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一个绝色女人的传奇>二十九,朱玉祥找岳林算账来了2
请选择颜色:
绿
选择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二十九,朱玉祥找岳林算账来了2

小说:一个绝色女人的传奇 作者:北方老驼 更新时间:2009/8/9 9:19:12

“画眉?她能是你啥人呀?”岳林怔住了,他不相信画眉能和朱玉祥扯上关系。

朱玉祥眼睛刀子一般盯着岳林,声音却软弱无力,“她,她是老子亲亲的闺女。”

“啥,画眉是你亲亲的闺女?”岳林笑着连连摆手道:“朱司令,你这玩笑从哪儿开到哪儿了?我娶的画眉她不姓朱,她姓秦,她家住在油坊镇西十三里……”

“油坊镇西十三里的花村,她爹叫秦天喜,是不是呀?”朱玉祥打断岳林的话说。

岳林惊愕了,痴痴地望着朱玉祥,半晌才挤出一句话来,“朱司令,这,这究竟是咋回事呢?”

朱玉祥长长一声叹息。“唉!如果追根究底,全是我那妻哥做的好事!”

岳林怔住了,“你妻哥?”

“是呀!秦天喜是红柳的亲哥哥。”

“朱司令,你越说越让我糊涂了,就算秦天喜真是朱夫人的亲哥哥,那画眉咋就成朱司令的亲闺女了?”

朱玉祥骂过岳林,心中的火气消退了些,端起茶碗喝一口,这才将其中的原委细细道出。岳林听了,先是惊异不已,而后满脸愧色,最后竟不敢正视朱玉祥的眼睛了。朱玉祥见岳林不吭声了,愤愤说道:“你怎么不说话了?你说呀!你说你是不是个老混蛋?”

“是,朱司令说的是,我真是个老混蛋。”岳林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又委屈地嗫嚅道:“可是,我当初丝毫也不知道画眉是你朱司令的亲闺女呀!要是知道了,就算借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娶画眉的。现在生米做成了熟饭,我就是把肠子悔青了也晚了。朱司令说咋办吧?你要是想把画眉带走,我这就把她叫过来。”

朱玉祥冷笑着说:“我今天来,就是要把她带走的。”

这时,屋门突然开了,刘氏笑吟吟地进来,“难怪朱司令会生这么大的气呢,原来,三太太居然是朱司令的亲闺女呀?这可是任何人都没有想到的。”

朱玉祥当年在驼峰山落草时经常到岳家来,和刘氏也是很熟的,知道刘氏是个知书达理的明白人。但听刘氏称呼画眉为三太太,心里不舒服,拉长了脸说:“怎么,大太太在偷听我们的谈话?”

刘氏解释说:“朱司令可冤枉人了,我是怕有人认出朱司令给老爷惹麻烦,和朱司令的警卫一道在窗台下给你们把风呢。听得朱司令和老爷吵起来了,这才忍不住听了几句。”

岳林正没主意呢,见刘氏来了,连忙说:“既然你都听到了,你说这件事该咋办才好?”

刘氏问朱玉祥道:“听朱司令的意思,朱司令是想把画眉带走了?”

“嗯!是的,怎么,不行吗?”朱玉祥没好气地点了点头。

“朱司令是啥人,我们哪儿敢说不行呢?”刘氏想了想,“朱司令,其实呀,这事若是细说起来,我家老爷也没有过错……”

“那大太太的意思是我朱玉祥错了?”朱玉祥打断刘氏的话。若不是对刘氏印象不错,他怕是立刻要跳起来骂娘了。

刘氏含笑坐下说:“朱司令先别生气,听我把话说完,如果我说的不对,朱司令再怪罪也不迟。”

朱玉祥点支烟压压火气,瞥刘氏一眼说:“你往下说,不过可别再‘三太太,三太太’的了,我听着别扭不说,心里也不舒服。”

“那好吧。朱司令,虽然我家老爷……”

“你也别‘老爷,老爷’的,这老混蛋是你家的老爷,又不是我朱玉祥的老爷。”朱玉祥再次打断刘氏的话。

岳林心知自己惹祸了,暗自庆幸亏了朱鹞子投了八路军,也亏了八路军是有纪律的,否则,就按朱鹞子当土匪时的脾气,暴怒之下,还真能一枪把自己的天灵盖给掀了。他苦笑着对刘氏说:“你就喊我的大名吧,我现在连孙子都不如了,哪里还敢当老爷呀!”

