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魔鬼尖兵>士兵的恐惧四
请选择颜色:
绿
选择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士兵的恐惧四

小说:魔鬼尖兵 作者:飞永 更新时间:2014/7/26 13:51:03

如果我死了也请你逢年过节去看望一下俺爹俺娘,俺们小武村与你们贺家沟挨得很近,不会耽搁你太多事情的。"

听到这些催人泪下,感人肺腑的宽慰和勉励话语,铁骨柔肠的邓建国的心里真不是滋味,就好似打翻五味瓶一样的酸甜苦辣,一应俱全。端巧在这种百感交集,心潮澎湃的时刻,五年前那些摧肝沥血,心胆欲碎,悲痛万分的凄惨往事着了魔似涌现在脑海,无论如何都挥散不去,有如一双恶魔的钢爪在肆无忌禅的抓挠着他的灵魂。他真怨恨他自己怎么不练就成神通广大,无所不能的孙悟空,那样就足以仅凭一己之力,横扫一切觊觎我中华锦绣河山的牛鬼蛇神,鸡鸣狗盗。他也责怪自己为什么是爹娘生养的血肉躯体,而非钢筋铁铸,无坚不摧的钢铁超人,只要是人就无法完全奉行"能者多劳"的处世原则,因为个人的能力实在太有限了。

愁肠百结,心烦意乱之际,他投注了一眼那个看上去憨厚温存的山东兵。看到他那种可怜楚楚的样儿,听到他一席凄恻哀婉的话语,邓建国禁不住伤感得眼角泪光隐现,一张俊俏秀逸的脸蛋上笼罩着阴郁而幽邃的云翳。

带着悲天悯人,古道热肠的情怀,他慢慢腾腾的靠过去,伸出一双修长而刚劲的手臂一把抓住那个山东兵的粗健双手,语气凝重的问道:"别哭了,兄弟,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怔忡一下,脸上泪痕斑斑的山东兵神色有些莫名惊诧,一双泪光闪闪的黑眼睛圆睁如铜铃,带着意外的,惑然的眼光直愣愣的注视着面前这个英挺俊俏,雍容闲雅,和颜悦色的军官。嗯,这是一个看上去瘦削单薄,温文尔雅的军人,若不是那一双精光炯灼,厉芒闪射的眸子,恐怕人们十之八九会把他当成一个白面书生。

一旁,陈小松见这个老乡目不稍瞬的盯视着邓建国,傻呆呆的站在那里,活脱儿一个脑袋不开窍的痴子形象,心里着急而焦灼。怔了怔,他咬了咬嘴唇,挠了挠后脑勺,连忙跨近两步,胳膊轻轻碰了这个老乡,指了指邓建国,用一口字正圆腔的普通话介绍:"兄弟,这就是我们七连新上任的邓副连长,他这人可好了,对弟兄们既严格苛刻,又很有感情,跟着他干错不了。"

怔愕一下,山东兵神情惴栗而憷场,仓皇的打了一个不太端庄的立正姿势,慌促的举手敬了一个标准欠佳的军礼,怯生生的,嗫嚅地道:"报…报告…副…副连长…俺…俺…俺叫…叫陈光华…山…山东…沂…沂蒙人。"

脆生生的微笑一下,算是扫掉了不少心头的阴云和抑郁,邓建国拍了拍这个叫陈光华的仁兄,深沉而郑重地道:"好兄弟,我会记住你。"

说完,又是一个干涩的微笑,邓建国转身把目光移向其他的兵娃子,接着感触和领会一干懵懂新兵的怯懦和畏战心态。

一阵暖流在陈光华心中激荡翻扬,陈小松摇了摇他那宽厚的肩膀,煞有介事地道:"放心吧,兄弟,邓副连长这人是个很严苛军官,但更是一个爱兵如子的好大哥。"

