦晶走了回来,赶忙招呼她过来,丁志强她认识,笑着聊了两句。晚报记者牛犇同志倒是第一次见,他特热情地握着韦晶的手,“你好,我是专跑他们局的政法口记者,跟米阳老熟了,你叫我牛子就行!”韦晶微笑着说,“你好!”

钉子在一旁说,“嗨,我说,握两下行了啊,见着美女就激动!”牛子一翻眼皮,“说啥呢,哥们是那种人吗,”他又跟韦晶说,“这小子就是嫉妒我,因为我占了他的位置!”韦晶不明白地看着他。

牛子很骄傲地挺了下胸膛,“我是盾牌足球队的主力边锋,他,替补!”他这么一说,韦晶就明白了,那是米阳他们这些喜欢踢球的年轻人组织的一个业余队,有空就跟人踢一场热血一下。

“是吗,您真厉害!”韦晶客气道。牛子越发的来了情绪,“回头你跟米阳一起去看我们踢球吧,现在好多小姑娘都喜欢看我们踢球,我最擅长的就是手术刀似的精准传球,人送绰号,外科医生!”韦晶还没表态,就听见钉子嘀咕了一句,“外科?你妇科医生吧,见了美女就流口水!”噗,韦晶连忙捂住了嘴,米阳哈哈大笑起来。

牛子脸都涨红了,他知道要是动手自己占不到半点便宜,正准备以一个未来名记者的犀利刻薄语言对某恶毒警察进行反击的时候,他突然一愣,然后喃喃地说了句,“我靠,绝对的83,62,88,魔鬼身材啊!”

“说什么呢?”看着牛子的痴呆样,背身的三个人同时扭回头去看,韦晶的下巴差点没砸脚面上。不远处,一身时尚的廖美正微笑着向他们走来,低腰贴身的牛仔裤越发突出了她修长的腿和纤细的腰线。

米阳有点犯迷糊,心说她也来爬长城,那还真巧了。正想着呢,身上的汗毛突然都竖了起来,一转头,就发现韦晶正恶狠狠地盯着他,他脱口而出,“不是我!”说完俩人都一愣,韦晶不明白自己干嘛这么生气,米阳则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解释。

等到大家集合按照局,所,分队的时候米阳和韦晶才知道,廖美居然是周亮那小子请来的,看那小子一脸春风得意的样子。说是廖美帮一个朋友问办户口的事儿,因为之前有跟周亮和米阳打过交道,就给他们所里打了电话,刚巧是周亮接的。聊着聊着不知道怎么说起明天爬山的事儿来,反正最后廖美接受了周亮的邀请。

前头牛所长正在慷慨激昂地做战前动员,“早知道你也来就开车去接你了,”廖美微笑着轻声说。“呵呵,是啊,真巧,不是,这不是不知道吗,”韦晶讪笑着应付了两句。心里感觉怪怪的,不自觉地就想起昨天廖美曾经坐过自己的座位,还有回来时那亮着的屏幕和对话框。

这样的联想让韦晶觉得有些不舒服,其实廖美来不来跟她也没什么关系,但是,自己怎么就这么别扭呢……韦晶自己个儿在下面纠结,站在一个石墩上的牛所张正口沫横飞地说,“同志们,我们今天一定要拿第一,要有必胜的决心!”他一边说一边瞄着旁边也在做动员的吴所长。他俩是死对头,这老家伙总是跟自己对着干不说,还老想着要把实验一小弄回他们辖区去。

下面的警察们嬉笑着喊必胜,其实谁也没当真,看着一旁吴所长脸上那“饱含深意”的微笑,牛所长立刻怒了。他用力挥了一下手,“同志们,人行千里吃肉,狗行千里吃屎!要是不努力,狗屎你都吃不到热乎的!听明白没有!”

警察们一看顶头上司急了,赶紧都嚷嚷着表决心,“明白!必胜!”牛所满意地点点头,一转眼间,却发现脸色不正的韦晶正沉默以对。牛所长哪里知道韦小姐的心思,一看不是自己手下的,不好发火,就微笑着说了句,“那个小姑娘谁家的,想什么呢?”

站在韦晶旁边的米阳赶紧杵了她一下,“啊?”韦晶一愣,抬头茫然四顾。米阳刚要说话,廖美已轻声说了句,“所长问你想什么呢?”米阳张开的嘴又闭上了,他看了廖美一眼,廖美却好像一无所知。

韦晶看着石墩上笑眯眯的牛所长,又发现大家都在看这边,自己突然成了焦点,她赶紧摇头,“没,没想什么!”“喔,”牛所长也不想追究,就顺口问了一句好给她个台阶下,“那我刚才说的你有没有信心啊?”

刚才?韦晶脑子里闪了一下,他刚才好像说……喔,对了,韦晶连连点头,大声说,“有,有,保证让您吃上热乎的!”

手机阅读:m.junshishu.com/3G/Book16448/

全屏阅读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