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热血天师>第一百四十八章 归去来兮(3)
请选择颜色:
绿
选择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百四十八章 归去来兮(3)

小说:热血天师 作者:w4星空间 更新时间:2010/7/16 6:59:54

我和徐达带着蒋献那边护卫,不树旗帜,秘密地回到镇江,当战船清晨在镇江码头泊岸时,把镇江的将士们吓了一跳,好在蒋献是土生土长的镇江人,很快就冰释前嫌,累得廖永忠连滚带爬地匆匆过来,惊愕地发现我出现在他面前,高兴得什么都忘了。

王小鹏告知我们,当年我们在演习时枪击的发光体,是总装九所当时正在测试的时光仪,但还没完全取得成功,原本都是白天测试,晚上收回,但就在我们穿越丛林那晚,一是我们为侦察的效果,既没有通知上级,也偏离了演习预设的路线,二来这个时光仪在当晚居然忘记收回,能力却不知不觉在那时发动,其实好在我们枪击时光仪,否则还不知有什么东西会被卷入时光隧道,而我们十一人凭空的失踪,也是在一段时间之后,各个部门碰头之后才得出的结论。

时光仪其实并没有完全成功,因为根本还无法控制时间,在出现了我们十一人失踪的事,研究工作进度明显加快,不过自从发生了这件事,研究基地已经搬离人口密集之地,来到了地处西北的十六所。

王小鹏这一队,实际上已经是第三批时空旅行者,之前的第一批时间没有调准,到达了隋末,为了寻访我们,化身为罗艺的燕云十八骑,以强大的武力横扫燕云大地,直到确定无法寻访而返回,第二批出现事故,造成明朝北京的无名大火,二十五名成员牺牲了十八名,剩下的七人千辛万苦才回去,最后借助历史学家,细细比较历史中出现的记录,确定我们是到了元末,第三批人这才出现在元末。

王小鹏告诉我们一些事,经过历史学家的分析,现代人多次返回过去,实际上已经引起了一些效应,包括我们熟知的文化大革命以及六四事件等,都可算在内,所以他极力建议我们全体返回,以免因历史改变带给后世不可预测的动荡。

我和徐达答复王小鹏,之前我们全体人员就这样的命题决议过,一有机会,我们是愿意全体返回的,不过我们需要缓冲的时间,因为目前大明与北元正在激战,战友们有些正担任大明军的重要将领,我实在无法一下子全部将他们抽空,这等于是要大明军崩溃,我建议分批回归,头一批如常遇春张继鸿老牛老鸭等可以先走,甚至同一战区中如有多名战友,都可先抽调一两名先行离开。

我决定先与徐达回到镇江,与常遇春以及留守镇江的战友们商量,并妥善安排镇江与南京的一些管治事务,两个月后,会有飞行器过来镇江,接走需要回归的战友。

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要选出大明新的领导人。

我想大家综合多个方面,一起表决,以免留下什么遗憾。

我回到我的军师府,一阵马啸引起服里人的主要,廖永忠一紧张,居然忘了通知小月我已经回到镇江,几个护卫和丫鬟出来,跪在门口迎接,一个丫鬟反身向府里走去,去告知小月。

我刚走进前厅,小月衣服都没穿整齐,呜一声扑到我怀里,紧紧抱实我,好像怕我会忽然永远离开一样,小月并没有哭声,只是不住地抽搐,我也静静地任由她抱着,任由她的泪水把我的衣襟打湿。

林文鉴稍后赶到,跪在我面前,称呼道:“参见父王。”

丫鬟小梅也抱着一个婴儿,跪在小鉴身后,试图安慰婴儿的大哭。

我在战队多年培养的冷静到近似冷酷的习惯,早就被小月渲染的温情了许多,我爱怜地抚摸着小月的头发,对她说:“小月,别哭了,爹不是回来了吗?”我发觉自己的声音有点潮。

小月没有理会我,依然紧紧抱住我。

良久,我拍拍小月,说:“小月,那是我们的小棣吗?哭了好久了,你去看看吧。”

