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狙击手(原名老山狙击手)>40.死亡丛林3.
请选择颜色:
绿
选择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40.死亡丛林3.

小说:狙击手(原名老山狙击手) 作者:一仓康人 更新时间:2007/5/13 22:56:29

熊国庆趴在洞口,用红外夜视仪观察着外面。丛林里一点也不安静,到处都是声音。风声、树叶声、鸟叫声、虫鸣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可能是觉得紧张,不能放松,向前进感觉很好,耳朵里一点事没有,一切都听得很清楚。看来在外执行特别任务是有利于听力康复的,就让机体自我调节好了。

听着那丛林夜间独有的嘈杂声音,突然间他想起一件事,不由得出了一身冷汗。这样靠在洞口边极不安全!要是有敌人的狙击手爬上对面树梢,对准这里洞口的话。。。。。。这真是百密一疏,他突然觉得自己太粗心,不是个久经战阵的样子。

“熊国庆,你看到什么没?”他侧过身,望向洞口外,用脚蹬了蹬趴着的熊国庆,低声问。

“没什么。看不到什么,不过我在听动静,你别多说话。”熊国庆说着,挪移活动了一下身子。

向前进记得洞口边有很多的藤条,可以把他们拨弄过来遮盖住洞口。于是叫熊国庆仔细看好外面,他自己开始往前移动身子,想要把藤条之类的东西拨弄过来做掩护。

“你要干什么?”可能是觉得他要做点什么事,熊国庆偏过头来小声问,口气里有点紧张。

“小声点,不用紧张。我去将藤条拨弄过来遮盖住洞口,以保安全。”向前进嘘了一声,回答他道。

“嗯,谢天谢地,你耳朵还灵光。”熊国庆想要爬起来,帮助他。但是向前进说:“你继续观察,我去弄。”

“你们在干什么?”后面武安邦猫着腰摸索过来了,问道。

“没事,你退回去继续休息。我们会把好洞口的,你不用担心,有情况我们会拉绳子报警。”向前进说完,人已经到了洞口边,半蹲起来,斜着身,伸手到外面去洞口边上捞东西。

外面是黑糊糊的森林,夜风里各种活动的鸟兽声音不停地叫唤着,响在耳边。这些声音很响亮,可真得要谢天谢地,向前进听得很清楚,一一在耳。

山谷里灌木和芭蕉丛里有一种特别的响动。哗啦一声,是野兽还是人?如果是有人来了的话那就应该只是敌人。向前进左手拿着枪,靠在洞壁上,右手伸出外面,整个人僵住了。不知道是不敢乱动,还是在谛听动静。大约过去了好几秒钟都没有什么特别的情况,他喘了口气,用手轻轻薅住了一片不知是什么叶子。顺着叶片,他拉住了一根藤子轻轻一用力。

藤条牵五挂四,一拉一大片,哗啦一声便全都带动过来。向前进赶紧退回身子,转过来,右手拿着枪伸到前面去,拨弄几下,藤条叶片之类便将不宽的洞口遮盖得很严实。

“这样可不好,我什么也看不到!”熊国庆抱怨起来。

“你说什么?看不到没关系,只要小心警戒,别让下面有人摸上来偷袭就好了。”向前进说着,往后退回了一点。“我们得要防止敌人用带夜视仪的狙击枪在对面山上打到我们,现在没问题了。”

“也对。可是明天白天我们怎么出去呢?”熊国庆问。

“先过了今夜再说。我倒是有点担心敌人不会来偷袭我们,而是在对面埋伏,等明天我们下去时,他们打活靶。”向前进想到这里,突然觉得情况对自己很不利。不过也许没那么糟糕,谁也不知道他们就藏身在洞里。如果敌人连这都算准了的话那就不是人是神了。