刘氏无奈了,“好吧,就依朱司令的,我就不叫三太太,也不叫老爷了。”

朱玉祥有些不耐烦了,“大太太,有话你就痛快地说,说完我就带画眉走,没闲功夫陪你们在这儿聊。”

刘氏知道朱玉祥的脾气,陪着笑脸说:“朱司令,画眉虽然是岳家明媒正娶娶回来的,但朱司令要带她走,任是谁也拦不住,也不敢拦的。不过,我还是想问朱司令一句,朱司令大概不想让画眉走朱夫人走过的那条路吧?”

朱玉祥一怔,“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刘氏微笑道:“朱司令带画眉走,无非是让画眉也去当八路了。可自古以来,壮士难免沙场死,将军多在阵前亡。行军打仗是男人的事情,且不说子弹不长眼,就说画眉一个柔弱女子,成天马上马下的,她吃得了八路军的苦吗?再说了,打仗有胜有败,万一哪天你又败了,她若是落在了日本人的手里,后果会是啥样的?这些朱司令都想过吗?”

“是呀!朱司令如果能把画眉安顿到一个安全的地方,我不敢阻拦你,但朱司令要是让画眉跟着八路军,那风险可就太大了。画眉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朱司令该如何向九泉之下的朱夫人交代呢?”岳林总算找到了插话的机会。

朱玉祥听得心头一震,刘氏和岳林的话不无道理,画眉现在是他唯一的亲人了,战场上子弹不长眼,万一画眉真要有个三长两短,自己岂不是要落下一辈子的后悔了吗?

刘氏见朱玉祥现出一脸的犹豫,忙指着岳林道:“朱司令,他说的极是。其实呢,他年龄虽然比画眉大不少,但以岳家的门庭和他在这油坊镇上的声望地位,画眉嫁给他也算不得委屈。何况画眉是岳家明媒正娶的,来岳家又有近两年了,生米已经做成了熟饭,朱司令就算带走了画眉,又叫她以后如何嫁人?”

岳林见大太太费尽心机地想把画眉留下来,感激地望了大太太一眼。

朱玉祥果然为难起来。画眉虽说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却一直是把自己当叔叔看待的,尤其马蹄沟匆匆一别后,自己再没有见过她,不知道她还记不记得有自己这个爹呢。再说了,就算她愿意和自己走,可每天行军打仗,自己也没法子总把她带在身边呀!如果不能把她带在身边,自己岂不是仍然不能放心?想来想去,觉得画眉暂时留在岳家还是最合适的。可画眉留在岳家,又实在便宜了岳林这个老混蛋。便指着岳林对刘氏说:“听你的意思,是想让画眉留在岳家,继续给这个老混蛋做小老婆了?”

“朱司令,我是这样想的。依我看呢!朱司令和他也是十几年的交情了,朱司令不妨就认了这门亲,让画眉在岳家安安生生地过日子吧!这样,朱司令在外面行军打仗也就没有牵挂了。”刘氏眼睛紧盯着朱玉祥,见朱玉祥没有勃然大怒,松了口气又补充道:“当然,朱司令如果不愿意,也可以随时过来把画眉接走的。”

朱玉祥瞪了岳林和刘氏一眼,哼着鼻子说:“这又不是住亲戚,想什么时候往走接就什么时候往走接?我要是不往走带画眉,岂不是等于默认了这门亲事?”

刘氏见朱玉祥没有发火,愈发大胆了。“其实,如果让我看,朱司令若是带走画眉,对画眉也未必好。朱司令想想,画眉嫁到岳家的消息早已传遍方圆百里,朱司令带走了画眉,以后是让她改嫁呢,还是该让她一辈子都不嫁人?”

朱玉祥觉得确实为难,“唉!你们也知道,画眉现在是我唯一的亲人了,不把她带在身边,我放心不下呀!”

“我知道朱司令的心思,朱司令是怕画眉在岳家受了委屈,对吧?其实,朱司令大可放心,画眉自从进了岳家,老爷就一直把她当掌上明珠般地呵护着,我也特别喜欢她。现在又知道了她和朱司令的关系,朱司令说岳家能对她不好,敢对她不好吗?”刘氏见朱玉祥不再坚持往走带画眉了,松了口气。

在刘氏的劝说和再三权衡下,朱玉祥觉得暂时也只有把画眉留在岳家了。

刘氏见朱玉祥火气全消,默认了这桩婚事,忙给岳林递个眼色,嗔怒地说:“你呀!还不赶快拜见你的岳父大人?”