小月松开我,抬起头看着我,笑中有泪地对我说:“是啊,爹,那是小月的孩儿,书呆子给他取名叫林棣,我说要爹给取名,他说不敢劳烦爹,爹您不要见怪。”

林文鉴从小梅手里接过哭闹的林棣,将他交到小月怀里,小林棣才几个月,小眼睛都没张得很开,说实在要不是在父母亲人眼里,小婴儿丑得就象个小老人,我也说不上小林棣长得象他父亲还是母亲。

小月把林棣抱在怀里,流露出一个母亲的温柔,小月抱住林棣给我看,逗着他说:“叫外公,外公回了看我们小棣了,”小月对我说:“爹你知道谁最疼我们小棣吗?是马大姐,大嫂孩子多,都是马大姐她帮忙照料着我和小棣,她还管小棣做朱棣,说这样可以让他健康长大。”

我也逗逗小棣,捏捏他的小脸蛋说:“小宝贝,好好成长,将来接班,为镇江乡亲谋福利。”

小月问我:“爹这么快就想卸担子了吗?”

我呵呵笑道:“你一个女流之辈,始终不是很方便出面,大嫂大小姐她们与小月是同样的道理,而小鉴到底是读书人的质底,智慧有余而霸气不足,难以掌管镇江,所以将来我们的希望就在他身上,我还有些事还跟你们商量呢。”

我吩咐蒋献,过猎德镇那边,把张刘唐三位请回镇江。

小月盈盈向徐达行礼,说:“云叔,顾着和爹说话,几乎忘了云叔,还请云叔见谅。”

徐达笑道:“云叔不怪小月,看着小月向你爹撒娇,我哪里好打扰。”

小月嗔道:“人家哪有啊?”

徐达默默笑着,小常茂走过来,摇着小月手臂,说:“姐姐,大伯回来了吗?”

徐达抱起常茂,问:“你爹呢?”常茂指着门外,说:“爹和娘亲在那边。”

我一回头,就看见了常遇春,他扶着蓝大小姐,还有一旁照料的林大嫂,林大嫂笑颜如花。

原来蓝大小姐有身怀六甲。

小春子看到我们,高兴的又挥手由眨眼,却又不得不照顾不能快步的蓝大小姐,小春子看起来清瘦多了,面色还一脸的蜡黄,短发看起来,居然有了点稀疏,我一阵的心痛。

我和徐达一左一右拉住常遇春,细细地端详他,我问常遇春:“你觉得怎样?自感会不会很异常?”

常遇春回答道:“没有觉得什么异常,只是比较容易累,老牛帮忙找了个郎中,现在喝点中药,感觉好多了,老子牛一样的身体,怎么会有事?倒是你们,怎么在这时候一块回来了?那边什么状况?”

林大嫂一边吩咐下人烧水洗脸,准备早餐,一边对廖永忠说别愣着,帮忙找营地安排蒋献他们住下。

我和徐达把常遇春拉到一旁,对他说:“在兰州以西的威武,我们终于与我们时代的人联络上,稍后会有些跟进的安排。”

小春子激动滴地拉着我和徐达,说:“真,真的?天哪,真的可以实现了,你们知道吗?因为希望渺茫,其实我已经放弃了回去的期望,只是我不甘说出口而已,能回去吗?”

我用目光向常遇春示意着蓝大小姐母子,还有她怀着的身孕,对常遇春说:“二个月后,将是第一批人回归的时间,你因为身体不好,将会和其他人一起安排在第一批走,根据战况需要,我、徐达、傅友德、小冯和李文忠是稍后的第二批走,你打算怎样对她们娘俩交代?这是我们之前的约定,自己是事,自己要处理好。”

常遇春黯然神伤,悠悠地望着正与小月交谈的蓝大小姐和在一旁嬉戏的常茂,说:“我知道,我知道的,我绝对不会拖累组织,也不会脱离组织的。”

徐达叹道:“莫非你要不在乎天长地久,只在乎曾经拥有?”