一切又都安静下来,只有洞口外的天籁之音充斥在丛林里。

从白天所见的情形来看,这里的丛林基本上都一个样,密密层层,空间被多重植被遮盖,下面的地表阴暗而潮湿。

走在林中要看到青天太难,一些地方的植被有好几层,最高的树干达到四五十米,笔直向上,顶部呈伞盖,率先将阳光和青天遮住。中间层是常见的乔木,枝叶浓密,下层是树藤之类,再下层的灌木和草丛密密实实,有时候跟敌人遭遇,一两米之内都看不到人。所以丛林作战是最为艰难的,随时都有中枪的可能,这一秒不知下一秒的事。

不过根据白天的地形观察所得,敌人要是有狙击手,必定在对面山上的树上。有了那一道藤帘后,向前进觉得心里安然了许多。在这道安全屏障后,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他开始想家,脑子里闪过家里人的脸庞,模糊而又清晰。

又有好久都没给家里人写信了,他知道这个年头所有像他这样在前线的军人都不能回家,跟亲人在大年团圆。回家,回家过春节,想起来是件多么美好的事情。不说别的,在家里的话,像这样的夜,至少可以躺在床上无忧无虑进入梦乡,而不用担心生死,时时刻刻警惕着敌人的动静,哪怕是一阵风吹草动,都会让人不放心。

回家,是一种渴望,尤其在这样的夜里,在生死的前线,能想起回家已经是一种难得的幸福。但是他们却回不了家,这难免有点哀伤,心情难过。

肚子饿了,咕咕叫唤起来。当他空出手来去紧裤袋的时候,无意间碰到腰间挂着的无柄手榴弹。他怔了一下,想家的念头立刻没有了。这东西让他想起那次去捕俘时挂在脖子上的光荣弹,的确,那颗鸡蛋大小的东西不能碰,一拉就响,来不及后悔。在与敌人的生死对决中,有那东西还真是没得说,至少它代表了一种勇气。这种勇气应该是西方国家的军人所无法体会和理解到的,这应该称得上是一种杀气。

杀气,每一个中国军人上前线时抱定的必死之心就是一种可怕的杀气,这是西方军人不具备的,也是永远无法具备的。在他们这些出生入死的军人眼里没有投降,没有生命第一的字样。

他用手摸着那颗手榴弹,手掌感受着弹体,有那么一瞬间他脑海里闪现过弹体爆炸时的火光和纷飞的弹片。这种82式无柄手榴弹是用来取代77-1式木柄手榴弹的,弹体小,弹重轻。全弹质量260克,弹径48毫米,全弹长约85毫米,结构简单,安全性和可靠性均较高。爆炸时,壳体能产生单个破片质量在0.3克以上的破片330余片,杀伤半径大于6米,临界安全半径小于30米。平时用保险销将引信固定在保险状态,并使击发扭簧处于储能状态。使用时只要拔除保险销,翻板击针发火,延期3至4秒爆炸。平日侦察兵出任务很喜欢这种东西,大家能带多少带多少。

要是这东西能不冒烟火就更好了,利于隐蔽投弹。敌人的狙击手很厉害,在侦察兵与小股特工部队的较量中尤其如此。骚扰特工常常借着浓雾的掩护而来,狙击手在后面向着枪口焰火地方寻找目标,设伏时很容易吃亏。

十一点过后,夜气更增寒冷。他跟熊国庆被换了下去,两人在洞里边抱着枪靠着洞壁小睡了四个多钟头。

这一觉睡得迷迷糊糊,丝毫没有酣畅淋漓的感觉。向前进醒来得要早一些,是给外面突然的猫头鹰一类叫声惊醒的。当时在浅睡眠中,他分明地听到洞子外的对面山上树梢间发出哗啦的树叶惊动声音,让他心里一惊,差点跳了起来。但是摸出洞口跟值更的人谛听了好一阵都没有什么动静,可心里的跳动怪怪的,好久都没能停歇下来。

紧跟着熊国庆也醒了,摸出来小声问怎么回事。向前进正要摸回来叫他,于是说:“还不知道,总之大家小心!太黑了,洞口处有自己人在前面,注意保险,不要走火。我们过去,把他们换下来。”向前进跟熊国庆移出身子,将洞口的人换下,接着值班,坐守天明。

向前进感觉到今夜自己听力真的很好,没有一点问题。但可能是后半夜的缘故,寒气越来越重,没有人能再入睡,大家都静静等待着天明。

天快要亮了,这将是一个有雾的清晨。向前进在洞口附近感觉到雾气丝丝涌到身边,触在脸上很冷。

必须得要在天亮前撤离这里,不然给潜伏的特工发现,要出洞可就难了。

风停了。

“熊国庆,叫大家准备,我们撤离这里!”向前进话还没说完,突然外面山谷里响起了一阵细微的响声。

不好,有情况!