稍顿,他瞟了一下邓建国的背影,沉声道:"别看副连长文绉绉的,像个秀才,但他发起威来恐怕像我这样的老兵三个一起上都不见得近得了他的身,讲起战斗力来,只怕全师都无人能比,估计他杀的小鬼子可能比一个营还多,跟着他干,就是战死沙场也值了。"

听着陈小松有些夸夸其谈的介绍,陈光华带着惊疑而激奇的目光投注着邓建国那瘦削的身影,一不稍瞬。副连长被陈小松说得那么神威和强悍,似乎为陈光华懦怯的灵魂平添了不少胆豪。

纵观整个哭天抢地的场面,新兵们都在相互转告着跟适才陈小松和陈光华俩大同小异的宽心话语。

聪慧伶俐的邓建国心知肚明,尽管新兵们在集训之时,被政工干部那些华而不实,大而无当的思想激励而熏染,口口声声的高喊什么"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争取胜利"、"当兵扛枪,保家卫国,牺牲算得什么"、"苦不苦,想想红军长征两万五,累不累看看雷锋董存瑞"………之类的说教式的豪言壮语,俨然一股勇者无畏,生死不惧的威猛劲儿,但是真正到了即将上阵杀敌的时刻,畏战情绪往往就占据了心理,怕死的念头也就空前绝后的强烈。颇有种叶公好龙的讽刺意味。

毫无遮挡的说,贪生之念,人皆有之,怕死是人的本能,没什么奇怪,不该受到责难和鄙薄。在枪林弹雨,炮火纵横的战场上,不要说那些初涉沙场,见着尸首和鲜血就呕吐晕头,听到枪炮轰响就尿裤子,还没冲锋陷阵就胆裂魂飞的新兵蛋子,就是邓建国这样久经战阵,杀人不眨眼的,溅血不皱眉的侦察兵之王也不免会心惊肉跳。深谙战场生存法则的老兵油子之所以悍不畏死,勇往直前,那不过是以死求生。

看着一干新兵灰不溜秋,愁眉锁眼的模样,邓建国深知他们的畏战心态,猜想得出在场有很多的人甚至为选择了从军这条路而追悔莫及。如果可以重新选择的话,相信绝对要有半数人会选择溜之大吉。

"兄弟们,我跟大家一样怕死,但真正勇猛悍厉的战士是以死求生,将来你们就会明白的,说不定你们中间有人会变成迷恋上战争,追逐杀伐,品味血腥的战争之狼。"邓建国在意识里跟大家说了出自己在血与火,生存还是毁灭的征战杀戮中体会和总结出的宝贵心得。也不妨说是侦察兵之王历尽千难万险,始终立足不败之地的秘诀和法则。

午餐的时候,邓建国优哉游哉,细嚼慢咽的品尝着在南疆杳如黄鹤的水煮水片,虽然味道不太纯正,但还算过得去,条件所限也就不再挑肥拣瘦了。

邓建国用餐时是一副慢条斯理,不慌不忙的书生相,与他对面坐着的吴排长不时的以怀疑和讶然的眼神扫视着他。

其实,A师首长引以为傲的侦察兵之王不是人们想象中的那种艰苦朴素,勤俭节约的高大全形象。更多的像个穷奢极侈,挑肥拣瘦的贵族阔少。

正所谓,人不可冒相,海水不可斗量,难道不是吗?

与自幼就养尊处优惯了的邓建国恰巧相悖,陈小松狼吞虎咽,风卷残云的扫荡着盘子里的鸡鸭鱼肉,大口大口的吞食着,生怕慢一点就会被别人从他嘴里把他看来是山珍海味的东面抢走了似的。

陈小松不是爱食如命吗?这回可以放心了,很多新兵面对在军列上望穿秋水都吃不到的东西兴味索然。大家精神萎靡,目光呆滞,相互面觑。大脑里在胡思乱想,幻想着战场上肢肉横飞,鲜血淋漓的恐怖和残酷场面。

手机阅读:m.junshishu.com/3G/Book16281/

全屏阅读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