岳林从没有像今天这般呆傻,他虽然比朱玉祥年长几岁,但娶了朱玉祥的女儿,便是朱玉祥的女婿了。急忙跪下给朱玉祥磕了头行了大礼,“岳父大人在上,请受小婿一拜。”

朱玉祥忍不住破涕一笑,“姓岳的,你少来这一套。我可警告你,我闺女虽不是豪门出身,可也不是忍气吞声给人做小老婆的。我今天把丑话说在前面,画眉在你家若是受了一丁点的委屈,我朱鹞子就把你家的房顶挑了;画眉在你家若是伤了一根汗毛,我他娘的拿你岳林的脑瓜子点了天灯!”

“那是,那是!”岳林像是从梦中醒来一般,笑呵呵地说:“好你个朱鹞子,刚才你那一副要吃人的模样,险些把我的魂儿都给吓丢了。这倒好了,十几年的朋友了,我突然小了一辈儿,给你做了女婿。”

“你别他娘的得了便宜卖乖了,说倒底,还是你占了老子的便宜。给你当岳父大人?这都是些什么荒唐事呀?”朱玉祥又本起脸来。

“好!朱司令这老子当的好,当得名副其实。”刘氏故意笑道,然后问朱玉祥说:“既然认了亲,朱司令是不是在岳家住些日子,好让画眉陪你说上几天话?”

岳林补充了一句,“是呀!我也好孝敬上你这岳父几天。”

朱玉祥站起来摆摆手道:“算了吧,你不懂羞耻,老子还嫌丢人呢。且不说部队这就要回根据地休整,如果让鬼子知道了咱们的关系,你怕是又要被黄阎王抓进警察局了。”

刘氏见朱玉祥要走,问道:“朱司令,你看是不是把画眉叫过来,你们父女好见上一面?”

朱玉祥摆摆手说:“既然不带她走,那就别让她知道我来过了。大太太,这件事可千万可不能传出去,连画眉也不要让她知道,一是事情如果传到鬼子的耳朵里,画眉的性命就危险了;二是让人知道我朱鹞子给他这个老混蛋当了丈人,那还不得成了这方圆百里茶余饭后的笑料?我这张脸还往哪儿放呀!”

“朱司令……”岳林脱口喊出来,一怔,又连忙改口道:“岳父大人,你放心,我心里有底儿。”

这时,忽听得姜氏在外面嚷道:“你们是啥人?凭啥连我自己家的门都不让进了?”

“老二又来捣乱,你快把她带回屋去。”岳林知道姜氏是被朱玉祥的警卫拦住了,又说:“你顺便取五百块大洋过来,算是我给朱鹞子这岳父大人的见面礼吧!”

朱玉祥手一挥,“大洋就算了,部队现在急缺马鞍子,你要是有办法,就帮我弄一批马鞍子吧。”

岳林呵呵笑道:“刚刚认了亲,便要敲诈我了?”

朱玉祥瞟岳林一眼,“岳父向女婿要东西算是敲诈吗?何况你为抗日出了力,八路军会给你记一份功劳的。”

“就算是敲诈我也认了。你说吧,货备好了咋和你联系?”

朱玉祥想了想说:“镇东门外的梁铁匠你认识吧?”

“认识,咋,他和你们有联系?”岳林心说这八路军也真够有能耐的,连梁铁匠也是他们的人,油坊镇里说不定还有多少八路的地下党呢。

朱玉祥说:“梁铁匠和我是老相识了,当年驼峰山的马掌都是他给打的。你把货备好后,悄悄告诉他一声就行了。”

岳林恍然大悟,“哦,我明白了,难怪我前些天路过梁铁匠的棚子,见他打了一大堆的马掌铁,看来,你们八路军的马掌也都是他给打的了。”

朱玉祥笑了一下没回答岳林的话。岳林拿起茶壶又要给朱玉祥续茶,朱玉祥看时候不早了,站起来说:“茶就不喝了,你带我去看画眉一眼吧,看完了我就走。”

朱玉祥悄悄去看了画眉,见屋里的摆设格外精致,画眉眉头舒展、面色红润,睡得正香呢。

手机阅读:m.junshishu.com/3G/Book15232/

全屏阅读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