风又吹起来,不过很小,没多大。向前进跟熊国庆立刻端起枪,俩人都竖起耳朵屏息宁声细听动静。外面的芭蕉叶和灌木草丛的混合响声虽然在风里很轻细,但入耳清晰,尤其是时断时续,显得神秘莫测,让人一下子紧张留神。

这时突然起一阵大风,瞬间将那声音盖过去了。向前进跟熊国庆同时往前爬到洞口附近,想要进一步甄别情况。

然而这只是他们的愿望,就在他们还没到洞口的时候,意外发生了。

突然一声爆炸的巨响,没有任何的预示,将两人都震得紧紧趴在地上。惊天动地间,在藤帘缝中闪过一道炽热的亮光。向前进看到藤帘给爆炸的气浪掀开,木本藤条的枝叶在洞口不住的晃动着。

刺鼻的硝烟味和灼热的气浪随之涌入洞中,后面的人也都忙着往洞口处爬行或猫腰过来问动静。

紧接着又是轰隆一声剧烈的爆炸,这一次太厉害了,震得洞口都抖动起来,洞顶上也掉下好些土石。

闪光中有腾起的人体碎肢骨肉,血雾弥散,向前进跟熊国庆的脸上都被碎肢血,打中了,向前进只感到一阵恶心,差点要呕吐。但是没容他进一步有反应,伴随刚才那一阵闪光抛入洞口的,好像还有什么东西,像是一颗手榴弹。向前进来不及用手抹去脸上被飞溅到的血肉,飞快地用手捡起那东西来想要扔出去。拿住时软软的,借着爆炸的火焰余光一看才知道那是一只残缺不齐的橡胶底鞋,不是手榴弹,也赶快扔了。

那一阵闪光过后是一大团涌入的浓烟。“注意!有敌人。”向前进还没说完,所有人眼前一片黑暗,被浓烟呛得几乎闭过气去,呼吸不畅。

枪声响了,密集如雨的子弹向洞口覆盖上来,打得洞壁上火星四射,跳弹乱钻,向前进感觉到自己肩背上中了好几下。

“他妈的!我中弹了!”熊国庆骂了一声,往旁边滚动,到洞壁边挨着身子。向前进趴在地上,用一颗手榴弹估摸着向枪声响处扔了出去。熊国庆也咒骂着扔了一颗。

连环爆炸的闪光再一次将洞口照亮,爆炸过后,敌人的枪声停了。一株芭蕉树似乎被炸断了的样子,哗啦着倒下地去。

这时洞口外面传来低低地惨绝的叫声,似乎有人在爬动,弄得草丛和灌木哗啦啦响。

向前进不顾危险爬到洞口,拨开藤帘用红外夜视仪往下观察,看到一个敌人的重伤号拖着一只断腿爬过一株倒伏的芭蕉树干,边爬边回过头来看。

轰的又是一声,那残存的家伙触到了他们自己刚埋设的地雷。向前进有仔细搜索了一下四周,而后放下夜视仪,赶紧缩回了身。

必须得在天亮前离开这里,不然还会有危险。说来真是侥幸,要是敌人不心急,而是改为到对面山上或者山谷两边潜伏着静静地等待,等他们天明出洞时再偷袭的话,后果将不堪设想。

现在,他们必须得离开这里了。

“你们在上面注意警戒,我先下去。”向前进说着,背起枪,拉过一根藤,扯了扯,然后顺着这根藤溜出了洞口。.

手机阅读:m.junshishu.com/3G/Book12709/

全屏阅读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