常遇春往日的霸气与暴敛消失无踪,代以一片温情,他低声对我说:“领导不是也有小月要交代吗?你一定也能体会我的心情。”

我正容对常遇春说:“纵容是舍不得,也必定是这样做的,等老张他们三个过来,商量一些事后,差不多也就是我们当中一些人要回归的时候了,我声明,时候绝不容更改,因为机器运转需要大量的能量,一旦开动,就不能停下来。”

常遇春默然点头,徐达有些表情复杂地望着常遇春。

中午时分,我抽空歇了个午觉,等我睡醒,听到外面有了不少动静,躺在床上,听得出来是张继鸿他们几个回来了。

我走出前厅,看到了他们,不知道是否因为有惊喜的消息,我觉得张继鸿老鸭老牛显得特别有精神,看着人齐,我关上门,招呼他们坐过来。

我对战友们说:“估计大家都知道我们最近发生的事和回归的安排,”张继鸿他们三个开心地点点头,我继续说:“时间不多了,我们现在需要讨论一下,统一一下意见,决定镇江和大明将来的命运。”

老牛问:“讨论什么?”

徐达帮我回答:“目前我们掌握着镇江和大明的军权和政权,我们离开,就必须要顺利平稳地移交出去,至于移交给什么人什么组织,就是我们要讨论的议题。”

张继鸿说:“镇江目前已经很平稳,廖永忠基本上也掌握着大量镇江的军队,我只需将我手上的部队移交给廖永忠,镇江即刻完成交接,至于南京和大明,大家商量着办。”

常遇春问我:“对于镇江我没有太多的发言权,我的意见是镇江灌注了我们大量的精力和感情,你和小月也有足够的威望,我认为老张的想法可以照办,至于大明,你有什么意见?你先说说。”

我从徐达开始,逐个人都看上一眼,说:“大家可能也知道我为什么一直把朱元璋留在南京,也一直让他在一个重要的位置上处理着重要的政务,并不单单是南京的,也有大明范围内的其他地区的,我是想历史仍旧按我们所知的延续下去,当然,对于朱元璋,我也观察了他很久,你们觉得他能担得起重任吗?”

老鸭说:“朱元璋是诛杀功臣的老手哩,为什么不选定小月、小鉴或者廖永忠他们?”

我笑笑说:“是啊,诛杀我们嘛,我,小冯,傅友德他们,可是我们几个月后都永远离开了,他诛杀谁啊?或者他是有诛杀这些人,但一定不是我们这样大明的奠基人,要不就是将来有人冒充我们,要不一定是有人改了历史,至于小月,始终只是女人,不太可能在这时候成为一国之君,小鉴书生气重,把他推到那个位置只会害了他,而廖永忠只是战将,不是领导人。”

徐达说:“论战功,汤和和郭英在他之上,论履历,周德兴和耿炳文也在他之上,但论大局的控制力,朱元璋的能力确实不错,而且眼光也不错,与李善长同流合污这么久,始终保持对我们的服从,而且目前在南京总理都督府,对整个大明军都有指挥的权力,他还算是个可以接受的人选,而我在考虑人选时,还需考虑到此人是否会对镇江潜在威胁,假如我们离开后,小月这个大明唯一的公主,镇江的小姐,即刻受到攻击的话,那可是吃后悔药也来不及的。”

我说:“我布置陈宁在常州,沐英在云南,还有大批的镇江军系统将领,以及目前镇江自身的兵力,都是为了拱卫镇江,努力保存镇江这个独特的区域,另外,这个议题可以继续讨论,稍后可以把小月廖永忠大嫂她们都引入讨论团体,你们认为怎样?”

大家都觉得还有再议的必要性,我也建议大家都先行考虑。

手机阅读:m.junshishu.com/3G/Book16199/

全屏阅读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